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

阿爸,生命之光

【锤基】劳·专业坑儿子·菲的卖儿子两三事

君见:

现代AU
——————————————————————————————
漫威小区是远近闻名的宠物小区,业主无一不带着猫猫狗狗,一到下班时间更是热闹,小区的大草坪上活跃着成群的大型犬,狗主人三三两两呆在一块侃大山。


洛基走到小区门口,深吸了一口气才迈向回家的路。


他家住在大草坪后面那一栋,房子后面是人工湖,架着长长的木桥。


“汪嗷嗷嗷!”


洛基刚刚能窥见那片草坪的角落,就听见一串兴奋的叫声,一只健壮的罗纳威迈着四条大长腿向他跑来,洛基的身体僵了片刻,看着那只挂着口水的大狗趴在了自己身上,哈赤哈赤的舔了洛基一脸口水。


很快洛基就被一群狗包围了,一只体态丰腴的小柯基扭着小电臀扒着洛基的裤子不放,而大白熊扒着洛基的手臂一只爪子“啪啪”的打着罗纳威打算把那条大黑狗从洛基身上扒拉下去。


狗主人们姗姗来迟,托尼看着自家柯基粘糊在别人身上开心的紧,难过的咬了一口新烘焙出来撒了七彩糖粉的甜甜圈,那家伙跟自己都没这么亲。


“洛基,晚上好。”史蒂夫把自家罗纳威从洛基身上扒下来,笑着跟这个最早搬来的住户打了个招呼。


“晚上好。”洛基把冠毛犬的前爪放到地上,冷漠的回应史蒂夫,冲着草坪上的人点点头当做问好,接着很快进了楼门。


好不容易进屋的洛基努力将自己急促的呼吸平稳下来,脱下满是狗毛的西装外套瘫坐在沙发上。


他自小就对小动物或者说对狗有种莫名的吸引力,据他爸爸劳菲说在他一岁的时候就把邻居家的哈士奇吸引到了自己家的花园,任凭主人怎么拽那只大狗也不肯离开小洛基身边,而被狗毛和口水摧残了很长时间的小洛基嚎啕大哭,劳菲举着手机在一边录像,笑得没心没肺。


在洛基十八岁的时候,劳菲以童年的回忆为名,给洛基展示了一票他童年的黑历史。


真是亲爹。


可能是拜劳菲哈哈哈哈的看着自家三岁的儿子被一堆无害的巨型毛茸茸拱来拱去所赐,洛基怕狗,尤其是大型犬。


他买下漫威小区里的房子完全是自己的锅,他当时住的地方离单位太远,以至于每天都要浪费两个多小时往返,洛基拒绝这种生活,却又没有多少存款够他租下一间条件满意的公寓。


这个时候他公司边上的漫威小区竣工,房价不高,而且可以分期,又因为是跟公司有些联系的工程,洛基作为员工得到了一些福利,所以他没怎么考察就敲定了一套让他喜欢的居所。


前面是一大片草坪,维护得当,让人心旷神怡的很,后面有人工湖,卷着让人舒服的风打在玻璃上,洛基很喜欢这儿,直到一条条大型犬入住,并且在大草坪上撒欢,洛基才发现漫威小区是为铲屎官们量身定制的伊甸园。


洛基心里苦,但洛基只能憋着。


每天都收到无数毛茸茸的关怀,洛基死撑着自己的形象让那些大家伙在自己身上扒来扒去,顺带认识了一票铲屎官。


这些家伙不会咬自己,洛基清楚的知道这个,但他还是害怕,虽然在那只罗纳威的口水之下这样的恐惧被冲淡了很多。


自己应该很快就会克服这种情绪。就在洛基自信满满的这么想的时候,他旁边那间空房子迎来了它的主人,和一条无比壮硕的长窜了的大金毛。


索尔搬来漫威小区的第一天,他带着自己那只叫大锤的金毛捧着一篮子曲奇拜访的他的新邻居。


那个绿眼睛的年轻人拉开门的一瞬间,大锤就像看见刚出锅的大鸡腿一样嗷呜呜的扑了上去。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中午,洛基被一只满身腱子肉的大金毛扑倒在了自家屋里。


在大锤糊洛基一脸口水之前,索尔拽着它的项圈拯救了洛基洗的干干净净的脸。


“抱歉,大锤有点激动,它小时候我就教它不扑人了……”那个金发男人满脸歉意的抱着曲奇,蓝眼睛盛着阳光一样看着洛基。


哦操,简直就是只人形金毛。


洛基看着桌子上一篮子冒着热气的曲奇,又看看沙发上那只等着自己尝尝曲奇就快具现出尾巴的索尔,勉强捏起一块嵌着树莓的浅黄色曲奇放在嘴里咬了一口,味道意外的不错。


索尔看见洛基的眉眼上洋溢着吃货才懂的满意气息感觉心情愉悦了几分,他兴致勃勃的跟新邻居找着话题:“你一定很喜欢狗吧,在这儿住着没养小动物的可不多,怎么不养一只?”


