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

阿爸,生命之光

【盾铁】牡丹花下(伤兵盾x少爷铁,abo,少儿不宜)08

白定城:

【简介】争吵之后的事情。众人:这俩戏真多.jpg


“为什么不直接说?”


“你不会明白的。”


娜塔莎挑起一边眉毛,看史蒂夫的目光好像在看傻子。


“如果是因为那件事……”她慢吞吞的说,“泽莫的事……”


“不止这个。”史蒂夫不耐烦地挥挥手,继续低头看文件,“这里本来就有着各种危险。”


“你觉得这样就会使他打退堂鼓吗?我觉得这可能会起到相反的作用。”


“我只需要他乖乖留在这里就是了。”史蒂夫说,迎上娜塔莎探究的眼神,他勉强咽下一句“管你什么事”。今晚他的脾气似乎一直不听管控。


“不管怎么说,你这样也不太合适。他毕竟还很小……谁知道他做的出什么来?”


史蒂夫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就在这时寇森推门进来,史蒂夫松了口气。


“东西准备好了吗?”


“随时可以出发,先生。”


“让士兵们列队。”史蒂夫匆匆地卷好文件,走出房门:“你不是要到新奥尔良去吗?罗曼诺夫小姐?”


“我得比你晚一点儿动身。”娜塔莎慢悠悠地说。


“那好吧,记得打听我要的那些消息。……寇森,怎么了?”


寇森犹豫了一下:“在去前线之前,您真的不要去和托尼道个别吗?先生……上尉?”最后一个称谓是看着史蒂夫的脸色急忙加上的。


史蒂夫嘴唇的线条抿了抿。“不需要。”他面无表情地说,跨上马离开了广场。


——————————————————————————


托尼烦躁地翻动面前的日记,什么都没有。


“你还好吧?”克林特问。


“什么?”托尼没有听见他的话,就着医院昏黄的油灯发出的光芒,低下头努力辨认字迹。


“寇森跟我说,你和上尉吵架了。”


“我们没有。”托尼说,依旧没有放弃在“八月十二日”这一页上寻找线索,“他爱干什么干什么,爱说什么说什么,我没拦着他。他就是要觉得我没用,那是他的事。”


“我不觉得你没用啊,”克林特热烈地说,“瞧瞧你给汉默的那一枪!在那种身体条件下,我可不敢保证我会有那样快的反应。”


“你永远不会有那种条件的,克林特,你是个BETA。”托尼翻过一页,上面密密麻麻的写着“斯塔克是老狗”:“上帝,我爸还真抢了汉默不少生意。”


“所以你真的不生气?”


“不,难道你还想看我跑过去给他一巴掌吗?”托尼头也没抬,“我也有我的事,克林特。我来这里是来寻找我爸的消息,而不是来和史蒂夫玩‘互打嘴炮啊看到底谁对谁错’。再说,我们俩本来也就只是偶尔上上床的关系而已,分开了也没什么大碍。”


“真的?那史蒂夫上战场去了也没有关系咯?”


托尼翻着书的手突然不动了。


“你是什么意思?他上战场去了?”他抬起头来小声问,“那里?”


“宾西法比亚。他奉旨调防,替罗斯将军带领小队作战。”


“宾夕法尼亚……那可是战争最前线!”


“没错,而且快要守不住了。”克林特显得忧心忡忡。“罗斯将军先行带领大部队往南撤。这个关头把史蒂夫调过去,也不知道做什么想法。”


“可能是想让他多拖住敌人一阵子,好让主力军团撤到安全地带吧。”托尼干巴巴地说,弄不清此时自己心里是什么感觉。


“是啊,昨天晚上寇森来跟我道别的时候也是这么说的……”克林特叹了口气,“院长又在叫我了……现在伤兵一天比一天多,什么时候是个头……就来啦!”


他起身往大厅跑去。托尼独自一人坐在地上,面前摆着汉默的日记,可是他现在一个字也看不进去。


史蒂夫走了?说走就走了?托尼呆呆地坐在那里,感觉一股寒意渐渐从身边生气。他来了这么久,头一次有了“战场”这个概念。


他知道这跟他没有关系,但是他应该做点什么……他必须做点什么……


托尼突然从地上一跃而起,跑出医院的大门。他一路灵活地躲避着来往的马车,往指挥部跑去,三步两步踏上那熟悉的楼梯。


史蒂夫的办公室空荡荡的,所有的东西都被搬走了,没有给他的信,没有临别通知,什么也没有。只剩下角落里的那张四柱床,他们在那上面不知道曾有过多少激情时刻。一只猫慢慢地走过来,用它的脖子蹭了蹭托尼的脚,小声喵了一声。


“……老混蛋。”托尼小声嘀咕着,慢慢地、失落地转过身。


“嗨。”娜塔莎站在他面前说。


“啊!”托尼被吓了一跳,“你怎么走路没声音?!”


