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

阿爸,生命之光

【盾铁】牧神午后 第十四章(内战后,变小梗,治愈向,非傻白甜)

玫公子鹿卿白:

警告:


本章涉及小蜘蛛电影梗,可能有部分剧透,也有部分不贴合……吧。


以及小蜘蛛电影真的太可爱了!没看过的小可爱们还不去看吗?!!!铁爸爸在里面超帅啦啦啦啦啦!




14、




但是他们并没有赢到冰淇淋,因为刚玩了不久娜塔莎他们就接到了任务,看起来还不小的样子,因为他们需要全员出动。


在临走前娜塔莎还在和布鲁斯·班纳争论,或者说是布鲁斯单方面的争辩:“你这是病急乱投医,你应该知道我不是那种医生吧?”他瞥了眼托尼和史蒂夫,发现他们没有注意到这边才压低了声音:“我对巴恩斯的脑袋问题没有一点头绪。”


“但是据我所知你给托尼当过心理医生。”娜塔莎挑了挑眉:“或者这可以叫触类旁通?”


“在他的强迫之下,是的。那时我们刚从实验室里熬完三天三夜,托尼让我睡了个好觉。”布鲁斯翻了个白眼:“你觉得这招对冬兵也行?”


“就只是看看他,跟他谈谈,说不定会有什么成效。”娜塔莎瞥了一边看着托尼和史蒂夫的小辣椒一眼,微微叹了口气。


“我总觉得你们在高估我的好脾气。”布鲁斯嘀咕着揉了揉额角。


“而你总是低估了自己的控制力。”娜塔莎嘴角挑了起来。


布鲁斯叹了口气,看向了另一边正在和克林特斗嘴的托尼,低声道:“除非他回来,否则你应该知道没人能真的确定冬兵……”


娜塔莎也顺着他的目光看了过去,眼神不自觉地柔和了一些:“但是他们这样也挺好。”


布鲁斯惊讶地转过脸看着她,而娜塔莎也收起了嘴角温柔的线条,她又重新变成了黑寡妇波澜不惊的表情,转过脸看了布鲁斯一眼,布鲁斯干巴巴地问道:“你不是认真的吧?”而娜塔莎给了他一个不置可否的眼神,随后整理好自己手臂上的武器走到了沙发旁边,对克林特挑了挑眉:“我们可以出发了?”


看到娜塔莎过来,史蒂夫知道他们的离开时难以改变了,他有些遗憾地看着手里剩下的四张牌,他本来能大获全胜的。他瞥了眼气鼓了脸的托尼,本来不怎么高的情绪更低落了一些。


但是克林特看起来很高兴,他把手里的牌飞快地向牌堆里一插,然后在看到托尼气得更鼓的脸的时候露出了一个贱兮兮的笑容:“下次再玩。”


旺达翻了个白眼儿,接着回身安慰幻视:“好了,我会注意安全。”在看到幻视有些犹豫的表情时捏了捏他的胳膊:“你还是不太方便和我们一起。”


“或许我可以……”幻视的大脑中飞快地进行着计算。


“你应该留在这里。一会儿班纳博士要给托尼和史蒂夫做检查,你留在这里会比跟我们在一起更有用。”娜塔莎看了幻视一眼:“而且你可以为我们策应。”


