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

阿爸,生命之光

【盾铁】牡丹花下(上尉x小军医,ABO,少儿不宜)13

白定城:

【盾铁真.打炮,你们不要想歪,我偶尔也纯洁一回】


关于战争和勇敢的小军医,这一章真是写的我热血沸腾


该给勇敢的小军医什么奖♂励才好呢


目录:戳这里



—————————————————————————————


贾维斯写来一封家信,通过克林特辗转递到了托尼手里。信的内容平平淡淡,无非就是庄园的日常,各项杂事等等,但是托尼依旧可以看得出来其中隐含的无奈。自从玛利亚去世,霍华德离家之后,他们在乡间的地位一落千丈,再加上各路军队、土匪的三番洗劫,政府不断提高的税收,斯塔克庄园正在不可避免地破败下去,就像这个时期的许多其他名门望族一样。


可是,贾维斯在信中说,他最担心的不是霍华德的庄园,而是霍华德唯一的儿子,托尼。他委婉地提醒托尼的身份,以及生理上所有不方便之处,言辞不免微露指责,托尼猜想他已经听说了他和史蒂夫的关系。“希望少爷能好好注意身体,战场终究不是久留之地,请务必速速还家,协同料理庄园事务……”


托尼把信纸折起来放回口袋,微微一笑。若是贾维斯知道他是在什么地方读到他的信,肯定会大吃一惊,脸色说不定会比平常更加苍白忧虑。


他蹲在战壕里,一手紧紧的提着药箱,另一只手握住史蒂夫给他的那把枪。他的身边是几个士兵,炸弹时不时地在他的头顶上呼啸,每一次的爆炸都能带起一阵尘土,像雨一样劈头盖脸地浇在他们身上。


“他妈的!”韦德中气十足地大吼一声,趁着一轮进攻结束之后的间隙探出头开火:“今天叫你认识认识老子,他妈的!”


“突破到上面去!”


“妈的,这炮比查尔斯顿晚上的蚊子还多!”


托尼摸了一把脸上的土,企图找到史蒂夫的身影。他确信他就在不远处,因为他听见他的声音在他们头顶盘旋,正冷静沉着地指挥着部队进攻。


“第一梯队,到西南边去!你,你们几个,在这里架炮,快!”


史蒂夫的军队开始反击,两边的炮火交织在一起,战场上火热的温度让泥土都好像在融化。托尼的耳朵嗡嗡响,他怀疑自己已经什么都听不见了,但是当一声清晰的巨响传来时,他依旧被震的晃动了一下。


“快趴下!”韦德一把按住他的头,他们迅速趴到地上,与此同时一个炸弹在他们附近爆炸:“我操!”


“托尼!威尔逊!”


“我们没事,上尉!”


托尼抬起头,他的目光穿过硝烟和尘土,与史蒂夫的目光短暂相遇。史蒂夫明亮锐利的蓝眼睛盯着他,随即便移开了目光,弯下腰继续向敌人射击。


接着又是一阵枪响,一声哀嚎。


“鲍勃中弹了!”有人大声喊。


“谁也别动!继续守住!”韦德说。托尼看着前方林间空地,一个身影奄奄一息地躺在上面,对面是敌人的阵线,正在向这里发起又一轮的猛烈进攻。


第一梯队的士兵离他最近,但是谁也无法接近他,他们必须集中火力对付敌人,战壕里的其他人也一样。这是宾西法尼亚州到里士满的最后一条阵线,若是失守后果不堪设想。


“上尉!”


史蒂夫一动不动,看着场地上艰难前进的第一梯队:“我们打上去。”


“上尉,现在最重要的是守不是攻。”寇森在劝他,可是史蒂夫摇摇头:“我的士兵在上面,我不能让他们白白受死。各梯队,准备好,听我号令!”


“就算等他攻过去,鲍勃也早就没命了。”托尼对韦德说,“我先上去,掩护我。”


“托尼!”韦德惊异地看着他:“你不要疯,这不可以!绝对不可以!你不能就这么跑上去,那上面有起码一个排的士兵等着!”


“那你是想看着你的战友白白送死吗?”托尼压低声音,又急又快地说,“我是军医,这是我的职责。我必须救他!”


“不,你决不能——”


“掩护我,韦德!”


韦德定定地看了他一眼,端起枪:“好吧……上尉会杀了我的。”


“三……二……一……”


“托尼!”当史蒂夫发现前方的战场突然出现一个小小的身影的时候,他的心就像一条线一样绷紧了:“我的天,托尼!”


“上尉,这不是我的错!”韦德大吼着,一边射击:“他坚持要去!让他去吧,上尉,他会救我们的士兵一条命!”


史蒂夫咬紧牙关,他的声音简直是从牙齿里一个一个蹦出来的,没人可以想象他此刻的怒火:“各梯队,进攻!”


