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

阿爸,生命之光

【盾铁】寄居蟹(七)

Mistletoe: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11


“托尼——”史蒂夫怀里抱着个毛乎乎的小东西在豪宅里穿梭着,“托尼你在哪儿?”


 


“我在里面。”声音从最里面的卧室传来,“等等,我就出来。”


 


史蒂夫乖乖地在房门前等待着。两分钟后,托尼打开了门,头发半湿,穿着成套的睡衣,看着像刚洗完澡。他问:“你不是已经回家了吗?怎么又过来了?”很快他就看见了史蒂夫怀里抱着的那坨毛球,那只是黑色的猫,有着一双黄绿色的眼睛。“这猫是哪儿来的?”


 


“托尼,我跟你商量件事好吗?”史蒂夫谄媚地笑笑。


 


“不好。”托尼眼里精光一闪,火速拒绝。


 


史蒂夫不气馁,眨巴着蓝眼睛说:“我本来是回家去了,半路上看见了这只猫,它在一个废弃的公交车站趴着,浑身湿透了,瘦骨嶙峋,它一定又冷又饿。”


 


“那你去冰箱里找条鱼给它吃了,然后把它放回去。”托尼不为所动。


 


“放回去它会继续挨饿的。”


 


“说不定它有人养呢?你就这么把它带回来,万一它主人找它怎么办?”


 


“怎么可能,你这附近根本没有其他人住。”


 


“那它是怎么到这里来的?”


 


“我也不知道,说不定是上帝派来的。”


 


托尼的脸抽搐了一下,“你这么喜欢它,可以带回家自己养。”


 


史蒂夫扁扁嘴说:“我也想,可我过几个月就要毕业了,说不准以后要去外地读大学,没法一直照顾它。”


 


“总之你别打我的主意,我不要宠物。”托尼坚决地说。


 


“猫很好养的,你不用每天遛它,吃的也少,就放点儿猫粮,然后每天打开门让它自己出去逛就行。”


 


“不行,它会掉毛,会抓破我的家具,还会大晚上在我的屋子里跳来跳去,吵得我睡不着觉。”


 


“托尼。”史蒂夫弯起眉毛,直直望着对面的人,眼睛是满是委屈。


 


“不行。”


 


史蒂夫垮下肩膀,垂头丧气,看上去要哭了,嘴巴还在继续咕哝:“托尼。”


 


“好了好了好了!你给我把它洗干净了,我去找个纸箱子给它做个临时的床。”托尼气急败坏地踢着拖鞋往外走。


 


史蒂夫瞬间眉开眼笑,冲着那背影喊着:“谢谢,就知道你会答应的。”


 


 


一个小时后,两个大男人蹲在地上,围着一个纸箱子左看右看。


 


“你瞧,它很喜欢你给它做的床。”史蒂夫小声说。


 


“不是说猫晚上不睡觉的吗?它怎么就睡了?”托尼伸手戳了戳猫咪的背。


 


“你别弄它,流浪猫可能很久没有在这么舒适的室内待过了吧。它还很小,还没成年。”


 


“你成天就会给我找事做。”托尼瞪了人一眼。


 


“嘿嘿,我看你明明也挺喜欢它。给它起个名字吧,是只小母猫。”


 


“就叫‘猫’吧。”


 


“啊?”


 


托尼说:“它不属于我,我也不属于它,我不能给它起名字。”


 


史蒂夫的脸皱了一下,“就取个名字啊。”


 


“叫‘猫’。”


 


“好吧。”史蒂夫耸耸肩,对着黑猫说:“你好啊,猫,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斯塔克家的猫了,你会有吃不完的猫罐头,还有可以舒服打滚的羊毛地毯啦。”


 


托尼笑着推了史蒂夫一把,两人歪歪斜斜地笑成一团。


 


 


12


天空是一片浅蓝。托尼一路踩过灰白石板铺砌的庭院小道,停在院外的铁艺大门前。勾着脑袋翻了翻信箱,耳边听见一阵马达轰鸣声,一辆摩托车停在他身边。那是辆款式老旧的哈雷,车上的人摘下头盔,一头耀眼顺滑的金发倾泻出来,发丝在阳光下跳跃着,如同一条流动的金沙河。


 


托尼看见了对方的脸,露出一个笑容,“下午好。”


 


“你来拿信吗?”史蒂夫看了看托尼手里的信封,从摩托车上走下来。


 


“账单和广告传单而已。”他把账单放进衣服口袋,其它的都扔进垃圾桶,左右看了一下那辆哈雷,指着它问道:“这是你的?”


