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

阿爸,生命之光

【盾铁】寄居蟹(十一)

Mistletoe: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17


婚礼现场宾客云集。


 


史蒂夫大清早就跑来了托尼家,把人从床上拉起来。托他的福,托尼没有迟到,少挨了波兹女士的一顿骂。他们在婚礼开始前到达了,那时佩珀刚换上婚纱。她转过身来的那一刻,托尼的瞳孔放大,呼吸一窒。


 


她很美,比他想象过的还要美。他的神情变得很温柔,盯着佩珀看了很久才上前吻在她的脸颊,对她说:“你真美,亲爱的。”


 


佩珀笑着抱住托尼,说了声谢谢。她注意到托尼身后的男孩,走上前礼貌地与人问好:“上次让你见笑了,也没来得及自我介绍,我是佩珀·波兹。”


 


“新婚快乐,托尼经常说起你,叫我史蒂夫就好。”他伸出手与佩珀握了握。


 


罗迪一家人随后赶到。他的女儿小汉娜一进屋就扑在托尼的裤腿上,小手握成拳头攥着西装裤,扯得布料皱巴巴的。托尼把她抱起来,逗她笑。人们互相问候寒暄,托尼还给小女孩介绍了史蒂夫,于是几分钟后,汉娜从托尼的怀里爬到了这个金发大哥哥的怀里,把托尼的胡子都气歪了。


 


化妆师给佩珀别上头纱,她看向这边说:“托尼,介意来帮我吗?”托尼走过去,化妆师识趣地走开了。罗迪靠近史蒂夫,对他说:“我们先出去逛逛?”史蒂夫聪慧地领悟了他的意思,看了一眼对面的两个人,抱着小孩儿和罗迪离开了。房门关闭,房间里只剩下佩珀和托尼。托尼的手很巧,他把头纱在那头金发上细心卡好,又将长长的白纱在佩珀背后披散开,每个小褶皱都整理好了。


 


佩珀微笑着,背对着托尼说:“我很高兴你能来。”


 


托尼说:“这么重要的日子我当然会来。”


 


“我很抱歉,为上次我们见面时对你说的那些话,你知道的,我脾气不太好,但我——”


 


“我知道,我没放心上,早忘了。”


 


“我有说过你其实很温柔吗?”佩珀低下头。


 


“没有,”托尼做个鬼脸,“你好像说我麻烦、幼稚比较多。”


 


“那我应该早点跟你说。”


 


“后悔了?那可来不及了。”


 


佩珀噗嗤一笑,“怎么可能?”


 


“哈皮是不是比我省事儿多了?”


 


“他很好,是个普通的好男人。”


 


“适合组建家庭的那种?”


 


“对的。”


 


托尼点点头,手指划过头纱上的蕾丝花边,“那就好。”


 


“托尼。”佩珀的声音低了一些。


 


“嗯?”


 


“对不起。”


 


“干嘛跟我说对不起?”托尼皱起眉。


 


“我知道你原本是打算过跟我求婚的。”


 


托尼的心脏紧缩一下,笑笑说:“是啊,不过那都是陈年旧事啦,而且我们分开这码事,说到底还是我的错。”


 


“不,托尼,你没有错。”佩珀紧紧抓着裙摆,“你很出色,我从未遇见过第二个像你这样的人,你身上总有种吸引人的特质,是所有姑娘们都会争相追逐的。”


 


托尼失笑,“这是你夸我夸得最厉害的一次了。”


 


“是吗?和你分开后,我才意识到我其实是个否定型女友,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总是不断地否定你,朝你大呼小叫。我想要把你身上那些凸显的棱角磨平,想要让你变得和普通人一样,踏实、安稳、平庸,但我却忘了你从来都不是一个普通人,你是托尼·斯塔克,我忘了最重要的这点。我没有意识到那样会对你造成伤害,我不该意图改变你,那太自私了——”


 


“求你别这么说,”托尼打断她,表情痛苦地闭上眼,隔了会儿,他摸了摸佩珀的头,轻声说:“亲爱的,你一直都是我的天使。”


 


佩珀的下颌开始发抖,鼻尖也红了,“所以我们只是不合适对吗?”


