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

阿爸,生命之光

【盾铁】寄居蟹(六)

Mistletoe:

(一)   (二)   (三)   (四)   (五)




10


今天史蒂夫是第三个拜访斯塔克豪宅的人。推开大门后,屋子里已经先来了两位客人,除了有过一面之缘的罗迪外,还有一位高瘦的金发女士。史蒂夫认得她,几年前在杂志上看到过那张脸,他还记得当时的媒体都纷纷猜测杂志封面上的两人很快就婚期将至,那个人是佩珀·波兹。


 


屋主正守在咖啡机前,手边摆着两个空杯,大大的双眼呆滞地睁着,像在出神。两位客人坐在沙发上,在史蒂夫走进来后,视线集中在他身上。史蒂夫点头示意,粗略地打了个招呼,就向托尼走去。他走到跟前,把身上的背包放在一旁,用手背轻碰了碰托尼的手臂,后者身子微微一抖,注意力从遥远的地方抽离回来,对着史蒂夫眨眨眼一笑,说道:“你来了啊。喝咖啡吗?”


 


史蒂夫悄悄打量了一下眼前人,他看得出托尼今天刻意打扮过了,换掉了平日里宽松随意的家居服,穿上了衬衣和西裤,头发上甚至还打了发胶。像是有人往胸口里砸了一块巨大的石头,史蒂夫的心里狠狠一沉。他把托尼从咖啡机前挤开,说:“我来吧。”托尼没有推脱,走去客厅沙发上坐下,陪他的客人去了。史蒂夫从橱柜里多拿了一套杯具,倒满三杯咖啡,用托盘摆好了,端去给人。面前的三人有说有笑,好像在聊着以前发生过的趣事。佩珀接过咖啡,史蒂夫瞧见了她手上闪亮的钻戒,他的感官在一瞬间被剥夺,在混沌世界里晃了一圈,意识回到现实后,慌忙拿起托盘走开了。他一头扎进杂物间,拿了吸尘器就往里屋走,做起了清洁工作。机器运转的嗡嗡声很大,盖过了外面客厅里的说笑声、谈话声,却盖不住他心里乱哄哄的杂音。


 


他花了些时间把卧室和走廊都打扫干净了,手持着吸嘴来到了客厅。托尼和佩珀已经没坐在沙发上了,他们站在厅中央,表情都算不上太好,脖子到肩背一线都绷得直直的,似乎发生了争执。史蒂夫有些犹豫,不知道是否该继续上前做自己的本职工作。他杵在原地想了想,还是摁开了吸尘器开关。噪音响起,对面的两人在说些什么他就听不清楚了。他低头弯腰,吸嘴贴着地毯一寸寸挪动着。中间他抬头看了一眼托尼,对方正紧皱着眉头,下颌扬起,说话看起来很用力,脖子上扯出了一道利落的线条。而他对面的女士也挥舞着双手,在极力与之争辩。史蒂夫只匆匆一瞥,又看回了地面。不多时,靠墙的这一片区域被清扫完毕,他扯着机器往客厅中央走去。刚一抬眼,正巧对上托尼目光如炬的一双眼,同时对方用大到足够让史蒂夫听见的声音吼道:“看在上帝的份上,你能关掉那该死的玩意吗?!”


 


史蒂夫一愣,弯身关掉了机器。整个空间顿时一片寂静,什么声音也没有了。托尼像是立刻就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神色尴尬了一下,踌躇着往史蒂夫的方向迈了一小步,张张嘴,话已到了嘴边。但史蒂夫没有给他说出来的机会,他拎起吸尘器,转身进了杂物间。再走出来时,客厅里的人也停止了争吵,面对面站着,各自沉默。史蒂夫既不关心,也不好奇,他面无表情地在托尼的注视下穿过大厅,头也不回地走了。


 


 


史蒂夫走后不久,佩珀也离开了。屋子里只剩下托尼和罗迪两个人。托尼懒散地横躺在中间的长沙发上,罗迪在一旁的单人沙发上端坐着。罗迪的表情有点儿严肃,看起来像是已经思忖了很久,他说:“我原本以为你和她隔了这么久不见,再见时会相处得很愉快。”


 


托尼的神情无异,淡淡地说:“我也是这么以为的。”


 


“那现在是怎么回事?”


 


“连你也要来教训我一通吗?”托尼不悦地瞟了罗迪一眼。


 


“我只是觉得你不该那么说。”


 


“我说什么了?她和人订婚了我很高兴,真的,我由衷地替她开心。”托尼腾地一下从沙发坐起来。


 


“直到她说出她未婚夫的名字。”罗迪不客气地瞪视着托尼。


 


托尼的眉心一跳,“我没想过会是哈皮。”


 


“这有什么问题吗?”


 


“这没有问题吗?这么多人她不选,偏偏选哈皮。”


 


“所以你看不起哈皮?因为他以前是你的司机。”


 


“我没有这么想!”托尼说话激动起来,“他是我的朋友,我怎么可能会看不起他。”


 


“那你到底是因为什么?”


