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

阿爸,生命之光

【冬叉】火海·番外4(黑帮AU,恶少冬X杀手叉,ABO,双A)

孤光残影:

番外之四




巴恩斯家族的暗杀名单上多了个人。


从俄罗斯来纽约想要分一杯羹的过气大佬,在布莱顿海滩附近经营俄式餐厅,靠控制东欧来的妓女为副业。通常来说这种人是没资格让巴恩斯放在眼里的,但兴许是这个毛子在冰天雪地的地方喝多了伏特加,脑子被酒精冻上之类的,居然伙同一帮不知道从那偷渡过来的墨西哥人,把巴恩斯家族在布鲁克林几个场子里卖药的马仔扔进了海里,堂而皇之地霸占了公爵的生意。


活的不耐烦了。


把手里的照片扔到办公桌上,巴恩斯冲朗姆洛抬了抬下巴。


“明天早晨,我要看到这个毛子的讣告。”


“毛子不兴发讣告。”说话的时候,朗姆洛手里的蝴蝶刀正被他像转笔一样的在指尖翻飞,“那都是你们美国人的玩意。”


“我以为你拿到绿卡了,哦,你不肯改姓巴恩斯,所以移民局的官员不给你盖戳?”


紧跟着,巴恩斯就不得不为自己的话而偏头躲过从朗姆洛手里飞出来的刀。回手从椅子靠背上拔下刀,巴恩斯让它在手上飞翔了几圈,丢回给朗姆洛。


“滚蛋!”接住刀,朗姆洛将它收回到裤袋内,“老子生在美利坚长在星条旗下,要他妈什么绿卡!”


“那你把自己排除在美国人之外。”


“怎么着,老子没上过大学,现在连语法错误你也要挑?”


巴恩斯从盒子里抽了根雪茄递给他,示意休战。


“说正事,你需要几个人?”


“我自己就行,你雇的那帮废物只会碍手碍脚。”


“这话可就伤人了,他们都很崇拜你,我听罗林斯说,组织里有个你的粉丝会,看起来你的个人魅力十足啊。”


“操他的,这帮兔崽子真是闲的没事——”叼着雪茄呼出一口烟雾,刚咧开嘴想笑的朗姆洛突然意识到巴恩斯话里有话,便沉下脸看向表情玩味的公爵,“几个意思?担心我抢了你的风头?”


“我应该担心么?”用拇指转着无名指上的家徽戒指,巴恩斯笑得十分坦然。


绕过桌子走到巴恩斯面前,朗姆洛抬手的瞬间将裤袋里的蝴蝶刀翻出刀刃抵住公爵的脖子,喷了口浓浓的雪茄烟雾在他脸上,微微眯起眼睛,语气像个拿到最多复活节彩蛋的孩子般骄傲:“听着,兔崽子,如果全世界都背叛了你,记得来找爹地。”


抽走朗姆洛嘴里的雪茄叼在嘴上,巴恩斯用铁手弹开自己的皮带扣,冲对方挤了下眼睛。


“不怕晚上干活的时候腿软,就坐上来。”


舔了舔嘴唇,朗姆洛一屁股压在公爵梆硬的老二上,舌头顺着刀刃爬上他的脖子。


“爹地会让你爬出这间办公室。”


 


毛子的体格倒真不是吹的,再加上天气冷穿得厚,朗姆洛一刀下去没能捅上对方的心脏,想要抽枪却被杀红了眼的毛子攥着他握刀的手狠狠撞到了餐厅的柱子上。这一下震得朗姆洛五脏六腑都挪了位置,一口腥甜涌上喉咙,眼前近两米高的壮汉变成了好几个。


妈的。


他回去得把巴恩斯的老二剁了,非他妈折腾到俩人都差点爬着出办公室。


耳边响起风声,朗姆洛抬手格开毛子熊掌般的拳头,绷紧腰腹的肌肉凭借靠在柱子上的姿势,蜷起腿狠狠踹向毛子的下腹拉开自己和对方的距离,紧跟着回手抽出别在腰后的枪冲毛子轰光了弹夹。


要不是担心惊醒在餐馆后厨休息的杂工,他早就该用枪。说到底这事也怪他自己,早两个小时来踩点的话,至少还来得及准备个消音器。不!都他妈怪巴恩斯那兔崽子,要不是那个小混蛋玩什么情趣拿消音器捅了不该捅的地方,他何至于要用的时候才想起来那玩意被扔到公爵办公室的沙发上了!


