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

阿爸,生命之光

【盾铁】牡丹花下(上尉x军火商,ABO,少儿不宜)24

白定城:

一个傲娇的爸爸妮和一个企图靠找机会啪啪啪修补关系的史蒂糊和唯一无辜的小天使彼得和真正的受害者索尔


目录:戳这里


当史蒂夫醒来的时候,他的身边空荡荡的,托尼已经走了。


史蒂夫有些迷糊,他的头脑经过昨晚那疯狂的一夜以后暂时还不太清醒。他把手伸到枕头里去,从里面摸出一张字条,上边还带着托尼指尖的余温。


“昨晚我想了很久,觉得这一切实在太可怕。对于我们来说,生离死别,无论什么都已经经历过了。你说得没错,我从来没有忘记过你,这一点你确实有相当的自信。但是我还是坚持我的想法,现在我们都安定下来了,好不容易各自有新的生活,我以为我们本可以终结这个延续了十几年之久的错误,所以,我恳求你一句,不要来找我。”


“我要去找他。”史蒂夫轻松地对索尔说。后者嘴巴张得大大的,因为刚刚听完他们之间一路分分合合的惊人事迹。


“可是,”索尔斟酌着语言:“哎,我以为你一直不想找人结婚是因为你……身体问题……有隐.疾之类的……”


“不要乱讲。”史蒂夫皱起眉头:“我看上去像吗?”


“不像,不像,我看你应该可厉害了,小斯塔克先生这会儿屁股应该痛得很……”


“索尔!”


“总之,啊啊,”索尔胡乱搪塞,“所以,昨晚那个小男孩是你的儿子?”


“对。”


“真好。”索尔羡慕地说。


“但是我之前从来没有见过他……托尼什么也不肯告诉我。”史蒂夫说,心里又开始生气。


昨晚他们在一起呆了整整一个晚上,可是他却没能从托尼口中撬出一个字。每次只要他一露出一副“我无论如何也得和你好好聊聊”的表情时,托尼就开始行动了。


“等会儿吧。”他软软地说,靠在史蒂夫身上。


“不,”史蒂夫觉得他这一次要坚定地拒绝诱.惑,
“先谈完再做,我问你,那个军工厂……唔……”


可是托尼立马凑上来吻住他,手臂绕着他的脖子磨蹭着,弄得史蒂夫浑身又开始兴奋。


“你不要转移话题……我……托尼……”


“对……就是这里,很棒……放进来。”托尼咬住他的耳垂。


…………结果史蒂夫花了整整一夜,所听到的就是托尼的呻.吟声。


他坚定了想法,心想这次总归能成功的,毕竟在光天化日之下,他想不出托尼还会有什么本领诱.惑他。


—————————————————————————


“昨晚那个人到底是谁啊?”霍华德慢悠悠地说,一边往自己的蛋奶烘饼上倒糖浆。


“……你知道他是谁,爸。”托尼犹豫了一会儿说。他从桌子一端探过身子,捉住彼得的手,不让他把糖浆抹在桌布上。


“噢,就是那个负心汉?”


“不要那么说他……”


“他留了胡子我倒是看不出来了,这几年他的变化可真大,我记得以前你和他老爱在花园里玩,那时候他还瘦瘦小小的。”霍华德无不怀念地说。


“他怕是不记得这些了。”


“我知道,你以为这些年我是与世隔绝的吗?”霍华德一挥手,“我可是你肚子里的蛔虫,小子,你的想法我都知道。为什么不给他一次机会?”


铛地一声,彼得把汤勺掉到了地上。


托尼弯腰去捡勺子:“你刚刚说他是个负心汉,爸。”


“我开玩笑的。”


“你才没有。”


“……好吧,我认为他是应该受点惩罚。”霍华德若有所思,“我可是为了你好。你这几年不太好过,没有他在你旁边。”


“……什么?”


“你很善于伪装,托尼,这一点很像老爸。”霍华德自豪地拍拍自己:“你会假装自己并不伤心,你还会假装自己已经把他忘了。可是,如果你真的已经不爱他了的话,你昨晚就应该扇他一个巴掌,而不是今天早上慌慌张张地蓬着头发跑回来。”


霍华德笑得就像一只老狐狸。


“……随你怎么说。”托尼无奈地看了他一眼:“我已经不小了,不会像以前一样,老那么头脑发热。这件事情需要充分的考虑,你知道我们经历的挫折实在有点多。”


他帮彼得擦擦嘴,又解下他的围兜:“好了,去外面玩吧,别爬树,爸爸会看见的。”


彼得踩着地毯跑出去了。霍德看了看托尼:“你告诉他他还有一个爸爸的事吗?”


“当然。”托尼喝了口咖啡:“我不喜欢对彼得撒谎。这孩子很聪明,不是吗?他学会走路和说话的时间都很早,而且不知道怎么地,还由衷地热爱攀爬。”


“他什么反应?”


