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

阿爸,生命之光

【冬叉】火海·番外6(黑帮AU,恶少冬X杀手叉,ABO,双A)

孤光残影:

番外之六




【冬叉】火海·番外6


 


朗姆洛从没想过他有一天会栽在一个十岁小姑娘手里。


好吧,他轻敌了,他不该毫无防备的走进这间屋子,更不该因为他这次的目标是个小丫头而放松警惕。他应该把子弹上满,匕首擦亮,穿好防弹衣戴上头盔,最好再来个防毒面具。这样他就不会在只伸了半条腿进屋时,被鸡蛋和辣椒粉糊得睁不开眼,肚子上挨了枪土豆子弹直不起腰,再被天花板上掉下来的沙袋拍在地板上。


妈的。


咬着牙掰开他往水龙头上摸时打在手上的捕鼠器,朗姆洛发誓这辈子都他妈不养活孩子。


“你是谁?”


听到女孩用稚嫩的嗓音说着罗马尼亚语,朗姆洛拽下架子上毛巾抹了把脸回过身,发现她现在手里举的是把真枪而不是土豆枪了。


“带你去纽约的人,美国,纽约,你听说过么?”


话音未落,女孩手里的枪已经被朗姆洛卸掉了枪栓,对方因他惊人的速度而瞪大了那双漂亮的绿色眼睛。他不准备和这个小丫头客气了,考虑到刚才那波欢迎仪式,天知道她会不会真的扣动扳机。


但至少他说的是罗马尼亚语,巴恩斯教他的,那才是公爵的母语,这个国家是巴恩斯家族的发源地。


女孩只是惊讶,并没有慌张,她扔掉手里的枪从靴子里抽出把明晃晃的匕首,问:“谁派你来的?”


“你刀拿反了,这样会划伤自己。”朗姆洛举手投降,他倒是一点都不怀疑这丫头会从马桶里掏把AK47出来。


女孩迟疑地看向手中的武器,就在她低头的瞬间,朗姆洛攥住她的手腕将她整个抱起,紧紧箍在怀里限制住她手脚的所有动作,结果女孩低头照着他胳膊上咬了下去,还死不撒嘴。


操!这他妈就一野丫头!


扛着被女孩咬住胳膊的疼痛,朗姆洛把她从屋子里抱出来塞进了车里。


得说明一下,他并不是来绑架对家崽子的,他也不干这种下三滥的事,事实上他最看不起的,就是对孩子下手的人渣,碰上这号人不用给他钱,子弹白送,打光了算。


他是来接这个女孩回家的。


 


用一桶从便利店里买来的冰激凌让在后座上乱蹬乱踹的小姑娘安静下来,朗姆洛边开车边看向后视镜,观察那丫头是否会做出什么让他抓狂的举动。


“谁教你做的那些机关?”


“我妈妈。”


“她一定是个好女人。”


“当然,她是这世界上最好的女人。”


“很抱歉她已经去世了。”


“所以现在坐在你后面的,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女人了,大叔。”


啥?


朗姆洛差点把车开到逆行线上去,他好像这辈子还没被人叫过大叔。


“布洛克,布洛克·朗姆洛。”他呼了口长气出来,对着后视镜里吃成个花猫的女孩摇摇头,“照顾你的人,没告诉你我要来接你的事?”


“说了。”


“那你还在门口弄那么多机关干嘛?”


“我妈妈说过,不能随便和陌生人走。”


“她说的很对,但你今天做的有点过分。”被捕鼠器夹到的手一跳一跳的疼,朗姆洛考虑回去得向巴恩斯报工伤申请,“你该向我道歉,臭丫头。”


女孩抬起花猫脸,不悦地说道:“我叫劳拉,劳拉·巴恩斯,没人教过你要优雅地对待一位女士么?”


“我知道你叫什么。”朗姆洛意识到自己正和一个十岁的小姑娘较劲,立刻在心里自我鄙视了一番,“好吧,劳拉,你该向我道歉。”


“我没做错什么。”


“嘿,要是在纽约有人像你刚才那样对我,现在已经泡在海里了。”


“我没见过大海。”


“小可怜,不过你应该见过吸血鬼吧,你们这国家就产那个不是么?”


