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

阿爸,生命之光

【盾铁】牡丹花下(上尉x军火商,ABO,少儿不宜)22

白定城:

寻寻觅觅终相逢
今天双更,一会儿还有一章车,久别重逢炮哈哈哈哈哈
不要问我为什么,因为我计算错误,发现这一章写不到车,然而想开车的心情却又如此迫切……
大家有没有发现小标题变了呢~小军医成功蜕变成军火商,叱咤风云


目录:戳这里


新奥尔良和史蒂夫从前呆过的城市完全不同。欢快的音乐遍布大街小巷,路边总有拉着给你算命的老婆婆,穿得花里胡俏,肩膀上缝着雪貂的毛。马车互相挤着穿过街道,车窗里的人们伸出拳头叫骂,远处的工厂冒着黑烟。这一切的一切,在温和的,顾全礼貌的南方都是绝对没有的。


像他这样越过封锁线逃亡过来的南方军官,理应是要上绞刑架的。可是管事处的人仔细地看了看史蒂夫的勋章,立刻变得毕恭毕敬,结果他只是象征性,地受了审查,就获得了一个合法的身份。韦德说得没错,北方人用那满不在乎的神色,傲慢而且步履匆匆的姿态告诉史蒂夫,他们根本不在意这么回事儿,投机家们则对他说,他们看重的是他的才能,这才是赢得胜利的关键。


史蒂夫顺理成章地进入了这个庞杂的社会。新环境对他很好,虽然仍然没有使他的痛苦得到一丝一毫的减轻。他的新朋友名叫索尔,是一个快乐的大个子,在军队里工作,很乐意为史蒂夫找事。他最喜欢的事就是喋喋不休地问他关于南方的问题。


“欸,你们那儿真的每家每户都种棉花吗?你们家有没有黑奴?我们楼上也有个黑人,你知道的,可是他在印场工作,拿的钱还比我们都多——”


“南方的女孩子长啥样?我听说她们都很温柔。我们这里的女孩子也好看,我没有贬低的意思……她们正一个劲儿地追求你呢,真叫人妒忌。”


索尔的话是事实。史蒂夫就算蓄着一脸大胡子,也依旧很有魅力。他才初来北方不久,就已经成了晚宴上女孩子追逐的对象。这儿的女孩子的确与南方不同,她们大大方方地袒露着胳膊和胸脯,从来不会造作地晕倒,也不等着男人来与她们调情,反而对着史蒂夫暗送秋波。


“怎样?我想,你也到了该结婚的年龄了,总得安定下来吧。”


“不,我暂时没有打算。”史蒂夫说,索尔的话使他心里一阵绞痛。


他曾经打算结婚,有过那么一秒钟的美好的幻想,认为他可以幸福地生活下去,和——


“我没想过结婚。”他突然粗暴地说,企图打断自己脑海里即将翻涌上来的回忆:“别再问了。”


索尔乖乖地闭嘴不问,但仍然极力邀请他去参加今晚的舞会。


“说不定你能在那里见到亚伯拉罕先生本人呢。还有许多新奥尔良的知名人物。你还不知道那个 就是那个人的儿子……叫什么来着?总之暴有钱,等等,他叫——”


“索尔,”史蒂夫打断他,“我不会去的。我今天得去工厂那边,看看他们能不能给我一份工作。”


“可那是白天的事啊,舞会在晚上。”


“要是成功的话,我就直接上班了。”


“可是。”索尔望着他:“你为什么不去军队里?你的战功大家有目共睹,现在你加入了我们这一边,我敢说他们会后悔死的……”


“我不想再去军队。”史蒂夫简短地说,起身出门。


他要去求职的工厂是一个政府和私人企业家合办的,那位商人据说以前是个拎包投机家,在南方如同过街老鼠般招人厌恶,可在这里却是位叱咤风韵的大人物。


他走到厂房,看见一群人正围在这里,一辆华丽的马车停在门口,政府高级官员和军官的马车停在那辆马车后面。史蒂夫心里一沉,今天来的不是时候,这里好像正在开会。


但是他还是走了进去,灯光昏暗,人却很多,许多人伸着脖子望着,像是在等什么人出场。


一个人在台上说话:“……他是一个非常成功的企业家,有了他,我们的战争将永远不会失败!他刚刚与我们政府签署了一项协议,保证为我们提供最高效的武器,让这场战争能够尽快结束,人民能够获得自由和和平!你们了解他,你们喜欢他,女士们成群结队地想要嫁给他,而他还那么年轻——”


“让我们欢迎——托尼.斯塔克!”


