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

阿爸,生命之光

【盾铁】寄居蟹(十)

Mistletoe: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15


下一个周末,史蒂夫风雨不改地来到斯塔克家的豪宅,替屋主打扫房屋。他笑着和托尼打过招呼就自己忙活起来,脸上一丝往日的阴霾都没有,就好像他们上周没有发生过不愉快,就好像他没有受到过伤害一样。倒是托尼——之后猫进了工作间,再也没有出来。


 


傍晚时,史蒂夫照例煮了晚餐。他在长桌前一直坐到天黑,托尼也没有出现。于是他不再等,快速吃掉了自己的那份。他把剩下的食物重新加热,又写了张小便签,端着食物来到了工作间门前。整面墙都是透明的,史蒂夫能够看见在里面工作的托尼。从这里看过去,只见得到一个背影。托尼不喜欢有外人进他的工作间,史蒂夫有幸进入过几次,托尼也没有不高兴,当时的他还为自己拥有这项特权而沾沾自喜过。至于现在,他没打算走进去。到底是真的为了工作而废寝忘食,还是只是为了避而不见?史蒂夫觉得第二个选项更为可信一点。他自嘲地笑了,抬手敲响了玻璃门。叩叩叩连续三声,换来了托尼的一个转身。托尼浅浅笑一下,神色尴尬,一只脚甚至往后挪了一寸,没有要上前的意思。史蒂夫像是早就料到会这样一样,没有感到意外。他指了指手里的晚餐,然后当着托尼的面,把食物放在了门外的一台边桌上,用双手比划着,做了个用餐的手势,随后站直,看见托尼对着他点了点头,他就安心地离开了。


 


托尼回过身继续工作,过了不到五分钟,他又忍不住转身往门外看。最后,他放弃般的丢下了手上的工具,走出了工作间。面前摆着一份仍旧热乎的晚餐,桌边贴了一张小纸条。上面只有很短的一句话:“趁热吃,我走了。”


 


托尼会心一笑,笑容维持几秒,又难过地蹙起了眉。端着食物一路走到餐厅,房子重新变得整洁,厨房已经收拾过了,提前放在门口鞋架上的现金也被拿走了。他在桌前坐下,小口小口地吃着食物。


 


窗子噼啪作响,托尼走到窗前,发现外面下起了大雨。他慌忙找到了雨伞,疾步走进车库里。车子发动,驶向海边公路。雨刷拼命摇摆,车窗玻璃被大雨冲刷着,前方视野模糊不清。车速很慢,他沿路搜寻着,随后在一个废弃的公交车站下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他迅速踩下刹车,将车靠边,摇下车窗,探出脑袋仔细瞧了瞧那个人影。男孩坐在车站的长椅上,身前是他那辆哈雷。他的金发看上去打湿了,发丝没有随风晃动。


 


托尼收回脑袋,关上车窗,随手擦了把脸上的雨水。他打算重新踩下油门,却又犹豫了。低头望了望身边的雨伞,被自己匆忙之下的举动逗笑了。下着这么大的雨,又骑着摩托车,要伞有什么用呢?那要送他回家吗?车里空间狭窄封闭,和他单独挤在这里面,空气里都是他和清新雨水混合的味道。在这样的夜晚,他离你那么近,太危险了。


 


托尼索性拉上了手刹,关掉发动机,车前灯熄灭,整个世界只有前方车站旁那盏路灯在亮着。他和那个车站隔着一段不近不远的距离,跑车刚好位于道路拐角处,在车站的侧后方,茂盛的草丛挡在车身前,形成了天然的遮蔽,从史蒂夫的角度看不到他。他就这么坐在车里,静静注视着史蒂夫的身影,不上前也不离去。他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他自己也觉得荒唐,可他只能这么做。


 


他在螺壳里住了太久,没了壳,脆弱柔软的身体会磨损,让他活不久;带着壳,身子沉重,他走不远,永远也到不了想去的地方。


 


这边的史蒂夫坐在车站下,紧紧捏着自己的手。托尼不知道的是——哈雷上的后视镜正好反射着跑车的位置,史蒂夫从那方小天地里把刚才的一切都看得一清二楚。他没有回头,保持着先前的姿势,一动不动。这一刻,他感到托尼离他很近,又离他很远,他看得到,却摸不着。他不能追上去,托尼会跑;他不能走得太远,托尼会跟不上。那就这样好了,现在这样也很好。