“啊!天呐!我真是想死贾维斯了。”想到从前作战的日子,克林特为此呻吟了一声,然后换来了旺达一记狠狠的瞪视。但是随后,他突然觉得屋里温度好像低了两度。


然后她转过头,和幻视恋恋不舍地对视了一眼。


托尼和史蒂夫交换了一个不怀好意/好奇又害羞的眼神,但是史蒂夫突然打了个喷嚏。


“星期五,你真的把室温调低了是吗?”克林特摸着胳膊上的鸡皮疙瘩嘀咕道。


“只是温度系统调试,先生。”星期五平板的声音在屋子里响起,但是很快温度恢复了正常。


“我可以跟你们一起去吗?”彼得甩下了手里的牌,一下子跳过沙发充满希望地问道。


“不行!”小辣椒刚好接完电话回来。


“可是波茨小姐,那可是复仇者!我这辈子就想……”彼得着急地说道。


“是你自己选择要低调点做好邻居蜘蛛侠的。”小辣椒的眉毛挑了起来,似笑非笑地盯着他,还对着他亮了亮手上闪亮的钻戒。


彼得彻底垮下了肩膀,他可怜兮兮地看着小辣椒,那眼神儿跟犯错的小狗没什么区别,可是很显然小辣椒早就对这种眼神免疫了。


托尼盯着他们俩,轻轻地摩挲了下自己的下巴,然后打了个寒战。


“托尼?”史蒂夫轻轻撞了下他的肩膀,在托尼回过头疑惑地看向他之后又犹豫着不知道说什么。比起托尼,史蒂夫更要不安,因为他意识到,这一次换成他独自一个人和“托尼的人”留在这里了。而他刚刚才知道,不止止是他们之间有矛盾,而是他在某种程度上“背叛”了托尼。


“你想喝汽水吗?我有点渴。”好在托尼没有为难他,他看到史蒂夫犹豫尴尬的神情后灵活地问道。


史蒂夫飞快地点头:“喝汽水很好,我是说,我也有点渴了。”


“或许我们可以去吃点冰淇淋?反正他们也要输了。”托尼耸了耸肩。


“但是我们还没有输。”彼得从打击中插话道:“我们能一起去吃吗?”


“不能吃太多。”小辣椒嘱咐道,然后她的电话又响了起来,她叹了口气,然后又认命地接起了电话。


“就留在这照看好他们,也帮我留心我们的位置,好吗?”旺达捏着幻视的胳膊轻声道。


幻视点了点头。


“能快点吗,伙计们?我们和巴恩斯已经等了你们五分钟了。”猎鹰干巴巴的声音从通讯器里传来。


“对对,出发了!”克林特看起来比谁都开心,为此他差点被旺达扔出去。不过他们很快离开了大楼。


“你的衣服很酷。”在向冰箱进军的路上,托尼双手插在裤兜里瞥了眼彼得身上的衣服。


“你也这么觉得?”彼得笑了起来,拍了拍胸口的制服,对他眨了眨眼:“更酷的你还没有看到呢。”


史蒂夫跟在他们身边,他打量了下彼得的衣服,然后比量了一下他眼睛的部分问道:“你能从那里面看到东西吗?”


“能。事实上我能看到太多东西了,反而不利于注意力集中。史塔克先生帮我做的这套制服正好……”


“原来这是我做的。”托尼打断了他,撇了撇嘴。


彼得尴尬地沉默了一下,然后争辩道:“嗨!我自己也有一套好吗!那一套也非常酷!”


“真的?那你干嘛不穿自己的那套?”托尼瞥了他一眼,那眼神显然不太友好。


“因为……”彼得抓了抓后脑勺,把头发抓得更乱了,他看向托尼和史蒂夫质疑的眼神,叉起了腰:“因为拒绝别人礼物是一件很不礼貌的事!而史塔克先生对我非常信任,非常非常信任,所以我也要回报他,有礼貌地回报他。所以我接受了这套衣服,顺便说一句,是他主动送给我的,在我不要的时候他甚至偷偷送到了我的床上。”


“星期五,是真的吗?”托尼直接问道。


“蜘蛛侠制服确实是Boss送给帕克先生的。”星期五中肯地说道。


彼得露出了得意的笑容,他冲托尼眨了眨眼,就听到星期五接着道:“因为帕克先生在执行一次非批准性任务的时候已经把自己的衣服毁掉了。”


“嗨!史塔克先生后来也承认是他判断失误了好吗?!”彼得叫了起来,然后对托尼挑起的眉挥手:“不是说你,托尼……我是说……我可以叫你托尼吗?这可真怪!好吧托尼,我说得是以后的你,还是以前的你?这好像听起来更怪了,不过挺有趣的……”他看了眼托尼的脸色,然后收敛了点摆了摆头:“好了好了,总而言之,你,不管是以前还算是以后,信任我,而且承认了我。”他挺了挺胸:“明白了吗?”


