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

阿爸,生命之光

【冬叉】火海·番外8(黑帮AU,恶少冬X杀手叉,ABO,双A)

孤光残影:

番外之八




【冬叉】火海·番外8


 


看着插在匕首上的老鼠,巴恩斯希望朗姆洛不是让他拿这个当晚餐。


就在离这里不到二十公里的黄石公园木屋内,新鲜的水牛肉和来自西班牙教会的红酒正在等着他,他可以到了那再解决饥肠辘辘的肚子。吃饱喝足泡进温泉,和他的新婚丈夫一边数星星一边享受婚礼过后的第一场性爱。


火机弹开的声音粉碎了他的美梦,皮毛烧焦的味道熏皱了公爵的鼻梁。


“别一副我要毒死你的表情,这玩意挺好吃的。”朗姆洛不屑地哼了声鼻音出来,“你该感谢怀俄明州政府的努力,这一片没有任何污染。”


巴恩斯的铁手指在坚硬的岩石上抠出一个坑。


本来一切都挺美好的,纽约的婚姻登记处没他想象的那么拥挤,只排了不到两个小时的队他们就成为合法配偶。筹备婚礼并没有花掉他们太多的精力,忙着追踪丢失货物的朗姆洛唯一给婚礼空出来的两小时就是裁缝来量西装尺寸的时候。


现在,那身价值六位数的西装就算扔到二手店标价一美元都不可能有人要,肩膀跳线后摆撕裂,被水泡过之后没有熨烫变得皱巴巴的,但即便是这样,巴恩斯也还是觉得朗姆洛穿起来挺帅。


“我说什么来着?低调一点,你为什么不听?”朗姆洛没有感觉到巴恩斯粘在自己身上的目光,他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被烤得滋滋冒油的晚餐上,“你刚剁了九头蛇的一根须子又大张旗鼓地办婚礼,德国佬要是不派人来干掉你,我他妈还真觉得奇怪。”


“新婚之夜,就,别他妈和我吵架。”巴恩斯收回目光,仰头看向漫天的繁星,“虽然和我计划的不太一样,但这也挺美的。”


朗姆洛捡起一块石头丢向巴恩斯,看他眼都没朝石头看还能敏捷的用铁手接住,扯起嘴角笑笑:“你说那个德国佬要是知道你还活着,会有什么反应?”


“再派人杀我一遍,大家都这么干。”巴恩斯说着撇下嘴角,“我以后得开坦克出门,这已经是第三辆宾利了。”


“恩,你是大客户,下次买车让他们给你打个折扣。”不以为然地耸了下肩膀,朗姆洛将烤熟的老鼠递到巴恩斯面前,“你先吃,我待会再烤一只。”


看了他一眼,巴恩斯对着晚餐皱起了眉头。


 


被重型大卡从环山公路上撞下峭壁的瞬间,朗姆洛第一反应是今天要他妈和兔崽子死一起了。就在他闭上眼等待最后的时刻到来时,巴恩斯踹开车门拽着他跃出车外,用铁手抓住峭壁上的石块令他们免于和汽车一起坠落山涧。


可惜石头风化的厉害,没等朗姆洛攀住峭壁,铁手抓着的那块突然断裂。幸运的是下面是条河没把他们摔死,不幸的是湍急的水流将他们冲离了事故地点,尽管大难不死但在这个手机信号都找不到的峡谷里,他们得靠自己的腿走回文明世界。


救援的直升机的搜索并不可靠,这里没有开阔地带,他们的行踪会被茂盛的树冠掩盖。河流两端都是悬崖峭壁只能顺着水流走,如果够幸运,他们大概能在两三天之内找到一处坡度稍微平缓的位置,爬回到公路上。


凭借在特种部队里积累的野外生存经验,朗姆洛对于眼下的状况并不感到焦虑。看他从绑在小腿上的刀套里抽出匕首砍树枝弄火堆,巴恩斯边从鞋里往出倒水边嘟囔着“结个婚还带刀,你这是准备干掉谁”。


“别废话,要不是这西装做他妈太紧,老子还能在腰里别把枪。”脱下上衣挂在树枝上烤干,朗姆洛没好气地呛了巴恩斯一声,“这地方可他妈有北美灰熊。”


“相信我,对于一头熊来说,子弹的威力不如这个。”已经脱得就剩一条西裤的巴恩斯敲了敲自己的铁臂,“再说这的熊和西伯利亚的根本没法比。”


“我不介意把你另外一条胳膊送给熊当晚餐。”


“嘿,有点同情心,我现在是你丈夫了。”


听到巴恩斯嘴里那个词,朗姆洛愣了一下,随即低头拿起棍子扒拉着火堆。他还不怎么习惯用这个字眼,即便是听到也觉得别扭,至于那些参加他们婚礼的记者回去会怎么写,他根本就不想知道。


事实上他短时间内也不可能知道,这地方可没人在早餐桌上放份报纸。


 


