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

阿爸,生命之光

【盾铁】The deep blue sea_6|非常规人鱼AU,设定内详

苏三起解:

人鱼Steve/科学家铁。


探险队在一片地图上从未出现过的神秘海域中捕捉到了一条人鱼,生性残暴的人鱼对于任何接近的人类都十分戒备,唯独对于胸口有着蓝色反应堆的Tony放下了防备。然后就是Tony慢慢教会人鱼说人类的语言,在这过程中产生感情的故事。


略微血腥描写,不适者慎入,队长掉线中


顺便来宣传一下自己的本子:本宣戳这里


预售看这里:Into the fire 


The deep blue sea/蔚蓝深海


篇章一,神秘海域


1.  2.  3.  4,  5.




6.


七月十一日


凌晨。


放进水里的检测器起到了很大的作用,我们发现了另一条人鱼的存在。


那应该是一条雌性的人鱼,就像是船上水手在闲暇时给我们讲述的故事中的海妖一样,比我所见过的任何一个时尚模特或者明星都要漂亮。可是我当然不会因为这点而忽视掉他们的本性,锐利到可以撕裂一切猎物的指爪,还有那一口构造特殊的獠牙。


我申请参与到这次的捕捉活动中,Rhodes没有反对,甚至也没有问我原因。


这当然不是什么一时兴起的决定,想要将这种未知生物研究透彻,单单只是在一个水仓外面观察是远远不够的。我想要了解到他们的更多习性,包括那条人鱼为什么会被水下探测器的灯光吸引,如果能够找出原因的话,也许我就能够找到他们整个族群的所在地。


这听起来有些疯狂,甚至不是一个物理学家应该关心的事情,但是这对于我来说是一次不可多得的机会,我能够……


 


“Tony!准备好了吗?水手们已经集合了!”


我急忙合上日记本,随手塞进了抽屉里,拿起放在一旁的水下摄像机迅速地跑出了房间。


出门的时候险些和正打算进来看看情况的Rhodes撞了个满怀,他身上已经换好了潜水用的套装,此刻上下打量了我一眼,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不是让你换上潜水装吗?折腾了半天怎么什么都没动?”


“我算了一下,下水的水手和士兵一共有十来个,上回你们抓Steve的时候划坏了两套,一直没有材料修补,所以数量不够。”我解释道,冲他展示了一下手中的摄像机,“而且我不下水,就在船上观察一下人鱼的水下习性和反应。”


Rhodes狐疑地上下打量了我一眼,从枪套中掏出了一把手枪给我,顺便示范了一下怎么开保险,“人鱼比你想象的要更加凶残,上次如果不是因为受伤我们也很难捕捉到,就算不下水,也留着点东西防身。”


“好的妈妈。”我耸了耸肩,接过枪塞进自己的衣袋里。


其实这玩意在水里头也派不上什么用场,除非经过高精准的计算,否则几乎是打不准任何东西的,还不如给我把鱼叉来得实用。但说到底也是个防身的武器,拿着它Rhodes也能稍微放心一点儿。


来到甲板上的时候所有水手和士兵都已经在救生艇上集合完毕,穿戴着全套的潜水装备,我稍微愧疚了一会儿,然后跟着Rhodes一起上了船。


船只开始慢慢下放到海里,水流很急,平日里在大轮船上几乎感觉不到,而现在换乘了一般的小救生艇,那种不平稳的感觉就变得特别明显起来。


“能看见它吗?”Rhodes小声地问了一句。


我眯起眼睛仔细地观察着水下,所幸水里没有那些浓雾,隐约地看见了一个人鱼的影子在水面下不远的位置。我冲Rhodes打了个手势,比划了一下大概的位置和计算的深度。他从一个水手手中接过了一把装填过麻醉弹的水下手枪,瞄准了那个影子。


海风吹着救生艇在水面上上下浮动着,我屏住呼吸死死得盯住水下那个影子,大脑被海风吹得清醒了许多,但同时隐约地有一丝不太好的预感。


人鱼究竟为什么会被水下探测器的微弱灯光所吸引?要知道这一个月我和Bruce尝试过在水中投放任何鱼类的诱捕装置,其中就包括仿照鮟鱇鱼头顶灯光所制作出来的弱光诱捕剂。


“Rhodes,我有不好的预感。”我老实地对他说。


“得了吧,科学家,捉鱼这种事情还是交给我们这些专业的水手来吧。”站在我身旁的年轻男人拍了拍我的肩膀,咧着一口虎牙冲我笑了笑,“拿好你的摄像机,不要错过了我在水下的英姿。”


他是在上一个港口的时候招募到的西班牙水手,操着一口带着小舌音的英语,平时总是喜欢和其他人开玩笑。而此刻我的神经莫名地绷紧到了极点,连一点听他开玩笑的心情都没有。Rhodes的额头上同样渗出了不少汗珠,没有分神和我说话。


他小心翼翼地计算好了水下的角度,然后深吸了一口气,扣下了扳机。


船上的水手们做好了下水的准备,但是就在子弹射入水中的同时,那条人鱼突然间摆动了一下尾巴,以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迅速地躲过了那发麻醉弹。


“小心!”