 


两人在雨里互相默默注视着,各怀心思,谁也没有动作。这场雨没有持续太久,在他们坐到身体发麻前,停了雨。史蒂夫先起身,跨坐上哈雷,用袖子擦了擦后视镜,指尖抚摸过边框,发动车子,离开了海边,飞快地融进夜色里,消失不见了。另一头的跑车也亮起了灯,一个掉头往回驶去。


 


 


16


托尼的烫伤好全了,当时处理得很好,没有留下疤痕。史蒂夫还是每周都来,但他已经有些时日没有和托尼说过话了。托尼总是早早地泡在工作间里,一整天也不出来。史蒂夫总是有条不紊地做好自己的工作,然后在离开之前把晚餐放在工作间外,留下一张小纸条,写着一句一样的话。


 


这一次,他去工作间送晚餐的时候发现托尼不在里面。他有些纳闷,托尼鲜少外出,跑车也还在车库里。人应该还在宅子里,但这个时间,应该早就起床了。他隐约感到不对劲,放下盘子,开始寻找托尼的所在。先是去了书房,里面空无一人,穿过长长的走廊,来到主卧室前。他试探着敲了敲门,无人回应。来回踱了下步子,还是推开了门,屋子里的窗帘都拉上了,光线昏暗,但史蒂夫还是第一眼就看见了在床上睡着的人。托尼背对着门口,蜷缩着身子,对门口的动静毫无反应。


 


“托尼?你怎么还在睡?”史蒂夫轻声说着,慢慢进了屋。他走到了床边,托尼还是没有动弹。史蒂夫的心突然一乱,也顾不上其他了,伸手就往床上摸去。隔着睡衣触碰到托尼的胳膊,只觉得体温滚烫。他坐上床,双手并用把托尼翻转过来,看见了托尼汗涔涔的一张脸,额前的碎发也被汗水沾湿,贴在额头,眼睛半阖着,双眼无神,呼吸微弱。手掌贴上托尼的头,把他的碎发拢顺,在那片皮肤上停留片刻,感受了一下那高温。史蒂夫深深叹了口气,说道:“你发烧了,托尼,吃过药了吗?”


 


托尼的眼珠子缓慢转动一下,无声地望着头上的人,显得很无辜。史蒂夫摇摇头,给托尼掖紧被子,出了房门。回来时,手上端着一杯水,怀里捧着几盒药。他坐在床头仔细阅读服药说明,抠出几粒药丸倒在手心,把人扶起来,递上水和药。托尼像是没有吱声的力气,乖乖吞了药,什么也没说。史蒂夫重新满上一杯水,让人喝光。托尼也不知道是渴了多久了,两杯水一眨眼就喝完。他让托尼在枕头上平躺好,把一个降温冰袋敷在了对方的额头上。然后他就搬了把椅子坐在旁边,安静地守着。


 


托尼慢吞吞地眨了下眼睛,欲言又止地看向史蒂夫,他的嘴巴刚一动,史蒂夫就拍拍他的手背,轻声说:“别说了,我不会走的,你睡会儿。”托尼的话被赶回肚子里,只好老实地闭上眼。


 


夜越来越深,史蒂夫一直陪着托尼。他记下了每次服药的时间,到点了就把人叫醒,让人吃药。每隔一段时间就确认一下冰袋的温度,不凉了,就给换上新的。折腾到了半夜,一不留神也跟着睡了过去。黎明来临前,他猛然一个激灵,从睡梦中醒了过来。他第一时间去查看托尼的病情,伸手一摸心里大叫不好,体温还是滚烫,现在连汗也不发了。托尼在睡梦中也紧皱着眉头,先前出的汗黏糊糊地留在身上,想来是很不舒服。


 


男孩忙进忙出,折腾了一阵后,重新坐回来。毛巾沾了温水,轻轻擦拭过托尼的脸和脖子。他掀开被子,把火热的人扒拉出来,解起睡衣扣子。胸膛全都袒露出来后,托尼醒了。他有气无力地看着史蒂夫,眼里没有波澜,但史蒂夫还是吓得一缩手,慌忙解释:“别误会,我只是想帮你擦身体,你得尽快把体温降下来,天亮之前还不退烧的话,我就带你去医院了。”


 