尽管巴恩斯不想承认,但老鼠确实吃起来挺美味,但他发誓绝不会回忆这个味道。


夜晚的峡谷温度很低,升起的火堆只能提供有限的温暖,巴恩斯能明显感觉到朗姆洛在发抖。他脱下西装外套的动作被对方阻止,只得收紧手臂将他抱进怀里,用彼此的体温相互取暖。


“我得说,这蜜月之旅不错。”过分宁静的环境却让人无法入睡,巴恩斯用嘴唇在朗姆洛的额头上印下一吻,“回去我得给德国佬送份谢礼。”


“别谈公事,就好好享受你的蜜月之旅。”


朗姆洛倒是困了,往温暖的怀抱里缩了缩。他扣住巴恩斯的手,让两枚婚戒搭在一起。


“你说……我们会不会有个蜜月宝宝?”


“想的美,之前那次医生不是说过,怀了也没可能生下来。”


“你这人真是话题终结者。”


“烦死了,我要睡——”


朗姆洛突然睁开眼睛从巴恩斯的怀里挣脱出来,四下看看抽了抽鼻子压低声音说:“附近有肉食性动物。”


“你真是狗鼻子。”巴恩斯不以为然的表情突然凝固在脸上,他看到火光所不及之处,有一双飘在空中的眼睛,“在你后面。”


“熊?”


“比那个小。”


“狼?”


“比那个大。”


“那他妈到底是什么!?”


“嘘——”一把将朗姆洛拽到身后,巴恩斯从火堆里抽出一根粗树枝,往那双眼睛的方向照去,苍绿色的眼睛瞪得滚圆,“狮子?”


“山狮。”拍了拍他的肩膀,朗姆洛示意他把火把放下,蹲下身拎起一只死老鼠扔到山狮的爪前,“这种动物和猎豹差不多,可以被驯养的。”


“你懂的还挺多。”面对那嘴尖利的牙齿,巴恩斯仍旧有些担心,不肯放下火把。


“我在非洲待过两年,基地里有两头狮子,还有猎豹。”见山狮闻了闻老鼠之后并没有吃,朗姆洛回手拍拍巴恩斯的腿,让他蹲下或者坐下,“我们应该是踩进她的领地里了,她只是好奇,你别吓着她。”


巴恩斯不满地撇撇嘴:“我发现你对她的态度比对我都好。”


“加以训练她就能听懂人话,你行么?”


“……”


巴恩斯觉得新婚之夜还是不和朗姆洛吵架的好。


 


有只狮子在附近的好处就是,其他大型肉食动物基本不会靠近,两个人得以安睡了几个小时。朗姆洛用几只老鼠赢得了美人的芳心,日出之后她陪着这对新婚夫夫走了一段距离,站在一块大石头上目送人类离开自己的视线。


“她为什么不跟着我们了?”推着朗姆洛的屁股将他顶到一块一人多高的石头上,被对方拽上石块时巴恩斯回头看了眼还在遥望他们的山狮。


“可能再往前走就出了她的领地。”咬牙把人拽上来,尽管朗姆洛早就知道兔崽子的体重绝大多数来自那条钢铁义肢,但他还是计划着回去之后让巴恩斯减肥,“好消息和坏消息,你要先听哪个?”


“你怀孕了?”正往上爬的巴恩斯贼贼地笑着,像个偷到泡芙的小老鼠。


“滚蛋!”朗姆洛恨不得一脚给他踹下去,“好消息是看水流的缓急程度,能爬上去的位置应该不远。”


“坏消息不会是还要吃一餐老鼠吧?”巴恩斯其实挺饿的,但他期待午餐是鱼。


“你可以把那个也当好消息。”甩了甩快要被坠脱臼的胳膊,朗姆洛抬手比了下太阳的方向,判断他们目前所处的方位,“那个坡不会很好爬,我没问题,但你不一定上的去。”


“我有这个。”巴恩斯朝他挥了挥铁手,又拍拍胸口,“我的肌肉也很发达,有足够的力量和耐力。”


“认真的?你这身健身房里练出来的肌肉还想和我比?”朗姆洛嗤笑一声,“攀岩不光靠力量和耐力,需要技巧,我受过训练而你没有……我的建议是,你在下面等我,我上去之后找到手机信号,呼叫直升机来救你。”


“所以,你要把你的新婚丈夫和熊、狼、以及狮子留在一起?”


“那也比你爬到一半掉下去摔死强。”


“你对我真没信心。”


“嘿,我亲眼见识过!”朗姆洛眉头紧锁,“比我还善于徒手攀岩的人,扒错一块石头,就那么摔落悬崖,我不想入殓师把你拼起来才能放进棺材里。”


“之前谁说和我一起死来着?”


