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

阿爸,生命之光

【盾铁】亲爱的,你得多穿点(无脑一发完,ABO,甜饼)

孤光残影:

【盾铁】亲爱的,你得多穿点(无脑一发完,ABO,甜饼)


 


(ABO的!ABO的!ABO的!不吃勿戳!失眠的丧病产物,彩蛋有冬叉提及不吃的勿戳!TAG我打了,只看冬叉的可以拉到最后……唔,背景就是在所有人都搬进新复仇者基地之后的事……)


 


史蒂夫一直以为托尼不怕冷。


就好像现在,夜里刚下过一场小雪,北风呼呼地刮着,坐落在纽约州北空旷郊外的新基地比预告里说只有零度的市内温度还要略低那么两三度,而托尼就只穿了一身单薄的西装站在大门口对着几乎杵到他嘴里的话筒回答记者们的问题。


没有牙关打颤的声音,只有饱满而浑然天成的自信,一如世人记忆中的托尼·史塔克。


他为托尼感到骄傲,真心的,无论是多年前毅然决然地关闭SI的武器生产部门,亦或是不计得失地贡献出巨额私人财产用于维护世界和平,到现在托尼尽释前嫌以自己向军方和政府做担保,将所有被通缉的超级英雄迎接回新复仇者基地。


他不认为有人能比托尼做得更好,包括他自己在内。在他看来,如果不曾拥有尚可放手一搏,但拥有的越多却越难以放手,托尼做到了,无私又不求回报。他做不了更多,只能默默地站在托尼身后,在记者的话筒递到嘴边时说一句“我支持钢铁侠的所有决定”,并努力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坚定而真诚。


到了拍摄照片的环节,他伸出手和托尼握住,摆了十五秒的姿势让记者们从各个角度记录下他们握手言和的画面。


冰凉的手指,微微发颤。


史蒂夫头盔下的眉毛微微皱起,目光关切地看向摆出标准上镜笑容的小胡子男人,本能将自己的另一只手也握了上去,将托尼冰冷的手心手背一起护在温暖的掌中。除了托尼没人领会到他的用意,而这显然不能为他换来一份感激,那双茶色的明眸中明显流露出“你攥疼我了”的神情。


“你该多穿点。”步入温暖的大厅前托尼甩开了他的手,但史蒂夫还是认为自己有责任叮嘱对方一句,“去休息室等我,我给你找件外套。”


“得了,老冰棍,这里面二十四小时恒温,用不了五分钟我就——哈秋!”


托尼猛地打了个喷嚏,正搓着鼻子的时候后背贴上了温暖的胸膛,还有那双健壮的手臂也环绕到了他的胸前。史蒂夫没有给他挣脱自己怀抱的机会,用不会伤到他的力道箍住怀里的冰冷躯体。


“现在你更像一根冰棍,逞强对你来说没好处,为什么不穿外套?”


“托尼·史塔克才不会裹得像只北极熊一样出镜。”


话音还没落,前冬日战士现巴基·巴恩斯中士裹得像只北极熊一样从他们眼前走过,显然也刚从外面进来,身上还散发着寒气。


“嘿!你,在纽约裹成这样不觉得给西伯利亚人丢脸?!”虽然决定原谅巴基的所作所为,但托尼总会不自觉的抓住一切可以嘲讽对方的机会。


“我是纽约人,出生在布鲁克林,另外你得叫我叔叔,小史塔克。”


巴基面无表情地看了一眼在大厅里搂搂抱抱臭不要脸的两个人,冲史蒂夫竖起钢铁拇指后继续往前走。


“他什么意思?恩?”托尼挣扎了一下,无奈史蒂夫抱得太紧,他没办法追过去照着巴基的后背轰一记声波炮,“叔叔?脸真大,我看着比他还老呢!”


“你不老,你在我心目中永远是38岁。”史蒂夫很想宠溺地揉乱那头被发蜡固定住的棕色卷发,但他目前腾不出手干这事。 


“哦不,38不行,我25的时候最辣。”


“那就25岁。”


“你根本就没见过我25岁的样子。”


“我能想象,你和霍华德年轻的时候——”


“别提我爸!”


“抱歉……”被突然打断让史蒂夫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


托尼停止挣扎垮下肩膀,摇摇头:“再给我点时间,我正在努力。”


“我知道,别勉强自己,如果你想一个人待一会我就先去训练室,幻视他们都在那等我。”


史蒂夫说着,偏头在托尼的鬓角印下一吻,松开了手臂。托尼的身体已经不再冰冷,那些颤抖也都消失,他该干的活干完了。


“恩,忙你的,你知道在哪能找到我。”反手拍了下史蒂夫的胳膊,托尼往装备间的方向走去。


望着比记忆中消瘦些许的背影,史蒂夫重重叹了口气。


 


托尼从不会出现在基地食堂里,反正到点就有人投喂。


以前是哈皮干这事,自从史蒂夫回来之后哈皮就很自觉地让出了这份工作。举着一托盘营养配餐,史蒂夫刷开装备间的玻璃门,走到正在焊接腿部盔甲的托尼旁边,轻拍他的肩膀示意他先把饭吃了。


“放那就行,我不饿。”


摘下护目镜,托尼探头看了看焊接点,抬手拉过悬浮在空中的虚拟屏幕,对比设计图和实物之间的差异。放下托盘,史蒂夫举起插着吸管的果汁递到他嘴边,毫不意外地看到小胡子工程师侧过脸叼着吸管嘬了几口。


什么不饿,根本就是懒得自己去拿好么!