 


“是的,我很高兴你现在遇到了合适的人。”


 


“那你呢?我了解你,我知道你看着喜欢的人的时候是什么样子。他也喜欢你吗?”


 


托尼的脸上闪过一丝甜蜜和痛苦混杂的情绪,“我猜是的。”


 


“那很好。”佩珀用力地点点头,声音带着哭腔,“托尼,我爱过你,并且会一直爱你,只是换了一个身份而已。你知道的对吧?”


 


“当然。”他的声音很轻。


 


佩珀抬手抹了抹脸,转过身来,她的眼眶发红,笑中带泪,美丽而动人,她对着托尼说:“好了,时间快到了,帮我把头纱放下来吧。”


 


托尼双手捏住头纱边沿,缓慢地把白纱放下,佩珀的脸变得朦胧,那双带着泪光的蓝眼睛像是薄雾中的宝石。他捧住佩珀的脸,隔着白纱亲吻她的额头,说道:“新婚快乐。”


 


 


绿意盎然的花园里,蔷薇在怒放,四处都是欢声笑语。秋千摇摇摆摆,小汉娜坐在上面抓着绳子,晃着腿,葡萄眼一直盯着身边帮她摇着秋千的大男孩。她问:“你为什么一直看着那个房子啊?”


 


史蒂夫回过神来,笑了笑说:“我不是在看房子。”


 


“可是那里什么都没有啊,我知道托尼和佩珀阿姨在里面,我们去找他们玩好吗?”


 


“他们在里面聊天,我们不能去打扰他们。”


 


汉娜噘了噘嘴,“为什么啊?是不是他们有小秘密,不想让别人知道啊?”


 


史蒂夫觉得她可爱,捏了捏她的嫩脸蛋,“是啊,所以我们不可以去偷听。”


 


小女孩天真地问:“为什么大人总是有很多小秘密?”


 


史蒂夫想了想,回答:“因为大人有很多烦恼,为了不把烦恼传染给别人,所以就要关起屋子来说。”


 


“那烦恼又是什么?”


 


“嗯……烦恼就是你今天还想再多吃一个冰淇淋,但你爸爸不让。”


 


“那托尼吃不到冰淇淋吗?”


 


史蒂夫说:“不,托尼是——他面前有一个冰淇淋,但他不知道该不该吃。”


 


“冰淇淋放着不吃会化掉的啊,那托尼好可怜,我以后不揪他的胡子了。”汉娜听风就是雨,难过地低下了头。


 


史蒂夫笑坏了,抱着她拍拍背,“我只是举个例子,放心,托尼有很多冰淇淋,他什么时候想吃都可以。”


 


“真的吗?”汉娜扑扇着睫毛。


 


“真的。”


 


“嘻嘻嘻,那最好了,我最喜欢托尼啦,希望他有吃不完的冰淇淋。”小女孩喜笑颜开。


 


“你最喜欢托尼,不喜欢我了吗?”身后突然出现一个声音。


 


“爹地!”小女孩跳下秋千跑过去。罗迪蹲下身,递给她一个小蛋糕。汉娜只顾着吃蛋糕,懒得搭理两个大人了。罗迪站起来,对史蒂夫说:“她挺喜欢你,平时很认生的,看来你哄人很有一手。”


 


史蒂夫说:“可能她觉得托尼的朋友都不会是坏人吧。”


 


罗迪不置可否地笑起来,“所以说还是托尼的功劳?”对面的人挑挑眉毛,表示认同。罗迪又说:“我想你有必要知道一件事。可能你不了解托尼,他不会随便带人来这种场合,尤其是佩珀的婚礼。”


 


史蒂夫正色,眨眨眼睛问道:“你想说什么?”


