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

阿爸,生命之光

【扫文】

扫文记录:

起床气 by:1569437803
托尼有严重的起床气,这一点他的丈夫深有体会。
哈哈哈哈好可爱的文,这俩人加起来有三岁吗?另外老冰棍语是什么语?
随缘。

【盾铁】公主裙和杂物间

怀光咣咣咣:

万圣节快乐!!!


忙成狗的时候匆匆码的贺文


是无厘头的糖!


ooc预警傻白甜预警!




—————————正文——————————




托尼被从工作间里拽出来的时候整个人都是懵的。




小胡子天才这个时候还穿着松垮的黑背心和工装裤,赤着脚站在休息室大厅里,左手焊枪右手起子,护目镜挂在脖子上一晃一晃。


“你不能错过我们的集体活动,托尼。”娜塔莎背对着他往脸上涂涂抹抹,转过身来的时候吓得托尼险些背过气,提早会见霍华德——娜塔莎的脸烂了半边,随着说话的动作,半边脸皮挂了下来,仅有一些皮肉挂在脸上。


托尼丢人地放声尖叫起来。




“别跟个小姑娘似的。”娜塔莎翻了个白眼,“特效化妆而已。”




“你把易容术用在这个地方?!”托尼有些崩溃,“脸!脸要掉下来——他妈的有没有人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噢我们的小宝宝。”


克林特用一种让人生气的、油腻腻的语调感慨。


“这就受不了啦?你看看四周。”




托尼猛地拧过脖子看他们,才发现娜塔莎的烂脸妆已经算得上温和,布鲁斯被打扮成了丧尸,青紫的脸上遍布尸斑,眼球爆出——谁知道他怎么做到的,脸上甚至还有一些蛆虫…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托尼默念一百遍。


索尔整个人都被涂黑,然后用荧光颜料画出了栩栩如生的骨架,如果不是他看到托尼望过来下意识露出的傻笑,托尼甚至认不出他来。强壮的索尔,现在是一副…强壮的骷髅。


克林特裹着破破烂烂的斗篷,整个人被化老了至少五十岁,看上去随时都会一头栽倒在地。当然了,除了他脸上贱兮兮的笑以外。




“…队长呢。”托尼冷静下来的速度出奇的快。




“这件事情说来话长。”娜塔莎说。


托尼没办法把自己的目光从她要掉不掉的假脸皮上挪开,它实在是太引人注目了一些。


“我们的角色是通过抽奖决定的。”布鲁斯推了推眼镜,“我抽中的是丧尸,娜塔莎是车祸尸体,克林特是死神,索尔是骷髅。”


“吾友抽到了我最期待的角色!”索尔大声说,“我从小就想当一名女武神,但后来我发现我永远也不能实现这个梦想,这让我难过了很久!”




“所以他是女武神?”


托尼在脑子里把史蒂夫的脸p到了金刚芭比身上,然后哧哧傻乐起来。




“不,更糟糕。”


史蒂夫的声音沮丧地从门外传来。


“是…公主。”




托尼的笑声戛然而止,然后一点一点地,朝着声源处拧过脸去。


他这辈子从来没笑得这么大声过。




“…别笑了。”史蒂夫干巴巴的说。


他身上套着一件过于紧绷的公主裙,那种会令每一个男人敬而远之的粉色,原本薄纱制的泡泡袖此时险些要被他结实的臂膀撑破。


更妙的是,这是一条抹胸裙。


所以,史蒂夫健硕饱满的胸肌被可怜巴巴儿地聚拢,硬生生给挤出条事业线来。




托尼已经要笑背过气去了。




“这条裙子本来是给你准备的。”


史蒂夫觉得自己已经麻木了,他被队友围着笑了个够,而现在托尼能掀翻屋顶的笑声也没能让他的脸更红一点儿。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进步了。史蒂夫这样牵强地安慰自己。




“给谁?我?”托尼扶着桌子上气不接下气,“可它现在穿在你身上。”




“轮到史蒂夫抽签的时候就剩下两个角色了。”


娜塔莎心情大好,解释道。


“公主,或者王子。鉴于我认为他的外形更像一名高贵的王子——别瞪我,斯塔克,金发碧眼是再传统不过的王子形象了。因此,在他抽签的时候我拼命地,用力地,对他眼神暗示——抽左边那张。”




“而我以为她是在告诉我,左边那张是错的。”


史蒂夫习惯性地抱起了胳膊,随即发现这个动作让他的胸更加地…壮观,于是又不动声色地放了下来。


“所以我果断抽了右边那张,展开前还对她感激一笑。”




托尼再次放声大笑起来。




“赶紧去换上你的衣服,托尼。”娜塔莎用血肉模糊的下巴点了点一旁的门,“克林特出的主意,我们去神盾局找弗瑞要糖果。”


“我觉得非常好!”索尔大声赞扬。




在史蒂夫忙着松松胸衣,以免勒死自己的时候,托尼走进了那扇门,拿起门后挂着的衣服。


他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开门出来。


“这个尺寸合适吗?”




“我想不太合适。”布鲁斯微笑,“没有办法,一开始是给史蒂夫准备的。”


托尼嘟嘟囔囔着又缩回去。




等他换好出来,所有人都哧哧发笑。


原因无他,不合身的衣服穿在托尼身上,让他看上去就像偷穿大人衣服的小孩,过长的袖子裤管要往上挽个好几节,还空荡荡的。


托尼抖了抖长到拖地的披风,头疼地叹了口气。




“我从来没有这么强烈地感受到自己被针对了。”托尼大声抗议,“史蒂夫哪有这么高这么壮!”