战壕里的士兵如潮水般冲上去,然而托尼冲在他们最前面。他弯下腰,顾不上小腿,脚踝上枯枝和飞弹的擦伤,在枪林弹雨之间灵活穿梭,一个子弹几乎是贴着他的面颊呼啸而过。他终于跑到了受伤的士兵所在的位置,立刻在他身边跪下,打开药箱。


“没事了,”他低声对脸色苍白的士兵说,“你不会有事的,相信我。”


他在大出血,比他想象得还要严重,而且不好转移。托尼身子伏得低低地,颤抖的手指给他止血,上药,扎上绷带。在他做这一切的时候,史蒂夫带领着他的队伍向敌人发起了最猛烈的一次攻击,他从他身边跑过,两人都没来得及看对方一眼,但是他们的信息素却短暂地交互,立刻认出了彼此。


“托尼那边没有掩护!”寇森大叫。


可是已经晚了。一小队敌人向他们冲过来,托尼看见史蒂夫猛地转过身,脸上的神情他一辈子也不可能忘记。


“托尼!!!”


他觉得左肩一痛,一股热热的鲜血立刻流下来。脑袋里吵吵嚷嚷的像是在演奏交响乐,他只来得及俯身把伤兵护住——同时抽出史蒂夫的枪。


“非常抱歉。”他说,毫不犹豫地开枪了。


敌人从土坡上滚下去,但没有死。越来越多的人向他们涌来,托尼手握着枪站起来,没有感到任何力不从心,甚至没有感觉到左肩的疼痛。


“谁也不可以,”他用颤抖却嘹亮的声音说:“谁也不可以伤害我的病人。”


接下来发生的一切像是天旋地转。韦德.威尔逊抱着枪大吼着冲过来,朝着敌人射出一串子弹和一串脏话;寇森冷静地左右出击,他们三个人围在伤兵旁边,史蒂夫则趁着这个空隙带领军队前进,一眨眼之间,敌方的打炮就被摧毁了。


“我们占领了你们的阵地!”史蒂夫高声宣布,“立刻投降!”


敌人开始溃败,往后退去,只有数股残余势力还在拼死抵抗,渐渐地支持不住,很快被俘获。


林间的空地上微微冒着烟,还有呼啸的风声。像是过了一个世纪,托尼才放下举起枪的手。他浑身的力气好像被抽空了一样,颓然坐倒在地上。士兵们开始疲惫地检查伤口,骂骂咧咧,却又忍不住击掌相庆。托尼坐在地上,听着林间的风声,感到左肩一阵疼痛。


“我一定中弹了,”他心想,可是他甚至没有力气低下头看一眼:“希望我不要死,不过,哎,无所谓。”


他听见背后传来响动,有人抬走了鲍勃。他好得很,当然,急需回去进一步治疗。好像没人注意到他,所有人都沉浸在巨大胜利的喜悦之中,抱怨着给背后的伤口缝线是如何如何艰难,没有意识到他们的军医就坐在这里。


听到枯叶被靴子踩踏发出的响声,托尼抬起头,发现史蒂夫穿过人群向他走来,脸色阴沉。


“对不起,”他知道自己违反了规定,也就顾不上什么伤口了,急忙开口道歉:“我是说,真的很对不起……我——”


“你就是个混蛋。”史蒂夫沉着脸说,走上前一把把他抱在怀里,力气很大,托尼能感觉他的身体紧贴着他的身体,肌肉一阵阵收紧。


他疲惫地笑了,往史蒂夫怀里一靠,感到前所未有的舒适。他看上去想要发脾气,可是托尼不怕他发脾气,从他的肩膀上抬起头,一脸昂然地望着史蒂夫。


可是史蒂夫没有这么做,他只是伸出一只手掐住托尼的脸,嘴唇恶狠狠地,不顾一切地吻上去。


“唔!”托尼被他抱在怀里,被迫承受史蒂夫像暴风雨一样猛烈的亲吻。史蒂夫的嘴唇凶恶的撬开他的牙齿,他的信息素热烈地扫荡托尼身体的每一个角落,劫后余生的兴奋让托尼忍不住轻轻在他的怀里颤抖,硝烟味增强了彼此的欲望,托尼伸手勾住史蒂夫的脖子,他们在战场上忘情地亲吻着。


谁也没有注意到此时士兵们都停下来瞅着他们俩,看到上尉和他们的军医在场地上接吻,所有人都几乎吓了一跳,呆呆地看着。韦德一脸坏笑,寇森则显得十分焦虑,皱着眉头看看托尼,又看看其他士兵,终于下定决心:“走走走,快点走!不要说出去!”


“你左肩又流血了。”另一边,史蒂夫放开托尼,微微不满地说。


“啊,是啊,可是我不会死,不是吗?”托尼扭头看了一眼,毫不在乎地说。可是当他接触到史蒂夫的眼神的时候,便硬生生的把接下来的话咽了下去。


“如果你下次还这样,我会惩罚你的。”史蒂夫警告他。


托尼垂头丧气:“我还以为你会奖励我呢,基于刚刚的表现。”


史蒂夫笑了,轻轻抚着托尼的脸:“那是一码事。你回去就会知道。”


“…………啊?”


—————————————————————————————


哎呀,什么惩罚,奖励,尽是些让人兴奋的东西


(我在说什么……)

评论

热度(135)

  1. 夏殁浅梦白定城 转载了此文字
    装作不懂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