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

阿爸,生命之光

【盾铁】寄居蟹(十三)

Mistletoe: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19


长这么大,这是史蒂夫第一次翘课。他在课间休息时接到了托尼的电话,隔着听筒传来对方焦急的声音,“猫不见了,我到处都找不到她。”话音刚落,史蒂夫拿起书包就跑出了教室。


 


赶到海边豪宅的时候,托尼还在后花园的草丛里搜寻猫的踪迹。史蒂夫放下背包,走上前问:“什么时候发现她不见的?”


 


“昨晚她就没回家,我以为她只是一时玩野了,就没在意。”


 


“外面找过了吗?”


 


“我开车出去转了一圈,没有看见她。”


 


史蒂夫抓住托尼的胳膊把人从草丛里拉起来,“别找了,她不在这里,不然早出来了,我们再出去看看。”


 


两人走上海边公路,一左一右分开沿着路边寻找猫咪。他们走进齐腰的杂草丛里,遇上了大树也停下来仰头看几眼,以防猫咪在树上打盹。时间已至黄昏,光线越来越昏暗,海风呼啸,黑云密布着逐渐在头上聚拢。眼见一场雷雨就要落下,两人都心急起来。


 


“猫——猫——”托尼把手圈在嘴边,大声呼喊着。


 


“要是当初给她起个名字多好,现在猫啊猫的这样叫,一点辨识度也没有。”史蒂夫拨开一棵带刺的植物,往前钻去。


 


“现在说这个有意思吗?那不如你来取个名字算了?”托尼皱着眉毛斜人一眼。


 


“又不是我的猫。”


 


“不好意思,是谁把它带回来的?”


 


“你才是她的主人。”


 


“所以我想叫她什么都可以——”


 


“嘘——安静。”史蒂夫举手示意托尼噤声,两个人在海风声里竖起耳朵仔细听着,没多久远处传来一声微弱的猫叫。他们互相对视一眼,迅速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拔腿跑去,来到了一处悬崖石壁前。猫咪似乎是嗅到了熟悉的主人气味,叫声更大了,声音尖细,听起来像是在求救。站在空旷的地面上四处看了看才发现那叫声是从下面传来的。史蒂夫狐疑地往崖边走了两步,勾着脑袋往下看,视线逡巡一圈后,在陡立的山岩上发现了一小团黑色的物体。史蒂夫立马呼喊道:“她在这儿!”


 


托尼闻声前来,看到了他的猫咪。距离悬崖顶三米左右的峭壁下恰好有一块平滑的石面,大约一人宽的小平地。那只黑猫正伏在上面,仰着脑袋对着头顶上的两人叫唤着,四肢蜷缩,看起来吓坏了。史蒂夫二话不说,直接脱掉了外套塞到托尼怀里。托尼见他在悬崖边缘蹲下,脑子里开始警铃大作,“你要干嘛?”


 


“我下去把她弄上来。”史蒂夫绑紧鞋带,确认了一下位置。


 


托尼不同意,“不行,这太危险了,等我叫人过来。”


 


“很快就要下雨了,要尽快把她带上来。没事的,我学过几周攀岩,而且这里也不是很陡。”史蒂夫给了托尼一个安心的眼神,然后转过身背对着悬崖海底,手抓住边缘处一块石头就往下一跳。


 


“史蒂夫!”托尼一下子吓坏了,一步跨到最前面往下看去,史蒂夫悬挂在峭壁上,看上去还算轻松。史蒂夫往下看了看,估摸着落地的位置,松手往下一落,正好着陆在猫咪所在的那块平地上。托尼立刻松了一口气,感觉背上已经出了一道冷汗。


 


史蒂夫先是抬头冲着托尼比了个手势,示意一切顺利,随后小心地蹲下身,揉了揉自己的左脚脚踝,石面有些滑,刚刚落地的时候重心不稳,崴了一下。他摸了摸猫咪,黑猫软绵绵地“喵”一声,窜到了他的身上。他把猫放到肩上,猫咪伸出爪子紧抓住肩膀。史蒂夫嘶了一声,一边低声说:“你一会儿就这么抓着我,别放开哦,我没法抱着你,不然我们两个都上不去啦。”


 


托尼在上头眼见史蒂夫半天还不上来,内心焦急,往下喊着:“史蒂夫,出什么问题了吗?”