“噢,他很平静地接受了这个现实。”托尼说:“当然,还是哭了一个下午,最后我用一块方糖把他哄好了。”


“你很爱这个孩子。”霍华德说,“如果你们三个能一起生活的话,他会很幸福的。我知道,我一直不是个好爸爸……我小时候对你的关心实在是太少。也许彼得可以弥补这一点。”


托尼没有说话,只是笑了笑:“再看吧。”


———————————————————————————


史蒂夫和索尔走进斯塔克一家住的小小洋楼,门前的草坪上,彼得独自一人在玩耍。


“收起你那慈祥的傻笑。”索尔瞥了史蒂夫一眼说。


“嗨,彼得。”史蒂夫走过去跟他打招呼:“这个名字我很喜欢,是爸爸给你取的吗?”


彼得犹豫不决地点点头。


“你爸爸呢?”


“爸爸。”彼得指着他,突然大声说。


“什么?”


“爸爸。”


“彼得认出你了!他知道你是他爸爸!”索尔很激动,凑到彼得跟前:“这孩子真聪明!那我是谁啊,彼得?”


彼得没有回答,用力地把索尔的大脸推开。


“谢谢你,彼得。”史蒂夫大笑着把彼得抱起来,按了按门铃,让女佣把他们的名片拿进去:“告诉两位斯塔克先生我来看看他们。”


片刻后女佣跑回来:“大斯塔克先生说他很欢迎,小斯塔克先生叫你别来烦他……先生……”


“没事,”史蒂夫说,“告诉小斯塔克先生,我陪彼得在院子里玩。”


他们一直在院子里带到快正午,门终于咯吱一声打开,托尼的脸露了出来。


“嗨!”索尔说,“你终于肯见我们了?”


“我必须出门。”托尼绷着脸:“市政厅已经催了三道了。”


他看到彼得安安稳稳地呆在史蒂夫怀里,揪着他的鬓须咯咯笑着:“他很喜欢你。”


“是啊。”史蒂夫说。他把彼得放下来,彼得一溜烟地跑到托尼跟前:“你去哪儿?我跟你一起去。”史蒂夫问。


“我叫你不要再来的。”


史蒂夫仿佛没有听到这句话似的,十分自然地接着说:“索尔可以赶马车。”


“我……”索尔语塞,“是,是的,请吧,斯塔克先生。”


“尽量往比较陡的路上走。”史蒂夫悄声对索尔说。


史蒂夫和托尼并排坐在马车里,和尴尬的气氛相反的是信息素的热烈。


“我……”托尼硬着头皮开口:“我们必须现实一点,是不是?”他隐隐约约地感觉史蒂夫的信息素勾.引着他:“我们是成年人……”


马车颠簸了一下,托尼往史蒂夫的方向一歪。又一抖,他一不小心靠在了史蒂夫身上。


“啊,对不起。”托尼想撑起身子,马车第三次剧烈地抖了一下,他的手一滑,整个人都扑到了史蒂夫胸口。


“我——我不——”


“也许第四次颠簸的时候,你就能吻我了?”史蒂夫一动不动,只是看着他低声说。


“别这样,我不想……”托尼抬起头,那双蓝色的眼睛隔他是那么近,他不由得一阵晕眩,感到一只火热的大手伸进他的衬衫里:“算了。”


他吻住史蒂夫,两人一起倒在马车的座位上。


——————————————————————————


“下一次,下一次,你别想我再帮你。”索尔看着托尼脸色泛红,脚步有点不稳地走进市政厅的后,回过头来恶狠狠地对史蒂夫说。他刚刚被迫听了一路马车里传来的低语和喘息,感觉自己的耳朵已经当众丧失了贞.操。


只有史蒂夫心情很好,但是他隐约意识到这只是个开始,托尼一定还会继续想方设法地躲着他。


果然。


“斯塔克先生不在。”女佣脸红红地说,史蒂夫的魅力依旧无可抵挡:“他昨天就叫人收拾行李走了。”


“去哪儿?”


“听说是去了军营,他在那里有一笔订单要做,要待好久呢。”


“这下好了。”索尔幸灾乐祸的说:“托尼不在新奥尔良。看你怎么办。”


史蒂夫想了一会儿:“索尔……”他慢慢地说,转过脸来面对着他。


“……你想干什么?”


“你是不是曾经说过,要给我介绍一个军队里的工作?”


“……啊。”


————————————————————————————


两个月后,北部,军营。


“这批武器已经运过来了,还有一批下个月就会到……”托尼看看他手里的本子,“噢对,今晚我要求看一下士兵操练,就当是检测一下武器的性能。”


“没问题,斯塔克先生。”负责人立刻说:“我们马上就为您安排。过来!”他招呼另一个士兵,两人耳语几句:“我们今晚在西操练场。路有点远,我安排了一位军官护送您过去。”


托尼的眼睛没有离开文件:“啊,那真是太谢谢你了!”


“他是新来的,但是非常可靠,我们因为他已经进展了不少,看上去像个常胜将军。以后就由他全权关照您,您看如何?”


“唔”


“斯塔克先生,容许我给您介绍史蒂夫.罗杰斯……少校?”


“上尉。特殊时期。”一个熟悉的声音说。


史蒂夫微笑,在托尼惊恐的目光中向他走过来:“您好,斯塔克先生,以后就要互相关照了。”


——————————————————————————


有一位饼姓同学跟我说,她想看我写捆/绑play


我直白地挺起胸脯告诉她,这是正剧,不能顺便乱玩


而且我也不知道怎么写捆/绑


我比较喜欢写ye战……


各位觉得山洞play如何😄

评论

热度(1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