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

阿爸,生命之光

【盾铁】你和蜘蛛侠到底是什么关系?(一发完/superfamily/身份梗)

RR賤荷蘭蟲這麼萌整個人都不好了:

我靠,笑死了


三各手立:



*盾铁+虫 superfamily设定 雷者绕道








总之就是,美国队长吃起蜘蛛侠的醋了。








                  ——————————








“蜘蛛侠今天缺席了下午的战后会议,”史蒂夫坐在床上翻着手中的报纸,他已经盯着同一个版块十多分钟了,“又一次。”




 




“啊,”托尼躺在史蒂夫身边闭眼小憩,刚结束一场战斗没有四倍血清的他可没有丈夫那样的好精神,“他向我请过假了。”




 




“是吗?”




 




“是的。”




 




“噢。”




 




“怎么了?”察觉出史蒂夫语气中反常的冷漠,托尼翻了个身,将胳膊搭在史蒂夫腰侧捏了几下。




 




史蒂夫夹紧的肩膀瞬间放松了下来,他想伸手去握上放在腰侧的那股柔力,但又决定继续拿着报纸遮着脸。“没什么,”史蒂夫尽量让自己的声音中不要流露出太多的感情,“蜘蛛侠在战斗结束之后就顺着蜘蛛丝荡走了,我有些好奇他是怎么和你请假的。”




 




托尼噎住了,他眨着眼睛,瞥了眼史蒂夫露在报纸外的金色发尖。“战后会议那么无聊,不去就不去呗。若不是不想让你为难,我也不爱去。”




 




“我不是这个意思,”史蒂夫皱着眉,一声细微的叹气声后,他支支吾吾地开口:“我发现——”




 




糟糕,他发现了?




 




托尼屏住呼吸,静静等待着或许会到来的暴风雨。




 




感受到腰侧那只手瞬间的僵硬,史蒂夫悲哀地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测。“我发现蜘蛛侠在你心中很不一样,你很关心他,”史蒂夫的声音很小,但足够能让托尼听清楚,“蜘蛛侠看起来也很……很喜欢你。”




 




噢……真是个傻瓜。




 




托尼松了口气,他无奈地笑了笑,向靠近史蒂夫的方向挪了挪。“大兵,报纸或我,选一样看。”




 




一声轻笑从托尼头上传来,之后是报纸掉落在地上的声音。托尼满意地挑着眉,他披着被子趴在史蒂夫身上,两眼直勾勾地盯着史蒂夫,毫不意外地看到史蒂夫变得粉扑扑的脸颊。




 




“蜘蛛侠刚进联盟不久,还在适应期,作为把他引荐进来的联盟副领导人,我当然要多留意他。”




 




“只是因为这个?”




 




“当然,”托尼伸手去捏了捏史蒂夫的脸,“你现在就像一只没有啃到骨头的金毛犬。”




 




史蒂夫皱着眉,将眼神移向别处。“自从蜘蛛侠进了联盟后,你就从我六点钟方向的固定位置消失了……”




 




“嘿,史蒂夫,”托尼的声音既轻柔又严肃,“那只是因为他是新人,别去想那些根本不存在的事情,你要相信我,好吗?”




 




史蒂夫注视着托尼蜜糖色的眼睛,几秒后点了点头。




 




**




 




彼得穿着制服小心翼翼地从窗户翻进来,顺着天花板爬进屋,把门锁好之后,真真没想到一转头就和自家老爸撞了个正脸。




 




彼得惊呼一声,一屁股跌在了地上,而本应受惊的托尼倒是稳稳地坐在床上,一脸镇定。想到自己头部的制服还没摘掉,彼得扶着墙慢慢地站起来,然而声音却止不住地打着抖,“晚、晚上好,斯达克先生。”




 




“晚上好,蜘蛛侠先生。”而托尼的表情看起来像是……面无表情。




 




彼得干笑了两声,那句“先生,不知道彼得跟你提过没有,我是他的好朋友”还没说出口,托尼就先了他一步。




 




“刚拯救完世界就得敢去学校参加期中考试,时间安排得很紧嘛。”托尼抱着胳膊,眯着眼睛说道。




 




我去去去去去。




 




彼得叹了口气一把扯下面罩,“在你发火之前我们先说好,我对你们有所隐瞒,没错,但你们也对我做了同样的事情,所以我们这算是扯平了。”彼得的胸口一起一伏,他看起来紧张极了。




 




“你……”托尼眼皮一跳,“你知道了?”