 


“没事,我这就上来。”他应着,开始慢慢往上爬。当初被巴基怂恿着去参加了几周的攀岩训练营,没想到这次真的爬了回悬崖峭壁。他的一只脚使不上力气,几乎全靠臂力和指力在支撑。好在这里离地面不算远,他个子高,缩短了距离,爬回去倒也不算难事。史蒂夫咬紧牙关,手指紧紧地抠握着突出的石块,一点点接近地面。手指攀住悬崖边缘后,两只宽厚温暖的手抓住了他。借着上拉的力道,史蒂夫一鼓作气登上地面。猫咪一个扑身跳进托尼怀里,满足地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史蒂夫喘着粗气,擦了把汗,看着这场面说:“她还挺认主人。”


 


托尼突然板起脸,一脸严肃地说:“下不为例。”


 


史蒂夫讨巧地笑着,“这不是没事吗?”


 


“这不是开玩笑的事,”托尼加重了语气,“万一你掉下去了怎么办?”


 


史蒂夫的脸垮了一下,隔了一秒脸上又重新堆上笑意,他说:“我知道你是担心我,我下次不这样了。”


 


托尼一肚子气没处撒,胸膛起伏着,拉长个脸,看着史蒂夫不说话。史蒂夫用手背蹭了一下托尼的脸,说:“别气了,你还是笑起来比较好看。”


 


托尼剜他一眼,抱紧猫咪,说道:“回家吧。”


 


“你先带她回去吧,我一会儿跟上。”史蒂夫给了托尼一个大大的笑脸。


 


托尼眯起眼睛打量他,怀疑地说:“为什么?”


 


“刚刚累了,我先歇会儿。”史蒂夫锤锤自己的肩膀。


 


托尼沉默地望着他片刻,之后对他说:“跟我说实话,哪儿伤着了?”


 


史蒂夫心虚地眼神飘忽一下,说:“没有……就想休息一下,你先回去就是了。”


 


“有人说过吗?你说谎的技术烂透了。”托尼不留情面地拆穿他。


 


史蒂夫见糊弄不过,只好努努嘴说:“脚崴了。”


 


“哪只?”托尼的视线往下移动。


 


男孩这才不再强撑,把重心转移到那只完好的脚上,歪斜着身子站着,“左脚。”


 


托尼狠狠瞪他一眼,“你原本打算怎么办?等我走了,自己一个人一瘸一拐地淋着雨回去?”


 


史蒂夫挠挠头,“就是慢点儿,还是能走回去的。”


 


“胡扯,”托尼把猫扔地上,背对着史蒂夫弯下身子,“上来。”


 


史蒂夫傻眼,“你干嘛?”


 


“别废话,上来,你根本走不回去。”


 


史蒂夫猛摇头,还往后退了一步,“不,我太沉了。”


 


托尼气急败坏地说:“你敢小看我?”


 


“你快起来,你背不动我的。”


 


托尼坚持着,咬牙切齿地说:“那好,我们就在这里耗着,比比看谁更固执怎么样?”


 


两人僵持了一会儿,最后史蒂夫无奈地叹了口气,伸手搂住托尼的脖子,将身子覆了上去,“累了就把我放下来,别闪着腰了。”


 


“闭嘴!”托尼恶狠狠地说着,把史蒂夫驮了起来,背上一重就迈步往前走去。猫咪也踱着小步子走上了回家的路。起初还算轻松,渐渐地,托尼的行走速度越来越慢,步伐也沉重起来,黑猫已经遥遥领先,把他们甩在后头自己翘着尾巴回家了。


 


“托尼,放我下来吧。”史蒂夫贴在托尼的耳边说。


 


托尼一喘一喘地,“我力气大着呢。”又走了一段路,他忍不住问:“你到底多重?”


 


“175磅。”


 


“平时吃的不错啊?”


