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

阿爸,生命之光

【盾铁/冬叉】牡丹花下(上尉x小少爷,ABO,少儿不宜)21

白定城:

相思痛啊~入骨愁啊~离人恨啊~两茫茫啊~
可怜的大盾QAQ


目录:走这里


寇森走到史蒂夫办公室的门前,轻轻敲了敲门。


“进来。”里面一个低沉的声音说。


寇森推开门走进去。这件屋子再也不像他以前见到的那样总是阳光明媚了,窗户都拉上了厚厚的天鹅绒窗帘,壁炉的火点的很旺,家具都罩上了一团闷热的黑气。猫早就送走了,房间里没有一丝声音。


史蒂夫.罗杰斯上尉坐在桌子后头,比屋子里的任何一样东西变化都要更大。他依旧高大挺拔,精神也还饱满,但是从前他脸上的那种神气已经当然无存了,那双蓝色的锐利的眼睛,以前偶尔会闪现温柔,现在却寒冷得像个深潭。他的话变得很少,周身的气质更加可怕,一天到晚把自己锁在这个房间里,没人敢靠近。


“罗斯将军送来的文件,需要您的签字。”寇森说。


“拿来。”史蒂夫取过文件,拿出一只钢笔。寇森靠近了一点,看到他的手上有淤青,可是他最近却没有出去打仗。


他没敢问,接过史蒂夫递给他的文件,默默地退出来。克林特守在外面的走廊里,一见到他出来就问:“怎么样?”


“还是一样。”寇森垂头丧气地说。


“他几乎没有吃过什么东西……”克林特点点他手里的托盘:“你看,午饭原封不动。”


“我知道……”


“他太想他了。”


“克林特!”寇森吓了一跳,把他拉到一个角落里:“不要再谈这件事了,你想被罗斯将军听见?”


“那又怎样?”克林特说,“托尼死了三年了,他没有丝毫的良心不安,他晚上睡得还是那么熟,一点也不怕遭到报应。上尉——”


“上尉现在很痛苦,他一直很痛苦,你不要再大叫大嚷增加他的烦恼,等一下他又想起托尼来。”


“他就没有不想过。我敢说他每一分每一秒都在想。”克林特压低声音,激烈地说:“他就是不肯搬出这个房间,不是吗?这是以前托尼经常找他的地方,以前托尼呆在这里的时候,上尉每天都要花一刻钟仔仔细细地打理自己,可是现在他连胡子都没有刮,连饭也不吃,整天盯着炉火发呆……好像托尼会从那里头冒出来似的。”


时间会冲淡一切,克林特和寇森刚刚听到托尼过世的消息的时候悲痛欲绝,慢慢地也挺过来了,学着开始接受这个事实。唯独史蒂夫,消息传到他手里时他没有掉一滴眼泪,只是手指紧紧地捏住信封。


“这个该死的混蛋。”他说。


没等其他人有所反应,他就转身回房。此后他就像变了个人,仿佛那个喜欢微笑的史蒂夫已经随着托尼归去,再也不会回来。


“三年了啊……”寇森长叹一声。和克林特一起慢慢走下台阶:“史蒂夫一直觉得是他把托尼害死的。”


“嗯,所以他才会那么自责,不是吗?”


“这几年那么多人叫他结婚,他们似乎觉得他只要一结婚就会好的。”


“真是群蠢货。”克林特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他和寇森来到大街上,看到一群人聚集在广场中央。


“什么事这么热闹?”


“中士!巴恩斯中士回来了!”一个小兵旋风般地从他们身边跑过,“让一下,我要去通知将军!”


寇森和克林特对视一眼:“等等。”


“我记得那个……巴恩斯中士……”


“大家都以为他死了……”


“该不会……”


“天哪!”人群中露出巴恩斯惊慌的脸,克林特尖叫一声:“我去通知上尉!他起死回生了!上尉需要这样的好消息!”


结果事实证明这他妈的根本不是啥好消息。


“我将亲手杀死你们的上尉。”泽莫高声说:“你们将成为这一刻的见证人。”


“你怕不是傻,”韦德指责,声音更大:“这么多人在这儿看着,你打算怎么对付,啊?”


“亲爱的,”泽莫友好地回答:“你是一辈子也没有听说过‘奸细’这个词吗?”


他的话音未落,就有人成群结队地从城市的各个角落冒出来,他们都骑着马,带着白色的帽子,看不见脸。


不知谁起的头,有人大叫一声:“三K党!”