“职业素养。”娜塔莎笑了笑,“别为史蒂夫操心,小伙子。”


“别叫我小伙子。”托尼恼火地咕哝着。


“我认识你,只是你可能不认识我了。”娜塔莎说,“那个时候你毕竟还很小。”


“不管怎样,我现在要到北方去,你愿意和我一起吗?没人会注意你的。我知道你想找你爸爸的消息,说不定他现在就在北边活动呢?”


托尼看了一眼娜塔莎,她的表情非常认真,绿色的眸子正全神贯注地盯着他,好像猜测托尼到底想些什么。


托尼沉默了一下。“谢谢你的好意。”他说,“我还是不去了。”


“真的?我以为你不会拒绝我的。你知道,在史蒂夫的那番话之后……每个人总想着要去证明一下自己。”


托尼的脸色阴沉下来。还有几个人知道他和史蒂夫之间的事情?好比自己的隐私被曝光了一样,他现在非常不舒服。


“我没那么幼稚,谢谢你。”他尖刻地说,但是马上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我是说……我还是呆在这里比较好。”


娜塔莎非常认真地看了他一眼。“好吧,如果这正是你想的。”


——————————————————————


“托尼,我可以叫你托尼吗?”


“不行。你得叫我‘斯塔克少爷’,就像贾维斯那样。”


蓝色的眼睛显得有些不高兴。托尼看到他父亲从书房里探出头来,连忙改口:“好吧,其实你爱叫什么都可以。”


“托尼,”霍华德说,“带着你的小伙伴去花园里玩去,别在书房附近讲话!”


“他永远都是这样吗?斯塔克先生?”当他们往花园走去的时候,男孩问道。


托尼撇撇嘴:“可能是吧,反正他从不关心我。”


“也许他是太忙了。”


“你永远把一个人想得那么好,这一点真是讨厌。”


他满心等着这句话产生的效果。果然,怒火从蓝色的眼睛里升腾起来。“我才不会,”男孩朝他叫道,“比如说你,你就是个例外!要不是你妈和我妈说,我才不要过来呢!怪不得你没有任何朋友。”最后一句话声音明显减小,但是托尼还是听见了。


“我才不在乎。”他依旧嘴硬,走到牡丹花丛下面坐下。男孩犹豫了一会儿,也小心翼翼地挨着他坐下来。托尼没有推开他跑掉,但是眼睛也没有看那个方向。


“对不起。”他听见男孩小声说。


托尼回过头,猝不及防地撞进一片湛蓝的天空里——从来没有谁的眼睛有那样澄澈,明快,似乎永远也不会疲倦。有那么一会儿,托尼忘了自己在哪里,忘记了时间,只顾沉浸在那一片蓝里,任由牡丹的花香慢慢地缠上身来。


天蓝色的眼睛忽然转为深蓝……眼神深处腾起一股无法言说的情绪……托尼看到他的母亲躺在病床上,他站在伤兵医院的走廊里,在夜色掩盖的牡丹花丛下,那双眼睛一直追随着他……


醒醒……醒醒……你必须要停止做这些梦了!


托尼冷汗涔涔地坐起来。这简直比前一段时间的那些不可描述的梦境还要可怕,梦里他老是反复地梦见同样的几个场景,那里头有他,还总有一个小男孩,他老是看不清他的脸,但那双眼睛永远历历在目……


砰砰砰,有人在敲门。


“谁?”托尼开口问道。


“托尼,出事了。”克林特在门外焦急地说,“史蒂夫受了,重伤。寇森刚刚拍了电报回来……他现在不好转移,可是罗斯将军说什么也不派医院的人员过去……这里有太多伤兵,人手本来就不够……他可能会死在那里的,托尼!”


托尼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他跳下床,冲出门外,差点撞倒了克林特。他们一起穿过马路跑向指挥部。


“你打算怎么做……托尼!那是罗斯将军的马!”


“那又怎样。”托尼说,翻身跨上马背。这个动作他做起来是那么地行云流水,可奇怪的是再此之前他从未骑过马。“把你的药箱给我,克林特。”


“托尼……”克林特不敢置信地说,“这是不可能的……他在前线……你不能去前线!”


“我可以,相信我。”托尼直视前方。“我要去救他。”


他用马刺狠狠地踢了一下马的肚子,罗斯将军最好的千里马仰头叫了一声,带着托尼朝大路疾驰而去。


老来船戏什么的一定看腻了吧……试着写写血色浪漫!下一章小军医妮妮要登场啦!

评论

热度(135)

  1. 夏殁浅梦白定城 转载了此文字
    一口气看到这里!妮妮嘴上说着跟我没关系,但一听到他上战场听到他受重伤就万分焦急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