托尼听见医院就脸一苦,对着人抬起胳膊。史蒂夫领会过来,赶紧上手给人把睡衣脱了下来。史蒂夫把医用酒精用温水稀释了,在自己手腕上测试了一下水温,才用纱布沾湿了往托尼的身上擦去。他拉起托尼的手臂,自上而下擦着,着重擦拭着血管丰富的部位。高温的腋下和手心也被酒精拭过。他把托尼抱起来,让人轻靠在他怀里,把颈部和后背也都擦了一遍,前胸和腹部只用热毛巾擦掉了汗渍。


 


“你介意我帮你擦下身吗?”史蒂夫这一问,颇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味。托尼心弦一动,有点想笑,又苦于没有力气,只是微微颔首,算同意了。脱去睡裤,纱布沿着大腿外侧向下擦至脚背,又把托尼的腿抬起来,腿内侧和膝窝一并擦了。他的脚底板发烫,史蒂夫托着他的脚,替他来回擦拭脚心。托尼觉得自己仿佛一夜之间成了个生活不能自理的婴儿,四仰八叉地躺着,浑身软绵绵的,享受着别人的擦洗服务。老实说,他不讨厌这感觉。身上汗津津的黏腻感消失了,酒精也带走了一些热度,比先前感觉好受多了。史蒂夫找来干净的睡衣,替他换上,把人塞回被子里。算了算时间,再给他喂了一次药,敷上冰袋。托尼和史蒂夫大眼瞪小眼了一阵,药效发作,昏昏沉沉又睡了过去。


 


喉咙里像火燎,口渴难忍,托尼苏醒过来。他的身体重新变得轻松,头疼发热的感觉消失了,但骨头还有些酸软,气力没有完全恢复。撑着身子坐在床头,脑门上的冰袋掉了下来,伸手一摸,还是冰的,说明男孩刚走不久。他伸手去够床头柜上的水杯,正巧门被推开,史蒂夫端着碗东西走进来。托尼闻到了香甜的味道,停下动作,问道:“这是什么?”一夜没说话,嗓音嘶哑干涩,连他自己都是一惊。


 


史蒂夫把水递到托尼手里,又把那碗食物放在托尼面前,“燕麦粥,想来点儿吗?你一天没吃东西了。”


 


托尼小幅度地点点下巴,看上去乖极了,双手捧过碗,吸溜了起来。史蒂夫摸了摸他的额头,已经不烫手了,想来是退烧了。他问:“还有哪儿不舒服吗?”


 


托尼说:“没有,都好了。”


 


“那就好,以后要及时吃药。”


 


托尼默默望了望史蒂夫的黑眼圈,问:“你昨晚睡了没?”


 


“你睡的时候我也跟着睡了会儿。”


 


“今天周一,你不用上课?”


 


“我请假了。”话刚说完,史蒂夫看见托尼整个人往后瑟缩了一下,动作很小,几乎难以察觉。他似乎总是这样,每当史蒂夫表现出为他做了点什么事之后,他就好像感受到了负担,想要逃跑。男孩的观察力敏锐,自然是早就发现了。他有些尴尬地沉默起来。门口传来一声猫叫,黑猫徐徐踱步走来。史蒂夫把猫抱起来,放在托尼的腿上,说:“既然你好了,那我就不陪你了,让它陪你玩会儿。”


 


“你这就走了?”托尼脱口而出,现在只想咬断自己的舌头。


 


史蒂夫笑了笑,“怎么,舍不得我啊?”托尼有点别扭地撇开脑袋,却没否认。史蒂夫看在眼里,笑容即刻放大,但他见好就收,起身往门口走去,说道:“那我走了。”


 


“等一下,”托尼的声音在背后响起,史蒂夫停下步伐转过身,听他继续说:“帮我个忙可以吗?”


 


“尽管说。”


 


“过几天就是佩珀的婚礼了,我不想一个人去。”托尼看着自己的手指。


 


“罗迪呢?”


 


“罗迪有自己的老婆孩子。”


 


“你想让我和你一起去?”


 


“嗯,周六,你也不上课。”


 


我想你带个女伴去会更好?你是想我陪你去,还是只是想随便找个人一起而已?这些问题在男孩的脑子里快速闪过,他望着托尼的眼睛,什么也没问,只是笑着说:“好。”




TBC

评论

热度(221)

  1. 粉条子Mistleto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