操他的巴恩斯,老子的专业性都他妈被你这兔崽子给捅没了!


拔出插在毛子身上的刀,朗姆洛迅速捡起掉落的弹壳,赶在后厨的人冲到大厅前撤离现场。


第二天吃早餐的时候,巴恩斯收到了毛子的死讯——以往就是这样,朗姆洛深夜回来从不会去卧室打搅他,而且他更享受从不知情的人嘴里听到对家被干掉的消息,这样他就可以摆出一副事不关己的惋惜表情。


端了咖啡和早餐准备送到朗姆洛的卧室,巴恩斯刚出餐厅就被罗林斯通知布鲁克林分局重案组的人要见他。对此他并不觉得意外,纽约城里恨不得死条狗警方都要找他的麻烦。


不过早晨六点半就上门,真他妈够敬业的。


“早上好,警探先生。”不管心里怎么骂,巴恩斯还是拿出个体面人该有的态度,一大早没必要和警方找不痛快,“吃过早餐了没?”


但对方显然就是来找不痛快的。


“不用客气,巴恩斯先生,另外我们希望你已经吃过早饭了,警局审讯室里的咖啡可不怎么好喝。”警探的表情紧绷着向他出示了逮捕令,“詹姆士·巴恩斯,你因涉嫌谋杀米哈依·安德烈耶夫被逮捕,你有权保持沉默,如果你不保持——”


“够了,米兰达权利我背的比你熟。”将手背到身后服从警探对自己的逮捕,巴恩斯来不及多考虑究竟是那个环节出了差错导致警方把逮捕令都能申请下来,侧头冲罗林斯吩咐道:“给洛基打电话,让他去警局见我。”


被塞进警车里时,巴恩斯抬头看了眼朗姆洛卧室的窗户。


 


七点不到就被电话吵醒,习惯晚睡晚起的洛基把起床气带到了警局审讯室里。


“你是不是傻,用注册在你名下的枪杀人?我干了十几年律师,就没见过你这么白痴的当事人。”


洛基的气势让他看起来恨不得把手里滚烫的咖啡泼在雇主漂亮的绿眼睛上。


推开手边的警方报告,巴恩斯冷哼一声:“栽赃陷害,这把枪我去年就报过案,丢了,再说就算是白痴也不会傻到把武器丢在尸体旁边。”


“别他妈给我来那套警方为了抓到你不择手段的阴谋论。”搓着额角,洛基侧头看了眼单向玻璃,不用想也知道那帮警探们正在外头弹冠相庆,“昨天晚上你在哪?”


“卧室,睡觉。”


“谁能证明?”


“没人,我单身你不知道?”


“你那个贴身保镖昨天夜里没贴在你身上?”


“我倒希望如此,问题在于——”巴恩斯向前探了下身体,沉声道:“他昨天夜里在案发现场。”


洛基无声地说了个“操”字出来。从兜里掏出烟盒,他抽出一根递到巴恩斯嘴边,问:“抽么?”


鄙夷地看了眼细长的雪茄,巴恩斯嘴角下沉:“我不抽娘们抽的烟。”


他在桌子底下的小腿挨了一脚,不过看在洛基这些年替他赢了不少官司的份上,他不准备和这位全纽约胜诉率排名第一的律师计较。


点燃细雪茄,洛基呼出口烟雾,说:“两个可能,一,你的杀手陷害你,二,这是你对家做的局。”


巴恩斯目光一沉,摇摇头:“第一点就不用考虑了,布洛克不会陷害我。”


“你就这么确定?”


“我确定。”


“好,那你知道谁会想要陷害你么?”


“我脑子里至少有一百个名字。”


“我给你张纸,你他妈一个一个都给我写下来,要全名。”


“认真的?审讯我是警方干的事,你现在应该把我保释出去才对。”


被一口烟呛得直咳嗽,洛基用看外星人的眼神看着他:“开什么玩笑,全纽约能有哪个法官会让你被保释出去?”


“找你哥帮忙,有安全局的背书,我再上交护照,会有法官肯放我出去。”


“省省吧,要不是他只管国外的事,得比外头那帮重案组的人还想抓你。”洛基神经质地咬着手指,一脸不爽。


巴恩斯眉头皱起:“那怎么办,我就在看守所等到开庭?美人,我一年付你那么多律师费,不是让你跳着大腿舞送我去坐牢的。”


“再他妈叫我美人,老子就把烟头捅你眼睛里去!”


