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

阿爸,生命之光

《美国队长带着他的小教子逃跑啦!》第七章(离魂记AU)

连禹_M家专用小号:

前文:


6     番外(一)     5     4     3     2     1






  离魂记AU


  


  嗯,我终于想起这篇文了(不是


  


  设定跑偏系列,所以设定什么的都随风飘散去吧(buni




  暌违已久的【进入正题】倒计时中……




  说起来,是不是因为开学了所以都没人看文了?(自我安慰道)【画外音:说真的,就算是放假也没几个人在看你的文】




  你好烦内,MUTE!


  


  ————


  


  Stark的小公子十八岁生日,这大约是纽约市这周的最大号新闻了。军政商三界你能说得上的名字几乎都出现在了他的生日会上,Tony Stark这个生日会可以说是群“星”熠熠了。




  




  




  


  


  一大早就被Maria叫醒的Tony先是被Jarvis抓着不停试装,之后又被Maria拉着耳提面命今天要给Howard面子不许和他顶嘴,等到Maria说完Tony觉得自己能休息一下的时候,美国队长来了。




  “噢——看在上帝的份上,今天是我的生日,为什么我还要这么累!” Tony忍不住发牢骚。




  Steve看着面前长大了不少的孩子,突然想到了十八年前的今天,那个在自己怀里睡觉的小婴儿,内心不禁感叹道,时间过得真快,转眼间,那个需要自己抱着、牵着、呵护着的孩子,已经长大了。




  他走上前把Tony拥进怀里,轻抚着他的头顶,然后在上面落下一吻。“Tony,今天以后你就成年了,是个大人了,” Steve半蹲下来给他整了整衣领子,接着说道,“我不能再像以前一样事事都护着你,很多事情你得自己去处理了,Tony。” 说完他站起来,手掌放在Tony的肩上拍了两下,然后揽着人走出房间。




  Tony抬起头看着他的教父,他的童年里满满的都是这个人,第一次陪他去游乐园玩的是他、第一次陪他拆收音机的是他、收到的第一幅画也是他送的……。从小到大,和来去匆匆的父亲相比,Steve更符合他对‘父亲’的印象。Steve在每一次的任务结束以后都会先回到Stark庄园陪他,直到晚上哄他入睡以后他才会回自己的家,有时甚至不回家就在庄园里过夜。




  他突然就想起了几年前当他知道Steve受伤入院时,那股莫名的情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好像不知不觉中就已经……陷进去了。




  Tony不想再等了,反正全世界都知道Stark向来任性无比,从不顾忌别人的想法。




  他用力地抓着Steve的手臂让他停下来,然后在Steve低下头看向他,问他“怎么了”的时候,大胆地亲了上去。




  




  




  




  Howard坐在沙发上,板着一张脸,使得本来随着年龄老去变得越发严肃的脸看起来更加严肃了。Maria走过来,在Howard的面前放下一杯茶后也跟着坐在他身边。两夫妻的对面坐着美国队长,以及被美国队长护在怀里的Tony。离生日会开始还有几个小时,双方却还在客厅里对峙,原因很简单——Tony的主动亲吻触动了Steve暗藏多年的情感,几乎毫不思索的Steve就回吻过去,巧的是(或者不巧的是)这一幕被刚好下楼梯的Howard看见了。




  Howard自认不是个老古板的人——没有哪个搞科研的会是‘那种’老古板。但是自己的朋友和自己的儿子亲在一起,说真的,就算是上帝也未必能接受。




  “我不同意!” Howard用很严厉的语气表明他的不赞同。“Rogers,” Howard拄着拐杖站起来,怒气尽显地在地上敲了几下,“你和Tony差得太远了!你根本不适合他!”