洛基恨恨的咬碎嘴里的曲奇,谁知道自己脑子怎么进的水,他瞥了索尔一眼,冷飕飕的说了句没钱。


虽然洛基墙上摆着的一排罗曼尼红酒说明了他完全在扯淡,但索尔显然没那个观察力,他同情的拍了拍洛基的肩膀:“我朋友家有一只边牧刚刚有了八只小宝宝,可以送你一只。”


这个人的智商估计跟金毛也差不太多了,洛基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拒绝了索尔快喷出来的好意,还算温和的拍给索尔一盒樱花布丁作为回礼,索尔完全没感受到洛基的不耐烦,还十分热情的给了洛基一个熊抱。


真是庆幸他没跟他家大锤一样打算舔我。洛基这样自我安慰。


晚上的时候,洛基接到了劳菲的电话,洛基在挂掉还是挂掉的选项中纠结了一会儿,赶在电话铃哑声之前按了接听键。


“嘿,儿子,听说你搬到漫威小区了,怎么样,要不要我给你买只藏獒称霸小区?”劳菲幸灾乐祸的音调原原本本的传了过来,洛基冷哼一声,毫不客气的让劳菲闭嘴。


劳菲的声音变得委委屈屈:“儿子,我给你准备了个礼物,很快就到了注意查收。”


为什么一个快五十的男人还会用这种语气跟儿子说话?


洛基看着挂掉的电话心里有那么一丝丝的小愧疚。


然而在第三天拆开快递的时候,洛基的愧疚就烟消云散的。


到底是什么给了我这个人还会吃药的错觉?洛基如是想着。


劳·专业坑儿子·菲把他养了几年的绿树蚺寄给了洛基,并且在巨大的爬行箱上贴了张便利贴。


“儿子,你居然哼爸爸,爸爸很委屈,所以要去旅游几周,照顾好我的小宝贝儿,儿子我爱你么么哒。”


洛基咬牙切齿的把便利贴撕碎扔进垃圾桶,看着有自己一半高的巨大爬行箱,衡量了一下自己的胳膊,他决定给自己的新邻居一个变得不那么讨厌的机会。


他敲开了索尔的门,睁着绿色的大眼睛看着索尔,有礼的问着能否帮自己搬个东西。


索尔答应的很痛快。


大锤嗷嗷的往洛基身上窜,成功在洛基的左脸上留下一大片湿润。


在洛基打开门,一高一矮两只金毛看见那条盘踞在假树枝上的金瞳树蚺时几乎是同步的往后跳了一步,马上就要炸起毛一样。


最后索尔还是帮着洛基把爬行箱搬到了他该去的地方。


吓到了索尔的洛基像只得意的黑猫,迈着优雅的小步子,昂着头颅喵喵叫,索尔看着他可爱,跟揉自家金毛似的揉了揉洛基的脑袋。


洛基心情不错的没管索尔,他盘算好了明天带自家树蚺去吓吓那群铲屎官。


索尔很快就跟史蒂夫他们打成一片,他问托尼关于洛基的事,托尼笑嘻嘻的冲索尔眨眨眼:“那是个死傲娇。”


像他这种天才怎么可能看不出来洛基那家伙明明害怕却还死撑着。


他们聊的开心,就看见洛基身上缠着一圈深绿缓慢的走过来,绿树蚺的脑袋枕在洛基肩膀上,耀武扬威的看着一群狗,托尼那只叫铁罐的柯基从嗓子里挤出几声哼哼,缩到了主人身后。


事实上托尼也挺害怕这玩意的,他悄悄挪了挪步子,让史蒂夫挡在自己前面,有绿树蚺傍身,洛基奇迹般的不怎么害怕那些巨大的毛茸茸了。


索尔早就见过这家伙,秉持着没长心的精神用了三秒就克服了恐惧,上前摸了摸绿树蚺的大脑袋:“上次忘记问你,它叫什么?”


洛基看着树蚺,沉默了一会儿:“它没名字,反正冷血动物你叫它它也不知道。”


他不会说劳菲给这只树蚺起名叫“儿子的大宝贝”的,据说他还经常在家趴在爬行箱上深情的呼唤树蚺,画面真是可怕极了。


大锤也很快克服恐惧,绕着树蚺闻来闻去,像是知道自己的爪子会伤害到这个大家伙似的,用湿乎乎的小鼻子拱着它,有了第一个吃螃蟹的勇士,其他狗狗也纷纷效仿,洛基再一次被毛茸茸们团团围住,这次还附带了主人们。


巴基摸着自己那只叫李子的大白熊,好奇的戳了戳绿树蚺的尾巴,连托尼也摸了摸它粗糙的鳞片。


事实上“儿子的大宝贝”没那么恐怖,那些摇着尾巴的毛茸茸也是。


等到各回各家各找各妈的时候,托尼看着索尔跟洛基勾勾搭搭的模样,跟史蒂夫说:“我们很快就有新鲜的狗粮吃了。”


史蒂夫看着那一对即将祸害小区眼睛的狗男男,默默收回了视线。


后来,洛基不那么怕狗了,跟索尔变成了一对遍地撒狗粮的情侣,劳菲出去旅个游回来,发现自己儿子被奥丁森勾搭走了,悲痛欲绝的抱着自己的绿树蚺高喊着它的名字,洛基坐在沙发上喝着现磨咖啡,等着劳菲恢复正常。


“你压住他了吗?”最后,劳菲这么问。


被哪壶不开提哪壶的洛基感觉心口中了一箭,劳菲拍了拍洛基的肩膀,满脸大义凛然:“等爸爸去帮你压他爹!”


然后劳菲让索尔当苦力把树蚺搬上了自己的车,并且对着自己的“准女婿”沉痛的讲述了洛基的小公举成长史,并且告诫索尔要好好宠着洛基。


最后洛基把劳菲塞进了车里。


劳菲当然没去压奥丁,但劳菲一直悄摸摸的考察索尔。


后来,他发现这个女婿很好,是时候把儿子卖啊不,嫁出去了。

评论

热度(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