 


“是啊,”史蒂夫兴奋地点头,好像一直在等托尼问他这个问题似的,“我新买的。”


 


托尼怀疑地围着哈雷转了一圈,说:“你确定?这家伙看起来可一点也不新。”


 


史蒂夫不好意思地抓抓头,“是二手的。我从巴基——哦,就是我跟你说过的邻居,我从他手上买的。他买了辆新车,想把这辆旧的处理掉,刚好我最近想买辆摩托车,他就便宜点让给我了。”


 


“怎么突然想买摩托车了?”


 


“有了车,以后来这边就方便多了,而且我还可以再接些送外卖的活儿。”他笑呵呵地说着。


 


托尼闻言紧锁眉头,“为什么要去送外卖?钱不够用吗?我可以——”


 


“不,”史蒂夫赶紧拒绝,“你给的工钱很多,托你的福,我欠巴恩斯一家的钱都还清了,所以我……我想试试别的工作,我不能一直拿你的钱。”


 


托尼不赞同地摇摇头,“钱不是白给你的,是因为你的工作做得很出色,你不欠我什么。”


 


“我知道,但我还是……”史蒂夫垂下头,声音变得很小,“总之我不想一直拿你的钱。”


 


托尼的唇线绷直,眼睛瞥向别处,不爽地连连点头,语气生硬:“好吧,随便你。”


 


气氛一时陷入尴尬。


 


史蒂夫盯着托尼的鞋面,目光顺着对方的裤管一点点爬上去,经过修剪精致的胡须,落在那双茶褐色的眼睛上。他望着不肯与他对视的托尼,一颗心脏仿佛在慢慢缩小,最后变成芝麻绿豆那么点儿大,连跳动也感受不到了。他细声细气地问了个蠢问题:“去兜风吗?”


 


谢天谢地,托尼看了过来。当那双美妙无比的眼睛重新将焦点聚集在史蒂夫脸上时,像是一池温水把在冰天雪地里冻僵的人临头浇下,凝固的肢体得以活动,史蒂夫试探着上前一步。


 


托尼板着一张脸,他问:“用你的破哈雷?” 


 


“对啊,用我的破哈雷。”史蒂夫的笑容纯真,丝毫不觉得这形容有什么不妥。


 


托尼的心口突然凹陷出一个小坑,无形的拳头在那上面悄然敲击过。他的眉目柔和起来,有些别扭地努努下嘴唇,说道:“你有驾照吗?”


 


“当然有。”说完他拽着人来到车边,“你是我的第一个乘客。”


 


“你又不是开出租车的,还要载很多客人吗?”托尼轻轻哼了一声。


 


史蒂夫轻快地回答:“那么你就是唯一的一个啦。”


 


托尼低下头,手挠挠腮边。史蒂夫这时靠近过来,双手拿着个头盔就往托尼的头上罩。


 


“你只有一个头盔。”托尼提醒道。“那就你戴。”史蒂夫不容反驳地把头盔压下去,包住了托尼的整个脑袋。白净的手指捏住下巴下方的帽带两端,细心地替人调整尺寸,然后扣好。史蒂夫的手还停在托尼的脖颈间,他问:“会不会太紧?”托尼伸长脖子,自己抬手抠了抠系带处,“不会。”两人的手摩擦一下,分享着皮肤的温度。史蒂夫收回手,率先跨坐上去,扭头对着托尼说:“上来。”托尼坐上了车后座,车身一沉,两人的前胸后背就轻靠在一起。


 


“抓好了。”史蒂夫在发动前叮嘱道。马达声响起,托尼没有扭捏,两手攀住了史蒂夫的腰两侧,只是用手指有节制地轻捏着,指尖力道半松,手掌心悬空。哈雷向前冲去,轰隆隆地劈开清凉的海风。史蒂夫没说要去哪里,只是沿着海边公路一直开,描绘着美丽壮阔的海岸线。风刮过耳畔,发出呜呜的呼啸声。经过一段不太平整的路面,车身颠簸,再跨过一道减速带,哈雷猛地一晃,托尼手忙脚乱地抓紧了史蒂夫的腰,手指牢牢攥着衣服布料。史蒂夫轻笑一声,动静不大,风却把这声音吹到了托尼的耳边。托尼侧头瞧了瞧史蒂夫带着笑意的脸,眼珠子滴溜溜一转,索性伸展胳膊,用手臂把史蒂夫的腰圈住,两手交叠放于史蒂夫的腹部。他顺势把身体的重量全靠在史蒂夫的背上,温暖的体温紧贴上来,隔断了在两人之间窜来窜去的风。他闻到了史蒂夫身上清清淡淡的香气,像是衣领上的洗衣粉味儿,也可能是发尾上的洗头水味儿,或者两样都有。鼻尖偷偷抵上后颈那块皮肤,细细嗅了一下,那味道形容不出来,就好像是夏天本身的味道。