托尼和史蒂夫对看了一眼,倒是同时露出了个淘气的笑容,然后一起对着彼得大大地摇了摇头。




他们抱着冰淇淋桶回到了会客室里,彼得教会了托尼和史蒂夫打游戏,托尼学得很快,而且很快就开始动脑筋想修改游戏的规则,而史蒂夫则昏昏欲睡,他揉着眼睛让出了自己的游戏手柄,在吃下一口冰淇淋的时候就歪着头睡着了。


小辣椒走过来的时候正好看到了这样一幅画面,她对着吃了满脸冰淇淋的托尼微微皱了下眉,但是在看到靠在沙发上缩成一团的史蒂夫的时候又摇了摇头,化了的冰淇淋顺着史蒂夫打翻了的冰淇淋桶从沙发上流了下来,她弯下腰仔细看了看这个瘦小的孩子。


托尼在这个岁数本来就显得比同龄的孩子小一点,但是史蒂夫看起来比托尼更小,原本耀眼的金发有些发白,她甚至能看清他太阳穴周围青色的血管。即使她不如男孩子那样以变成美国队长为梦想,但是她也熟知他的故事,她只是没想到还会见到美国队长这样一面。


“今天我在见到他们的时候,队长还挡在托尼面前让他先跑。”彼得瞥了她一眼,突然插话进来:“他大概是累坏了。”


小辣椒回头,彼得对着她笑了笑,然后继续咬着嘴唇和聚精会神的托尼疯狂按动手柄。小辣椒又转回了看了史蒂夫一会儿,在看到他有些发红的脸颊的时候用手贴了上去,稍微有点热。她看了看冰淇淋,叹了口气然后把他抱了起来,对彼得说:“我先送罗杰斯回房间,你能陪托尼再玩会儿吗?”


彼得点了点头,但是托尼转过头来,他看了眼小辣椒怀里的史蒂夫,喊了声:“等一下!”然后在快速过去这个关卡的时候按了暂停扔下了手柄凑了过来。他有样学样地摸了摸史蒂夫的额头,皱起了眉头:“他有点热。”


“我猜他大概是累到了。”小辣椒轻声说道:“你能和彼得在这里好好玩吗?我把罗杰斯送回房间。”


托尼闻言有些敏感地看了眼小辣椒,又恋恋不舍地看了眼游戏机,最后大眼睛转了转问道:“我能把游戏机带回房间吗?这样我就可以既陪着史蒂夫又能打游戏了。”


小辣椒一愣,随后犹豫地笑了:“你们或许会打扰到史蒂夫休息。”


“我保证不发出声音,求求你?”托尼瞪大了眼睛看着小辣椒,那神情与他成年后无二,但是小孩子的杀伤力显然更大,饶是小辣椒也招架无能。


她叹着气摇了摇头,然后用严肃的表情告诉他:“我们可以试一下,但是如果你……”又看了眼偷笑的彼得:“和他不能保持安静……”她威胁似的拖长了声音。


“你会杀了我?”托尼眨了眨眼睛。


“不,不过我会打你的小屁股,我说到做到,托尼。别以为我不敢。”小辣椒冷哼了一声,对着扮鬼脸的托尼扬了扬下巴。“而且你恐怕就得和史蒂夫分开睡了。”


托尼撅起了嘴,然后在彼得的偷笑声中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然后一边跟着她一边仿佛不经意地提醒:“他说过你可以叫他史蒂夫。”


彼得“哦”了一声绷起了脸,但是又很快忍不住笑了起来,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他能在复仇者大厦多待一段时间了,陪钢铁侠打游戏——还能赢了他,还能看看美国队长和钢铁侠的房间——说真的号角日报为什么不对这个感兴趣而专揪着他不放?哦,最重要的是,他能亲眼见到每一位复仇者啦!当然,雷神还不在这,但是那有什么关系?有钢铁侠和美国队长在这里,连绿巨人都回来了,雷神还会远吗?彼得抱着游戏机美滋滋地想道。