我下意识地拉着Rhodes向后退了一步,下一秒,一道黑影就从水底猛地窜了出来,将船边上来不及反应的年轻水手拽到了海中。


温热的液体喷洒在了我的脸上,我瞪大了双眼,一时间救生艇上乱做了一团。


“快救人!”不知道谁喊了一声,所有人这时才反应过来,手忙脚乱地想要将那个被拖下水的水手打捞上来。


等一行人手忙脚乱地将那个水手拖回到了船上,Rhodes闭上眼睛别开了脑袋,我凑过去看了一眼,发现那人的脖子上被人鱼的指爪割开了一道深可见骨的口子。他的身体剧烈地抽搐着,似乎想要叫喊,但是大量的血液从他的嘴里涌了出来。


“快救人啊!”


我一把推开围在他身边的人,蹲下身去摁住他被割破的血管,带着余温的血液顷刻间浸满了双手,出血量太大了,根本没有办法止住。他的双手在不断挣扎着,Rhodes蹲下身替我摁住了它们。


“没事了没事了,不要害怕,我会帮你的。”我试图安抚他的情绪,可声音出口却颤抖得几乎无法发出一个完整的音节。


以伤口的深度气管一定也被割裂了,所以无论我再怎么努力,他的脸色还是逐渐地苍白下去,原本剧烈抽搐着的身体也变成了断断续续的颤动,到最后瞪大的双眼渐渐地失去了焦距,再也没有了任何动静。


我呆愣愣地跪坐在原处,大脑一片空白,双手依然捂住他脖子上的伤口没有动弹,直到Rhodes拍了拍我的肩膀,才神情恍惚地松开了手。在黑暗的环境下看不清手上血液的颜色,但我却感觉那种猩红的颜色几乎要刺伤眼球。


我没有任何反应地任由Rhodes把我从尸体旁边拉开,推坐在了旁边的座位上,在屁股接触到座位的一瞬间猛地站起身来,回过头去看那个那具尸体,总觉得下一秒钟他就会大笑着从船板上坐起身来,说我又吓到你们了。


可是看了好一会儿都没有任何的动静。


Rhodes给了我一个拥抱,拍了拍我的脊背,安慰道,“你尽力了。”


“可是我没有救下他。”我痛苦地呻吟了一声,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手掌还在不受控制地颤抖着,仿佛失去了直觉一样无法动弹。带着温度的液体顺着手腕渗进了衣袖中,晕开了一片片红色的血迹。


“这不是你的错……”


“可是我刚才没有阻止你开枪!我早就察觉了不对劲但是我没有阻止你们!”我一把推开他,开始来回地在船板上走动,试图拉长呼吸缓解一下情绪,但却没有任何效果,“Jesus!我刚才应该拉开他的!我本来能够救下他来的!”


“Tony!”


“闭嘴!”我回头大吼了一声,蹲下身来,用手捂住脸。带着腥味的血液沾到了脸上,我像是触电一样松开双手,挫败地一屁股坐在了船板上,“就只是别说话,让我冷静一下,拜托了,Rhodes。”


隐约中似乎听见Rhodes说了一声抱歉,我听不真切,事实上我几乎已经听不见任何的声音了。无助和自责的感觉像是从深海之中探出来的一只巨大的手掌,攫取住了我的心脏,甚至于连呼吸都变得有些困难。


尸体被其他的水手用衣服裹好,就放在离我不远处的位置。我努力地克制住自己不要去看,也不要去想,但是那一双濒死挣扎而瞪大的眼睛始终停留在眼前,挥散不去。


我察觉到了事情不对劲,我可以阻止Rhodes开枪而我没有,当时站在船沿上的人只有我们三个,而在受到攻击的时候我只是下意识地拉开了Rhodes而忽略了他……老天,那还是个二十出头的孩子啊!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情绪才开始慢慢地平复下来,我听见了引擎的声音,脚下的救生艇似乎在以极快的速度向前行驶着。我急忙抬起头,果不其然看见原本就在身后的探险船现在已经消失在了海雾中,只剩下探照灯的光点还勉强能够看见。


我倒抽了一口冷气,站起身来一把扯住负责开船的水手的领子,“你在干什么?”