“被一个二百六十磅的胖子拽下去摔死可不是我期待的死法。”


“你伤我自尊了。”


“收起你的自尊动动你的腿,如果你不想再吃一餐老鼠的话。”


巴恩斯翻了个白眼,跟在朗姆洛后面手脚并用的爬过大大小小的石头。


 


坡度比朗姆洛预期的还要陡峭,但这是他目前唯一的选择。


甩掉鞋袜,脱下西装外套,将衬衫的袖子扯下来,朗姆洛抓着石头试了试,确认石块的风化程度可以承担他的体重。


“这个你拿着。”将匕首倒着递给巴恩斯,朗姆洛示意他留下这唯一的武器,“遇到狼或者熊,照这个位置捅,别用蛮力,你可能没那么好的运气每一次都能徒手打赢。”


他在巴恩斯胸口比划的手被抓住,嘴唇也被吻住。他试图拒绝巴恩斯这不合时宜的举动但对方不给他机会,他们吻了很久,直到彼此都需要氧气时才恋恋不舍地分开。


“我跟你一起上去,别留我一个人,我会寂寞。”冲他挤了下眼睛,巴恩斯也学着他的样子让自己轻装上阵,裸露在外的钢铁义肢在日光下散发出耀眼的银光,“让我试试,如果不行,我就退回到下面来,绝不会成为你的累赘。”


朗姆洛被巴恩斯期待的小眼神弄得无法拒绝:“好吧,你跟在我后面,抓我抓过的石头,懂?”


巴恩斯认真地点点头。


饥饿和崎岖的山路耗掉了朗姆洛不少体力,他大概只爬了不到五十米的距离就感到眼前发黑,汗水不断滚落。跟在他后面的巴恩斯发现他速度慢了下来,担心地问:“你还好?”


“别管我,抓好石头。”


朗姆洛边说边扒住一块石头,刚一用力就觉得手下一松,所幸他另一只手还没放松力道,滚下去的只有石块而已。


“嘿,你要是想继承我的遗产,大可不必用石头砸我。”巴恩斯调笑的声音从下面传上来,刚刚那块石头差点砸中他的脑门。


“滚蛋!再废话老子直接一脚踹你下去!”


“你知道么?从这个角度看上去,你的屁股很性感。”


“老子的屁股哪个角度不性感!?”


“你勾引我。”


“就闭嘴,爬你的!”


尽管斗嘴会消耗体力,但两个人还是一边互相诋毁一边又向上爬了一段距离。朗姆洛逐渐意识到自己高估了自己的体力,毕竟不是在特种部队的时候,日常训练又变成了日常滚床单,他每抓一块石头往上拽自己时都能感觉到肌肉酸痛得要命。


坚持住,得把兔崽子带上去。他用额头抵在粗糙的石壁上,咬牙绷紧了胳膊上的肌肉,再次抓向更高一点的石块。


操!


松动的石块从手中坠落,而他的另一只手已经放开了原本攀附的石块。


 


“布洛克!”


下坠的身体瞬间停住,朗姆洛耳边响起巴恩斯惊慌地呼叫声。承受两个人重量的铁手几乎攥碎石块,碎石掉落在朗姆洛的脸上,提醒他自己可能将巴恩斯也一起坠下去的事实。他试着去够一块石头,但石壁上光溜溜的,在他手臂长度所及之处没有任何着力点。


“放手!”被不断掉落的碎渣弄得睁不开眼,朗姆洛吼了起来,“我让你放手!兔崽子!石头要碎了!”


“就不——”


眼见巴恩斯固执地用铁手承担住两个人的体重,朗姆洛停止了挣扎,他知道自己随便一个动作都有可能让巴恩斯手里的石头彻底松动,但这样下去,那也是迟早的事。


“兔崽子,真要一起死?”


“闭嘴!我在想办法!”


“你放手我不会怪你。”朗姆洛说着,开始掰巴恩斯攥在自己手腕上的手指。


感觉到手指上传来的疼痛,巴恩斯嘶吼起来:“别他妈让我恨你!”


“我没有遗憾。”


“就——你他妈——”


“我爱你,虽然你是个混蛋,但我还是爱你。”


“别掰了!”


巴恩斯感觉到朗姆洛的手腕在自己手中缓缓下滑,不断滚落的汗水成了润滑剂,他的手指又被朗姆洛用力掰着,紧咬的牙关让他的嘴里涌上了金属的味道。


他就,绝不会放手。


螺旋桨的声音制止了朗姆洛的动作,救援直升机上喊着他们的名字,从天而降的登山绳索让神经紧绷到极限的人都松了口气。回到平地后巴恩斯当着救援人员面狠狠吻住朗姆洛,结果下巴上挨了一拳。


丢了面子的公爵气急败坏地吼着:“嘿!你他妈刚才还说爱我来着!”


电影里不他妈都这么演?


这样想着,朗姆洛揪住巴恩斯的领子,把他的咆哮声堵回嘴里。


 


END


 


这个没完结啊,为啥一看求婚都觉得完结了?


本来想撸个野外肉,一想有狮子看着还是算了……

红心回帖啊,我不要乃们就不给了是嘛!》3《


评论

热度(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