接着就是一片混乱,人们四散逃命。泽莫的声音在车马声和尖叫声中依然很清晰:“史蒂夫.罗杰斯,身为南方邦联军官,长期与北佬暗中勾结,制造混乱局势,他的存在是南方的耻辱,必须抹消。”


“你放屁!”克林特要扑上去,寇森死死地拉住他:“快点找个地方躲起来,”他说,“上尉不会受伤的。”


一对人马已经往南边的街道去了,看来已经发现史蒂夫的行迹。三K党通常只在夜间活动,如此大规模的围捕和追杀还是第一次,除非——


“谢谢你,泽莫男爵。”罗斯将军出现,跟泽莫握手:“我本来不想这么野蛮的,可是法庭的审讯永远对他有利。”


“这就是这个组织的作用。”泽莫愉快地说:“跟您合作很愉快,将军。德国人最注重血统的纯正,这一点,我可以向您保证,三K党绝对不会放过一个北佬。”


“看来他往军工厂的方向去了。”罗斯将军说:“当然,这不代表邦联政府支持这项活动——事实上他们不同意。所以你最好速度快点,我们不能像上次一样又搞砸了。……嘿!巴恩斯回来了?我想就是他你们才能平安地度过检查的吧?”罗斯将军看着远处的巴恩斯,朝他笑了笑,压低声音:“一会顺便把他也解决了。”


他们在车边低声聊着,没有注意到朗姆洛坐在车里,听着这一切。


他竟敢——他们竟敢——


朗姆洛觉得自己的心里一团怒火猛地烧了起来。


“谁也别想伤害他!”他猛地跳出车厢,抽出枪来。


两声枪响几乎是同时发出的——罗斯将军中弹,朗姆洛觉得腰侧一阵剧痛,倒在地上。泽莫的枪口冒着烟,看着他冷冷地说:“我早该猜到的……你和那小子……”


“不许动!!”


朗姆洛抬起头,巴恩斯已经扑了过来,转瞬之间就和泽莫扭打在一起,枪从泽莫的手中滑到朗姆洛脚边。


“快开枪!”巴恩斯气喘吁吁地说,泽莫掐住他的脖子:“快他妈的开枪!”


“我给你时间思考一下。”泽莫说:“你是个聪明人,我敢说也没有那么理想主义……你应该跟着我,而不是北佬小叛徒……啊!”


“抱歉。”朗姆洛放下枪:“不管怎么说,你的工资还是给的很大方的。”


巴恩斯把泽莫甩到一边,冲上来抱住朗姆洛。


“啊你力气小点我没事我没事……”


“我们快点离开这里。”巴恩斯拉着他,两人正准备走,突然天边传来一声巨响,火光映红了半个天际。


“军工厂爆炸了!”


“史蒂夫!!”寇森和克林特同时大喊。


“天哪。”巴恩斯难过地说。


他们默默地对着那边,腾起的火焰和浓烟席卷过来,那是足足几十吨炸弹爆炸的威力,几乎可以肯定方圆百里已经化为了一片废墟。


“我听说他是个很棒的将领。”朗姆洛说。


另一边,克林特扶住不敢置信,几乎要倒在地上的寇森:“不……上尉……”


“你们悲伤个屁啊!”韦德突然叫起来,手指着浓烟的方向:“看!”


史蒂夫.罗杰斯骑着马走过来。他的军服破破烂烂,脸上全是灰尘,身上也添了几处伤口。


“给我随便拿点东西。”他走到克林特面前疲惫地说:“我想我得上路了。你们两个,”他看着巴恩斯和朗姆洛,“跟我一起走,去那边牵两匹马。”


“我们可以同路到琼斯博罗,然后我会给你们指路,你们顺着那条路一直走,路边有一个种着牡丹花的庄园,我想那里一定会有人收留你们。”


“那你呢?你去哪儿,上尉?”寇森沙哑地问。


“新奥尔良。”史蒂夫说:“每个人似乎都觉得我是个北佬……怎么可以让他们失望呢。”


“亚伯拉罕先生是很高兴见到你的,上尉。”韦德高兴地说:“你即使是在北佬的军队里也赫赫有名。”


“谢谢你,韦德。”史蒂夫说。他接过克林特的包裹,翻身上马,头也不回地朝着大路奔去。


——————————————————————————


斯塔克庄园。


“已经差不多按少爷的意思布置好了,”贾维斯看着清单说:“噢,我还需要一个伐木工,一个守门人。”


他一回头,看到朗姆洛和巴恩斯站在他的面前,灰头土脸,眼睛亮晶晶。


“有……有什么事吗?先生们?”


“我可以当守门人,他是个伐木工。”朗姆洛说,继续期待地看着贾维斯。他们靴子上的泥浆滴落下来,把贾维斯花了一个早上擦好的门厅搞脏了一大块。


“…………想都别想。”


٩(๑´3`๑)۶٩(๑´3`๑)۶٩(๑´3`๑)۶٩(๑´3`๑)۶


冬叉支线到此结束啦~


下一章,在北方的重逢


托尼终于要上线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又可以开车啦啦啦












评论

热度(149)

  1. 夏殁浅梦白定城 转载了此文字
    最近在学美国历史,三K党一瞬间入戏!!!彩蛋灰头土脸的冬叉老贾表示拒绝23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