他看了我一眼,用西班牙语说了些什么,我没有学过这种语言,下意识地回过头想要找翻译,突然间翻译过来船上唯一一个会英语的西班牙人就在几分钟前在我的手中断了气。


Rhodes拉住我的手,示意我松开他的衣领,“让他去吧,他们是一起上船的老乡,而且,抓捕人鱼是Ross的命令,我们不能什么都不做还牺牲一名水手就回去。”


“你疯了吗?”我松开手,回头猛地推了他一把,“你以为人鱼和童话中的一样善良无害还会拯救苍生?那家伙的战斗力你也看到了,我们追过去只能送死!而且现在海雾还没有散掉,稍微走远一点我们就可能回不去了!”


“Tony!”Rhodes后退了一步,站住脚后忍无可忍地叫了一声,“这些道理我都明白,可是我是个士兵!我必须服从命令!”


“然后就把这一船的人全部推去送死?!”


“你冷静一点!”


“要冷静的是你!James Rupert Rhodes!这不是什么战争!这船上一大半的人也都不是什么士兵!就算是,我们也没有应战的必要!因为我们根本不可能赢!”


Rhodes抿住嘴唇没有再说些什么,但是从他的表情就能够看出来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她在那里!”船上的水手惊呼了一声,我急忙转过头,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是刚才那条人鱼,她在里船只不远处的地方快速地前行着,时不时地将脑袋露出水面,一头红色的长发此时看起来就像方向标一样瞩目。


想起刚才所发生的一切,我几乎压抑不住胸腔里溢满的愤怒,随手掏出上救生艇前Rhodes给我的那把手枪,拉开保险朝着人鱼的方向迅速地开了两枪。但是人鱼异动的速度极快,轻而易举地就躲开了子弹。


一把水下手枪被递到了我的面前,我想也没想地接过了枪,计算了一下人鱼游动的速度,外加上海风的阻力,瞄准了她前方的位置,然后扣下了扳机。


子弹飞快地从枪管里射了出去,人鱼的动作猛地停顿了一下,然后继续向前游去。


“你打中她了!”身旁的人大喊了一声,我这才发现把那把枪递到我手里的人是Rhodes,“快!跟上去!麻醉弹的效用很快就会发作!”


救生艇上响起了一阵欢呼声,救生艇飞快地跟了上去。麻醉弹里面装填的药剂是Bruce亲自配制的,我检验过无数次,一发子弹的效用足以在一瞬间放到一头大象。我们现在仍然没有完全理解人鱼的生理构造,但是这种药剂也一定会对她产生不小的影响。


果不其然,人鱼游动的速度开始放慢了下来,救生艇的距离也开始慢慢地拉近。船上的水手们背上了氧气管,随时做好了下海的准备。


我死死地盯着那抹在不断放慢速度的身影,手中端着重新装填了麻醉弹的枪,准备随时再给她补上一枪。生怕她这一次又是有意要戏弄我们,等救生艇靠近的时候会像刚才那样猝不及防地袭击船员。


然而就在我准备给她补上一枪的同时,她突然间身手敏捷地在水中扑腾了一下,暗红色的鱼尾带起了一大片的水花,然后消失在了我的视野中。


“发生什么事情了?”


之前在我身旁的水手询问道,身子凑到了船沿边上想要看看下面发生了什么。我急忙上前一把将他拉了回来,同时大声地命令道,“所有人离船沿远一点!如果看见有黑影朝你扑过来就立马蹲下!”


似乎是之前的经历起到了一定的作用,所有人都乖乖地集中在了船板中心,手中拿着武器警惕着周围。我几乎是屏住了呼吸静静地等待着,虽然是大号的救生艇,但空间依然小的可怜,如果人鱼想要偷袭,几乎是没有任何的阻碍。


然后就这样警惕地等待了大概有十分钟的样子,却没有收到任何的袭击,甚至也没有看到人鱼的影子。


“怎么回事?”我放下手里的枪,小心翼翼地走到船沿边上,想看看下面的情况。


“有东西上来了!”


-tbc-


推荐关键词:马尾藻海域,海洋蓝洞,ningen

评论

热度(112)

  1. 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苏三起解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