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

阿爸,生命之光

【盾铁】寄居蟹(十二)

Mistletoe: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18


深夜,花朵垂下脑袋,蟋蟀在鸣叫。机车的马达声由远至近,惊得草丛里的小昆虫四处跳窜。托尼从工作间里走出来,腰背酸痛,长长伸了个懒腰。拿着空杯去续咖啡时,听见大门的密码锁发出按键的声音。知道这密码的人,除了他,就只有那个人了。


 


托尼歪着头,面朝大门站立,等着门打开。咯噔一声,一个戴着鸭舌帽的男人出现在视野里,身上穿着颜色鲜艳的制服,上面印着一个餐馆的logo。他的脸隐藏在帽檐投下的阴影里,让人看不清。他从身后掏出个方方正正的纸盒子,抬起头,笑容明亮,蓝眼睛像是银河里细碎的星星,他说:“先生,你点的外卖到了。”


 


托尼挑了挑一边眉毛,站在原地说:“我没点外卖。”


 


“是吗?那我可能送错地址了,可惜了这热腾腾的披萨。”门口的人把“披萨”两个音拖长了。


 


托尼往前走了几步,“什么口味的?”


 


男孩把披萨盒打开,香味浓郁,“意大利辣香肠披萨。”


 


托尼舔舔嘴唇,“那你进来吧。”男孩走进屋,把披萨放在餐桌上,摘下头上的帽子,露出一头金色的短发,他说:“我就知道你这时候还没睡。”


 


托尼打量着他的装扮,问道:“开始送外卖了?”


 


“是啊,晚上的时间做做兼职。”他洗干净手,在桌前坐下。


 


“这么晚了,还买披萨给我吃,应该早点回家。”托尼嘴上说着,手却伸向了披萨,拈起一块就要往嘴里送。


 


“不是买的,老板送的。”


 


“老板干嘛送你啊?卖不完吗?”


 


史蒂夫浅笑着说:“员工生日福利。”


 


托尼嘴巴张开了,披萨停在嘴边。他眨巴了两下大眼睛,傻傻地看着史蒂夫。后者被逗笑了,肯定地点点头。托尼赶紧放下披萨,搓了搓油乎乎的手指,磕巴起来:“呃……我不知道,我什么都没准备。”


 


“觉得内疚?”托尼无辜地看过来。史蒂夫又靠近了些,问他:“想送我生日礼物?”托尼再点点头。史蒂夫弯起了眼睛,手托腮望着他,“那你亲我一下。”


 


托尼呆住了一秒,身子往后挪,“别胡说八道。”


 


史蒂夫再贴近些,把脸伸过去,“没关系,亲脸也可以,当生日礼物了。”他说这话的时候,满心只觉得傻愣愣的托尼很可爱,想要逗逗对方,没指望托尼会答应自己的要求。所以当他感到脸颊一热的时候,双眼瞪大,心跳慢了半拍。史蒂夫迅速转过脸来,托尼已经撤离了嘴唇,这是蜻蜓点水的一个轻吻。史蒂夫就这么呆呆地看着托尼,半天也没说出一句话。


 


托尼反倒得意起来,翘起一边嘴角,“生日快乐,从今天开始你可以合法喝酒了。”


 


史蒂夫闻言鼻子一皱,“我不喝,酒不是好东西。”


 


托尼轻敲了一下史蒂夫的脑门,“酒只是酒,没有好坏之分,只要喝的人懂得克制就好。”他站起身,“来一杯?”


 


史蒂夫看他兴致盎然,也就点点头同意了。托尼一路去了酒窖,回来时手里拿着一瓶红酒,还有一把蜡烛。史蒂夫洗了酒杯,用干布擦去水分,一抬眼就看见托尼把几根蜡烛插在披萨上,一边摸出了打火机。托尼点完火,看了眼站着傻笑的史蒂夫,说道:“别乐了,去关灯。”


 


随着啪嗒一声,整个屋子陷入黑暗,只有烛光在摇曳。史蒂夫朝着光亮走去,托尼在烛光里对他笑,拔出了红酒木塞。暗红的酒液在杯子里流淌,像鲜活沸腾的血液。“不来吹蜡烛吗?”托尼问。史蒂夫瞧着那几根吃西餐时用的尖竹蜡,忍俊不禁。托尼像是看出了史蒂夫在笑什么,咕哝道:“别嫌弃了,家里只有这种蜡烛了。”


 


“不,这挺好的。”史蒂夫坐下来,看看烛火,又看看托尼,闭眼片刻,一口气吹掉了蜡烛。


 


“这么快就吹了,许愿了吗?”


 


“许了。”史蒂夫深深地望了托尼一眼,“不过不说出来了,放心里就好。”


 


托尼被那眼神看得心里一抖,手忙脚乱地端起酒杯灌了两口酒,酒杯放下后,发现史蒂夫还在看他,他轻咳了一下,晃晃酒杯说:“试试?我可是拿出了我的私人珍藏。”


 


“那要浪费了,我不会品酒。”史蒂夫抿了一小口,初初觉得苦涩,转而尝到了一丝酸味,吞咽后,舌根处残留着淡淡的甜香味,回甘的滋味一闪而过,让人还想再多来几口。


 


“喝得惯吗?”托尼细细观察着史蒂夫的表情变化。


 


史蒂夫又喝了一口,说:“比我想象的好喝。”


 


托尼笑了,“算你识货,这酒全世界一共只有两支,其中一支就在这里了。”


 


“另一支呢?”