劳拉一脸“你智障吧”的表情看着后视镜里的朗姆洛,绿色的大眼睛里满是鄙夷。低头挖了两口冰激凌,她叼着勺子含混地说道:“跟我说说他,那个公爵,妈妈只给我看过一张照片,也很少提起他。”


“你长得和他很像。”朗姆洛的声音变得沉闷,“他不是个好人,至少不是传统意义上的那种好人,不过他会很爱你,这一点,你不用担心。”


劳拉似乎对冰激凌失去了兴趣,她从车座后面的纸巾盒里抽出张纸巾擦擦脸,问:“我们要坐飞机么?去纽约。”


“对,我现在就是带你去机场,你的假护照在我这。”从后视镜里看到劳拉闪烁的眼神,朗姆洛笑着摇摇头,“第一次坐飞机?”


“恩。”


“别害怕,那是世界上最安全的交通工具。”


“我没有害怕。”女孩赌气地应了一句,双手在胸前交叉抱起,“妈妈说,这世界上没有我需要害怕的东西和事情。”


“你确定?那她为什么带你在罗马尼亚躲了十年?”


“她没有带我躲起来,我就出生在这里,这是我的家。”


“不,劳拉,纽约才是你的家。”将车停在路边,朗姆洛回头看着她,伸手将女孩脸上化掉的冰激凌渍抹去,“你是巴恩斯家族的继承人,你会成为下一任公爵。”


 


度过了第一次坐飞机的最初紧张阶段,劳拉趴在头等舱的座椅上睡成一团。将毯子往上拉为女孩盖住肩膀,朗姆洛示意空姐给自己拿点带劲的饮品。几分钟后空姐将小瓶装的威士忌交给他,然后拉上了头等舱通道的帘子。


喝掉两瓶酒,朗姆洛把座椅调到适合躺下的位置,偏头看着睡熟中的劳拉,轻轻叹了口气。


两天前得知巴恩斯家族在外面还有个继承人的时候,他第一反应是兔崽子的私生子,老巴恩斯都死了十多年了而这孩子才十岁,绝对不可能是兔崽子的妹妹。虽然巴恩斯的过去和他无关,但他还是忍不住觉得心里别扭。有私生子就意味着有个生私生子的人,那么现在要把私生子接回来,是不是也要连那个人一起接回来?


恩,接回来也好,这样以后兔崽子就不会追着他的屁股捅了。


朗姆洛闷闷不乐地想着。


“看看这个漂亮的小姑娘,长得多像我。”巴恩斯显然没注意到朗姆洛在介意什么,得到继承人消息的喜悦让他忽略了一切。


是啊,真他妈像你,DNA都不用做。


只看了那孩子的照片一眼,朗姆洛就确定了自己的判断。


“让秘书给你订最近一班飞罗马尼亚的航班,立刻把她接回纽约。”


我去?兔崽子你他妈有病吧!你自己不去接你的女儿!?


朗姆洛翻了个白眼,没吱声。


“我明天还有个重要的会面,不然我就自己去了。”巴恩斯就像知道朗姆洛心里在想什么一样,但其实他并不知道。看到朗姆洛脸色阴沉地像是要刮台风,他走过去抬手试着对方的额头,“怎么了,不舒服?”


“就接她一个人?她妈妈不接回来?”


挥开巴恩斯的手,朗姆洛叼出根烟,打了好几下火机都没打着,气的他把烟拿下来碾碎扔到地上。听到朗姆洛酸溜溜的语气,巴恩斯捂住脸笑得直抖,抬起另外一只手搂住朗姆洛的肩膀,并在对方试图挣脱时紧紧箍住。


“她去世了。”


“……”朗姆洛放弃了挣扎,语气也平缓下来,“很抱歉听到这个,恩……你很爱她?”


“是的,我非常爱她。”巴恩斯笑出了眼泪,“除了我妈妈,这世界上我最爱的女人就是她。”


“哦,那你应该把她留在身边。”


“她爱上了别人。”


“什么?居然有人敢给你戴绿帽子!你他妈该把那混蛋亲手扔进纽约港里!”


“嘿,别激动。”巴恩斯决定不再继续逗朗姆洛,他已经在朗姆洛脸上看到了让他心满意足的嫉妒表情,“我爱我姐姐,所以我不会那样对她所爱的人。”


朗姆洛的表情冻在了脸上,他一把推开巴恩斯,吼道:“兔崽子你说什么?你姐姐!?”


巴恩斯平静地点点头:“恩,劳拉是我姐姐的女儿,当年我姐姐爱上了一个警察,为了不让我感到为难,他们一起离开了这个国家,后来那男人卷进了当地的政治运动被人暗杀,现在我姐姐也去世了,我是劳拉的法定监护人。”


“所以,你是当舅舅了而不是爸爸?”


“是你自己想太多,不过你嫉妒心泛滥的样子还挺辣的,上飞机之前来一发?”