“我想我有,小王子殿下。”史蒂夫笑眯眯地接嘴。


“看在你今天是公主的份儿上,史蒂夫。”托尼瞪他,然后忙着把滑下来的裤管往上提,“要平时我就揍你了,我绝对会做的。”




史蒂夫胡乱应和着,蹲下身来帮他卷起裤腿。


托尼的目光落在他结实的裸背上,有些不自然地挪开了视线。




“哇哦,兄贵公主和瘦弱王子。”克林特压低了声音,“我觉得我的审美被强奸了。”




“好了好了。”托尼用脚尖轻轻踢了踢史蒂夫的裙摆,“快站起来,小公主,我们要出发了。先说好,我可没有南瓜马车,兰博基尼你看成吗?”


“如果车上有水晶鞋的话。”史蒂夫对他时不时的玩笑适应良好,已经能够顺利接上话头了。


他们俩边窃窃私语着些什么,边并肩往外走。




复仇者们注视着他们的背影,纷纷挪开视线——太辣眼睛。




这一次出行无疑大获成功,托尼贡献出了自己的爱车,每一辆都拉风至极。他们从街头呼啸而过,因为妆容和车速,根本没有人认得出来这是前段时间才大战外星人的超级英雄小队复仇者联盟。


大家痛痛快快地飙到了神盾局,冲进了弗瑞的办公室,托尼吩咐不知道什么时候入侵神盾局系统的贾维斯拍下了弗瑞难得一见的惊愕表情,发到了神盾局每一个员工的终端。




笑声和弗瑞的怒吼咆哮贯穿了整个神盾局。


在弗瑞跳过桌子来抓捕他们的时候,所有人一窝蜂地跑了。


“娜塔莎克林特从消防通道,索尔你带着布鲁斯飞回去。”史蒂夫沉着冷静地下达指令,然后一把抓住托尼的胳膊,“我和托尼走侧门,咱们大厦见。”




“队长!!!”弗瑞咆哮。




史蒂夫拽着还在笑个不停的托尼一溜烟儿跑了。


健壮的金发公主拖着他瘦小的王子,狂奔在神盾局的走廊里,大家情不自禁举起手机相机或者干脆针孔摄像头拍下了这感人肺腑的一幕。


有一种辣眼睛的浪漫感。某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员工点评。




托尼一开始还能边跑边笑,后来连喘气都喘不过来,只能大力拍打史蒂夫的胳膊,让他稍微歇一会儿。


狂奔的金发公主回头看了眼,为了避免自己的王子因剧烈运动而倒下,他回身捞起王子的腰,闪身躲进了杂物间。


门砰地关上了。




杂物间狭窄而灯光昏暗,托尼整个人都瘫在了墙上,大口大口喘着气。


“抱,抱歉。”史蒂夫有些局促,他们俩还差一点儿就紧贴上了,“你还好吗?”




托尼努力平复下呼吸,然后无奈地笑了起来。


“啊,真是…像是回到了小时候,”他的眼睛亮亮的,在柔和的灯光下像是两颗星子,“我那会儿也最喜欢提着南瓜灯去敲别人的门——糖果还是恶作剧?”


史蒂夫专注地看着他:“然后呢?”


“要么拿到糖果,要么就恶作剧,然后被这样追着打。”托尼垂下眼睫,脸上投出了一小片阴影,像是一小片羽毛,挠得史蒂夫心头一痒。




史蒂夫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抬起手,在和托尼之间的空气上敲了两敲。


“knock,knock,trick or treat!”




托尼抬眼,诧异地看他,然后慢慢地笑了起来,最后放声大笑。




史蒂夫觉得自己的耳朵一定丢人地红了个透。




“可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史蒂夫。”托尼眨着笑出了泪花的眼,站直了身子,凑近了些,“你知道成年人万圣节应该说什么吗?”


“不,不知道。”史蒂夫狼狈地结巴了一下。


托尼抬起手,在他被抹胸裙勒紧的胸膛上敲了两敲。




“knock,knock——”


托尼笑吟吟地说。


“kiss or sex?”








【彩蛋一】


那之后,他们就在这小杂物间里干了个爽。(大拇指

【扫文】

扫文记录:

shut up please! by:瑷玖
复仇者大厦不知何故突然出现了一位旁(chai)白(tai)君。
哈哈哈哈哈!大半夜这么欢乐!
随缘。

是个小号:

给自己召唤了面面。

(摸了鱼……因为我现在很需要他!)

黄焖奶油汽水泡:

是中秋抽的一位小可爱的点图
黑道锤基!!【我理解的诡异黑道【】

暴躁花臂老哥×基基小老弟全员恶人了解一下🤔

顺便祝各位老铁国庆最后一天快乐

【扫文】

扫文记录:

Tony Stark决定退出复仇者联盟 by:三各手立
就如题。喜欢一个人这种事情是不能控制的,不管你与他是什么关系处于什么立场。这种理智与感情的冲突非常迷人,我萌过的所有西皮都是这样。这种模式我的理想状态是白天干架干到头破血流,晚上关起门来过日子,该吃饭吃饭,该睡觉睡觉,该打情骂俏打情骂俏。可惜一篇文也没有。
随缘。

可是真的很难过啊

生活啊总是在你觉得懂得了该怎么活的时候给你一记重击,告诉你你还有得学呢,不然怎么叫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