“你是要我把三明治掰开了一块一块喂你嘴里,还是自己吃?”史蒂夫说着把三明治举到他嘴边。


正准备给三明治上留下排牙印的托尼翻翻眼睛,一抬手从史蒂夫手里抢过自己的午餐,边把自己塞成只仓鼠边嘟囔:“我干的都是精密的活,手上不能沾油。”


“你已经把机油蹭在面包上吃下去了……”


“……没事……都是高纯度的……唔——”


大概是终于嚼到了蹭着机油的位置,托尼把三明治塞回史蒂夫手里,转头抱着垃圾桶连咳带吐。拍了拍他的后背,史蒂夫扔掉蹭满机油的三明治换了块牛角包捏在手里。


“我认输,我喂你。”


“真不吃了,满嘴机油味,我得去刷牙。”


摆摆手,托尼厌恶地扫了眼史蒂夫手里的面包,又扒在垃圾桶上差点连早饭都一起吐出来。刷了三遍牙他依旧抱怨嘴里像糊了沥青一样,到了晚上还拒绝吃史蒂夫送过来的晚餐。


“你是不是病了?”第二天早晨起床,给托尼用牛奶泡麦片时眼看他蹦起来冲进卫生间,史蒂夫担心地跟了进去,“昨天冻坏了吧?”


“我现在闻什么都像机油。”托尼趴在水池子上抱怨着,咳得额角绷起了青筋。


“去医务室看看。”抬手试了下托尼的额头,史蒂夫发现对方的体温确实比自己稍微高那么一点,“你在发烧,托尼。”


“发烧?不,我从十二岁起就没发过,星期五,扫——”


眼前一花,托尼险些顺着洗手台的池子滑下去,幸亏史蒂夫眼疾手快从后面一把抄住他的身体。这下史蒂夫不准备和他讲道理了,直接把人横着抱起来往医务室跑去。


 


“史塔克先生,成年人烧到你这个程度,在急诊中心会被分类到危重。”


看着电子温度计上的示数,医务室的医生皱起眉头,让护士给托尼抽血以检测到底是病毒性感冒还是细菌性的。飙升的体温令托尼打起了寒战,史蒂夫把他抱进怀里并用被单将他紧紧裹住。


“这下你能长记性,多穿件衣服了吧?”他用调侃的语气说着,希望能让托尼没那么难受,“裹成北极熊也不会降低你1%的魅力,这一点我可以向你保证。”


“恩……我就是裹成……木乃伊……也是最好看的……”牙齿打着颤,托尼仍扯起嘴角,“我都……忘了……发烧是……什么滋味了……”


“我还记得,虽然我已经七十年没发过烧了,我知道那很难熬,不过等下血检报告出来,挂上药水你几分钟之内就会好的。”


“抗生素而已……哪有……那么快的效……效果……”


“嘘……别说话了,你需要安静的休息。”


医生再次返回病房,划着平板上的报告,站到床边垂下手:“抱歉,史塔克先生,暂时不能给你使用抗生素,不过不用担心,有安全的退烧药可以用。”


闻言,托尼微微睁开眼睛,模糊地看着眼前晃动的白大褂,问:“为什么……不能用抗生素?”


“除非必要,不然没有医生会给孕期的欧米伽开抗生素。”医生说着,目光飘向已经石化的史蒂夫,瞬间明了,“哦,恭喜你——史塔克先生。”


八卦之血已然沸腾的医生拉了个长音,他没记错的话,钢铁侠的伴侣应该是上个礼拜才回基地的,他不确定恭喜两个人的话合适不合适。


“哦……怪不得我闻什么都是机油味……”


要说不震惊是假的,但托尼已经烧得脑子里都成了一团浆糊,暂时没有多余的精力来表达内心的情感,他往史蒂夫怀里缩了缩,紧闭双眼忍耐着身上不断爬起的寒栗。史蒂夫直到护士过来给托尼打退烧针神智才回到现实世界,而之前他的魂飘到哪去了他也想不起来,反正大概就是从纽约到瓦坎达之间跑了几个来回而已。


对!就是托尼去瓦坎达和提卡拉交涉移交复仇者们事宜的那次!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医生一直用同情的眼神看着自己,但史蒂夫已经没有心思去管那些,他只想着以后要把托尼裹成个北极熊再出门,可不能让他再发烧了。


 


END


 


彩蛋——


 


大病初愈的托尼被史蒂夫硬拉到食堂吃饭,就在他对着托盘里被堆到冒出小尖的食物表示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时候,巴基拖着个人坐到他和史蒂夫的对面。


“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在九头蛇时候的管理员,哦对,史蒂夫你应该认识他,布洛克·朗姆洛,前神盾特战队队长。”


巴基兴高采烈地样子和朗姆洛冷漠的态度形成了强烈的对比,显然那人对坐在复仇者的食堂里感到不自在。


史蒂夫惊讶地看着脸上布满疤痕的男人,问:“你不是在拉各斯炸死了么?”


“我——”


“呕——”


朗姆洛刚一张嘴就被一阵呕吐声打断,他微微皱眉看向弓身趴在桌边的托尼,在桌子下面握紧了巴基的铁手,感慨道:“兔崽子,爹地的脸毁成这样,给你丢脸了。”


“我觉得你好看就行,不用在乎其他人。”巴基含情脉脉地望着陪伴自己度过了最艰难时期的人。


拍着托尼的后背,史蒂夫觉得自己都快被肉麻吐了。


 


真·END


 

失眠的丧病产物,被雷到不负责……


评论

热度(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