当史蒂夫醒来的时候已经快半夜了。史蒂夫迷茫地睁开眼,先是眨了眨,然后发现了有什么东西不对。他向左右摸了摸,在确定没有摸到托尼之后,他猛然坐了起来。


钢铁侠的小夜灯随着他坐起来的动作亮了起来,史蒂夫感到一阵晕眩,随后是嗓子一阵熟悉的干哑疼痛。他大概又发烧了。史蒂夫有些沮丧地想道,窗外已经是一片漆黑,只有远处还有点点灯光。他或许还错过了检查。他抱起了膝盖,更加沮丧地靠在床头。但是很快,他就发现了不对劲——或者是知道刚才他为什么会醒了。


在他床的旁边,那张铺着美国队长床单的大床上,托尼正在小声哭泣呻吟。


史蒂夫瞪大了眼,他转向了托尼那边,没错,他确实听到了啜泣的声音,他小心翼翼地叫了一声:“托尼?”


哭泣声停止了一会儿,但是马上又开始了。


史蒂夫犹豫了一下,他爬下了床,然后来到了托尼的床边,又轻轻叫了一声:“托尼?”


托尼没有答话,他拱在一床被褥之间,小声啜泣着。


史蒂夫觉得自己的心都要揪起来了,他又想起了白天的场景,呆站了一会儿,直到感觉到冷的时候他才抱着胳膊绕到了床的另一边。


美国队长的夜灯也静静地亮了起来,史蒂夫这才看清托尼半埋在枕头里的脸,他的眼睛闭着,眼球在眼皮下飞快地转动,长长的睫毛上沾得全是泪珠。他还在睡着。


史蒂夫莫名其妙地松了口气,克林特曾说托尼在睡觉的时候有点“麻烦”,他说得好像不止是尿床问题,但是自从他们睡在一起后托尼就从来没出过任何问题,但是现在,史蒂夫看了眼紧紧抓着被子不时发出抽噎声的托尼,犹豫了一下还是爬上了床钻进了他的被子里。他握住了托尼的手,再次小声叫道:“托尼?”


托尼这次又停止哭泣了一会儿,他很快反握住了史蒂夫的手,紧皱着的眉毛稍微松开了一些。


史蒂夫开始回忆当他难受的时候他妈妈是怎么做的,好像是轻轻拍拍他的后背,然后叫着他的名字告诉他“我在这儿。”于是他也对着托尼这么做了,直到他真的慢慢平静了下来。但是他抓着史蒂夫的手一直没松开。


不知道过了多久,史蒂夫迷迷糊糊再次要睡着的时候,他听到了旁边非常轻的声音:“史蒂夫?”


史蒂夫立刻睁开了眼,这次他看到托尼正揉着眼睛看着他,湿漉漉的手还攥着他的不放。


“你醒了?要不要喝水?”史蒂夫小声问道。


托尼摇了摇头,然后他突然瞪大了眼睛坐了起来:“你醒了?”


史蒂夫轻声道:“我听到你在哭。”


“瞎说!”托尼反驳道。


史蒂夫体贴地没有提醒他他现在脸上还有泪痕,他躺在枕头上看着托尼的眼睛,轻声问:“你做噩梦了?”


托尼沉默了一会儿,然后低声回答:“我梦到我们被坏人抓走了,你为了救我差点……”


史蒂夫沉默地捏了捏他的胳膊。


“我说过不要托我后腿了吧,小个子。”托尼气呼呼地道。


史蒂夫瞪了他一眼,罕见地没有出声反驳,而是收回了手,半晌还是没忍住,低声道:“我还以为你梦见和美国队长打架了。”


托尼愣住了,他皱起了眉瞪着史蒂夫,而史蒂夫也绷紧了脸,他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看着身上蓝色的被子,试探地问:“我回自己的床上吧。”