朗姆洛一拳捣在了巴恩斯的肚子上。


 


在机场见到来接他们的巴恩斯,劳拉拽着朗姆洛的外套躲到他身后,探出半张小脸怯生生地打量着自己的舅舅。


嘿,臭丫头,别装了,你拿枪拿刀指着我的狂野劲都去哪了?


朗姆洛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把劳拉从身后揪出来,推到巴恩斯面前。他当够保姆了,这孩子又不姓朗姆洛,谁家的孩子谁管。


“嗨,劳拉,你可以叫我巴基,你妈妈以前就这样叫我。”蹲下身,巴恩斯把手里的毛绒兔子冲她晃了晃,他并不清楚一个十岁的女孩会喜欢什么,但毛绒玩具总归没错,“送你的。”


你该送她把狙击枪,她肯定会高兴的跳起来。


朗姆洛默默吐槽。


接过玩具,劳拉抿起嘴唇眨巴着大眼睛,沉默了一会问:“所以,是因为你喜欢兔子,布洛克才会叫你‘兔崽子’?”


“……”


巴恩斯一脸“等晚上我操死你”的表情瞪向眼神飘到几公里之外的朗姆洛。


事实证明,劳拉的胆大妄为只有在她熟悉的地盘上才能发挥出来,进到巴恩斯家族的主宅后,小姑娘一直揪着朗姆洛的衣角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身后。巴恩斯对此深感欣慰,他甚至提议让朗姆洛做劳拉的教父。


“求你,饶了我。”好不容易把小姑娘哄睡着,朗姆洛蹑手蹑脚地从劳拉的卧室里出来,为了不惊醒一直拽着他袖子的劳拉,他甚至把T恤脱在了床上,光着上身就穿条牛仔裤站在走廊上和巴恩斯说话,“我真的不是干保姆的料,要我说,把她送寄宿学校去,跟在你身边对她来说也是一种危险,趁纽约城里还没人认识她,让她远离威胁。”


“说实话,我还真考虑过你说的这件事。”巴恩斯点点头,把手放在朗姆洛的胸肌上摸来摸去,“我的想法是,先让她和我熟悉一段时间再送她去寄宿学校,不然刚来就把她送走,我怕她心理承受不了,毕竟她母亲才去世没多久。”


放心,这姑娘坚强着呢,你知道她今天下午一直缠着我教她玩蝴蝶刀么?双面开刃的刀就那么甩来甩去,吓死老子了!


朗姆洛已经无力吐槽巴恩斯家族的“优良”血统,甚至连公爵揉他胸的手都懒得拍开。


“不管你让她待多久,明天找个人带她,被她脚前脚后的跟着,我什么事都干不了。”


“她喜欢你,最近也没有需要干掉的人,你有空就多替我陪陪她。”将朗姆洛抵到墙边,巴恩斯的身体卡进他双腿之间,一脸坏笑,“不过,你不能有了心爱的女人就把我忘了,我会嫉妒。”


“狗屎,什么心爱的女人,你这兔崽子——”


“对,这件事我还没和你算账,你居然在劳拉面前叫我兔崽子?”


“那么你准备怎么惩罚我,公爵?”


绷紧腿上的肌肉,朗姆洛挺起胯部用力摩擦巴恩斯相同的位置,将对方搓得冒火把他压在墙上狠狠吻住。手上一使劲将朗姆洛的脚提离地面,巴恩斯打算就这样抱着朗姆洛走回卧室,结果门把手转动的声音惊得他猛地松开了手,害挂在他身上的朗姆洛啪叽一声摔倒了地上。


“布洛克……”拎着朗姆洛的T恤,劳拉从门缝里探出头,可怜巴巴地看着摔得尾椎骨都快裂了的人,“我能,和你一起睡么?”


我有说不能的机会么?


揉着屁股爬起来,朗姆洛给了巴恩斯一个无可奈何的表情,套上T恤抱起劳拉,将已经蓄势待发准备提枪上阵的公爵关在了门外。


巴恩斯无奈地低头看看,腹诽了一通舅舅不好当,隔着门给了里面人的一个飞吻。


“晚安,祝你们做个好梦。”


 


END


 


0-0诶!说好的冬叉带孩子呢!怎么只有叉叔一个人在忙活?


真想给他们一个自己的崽子啊!不过这样双A的设定就木有意义了……反正继承人也有了,就……这样吧……

麻烦,多给我点意见吧,也不知道写的你们还爱不爱看,好像和一开始的风格完全不一样了……


评论

热度(97)

  1. 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孤光残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