  Steve也站了起来,依旧把Tony护在身后——方才在楼梯间的时候Howard的拐杖几乎就要落在Tony身上了,无论如何他都不允许Tony受到任何伤害。“Howard,我知道这件事是我的错,但是Tony还小,他对这些事甚至可以说是懵懂无知,” Tony在旁边想反驳自己并不是什么都不知道却被Steve制止住了,“不管怎样都好,你都不应该打他。”




  Howard看着他们俩那亲昵的举动,气得喷了一口气又坐下来。




  良久,Howard站起来离开了客厅,走的时候把Tony也拉走了。Tony本来想反抗,Maria这时却走到他旁边对他摇了摇头,低下头在他耳边低语道,“别惹你爸爸生气,Tony。听话。” Maria的眼神里满是担忧,看到她这样,Tony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干瘪下去了,安静地被Howard牵着上楼。




  




  




  




  Tony躺在床上翘着脚,百无聊赖地看着天花板,试图数清楚上面的水晶吊灯有多少块,然后他听到了摩托引擎被点燃的轰隆声,他从床上跳起来往落地窗边靠,只来得及看到Steve骑着摩托离开的背影。




  他转过身想要打开房门的时候,Howard就走了进来。




  Tony瘪了瘪嘴,不情不愿地喊了声,“父亲。” Howard也没心思去介意他儿子的情绪,他现在更在意的是怎么处理这件事。当初他请Steve来当Tony的教父可不是让他们俩在十八年后搞在一起的。




  两父子一个站在床边,一个拄着拐站在门边,相顾无言了将近十分钟后,Howard首先打破沉默,“等毕业后你就去麻省读大学。” 没等Tony说话,Howard就先走出房门,把门反锁了。




  Tony瞪大着眼看着那道门,恼怒地跺着脚,嘴里低声地咒骂着什么。




  




  




  




  太阳开始下山了,SI总裁Howard Stark为独子Anthony Stark办的生日会也随着日暮的降临即将开始。陆陆续续地有宾客来到这里,他们中的大部分都穿着高定西装和晚礼服长裙。也有少数几个穿着军装,身形魁梧的男人们自成一团地占据了花园的某个角落。




  这时,Howard牵着Maria来到了那几个人的面前,向中间的那位举杯示意,“很高兴你能来,Terrence。” 这个黑皮肤的男人是军队现任的将军,Terrence Rhodes,和Howard是几十年的老友。




  Terrence高兴地和Howard碰杯,喝了一口才说,“今天是Tony的生日,我不来的话像话吗!而且,我也很久没看到他了,还真有些想念他了,” Terrence顿了一下,走近Howard然后低下头对他耳语道,“你下午叫我安排的事我已经安排好了,怎么这么突然?” Howard摆了摆手让他别管这事,Terrence了然地点了点头便又继续和军队的其他人说话。




  在一片灯红酒绿中,没人注意到有道绿色的光出现在别墅的屋顶上,转瞬即逝。




  




  




  




  Tony烦恼地抖着腿,天开始擦黑的时候他的房门倒是开了,但是取而代之的是Jarvis的贴身跟随——上帝,就连他上厕所Jarvis都要守在门外,大有他不出来他就一直站着的架势。




  现在,Tony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穿着一套合身的布里奥尼高定西装,Jarvis就在沙发边,双手交叉摆在身前规矩地站着。Tony看了他一眼,换了只脚继续抖,而Jarvis眉毛都不挑地继续站在那里——他似乎已经放弃劝诫他的小少爷抖腿是不好的行为。




  当Tony觉得自己的两只腿都要抖酸了的时候,Rhodey来拯救他了。




  基于他暑假的时候曾经进入军营受训,已经算作一个正式的士兵,所以他今天也和他父亲一样穿着一身军装来这里。他双眼来回看着Jarvis和Tony,疑惑地挠了挠脑袋,坐到Tony身边问,“这是怎么了?”




  Tony没好气地又剜了Jarvis一眼,然后阴沉着脸对Rhodey说,“不关你的事。”




  “干嘛呢这么大火气?” Rhodey对于Tony那阵风一阵雨一阵的脾气还算了解,大方地揭过不提。“哦对了,有件事很奇怪,” Rhodey转头看着Tony,迟疑着要不要说,然后就受到了和Jarvis同等的待遇——被Tony剜了一眼。“Fine... 我父亲今天收到了个电话,是Mr. Stark打过来的,他请我父亲帮个忙,把美国队长的岗位调到华盛顿。” 话音刚落,Rhodey就被Tony一个很大声的“WHAT”吓到了,Tony跳起来正想跑出去找Howard算账时,一道绿光突然凭空出现在他们面前。








——




问:今天连禹进入正题了吗?


还没。




请叫我拖剧情小能手,又名辣鸡话唠。




有没有人要给我匿名问问题啊?


问什么都好啊。




哭着给读者大老爷们请安。

评论

热度(5)

  1. 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一个咸鱼子博的自我修养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