 


罗迪的神情也变得严肃起来,“你明白我的意思,我知道你们最近走的很近,但我认为这不是什么好现象。”


 


“我想这和你没有关系。”


 


罗迪说:“托尼是我的朋友,他毛都还没长齐那会儿,我们就认识了。我知道什么东西对他来说是最好、最合适的。”


 


史蒂夫的眼睛眯起来,面容虽青涩,却丝毫没有透露出软弱的意思,“托尼不是三岁小孩儿,不需要监护人,他能自己做选择,你和我都没有资格左右他。”


 


“你今年多大?”


 


史蒂夫如实回答:“二十。”


 


“那你知道托尼今年多少岁吗?四十七。”


 


“那又怎么样?”


 


“这意味着你们不会有结果。”


 


史蒂夫的脸上逐渐显出怒气,“你凭什么这么说?我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那么多年纪相仿的人在一起了,最后不也还是分开了。”


 


“好,那托尼接受你了吗?”史蒂夫沉默了。这在罗迪的意料之中,他继续说:“你看,就连他自己也没有把握,他比你更清楚地看到了你们之间的差距。年龄不只是一个数字,孩子,它代表了很多东西,阅历、理智、经验、成熟。一时的意乱情迷会让你忽视这些差距,但冲动和火花都不会长久,提前认识到这点,总比过后意识到了再来后悔好。”


 


史蒂夫冷冷地说:“我已经成年了,不需要别人来教我怎么做人,我不会后悔,永远都不会。”


 


罗迪嗤笑一下,“话不要说的太满,你不会后悔,那托尼呢?我不想看到他继续在别人的人生里兜兜转转,浪费他的时间,听着,我不知道你究竟想要从他身上得到什么——”


 


史蒂夫不客气地插嘴:“我没有想过要从他身上得到任何东西。”


 


“即便你没想过,那我问你,你又能给他什么呢?”


 


“我——”史蒂夫一张嘴立即卡壳。这是史蒂夫第一次想这个问题:我能给他什么呢?我本来就是个一无所有的人。


 


罗迪见他这样,口气便放软了,“听我的,孩子,现实一点。”


 


史蒂夫深陷在那个问题里,目光黯淡。不远处响起一个声音:“你们在说什么?”托尼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花园里,好奇地在罗迪和史蒂夫之间来回打量,“怎么脸色都这么难看?吵架啦?”


 


罗迪立马堆起笑脸,说:“没有,随便聊聊而已。”


 


托尼狐疑地看着他们,“是吗?”


 


史蒂夫整理好表情,转身朝着托尼说:“婚礼快开始了吗?”


 


托尼走过来,与他并肩,“嗯,很快开始。”


 


 


悠扬的音乐在演奏,牧师念着誓词。佩珀穿着洁白的婚纱,她的对面站着个敦实憨厚的男人,脸上挂着乐呵呵的笑。史蒂夫和托尼站在台下,混在亲朋好友当中,一起看新人拥抱、亲吻、交换戒指。


 


托尼今天穿着价值不菲的西装三件套,身形流畅,卷发服帖,胡子精致。他看着佩珀和哈皮,史蒂夫看着他。托尼原本就生的好看,稍稍打扮一下就变得耀眼极了。光是静静看了几秒,心跳就一波波加速,一面觉得再看下去就要在这眩晕感里失去自我了,一面又是无论如何都舍不得移开视线。所有人开始鼓掌,史蒂夫反应过来,也跟着拍起手。托尼察觉到了身边人的视线,转过头来,问:“怎么了?”


 


“没什么。”史蒂夫正过脸,看见新人在拥吻。


 


托尼笑着说:“你知道吗?有很长一段时间,我都以为能在这时候站在她对面的人是我。”


 


史蒂夫闻言望着托尼,“那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托尼耸耸肩,“说不遗憾是不可能的,不过也仅此而已了,我为她高兴,你看她现在多幸福。”说着他指了指满面笑容的佩珀。


 


史蒂夫没有说话,将手轻轻放在托尼的肩膀上,然后幻想着能够倾身紧紧抱住他,吻他的鬓发。




TBC

评论

热度(196)

  1. 粉条子Mistleto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