 


“在我的酒窖里。”


 


“原来都在你这里啊。”


 


托尼理所当然地说:“当然,好酒不嫌多。”


 


托尼是个收藏家,房子里有很多酒,还有很多名画,七七八八的艺术品也不少。听说他早些年还喜欢收集各种各样的古董车和跑车,有钱人多少都有些这样的兴趣爱好。托尼开始滔滔不绝地给史蒂夫介绍酒,酒的种类、酒的年份、酒的酿造、酒的调配。他的嘴唇沾了酒液,水亮而红润,一张一合地动着,喝酒之前会先探出嫩滑的舌尖,笑的时候露出洁白整齐的牙齿,每一个小小的动作都让史蒂夫心动不已。他感到体温攀升,浑身轻飘飘的,不知道这是酒精的功效,还是托尼给他施的魔法。没多会儿,他身子发软,慵懒地趴在桌子边沿,眼睛发亮地盯着托尼瞧,微笑着听对方说话,频频点头。托尼一边啃着披萨,一边把瓶底最后一口酒倒入史蒂夫的空杯里,他注意到了史蒂夫酡红的脸颊和发直的眼神,问道:“差点忘了问你,你不会是第一次喝这么多酒吧?”


 


史蒂夫吭哧笑着,回答:“还用问吗?”


 


托尼意识到了自己的后知后觉,“那这杯酒你别喝了,留给我了。”


 


史蒂夫把自己的酒杯推到托尼的面前,脑子晕乎乎的,行事大胆起来,手捏着杯脚把那杯子旋转一圈,指指杯沿,“这里有我的唇印。”


 


托尼伸在半路中的手不知道是该往前还是该收回,他的眼里暗流波动,踌躇了几秒,端起那杯酒,仰头喝掉了。杯子放下,他注视着男孩,轻声说:“你喝醉了,史蒂夫。”


 


男孩点点头,又摇摇头,“我觉得头有点儿晕,看你也看不清了,但我知道你在说什么。”


 


托尼宠溺地笑起来,对着男孩张开双臂,“好了,是我的错,不该让你喝酒。来吧,我们去房间休息会儿。”


 


史蒂夫乖乖扑上来抱住了托尼的脖子,像个无尾熊一样黏在他身上,“是的,让我躺会儿。”


 


托尼和他半搂半抱着,一路磕磕绊绊来到卧室。史蒂夫比他高了一个头,重量全压在他身上,驮起来还是比较吃力的,等把史蒂夫放在床上后,已经是满头大汗。托尼擦着汗的空当里,史蒂夫自己脱掉了鞋子和外套,还抚平床单,把枕头拍了拍,才在上面躺好。托尼为这套童子军一样的动作发笑。


 


“你在笑什么?”史蒂夫眼神天真地看着托尼。


 


“笑今天的月亮挺好看。”


 


史蒂夫噘起嘴,“别唬我,都说了我没醉,意识清醒着呢。”


 


“刚才是谁一直东倒西歪,直线都走不了的?”


 


“你在说谁?”过了一秒他又反应过来,“哦,你是说我吗?我觉得我走的是直线啊。”


 


托尼叉腰,脸上都是无奈,“所以说你醉了。”


 


蓝眼睛转了转,老老实实地说:“好吧,我第一次这样,没有经验。”这说法有点儿可爱,托尼噗嗤一下就笑了。他在床边坐下,伸手掐了一把史蒂夫泛红的脸,他说:“有这一次就够了。”


 


史蒂夫捉住了托尼的手,他说;“别这样对我,这是对小孩儿做的动作。”


 


托尼笑嘻嘻的,“你不就是吗?”


 


史蒂夫的眼里精光闪过,一手箍住托尼的后腰,一个用力把人扳倒了,顺势欺身压上,他笼罩在托尼的头上方,目光灼热地洒在托尼的脸上,说道:“那你需要我向你证明一下我已经不是了吗?”


 


身下是柔软的床垫,身后就是床头,托尼退无可退。他只能抬手抵在史蒂夫的胸前,手掌刚刚贴上去,有力而强劲的心跳就撞击在他的掌心,沿着手臂攀爬直至心口,让他的心脏也随之共震。“放开我。”他低声说,语气却不严厉。


 


史蒂夫伸出一根手指,轻轻点了点托尼的额头,指尖抚摸过眉毛,滑过眼角,捧住了托尼的脸。他的头每往下低一分,托尼推在他胸膛的手劲就加大一分。他开始好奇,如果他使出全力的话,托尼是否真的可以继续推开他、拒绝他呢?有那么一瞬间,他的征服欲借着酒劲疯长,占满了整个脑子。可也就只有那么一瞬间而已,可惜他还不够醉。不该把最后那杯酒让给托尼的。“我知道你也是喜欢我的。”他的手在托尼的脸上细细摩挲,眼睛变得很深,眼底如同浩瀚的宇宙,跌进去了就会被无边无际的星群包围,只能在那条星河里漂浮。男孩还在靠近,托尼在这对视中慢慢卸了手上的力道,想要从史蒂夫的视线中逃离,却没法闭上眼睛。他们的鼻尖轻轻靠在了一起,史蒂夫吸着托尼呼出的热气,感受着胸前的衣襟被对方的手死死抓着。他知道托尼在挣扎,在理智与爱欲中徘徊,心和思想在剥离。史蒂夫无声地笑了一下,合上双眼,将羽毛一样的吻落在了托尼的鼻尖。两人的脸紧贴着擦过,男孩低下头把脸深深埋在托尼的脖颈处,双手环抱住身下的人,安安稳稳地,不再乱动了。


 


今夜,史蒂夫又长大了一岁。他猛然意识到,烦恼不是一个冰淇淋就可以简单比喻的。它在你的身体里百转千回,令你的心、念、灵魂反反复复地博弈纠缠。那喜欢又是什么呢?是你想征服他,又舍不得让他为了任何人而变得顺服,只能任由他在你的心底来去自如。


 


TBC

评论

热度(2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