 


“我还在长身体,而且我个头高。”


 


“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脸皮这么厚。”


 


“背不动了吧?快放下我。”


 


“别吵!”


 


 


豪宅就在不远处,托尼还是把史蒂夫扔到了地上。他累得够呛,后背都湿了一小块儿。史蒂夫在一旁哈哈大笑,他都没力气瞪回去了。歇了一会儿后,一道雷声响起,托尼赶紧拉起史蒂夫的胳膊搭在自己肩上,半搀半搂地拉着人继续向前。史蒂夫两脚一深一浅地走着,他的脑袋和托尼的脑袋挨得很近,一侧头就是托尼挂在额角的晶莹汗珠、卷翘的黑睫毛和俏皮的鼻尖。他偷笑着,说道:“其实你很强壮的,是我太重了。”


 


“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托尼歪了歪胡子,“你说那猫怎么这样啊?我们好不容易把她救上来,她自己倒先回家舒服去了。”


 


“她说不定在那石头上睡了一夜,担惊受怕的,你别怪她了。”


 


“谁让她这么皮,还跑到悬崖边去玩。”


 


“你就口是心非吧,明明她不见了最着急的是你。”


 


托尼瞎嘟哝几声不反驳了。他们刚刚进屋,暴雨就哗啦啦地落下。猫咪吃完了一整盆猫粮,在沙发上睡着。托尼径直去到厨房给两人倒了杯水,解了当下的渴。男孩扶着墙走过去在沙发上坐下,抱起黑猫玩耍。托尼站在他面前,问:“告诉我怎么处理脚伤,你教我。”


 


史蒂夫笑得挺甜,指了指冰箱,“先用冰袋敷一下,然后喷下药就好。”托尼点点头,拿东西去了。他回来后在史蒂夫的身边坐下,男孩不客气地直接把脚搭在托尼的大腿上,晃着肿的像个馒头一样的脚。托尼在他大腿上拍了一下,恼怒地说:“不疼啊?这么高兴。”


 


“不疼。”史蒂夫继续笑,继续晃脚。


 


“别乱动。”托尼把冰袋敷在史蒂夫肿胀的脚踝处,接着问:“要敷多久?”


 


“15-20分钟。”


 


“然后喷药?”


 


“对的。”


 


“好,那你开始计时。”


 


史蒂夫无可奈何地掏出手机看了眼时间,他问:“晚上我们吃什么?”


 


“这个问题不是应该我问你吗?”托尼反问。


 


史蒂夫指指自己的脚,“今天恐怕不行,我是伤患,你得照顾我。”


 


托尼好笑地望向史蒂夫,“好啊,说说,你想吃什么?”


 


史蒂夫冥思苦想,“你不如告诉我你会做什么吧。”


 


托尼说:“呃……沙拉?沙拉应该可以,感觉挺好做的,拌一下不就好了吗?”


 


男孩忍着笑,直点头,“好的,那我们就吃沙拉,冰箱里还有三文鱼罐头。很简单的,打开,倒进去,加些蔬菜水果,好吗?”


 


“听上去是很简单,不过这点东西吃得饱吗?”


 


史蒂夫说:“吃不饱。”


 


“那怎么办?点外卖?”


 


“不用,”史蒂夫回答:“我再给你做点儿吃的。”


 


托尼问:“你不是脚疼吗?站着难受吧。”


 


史蒂夫贼兮兮地一笑,“你让我搭着你,我给你做黑椒猪扒。”


 


托尼挑起眉毛注视着史蒂夫,“所以我做你的拐棍,让你靠在我身上,看你煎猪扒?”


 


“为了黑椒猪扒,你愿意牺牲一下吗?”史蒂夫靠过去,把下巴支在托尼的肩头,睁着蓝眼睛看他。


 


托尼笑了,抬手揉了揉男孩柔顺的金发,“好吧,为了黑椒猪扒,我愿意。”




TBC

评论

热度(170)

  1. 夏殁浅梦Mistletoe 转载了此文字
    为天使鱼太打call!!!!他俩简直是甜死人不偿命啊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