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

阿爸,生命之光

【盾铁ABO】最真切的美好 一发完

是小号也是潘潘:

不知道怎么的,就想来这么一发
感觉OOC的厉害
ABO啥的你们懂得
随意看看吧











“众所周知美国队长和钢铁侠在德国的机场大打出手,现在内战已经结束了,我想问问你现在对钢铁侠或者说托尼   史塔克的看法?”


这个问题有点过于尖锐也过于隐私,被头盔所遮挡的眉头紧紧的蹙在一起,史蒂夫依旧无法适应这个,台下一直没有停下过得闪光灯刺的他睁不开眼也晃的他头疼。


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目的是为了重新赢得民众的支持和信任,还有弥补他们的过失……复仇者内战的过失。


记者会的一开始就是罗斯将军的大段发言,那些官方却也无趣的阐述并没有引起台下记者的什么兴趣,现在才是人们关注的重头戏……复仇者成员的单独发言以及记者提问环节。一开始的提问还算温婉含蓄,大兵做足了准备也算应对得宜,可无论官方怎么控制,这个逃不掉的提问还是来了。


史蒂夫挺了挺他笔直的背又紧了紧攥着腰带的手,他不会在逃避任何一个问题,这是他自西伯利亚之后的誓言。转身看了看那个空置的座位,名牌卡上清清楚楚的写着钢铁侠——托尼   史塔克,大兵很清楚托尼不会来,不会。


“作为美国队长,我一直都觉得钢铁侠是个非常棒的战友也是非常出色的伙伴或者说搭档,他是可以让我托付背后虚位的存在,我无条件的信任他。”顿了顿话语,史蒂夫又一次转身看了看背后那个空虚的位置,那双湛蓝的眼在那一瞬间染上了坚定的光。“虽然在索科维亚协议上我两都有各自不同的看法,但那些不过就是内部意见无法统一的问题,整个复仇者之间并没有什么大问题。”一手贴附在心头的位置,大兵站立笔直而坚毅。“无论发生什么,钢铁侠依旧是钢铁侠,我信任他无条件的。”


“咔……”
解开头盔卡扣的清脆声响竟然可以在这个偌大的会场里听的那么清晰。
“咚……”
合金质地的头盔接触木质桌面发出了闷闷的声响,随之而来的是台下此起彼伏的吸气声。


“作为史蒂夫   罗杰斯,我觉得托尼   史塔克棒透了,他善于制造各种奇迹使不可能成为可能,能,毕竟史塔克代表着未来。”史蒂夫顺了顺那头被头盔压的有点乱翘的金发,做了到了不是嘛?不再隐藏于面具之后,直面所有。“托尼   史塔克可以创造更好的未来同时也是我的未来,从第一次初遇,我两吵的不可相交的那一刻开始我就深刻的意识到了。沉睡七十年绝不是噩梦而是上帝对我最大偏爱,为了让我遇见他,让我能有机会遇到托尼。”攥着腰带的手终于放松,只要提到托尼总可以让自己充满面对的勇气。


“我——史蒂夫  罗杰斯爱他,爱他托尼   史塔克。”说到这里大兵不自觉的扯出了一抹微笑,发自于内心充斥着各种柔软于甜蜜,傻傻的呆呆的却也无比幸福的微笑。“托尼……托尼他是我,这一生最真切的美好。”台下的闪光灯已经到了狂轰滥炸的程度,史蒂夫保持着微笑一双好看的眼睛也弯弯的,耐不住又一次看了看背后的空位。哪怕就只是一串冷冰冰的字母,也总能很高的安抚他。


“那请问托尼   史塔克先生他现在人在哪里?这次的复仇者发布会为什么没有来参加。”


“内战之后托尼  史塔克就很少出现在公众年前了,前复仇者的出让事宜也是SI的波次女士出面的,甚至有传言史塔克自西伯利亚归来以后心脏就出了大问题。”


诸如此类的问题不绝于耳,可史蒂夫仿佛一句都没有听进耳内,拿着他的头盔缓缓的走到那个空位前,在那张印有钢铁侠名讳的台卡附上一个极致轻柔的吻。大兵看了看他的头盔又转身看了看所有人,如释重负一般,放下   转身    离去。那个空空荡荡的座位从一开始就注定是空悬的,所有成员都知道那人不会出现,绝对的也是永远的,可他们还是给那人留了位置,毕竟没有了钢铁侠这个联盟绝对不算完整。


难得的大兵任性了一回,他丢下了一众记者也没有理会国务卿的要求,换上日常服饰的他连制服都没有带走,那不是钢铁侠出品的作战服而是寇森零时赶制的仿冒品。史蒂夫太想太想离开这里,每一次讨论内战对他来说就好比一道好不容易痊愈的伤口又一次被活生生的撕开,一次又一次的反复着也疼痛着,如果没有那个错误该多好,可如果永远只可能是如果。


史蒂夫忽然很想去以前的复仇者大厦看看,刚搬进大厦的时候他和托尼总是吵架,可那时候小胡子男人的笑容尤其的多。随着时间的推移托尼开始越来越少参加群体活动,他总有忙不完的事情,背负的越多笑容也也开始越来越少。“星期五,麻烦自动驾驶,去前复仇者大厦?”


“好的,先生……”


END


彩弹


“星期五说你去曼哈顿了,我的甜甜圈呢?”


“嘿嘿嘿……当心肚子。”史蒂夫用手臂小心翼翼的撑着托尼的肩膀保持距离,他不想挤到已经七个月已然不容小觑的肚子。“为什么不穿拖鞋还用跑的。”摸了摸,掌心可以感受到皮下的颤动。“他踢你了?”


“我要甜甜圈,给我就告诉你。”托尼知道这很幼稚可就是忍不住,从怀孕开始他就这样,想到什么就一定要吃到,不然就浑身难受。


“只能一个?”医生的叮嘱犹在耳边,大兵可不希望托尼接下来的孕期得靠胰岛素过日子。


“两个吧!”


“一个,不能再多了。”


“艹你的,一个半?”


“注意措辞托尼,还有只能一个,最多……做多我的那个给你咬一口。”


“成交”


“……”


END

评论

热度(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