有那么一瞬间,史蒂夫的心脏停跳了。他什么也听不见,刚刚还拥挤的大厅此时空无一人,只有他站在那里,什么也感觉不到。接着,他看到一个纤细的身影走上台来,头发还跟他记忆中的一样,微卷着贴在额头上,眼睛在灯光下就像最纯净的琥珀的颜色——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熟悉,仿佛他不曾离开过他。


他就这么站在那里,仿佛脚下生了根。一千种无法言说的情绪涌上来,几乎要把他给淹没。他的眼睛给刺得生疼,眼前的景象开始模糊,喉咙一阵作痛,嘴唇发干。


“托尼。”他低声说,眼睛定定地看着他。


尽管会场里有那么多人,但是托尼还是感觉到了。他的目光疑惑地扫过众人,当看到史蒂夫时停顿了一会儿。接着,他流畅的演讲突然中断,嘴唇开始颤抖起来。


“所、所以……就是这样。”托尼简短,又十分勉强地说,立刻转身下台,步履惊慌,像是在逃避什么。


人群惊讶地窃窃私语起来,刚刚那几个官员有点摸不着头脑。他逃走的速度是那么快,等到史蒂夫从刚才的情绪中缓和过来的时候,托尼的马车已经驶远了。


————————————————————————


“史蒂夫?”索尔敲着史蒂夫的房门,“你的工作找的怎么样?你还好吗?是不是不舒服?”


“我没事,索尔。”


“可是你把自己关在里面一个下午了。你是不是看见了什么?我不是故意把卧室弄得那么脏的呀!那只耗子不是我丢进来的!”


“不,我没事,索尔……我只是需要自己安静一下,好好思考一些问题。”


“那好吧。”索尔说,有点失望:“本来还想你回来得那么早就可以一起和我去参加舞会了,听说今晚那个有名的军火商霍华德.斯塔克会来呢,舞会就是他赞助的,还有他的儿子托尼.斯塔克……”


“你说什么?”史蒂夫猛地打开房门,把索尔给吓了一跳:“在重复一下最后一句话。”


“呃……”索尔被他的脸色弄得战战兢兢:“……他的儿子托尼.斯塔克?”


史蒂夫转身回房:“等我两秒钟。”


片刻之后,他们就来到了舞会大厅。索尔很兴奋,跟每个人打着招呼,史蒂夫却显得很心不在焉,回绝了许多跳舞的请求,有那么一两次还差点失了分寸。


“你干嘛老是那么东张西望?”


“啊……没什么。”史蒂夫说,依然仔细观察着热闹的人群。


一个小孩子跑过来,有些站不稳,撞在了史蒂夫脚上:“啊!对……对不起!”


“没事,是他的错。”索尔蹲下去说,摸了摸他的脑袋:“都怪他长得太高了。”


孩子不安地看着史蒂夫。


“没事。”史蒂夫说,对他一笑。他的鼻尖突然闻到一阵熟悉的香味,就近在咫尺。


可还没等他仔细研究,一个声音响了起来:“对不起,先生们,我想彼得给你们惹麻烦了吧。”


“不,完全没有,他很可爱。”索尔说,突然肃然起敬:“霍华德.斯塔克,先生!”


“不用朝我敬礼。”霍华德大大咧咧地笑了笑:“我已经退休了,现在大小事务都是儿子在处理,我也只能带带孙子,帮不上什么忙……彼得!你不要乱跑!”


“我找爸爸去!”彼得声音一溜儿远了。


“真不叫人省心。啊,瞧我看见了谁……亚伯拉罕先生!好久不见!两位先生们,尽情享受宴会吧。”霍华德说着匆匆忙忙地向一位高个子,留着络腮胡子的男人走去。


“传奇。”索尔望着霍华德的背影赞叹:“这一家子都是聪明的老狗,我想小彼得将来也是这样……史蒂夫,你怎么了?你还好吗?你脸色怎么那么白?”


“我……”史蒂夫慢慢地说,突然大吼一声:“我有儿子了!”


正在跳舞的人都转过脸来看他。


“……发神经,发神经,大家不要理会。”索尔努力地挽救局面:“你喝醉了,伙计……”


“我有儿子了!!!!!!”


“你快点闭嘴,不然保镖要把你丢出去了!”


“我有儿子了!!!!!!”


“闭嘴!!!”


——————————————————————


吃饭的时候给基友看了这一章


基友:“不对吧?!彼得哪来的?前文没提到啊?!不是十月怀胎应该早生了吗?”


我:“你要想,史蒂夫啥都是四倍……那他的儿子也应该……四乘十四十,四十月怀胎……”


基友:“……你放屁!!!彼得又不是哪吒!!!”


其实这是扯淡啦,彼得早就在斯塔克庄园被生出来了,不然咋还会跑……


当然她是辩不过我的强盗逻辑的。


然后她就把我的小炒肉抢走了。


我的小炒肉……(悲痛

评论

热度(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