 




“当当当然。”彼得看上去依然很紧张。




 




“哈,”托尼低头一笑,走过去揉了揉彼得有些凌乱的头发,“我就知道你这个地方遗传我多一点。”托尼对着彼得的太阳穴处轻轻点了点。




 




“你这是在变相损我爹。”




 




“我没有。”




 




“你有。”托尼看样子并没有就自己是蜘蛛侠这一事有过大反应,彼得稍松了口气。




 




“好吧我有。”托尼耸耸肩。




 




“老爸,看样子你不是第一天知道我的身份。”彼得恍然大悟道。




 




“嗯哼,你贾维斯叔叔不是吃白饭的。”




 




“先生,我只工作,不吃饭。”




 




“这是比喻,天呢你该升级了,贾。”托尼翻了个白眼。




 




“你监视我!”彼得尖声喊道,模样委屈极了。




 




“我没有那么多时间陪自己的儿子,只好这样做。”托尼摊了摊手,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




 




“你监视我!”彼得重复道,小脸通红。




 




“对,我就监视你了,怎么滴吧?”托尼仰着脸冲彼得挑了挑眉毛,这让彼得不是第一次觉得托尼才是他们之中的孩子。“昨天给你的新制服里我还按装了追踪器呢。”托尼接着说。




 




彼得愣住了,他瞪着眼睛,酿跄着后退了两步,再次跌在了地上。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托尼朝儿子伸出手试图把他拉起来,“先警告你,敢把那个追踪器拆掉你就完蛋了。”




 




“昨、昨天的制、制服,”彼得对托尼伸向自己的手置之不理,他两眼无神地看着前方,说话时舌头像是打了结,“是钢、钢铁侠给我的。”




 




“是啊,有什么可……我操,”托尼话说到一半停住了,他叹了口气懊悔地扶着额头,“你并不知道钢铁侠就是我。还有别告诉你爹我当着你的面说脏话了。”




 




“我打小的偶像居然是我爸爸,是我亲爸爸!”彼得破了音,“而我居然还在为怎么开口向自己亲爸爸要个签名而愁了好几天!”




 




“小兔崽子,那你之前说的,我们也对你有所隐瞒是什么意思?”




 




“我知道阿爹是美国队长。”彼得的情绪依然显得有些激动。




 




托尼苦笑一声,“我猜我们认出他的方式一样?”




 




“他的头盔根本形同虚设。”




 




这句说完,父子俩一同笑了起来。




 




“所以这就是你见到队长的第一眼就摔了个狗吃屎的原因。”托尼边笑边摇着头,肩膀一颤一颤的。




 




“那么现在是什么情况?”彼得拍拍屁股,站了起来,“阿爹知道我的身份吗?”




 




“呃……”托尼收了笑,同彼得一起走到床边坐下,“现在的情况是,我们都知道你爹是美国队长;我和你爹互相知道彼此身份;我和你也互相知道对方身份;你爹不知道你就是蜘蛛侠,他也不知道我知道你就是蜘蛛侠。我知道这很绕,听懂了吗?”




 




彼得眨巴着眼睛,片刻后点了点头。“所以我需要去找他坦白吗?”




 




“不不不,”托尼连忙否认,“有我一个就够他操心的了,况且你才十四岁。”




 




“先生,容我提醒,彼得少爷今年十五岁。”




 




“静音,贾维斯。”




 




“什么意思?阿爹知道后,会阻止我继续做蜘蛛侠吗?”彼得皱眉问道。




 




托尼鼻子一酸,想起当初自己对史蒂夫坦白时,惊讶之后,史蒂夫突然发起了脾气——所以你每次在战场上搏命时,有没有想过这里还有个人在等着你回家?




 




“他不会阻止你,但他会很担心你。况且你在联盟里是新兵,对于自己的儿子,他要求会更加严格。这事最好先放一放,晚些再告诉他。”




 




彼得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除你之外还有别人知道我的真实身份吗?”




 




“你的女巫姐姐肯定知道,小娜阿姨多半也知道了,凭娜塔莎和佩珀的关系,呃……你懂的,”托尼摇了摇头,“可怕的姑娘们。”




 




“上帝啊……”彼得抱着头,将胳膊肘抵在膝盖上,看起来苦恼极了。




 




“怎么了,我儿?”托尼关切地拍着彼得的肩膀。




 




“我不想,我不想让他们觉得我是关系户!”




 




“……噗——”




 




“你笑什么,一点都不好笑!”彼得撅着嘴,叹了口气,“我在考核期一直在努力地证明自己!我想凭借自己的实力加入联盟,而不是因为我是联盟领队家的儿子。”




 




“理论上你是我招募进来的没错,但是考核你的时候我没放半点水。”




 




“你给我做了新制服!”




 




“我几乎给所有人提供了新装备。”




 




“哦这倒也没错,老天……”彼得又一次双手抱头垂下身子,“我爸是钢铁侠我爸居然是钢铁侠我爸居然是钢铁侠……”




 




“打住,”看着儿子这副模样,托尼无奈地笑了笑,“我过来是想告诉你,今后在联盟里,你要稍稍收敛一下对我的仰慕。”




 




“为什么?”彼得抬起头,“有规定不能搞这种个人崇拜吗?”