 


这条公路修在一片巨大的岩石区,俯瞰下去是一片风光美丽的沙滩,海景皆在眼底。万里无云,公路起伏,他们的身体一侧是一望无际的海。海天的界限模糊难分,不同深度的蓝色层层递进,海浪从远处翻腾着奔涌而来,银白皎亮,雀跃地往岸上扑。气温宜人,海风拂面,海味入鼻,让人感觉自由而舒畅。托尼很久都没有过这样的感觉了,想要挥舞着双手放声大喊,想要傻乎乎地笑,想用破锣嗓唱着不成曲调的歌——那种简简单单的快乐无穷无尽地从脚底心涌上来的感觉。


 


“史蒂夫·罗杰斯——”托尼突然喊道。


 


“什么?”风声太大,史蒂夫减速,回头把耳朵往后靠。


 


“你是个大蠢蛋。”他哈哈哈地乱笑起来。


 


史蒂夫一怔,从后视镜里看着身后的人,镜子里一双笑眼眯成缝,黑色的睫毛整齐浓密,皱着鼻子,笑得开怀。“对,我是个大蠢蛋。”史蒂夫不去计较,也跟着笑起来,“你也是。”


 


 


顺着道路蜿蜒而下,摩托车载着两人停在海滩前。哈雷上除了一个头盔,空空如也。两人脱下鞋子,挽起裤脚,走进沙滩。哗哗哗的海浪声变得很近,几艘游艇漂浮在遥远的海面,只看得到几个白点。脚踏在绵软的细沙上,一步一个脚印,深深浅浅,大大小小,并排延伸着。为了躲避正烈的日头,他们找到了一颗茂盛的沙地之树,在它的树荫之下坐下小憩。两人背靠在树干上,肩膀挨着肩膀。沙水相接处有一群海鸥鸣叫着降落,吸引了史蒂夫的视线。有的海鸥迈着橘红色的小爪子在海滩上快活地互相追赶,有的张开雪白的翅膀,在低飞着自在翱翔。史蒂夫看了一阵,再回过头时,发现身边的人已经闭上了眼,看上去像是睡着了。


 


托尼的脑袋半耷拉着,枕在粗糙的树皮上,海风一下一下撩动着他额角的碎发,发尾的一个小卷儿也随风晃动着。他的神情放松而自然,露出像婴儿一样无防备的睡脸。史蒂夫静静看着,竟移不开视线。他不自觉屏住呼吸,凑近了些。脑袋一点点低下,鼻尖靠近了嘴旁,托尼温热的呼吸拍打在他的鼻梁上。眼眸垂下,那双轻闭的嘴唇就在他眼前,淡淡的水红色,镶在一圈小胡子当中。距离很近,他能看到零星几根泛白的胡须和唇瓣上的唇纹。他禁不住深深吸了口气,却不敢呼出来,小心翼翼地看了看托尼阖着的眼,才将他自己的嘴唇送上前。唇与唇就要碰到的那一刻,托尼的头栽了一下,随即哼唧着往另一边蹭了蹭身体,不着痕迹地避开了这个吻。史蒂夫早在托尼动作的第一下就吓坏了,身体猛地往后挪,急忙退开。托尼半梦半醒地倚在树干上挪动两下,接着抬手揉了揉眼睛,双眼才缓慢睁开,睡眼朦胧地望着面前惊魂未定的史蒂夫,问:“嗯……我睡着了?”


 


史蒂夫抿了抿嘴巴,说道:“是啊。”


 


“你干嘛坐那么远?”托尼无辜地眨眨眼。


 


“哦,我想晒晒太阳。你累了吗?要不我们回去吧?”史蒂夫故作轻松地笑一下。


 


“好啊,正好我渴了,回家喝汽水去。”托尼愉快地答应。


 


史蒂夫点点头,起身往前走,步子很快,像是想要逃离。托尼这时才松开了一直抓着沙子的那只手,许是因为太用力,沙粒跑进了指甲里。




TBC

评论

热度(169)

  1. 粉条子Mistletoe 转载了此文字
  2. 夏殁浅梦Mistletoe 转载了此文字
    甜死了甜死了!!!哈雷情缘海边浪漫什么的简直不要太棒!!!Tony看着Steve的眼睛就说不出“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