“……”


“还有一个办法。”


“说,我在听。”


“把你的保镖交给警方,就说枪是在他手里丢的,让他替你在看守所里待一段时间……”


“不可能!”巴恩斯眼里闪过一道凶光,被拷在审讯抬上的铁手猛地挣断了手铐,“我绝不会出卖他。”


被他突然爆发的动作惊得向后闪了一下,洛基气哼哼地将烟头扔进装咖啡的纸杯里。


“别激动,枪的事我会找人调查清楚,放心,这案子用不着开庭他就会无罪释放。”


“万一出现差错怎么办?我不会眼睁睁地看着他去坐牢!换个人,只要不是布洛克,谁都行。”


闻言,洛基挑起了眉毛:“你觉得,你手底下的人,有谁能让你百分之百的放心,进了警局之后不会在警察的威逼利诱下,把你干的那点烂事都抖出来?”


这下倒是真的把巴恩斯问住了。百分之百?除了朗姆洛,他还真没有一个可以完完全全,无条件信任的人。


“算了。”看他一副为难的样子,洛基摆摆手,“你就在看守所里待几天,我会找关系把你关进单间,不过你最好留神上厕所或者洗澡的时候,被三百磅的壮汉捅了屁股。”


用铁手把两吋厚的不锈钢审讯台掰弯一个角,巴恩斯沉着脸说:“让他们试试。”


洛基翻了个巨大的白眼给他。


 


在看守所里见到身穿橙色囚服的巴恩斯,朗姆洛坐到防爆玻璃另一侧的椅子上,摘下会面隔间里的电话,语气臭的像是穿了十天没洗的袜子。


“为什么不把我交给警方?”


“嘿,这电话是被监听的,除了夸我帅什么都别说。”巴恩斯笑笑,“这里面挺好的,单间,五星级标准,营养配餐还有健身房,早晨有报纸晚上有电视,探索频道,我记得你最喜欢看这个。”


去他妈的五星级标准,几天没见兔崽子都瘦脱形了!朗姆洛咬着后槽牙,在心里骂遍了自己知道的所有脏话。


听到巴恩斯被警方带走的消息,他第一反应是自己活干砸了,可等看到洛基拿来的警方报告,他立刻就醒悟过来,这整件事就他妈是个圈套。撇开初来乍到狗屁不懂的毛子不说,那些墨西哥人简直是吃了豹子胆,要不是有人向他们保证一定能把巴恩斯扳倒,就是多给他们几个脑袋也不敢在公爵的地盘上撒野。


洛基已经着手派人调查枪的事了,但朗姆洛觉得他干活太慢。在巴恩斯被带走的那天下午,他就打听到一个墨西哥人的下落,问了半天结果发现对方连他妈英语都听不明白,就把那个杂碎拎到天台上,从楼顶踹了下去。


他的计划是,只要公爵在看守所里待一天,他就杀一个和这事有关人,总会有怕死的自己找上门来求个安稳觉。效果还不错,就在他来看守所的前一个小时,有通匿名电话打到洛基的办公室,说那把枪是自己偷的,早就卖给了别人,他可以证明公爵是无辜的。


接到洛基的电话,朗姆洛要求他通知对方,将买枪人的名字发给自己。


“最迟明天,你就可以出去。”看着巴恩斯的眼睛,朗姆洛轻叹一口气,“你瘦了,兔崽子,等你出来,爹地请你吃大餐。”


巴恩斯冲他挤了下眼睛:“给点面子,别在大庭广众下这么叫我。”


“公爵的枪在自己家里被偷,这事已经让你在全纽约州颜面扫地,我可没能力挽回你的面子。”


“嘿,要不是那天晚上——”巴恩斯话说到一半,突然记起电话是被监听的,就抿嘴笑笑,“我忘了锁保险柜可都怪你,谁让你安了个吸盘在嘴里。”


“滚蛋!”


朗姆洛把电话听筒砸到了防爆玻璃上。


走出看守所,朗姆洛掏出手机低头看了眼一个匿名号码发来的,买巴恩斯那把枪的人名,扯开嘴角笑笑,点上根烟深吸一口。


这回他可绝对不会忘记带消音器了。


 


END


 


哎呀,说实话,能让这俩人渣苏成这样我也是爆发了洪荒之力啊!


我也想试试叉叔嘴里的吸盘,用幻肢……


我滚了,红心回帖,看着给,如果还有人期待下一个番外的话…… 



评论

热度(130)

  1. 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孤光残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