 




“不是,”托尼难得地显得有些尴尬,“是你爹在吃你的醋。”




 




“啥!?”彼得张着嘴巴,一脸惊讶。




 




“你爹在吃蜘蛛侠的醋,听懂了吗?”托尼一脸无奈。




 




“哦哦哦哦哦。”彼得不停地点着头。




 




**




 




这场谈话过去不久后,按套路来,纽约遭到外星八爪鱼入侵。而托尼·不要命·斯达克在最后的关键时刻冲进了最后一只八爪鱼的肚子里,之后便是层层火花和轰天的巨响。




 




史蒂夫连盾牌也顾不上捡,掉头拼了命地向爆炸的方向跑去。而在看到比自己先到一步的蜘蛛侠后,史蒂夫只觉得胸口更堵了。




 




“钢铁侠钢铁侠,没事吧!?”




 




史蒂夫喘着粗气看着蜘蛛侠把托尼从废墟里扶起来,心里在想现在回去捡盾牌和他干上一架是否还能来得及。




 




“没事没事,任务完成了,大家都好样的。蜘蛛侠,你也好样的。”




 




“你刚刚的行为太冒险了,吓坏我了。”




 




吼,臭小子有种。这下史蒂夫觉得自己就算不去捡盾牌也要上去和蜘蛛侠这混蛋干一架了。




 




“蜘蛛侠,你这怕是抢了我的台词吧。”史蒂夫大步向前,一把推开蜘蛛侠,转身双手落在托尼腰间,“确定没事?”




 




“没事,没事,你不要激动。”




 




“没事就好。”史蒂夫温柔说道。他转身瞪着蜘蛛侠,又换上了截然不同地语气,“蜘蛛侠,今天正式告诉你,我和钢铁侠是一起许下誓言结了婚的,希望你不要再得寸进尺。”




 




“队长,别激动,蜘蛛侠只是个十四岁小孩。”




 




“我十五岁了。”




 




“大人说话小孩不要插嘴!”钢铁侠故作生气地扭头对着蜘蛛侠吼道。




 




“你怎么知道他多大了,他的事情你怎么这么清楚?”史蒂夫的眉毛揪在了一起。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你觉得我会和个十四岁小孩发生点什么吗?”




 




“万一他以为盔甲下的你也只有十四岁呢?”




 




“我靠。”




 




“在十四岁孩子面前不能说脏话。”




 




“行行行。”托尼叹了口气,事到如今,他不得不说出真相了。




 




“史蒂夫,这是彼得。”托尼指着蜘蛛侠。




 




“彼得?这货和咱儿子一个名?”




 




托尼翻了个白眼,“彼得,把套头袜去了。”




 




彼得可怜巴巴地听话照做。




 




“我靠。”史蒂夫瞪大了眼睛,半响后骂出了一句脏话。




 




“我靠。”复联全员表示这是我们第一次听队长说脏话。




 




“怎么回事?刚赶过来就听你们一起在骂人?”克林特一头雾水。




 




“队长刚才说了‘我靠’,当着彼得的面。”山姆答道。




 




“我靠,竟有这事?”克林特也骂了一句。




 




“停停停!”史蒂夫挥着手臂,“彼得,说脏话是不文明的行为,爹爹没给你做好榜样,我先对你道歉。”




 




“哟,这不是我们彼得嘛,本人终于现身了啊,今天做得不错。”克林特冲彼得比了个大拇指。




 




“你们都知道了?”托尼和史蒂夫异口同声地问道。




 




“早就知道了,”克林特笑笑,“私下讨论你们一家三口的秘密身份问题可是联盟间的一大乐事。”




 




托尼苦笑一声,摇了摇头。




 




“你知道我和托尼的身份了?”史蒂夫问彼得。




 




“知道。”




 




“我的身份,你是怎么发现的?”史蒂夫接着问。




 




“因为阿爹的头盔——”




 




“是我告诉他的!”托尼连忙插嘴道。




 




“这样啊,当时吓坏了吧?”史蒂夫看着儿子脸上的小擦伤,眉眼温柔了许多。




 




“啊?”彼得表示我今天经历得有点多。




 




“当初我和托尼互相坦白时,我们俩人都吓坏了。”史蒂夫像是想到什么趣事一样,笑了起来。




 




“啊?爸爸他不是——”




 




“啊对对对,当时我整个人都震惊了,万万没想到你爹就是美国队长,啊哈哈哈哈。”




 




彼得跟着托尼尬笑了两声,心想他爸除了总裁和钢铁侠之外,也许还能再做一份演员的差事。




 




“彼得,辛苦了,今天做得不错,”史蒂夫走过去搭着彼得的肩膀,带着他慢步走向返航的战机,“你看看你爸,天天不听我指挥,哪最危险他就往哪儿扎。”




 




“是啊,爸爸刚刚从八爪鱼的肚子里被炸飞出来的时候吓死我了。”




 




“我也快被他吓死了。我跟他说了很多次了,他那种毫无计划又不要命的作战方法根本不行,他从来不听,以后你和我一起劝劝他……”




 




所以史蒂夫轻易接受了彼得就是蜘蛛侠的事实,而他也再不会去吃蜘蛛侠的醋了。可看着眼前丈夫和儿子的背影,托尼冷笑一声,并没有感到应有的轻松。




 




难不成今后要有两个鸡妈妈来唠叨自己?托尼叹了口气,跟了上去。




 




FIN






评论

热度(7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