 


“我不知道。”托尼一下子泄了劲一般,背也驼了起来,“我发誓我没有那样想过,哈皮是个好人,是个值得尊敬、值得依靠的好人。我只是……我从没想过那个人会是他,会是我们共同的朋友,这感觉很不好,我说不上来,我宁可是个陌生人。”他抬手搓了搓自己的脸,想要打起精神,“这感觉就像是……我被孤立了,就像是他们抛下了我。”


 


罗迪停顿了片刻,叹了口气,“不管怎么说,你不该问那句话。”


 


托尼频频点头,“我知道,‘在我们分手之前,你们是不是就已经背着我搞了不少小动作了?’这话听起来完全就像是个混蛋说出来的对吧?不过我可能确实是个混蛋。”说着他惨淡一笑。


 


“你知道佩珀和哈皮都不是那样的人。”


 


“是的,”托尼还在笑,发出了几声难听的笑声,“但我控制不了我自己,那些话就这么从我嘴里蹦出来了。你懂吗?不假思索的。”


 


“我以为——”罗迪小心地观察了一下托尼的表情,说:“过了这么长时间,你已经看开了。”


 


“不,”托尼赶忙说:“我已经……我是说我对佩珀已经不再抱有那些想法了,我没有嫉妒,她现在有了好归宿,安定下来了,以后还会有个幸福美满的家庭,这很好,这也是我一直以来想要看到的。”


 


“我以为你今天这样是因为——”


 


“不,不是的。”


 


“那就好。”


 


“我想我只是需要点时间来消化这个好消息,真的,我没事。”托尼睁大眼睛盯着罗迪,想要力图证明自己没有说谎。


 


罗迪与他对视了一阵,耸肩一笑,想要换个轻松点的话题,“好吧,可怜那高中生当了你的出气筒。”


 


托尼身体一僵,原本逐渐和缓的脸色又再次难看起来,他嘴皮子哆嗦了一下,说:“为什么我总是这样?”


 


“什么?”罗迪没明白托尼的意思。


 


他闭了眼,把脸埋进自己的手掌间,“佩珀说的没错,这么多年了,我还是没有长进,怪不得她受不了我。”


 


“你这又是唱的哪一出?”


 


“我总是搞砸是吗?为什么我总要说混账话?为什么我总会让身边的人失望?我明知道不该这么做,但我就是改不了,佩珀说我永远也没法变得成熟,她说我让她很累,她说我迟早会赶走我身边的所有人——”


 


“托尼,嘿,托尼,你还好吗?”罗迪瞧着喋喋不休的托尼不对劲,坐了过来,抬手揽住了托尼的肩膀。


 


“我很好。”托尼快速地回答,停止了絮叨。


 


“佩珀说的都是气话,吵架时候说的话不要当真。她很爱你,你知道的。”


 


“是的,我知道。”


 


“我们都会陪在你身边的好吗?别钻牛角尖。”罗迪拍拍托尼的背。


 


托尼没有回答,只是努力挤出了一个笑容。


 


 


太阳落山时,罗迪离开了,他的家人还在等他一起共进晚餐。天渐渐暗下来,托尼还坐在那张沙发上,没有起身开灯的意思。黑暗一点点弥漫开来,安静地包围住他,将他裹得密不透风。天边最后一片霞云灰败前,大门被推开了。


 


高高的男孩站在门口,影子被夕阳的残光拉得很长很长。托尼抬起脑袋看过去,男孩的脸逆着光,让他看不真切。史蒂夫迈开了步子,鞋底摩擦地毯,慢慢踱到托尼的跟前。他脸上的表情浅浅淡淡的,看不出多少情绪,蓝色的眼睛透露出一种宁静安然的力量,他不怒不笑,眉目温和,目光仿佛带着暖烘烘的温度,将沙发上的人周身缠绕。


 


有十几秒的时间里,他们默默对望着,谁也没有开口说话。光亮逐渐隐没,两人的眼瞳却更加晶亮。托尼的嘴巴刚一动,史蒂夫就抢先说道:“我忘了拿我的背包。”


 


托尼的目光越过史蒂夫,落在了远处放着的那个背包上。他暗自搅了搅手指,没说话,只点了点头。史蒂夫走过去,拿起了那个背包,转而又放下,没有背在身上。他背对着托尼问:“他们人呢?你们没一起出去吃晚餐吗?”


 


“他们走了,佩珀去找她的未婚夫,罗迪去找他的家人。”托尼平淡地回答。


 


史蒂夫望着昏暗中坐着的那个身影,明明一切都是模糊晦暗的,却觉得仿佛是有无数光点在静静汇成一条星河,潺潺向那人所在的方向流淌而去。他走到墙边,啪地一下按开了灯。光明在一刹那洒满整个房间,托尼的双眼眯了起来,困惑地看着开灯的人。史蒂夫靠在墙上,冲着托尼微微笑着,说道:“那就只剩下我们两个了。今晚想吃什么?”


 


托尼眼里的困惑更深,眉头也蹙了起来。两秒后,他像是听懂了史蒂夫的话,瞳孔猛地扩大,神情瞬间舒展开来,他的嘴角翘了起来,低低头,又再次抬头,看着史蒂夫说:“我想吃芝士,你随便用它做点什么就行。”


 


“芝士焗薯泥,还是芝士海鲜焗饭?”


 


托尼为难地歪着头问:“不能两个都做吗?”


 


“当然可以。”史蒂夫回答着,走去了厨房。


 


TBC

评论

热度(203)

  1. 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Mistletoe 转载了此文字
  2. 粉条子Mistleto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