“所以,你一下午都不太高兴,就是因为这事儿?”在他背过托尼起身的时候,听到托尼也爬了起来,在他背后问道。


史蒂夫的肩膀僵硬了,他摇了摇头,想找到自己的拖鞋,但是不知道刚才被自己踹到了哪里。然后他被一股力道重新拉向了床上。


“是钢铁侠跟美国队长打起了来了,又不是你和我,你生什么气?”托尼有些不敢相信地叫道。


史蒂夫挣扎着,他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恐慌,然后被托尼奋力地压住了。


“好好待在这儿,既然你有力气生气,我想派珀说你需要休息不许打扰你就不作数了。”托尼强行把史蒂夫重新塞进被子里,史蒂夫甚至怀疑他向自己脸上盖了一吨的被子企图闷死自己。他手忙脚乱地爬出被子,然后看到托尼歪在枕头上气呼呼地瞪着他。他也看到了他怀里的美国队长枕头,那上面他正对他露出和善的微笑。


史蒂夫看着枕头上的人,皱着眉有些迟疑地问:“你还喜欢‘美国队长’?即使……即使知道了我……他曾背叛了你?”


托尼沉默了一下,然后皱起鼻子哼了声:“你不是他,而我也不是钢铁侠。”


顿了顿,然后他低声道:“而且和美国队长打架……那也不是难以想象。”


“什么意思?”史蒂夫有些不解地看着托尼,他很难跟得上托尼的思路,但是他认得托尼这种表情。这种垂着眼嘴角弯曲出微妙弧度的表情,他大概还没学过“自嘲”这个词,不过他知道每当托尼露出这个表情的时候他都有义务去追根究底,然后把它消灭掉——听起来不太美国队长,但是史蒂夫知道就是这么回事儿。


托尼看了他一眼,然后露出了一个无所谓的表情,开始如史蒂夫所料一样加快了语速和语调:“你也看过那些录像了,那不难想象,如果我真的有机会成为钢铁侠的话,那我和美国队长打一架简直是不可避免的。就像我爸爸说的,我总是太学不乖了。”顿了顿:“而且他总是对的,我真恨这个。”


“我也看了那些录像了,但是我不觉得你说得这些一定会发生。”史蒂夫想了想,然后认真地说道:“你看起来只是有些伤心,我觉得那是因为你太失望你爸爸没有陪你过生日了。”


托尼看向他,讽刺的话刚到嘴边,就看到了史蒂夫真诚的蓝眼睛。


这个小个子从不说谎。


“记得吗?你说过,我可以选择不成为美国队长,但我一定是美国队长,我觉得钢铁侠也是一样。”史蒂夫指了指他的床,那上面金红的钢铁侠正默默地注视着他们:“你在发明那些盔甲之前,就已经是钢铁侠了。”


托尼张大了嘴,看起来有些惊讶,然后他慢慢涨红了脸:“你真是这样觉得的?”


史蒂夫微笑了起来:“我一直觉得钢铁侠很酷。他会发明那么多东西,盔甲,幻视,蜘蛛侠战衣……”想了想他难得调皮地加了一句:“然后还会和美国队长打架。”


“是你先隐瞒我的。”托尼瘪了瘪嘴。


“他,记得吗?”史蒂夫似乎也松了口气,他让自己舒服地躺在了枕头里,过了一会儿才小声说道:“我很抱歉,托尼。我就是觉得……”


“你可能会做一样的事?所以觉得难过?”托尼略显犀利地瞥了他一眼,然后打了个哈欠:“听起来倒是挺想你傻里傻气的。得了吧,别为我们没做过的事儿道歉,我们都不是他们呢,记得吗?而且我太厉害了,你肯定害怕了。”他又打了个哈欠,然后凑到了史蒂夫身边。“不过如果你真的抱歉,就等布鲁斯找到方法让我们回到正轨,你记得以后要跟我说。”


史蒂夫翻了个白眼儿,但是很快也迷糊了起来,他向托尼那边拱了拱,慢慢也进入了梦乡。




小辣椒站在门边,从星期五向她报告史蒂夫醒了之后她就想过来看看有没有什么问题,但是直到两个孩子重新进入梦乡,她才悄悄地合上了门缝,慢慢地走了回去。


TBC





评论

热度(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