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

阿爸,生命之光

【盾铁】取暖(一发完)

梦中雨婷荷:

甜甜甜!别问我逻辑,这没有逻辑。
本来还以为赶不上了,结果居然可以。
节日快乐!
雨下得很大,仿佛是要把之前积攒的分量在这段时间全部释放出来一样,倾盆大雨已经持续了不短的时间。雨珠打在窗户的玻璃上碎成一片水花,混杂上浓郁的水汽,窗外的一切已经看不太分明。


房间里没有灯亮着,甚至没有任何电器是使用状态的。靠着窗外昏暗的天色只能勉强看清东西的轮廓,还是史蒂夫在抽屉里翻了半天,才捡出来半只蜡烛。


那显然是用过了的,上次使用时滴下的蜡泪已经在蜡烛的表面冷凝,留下了凹凸不平的痕迹。


托尼不自觉地发出了小半声感叹,然后他迅速把剩余的话吞了回去。他裹紧了身上的被子,看着史蒂夫像是变魔术一样用火柴擦亮了那根蜡烛。暖光映亮了整个房间,史蒂夫的影子在墙面拖得老长。


没有人说话,房间里一时陷入了沉寂,只有窗外的雨声时不时传进来,混杂上随着史蒂夫的呼吸而晃动着的火焰,把房间衬得尤为诡异。


“你还是先把蜡烛放下吧。”托尼终于按耐不住开口了,他看着融化的蜡油顺着蜡柱滑下来,有的落在了史蒂夫的手上。他看不太分明,但他认为那里肯定红了。


没有说话。史蒂夫转身借着未凝固的蜡油将蜡烛固定在桌子上,然后对着托尼抱臂却一言不发。


开口了以后似乎就没有那么抗拒认输这件事了,托尼只能无奈地叹了口气。他把被子掀开,朝着史蒂夫敞开了怀抱:“好啦,是我不对,下次我不会这么做了。”


他本来是准备安抚下自己闹脾气的男朋友,却没想到这引起了史蒂夫更大的怒气。那家伙一把冲过来把他重新塞进了被子里,甚至还生气地打掉了他试图阻止的手。


“别乱动。”史蒂夫狠声道,“老实待着。”


托尼笑着点头,然后趁着他起身的时候在他的脸颊上落下一个吻。冷凝的气氛似乎一下子消失了似的,史蒂夫楞了楞,然后叹了口气,紧绷的身体终于放松下来。


“我总是拿你没办法……”他没好气地把托尼抱在怀里,“我跟你说话你老是不听。”


“哪有?”托尼拍了拍他的肩膀,大方地给他分了一半的被子,却被史蒂夫拒绝了,他只能无奈地继续把自己裹成一个蚕茧,任由史蒂夫抱住他,“我这次可没乱动。”


史蒂夫没有说话,他把下巴靠在托尼的肩膀上,呼吸尽数打在了脖颈。托尼扭过头,发现他已经闭上了眼。


看起来很累了。托尼心想。


在一个小时前他们还一起端了一个九头蛇的基地,现在却在这个不大的房间里相拥取暖。


托尼也知道史蒂夫为什么生气,他一时大意,被一位研究人员抱着跌进了附近的河水里。那人显然是想于他同归于尽的,因为他在抱住托尼的时候就做了一些小动作,一如屏蔽掉了贾维斯,一如破坏了他的推进器。


就算托尼会水,背着这一身沉重的盔甲也不可能逃离生天。


不想再去多想什么,托尼用力闭了闭眼。他回抱住史蒂夫,同时吻住他合上的眼睑。


但这时门外有敲门声响起,托尼正犹豫着,他就听到了一个苍老却又充满了力量的声音。


“史蒂芬先生?你们冷吗?我给你们送火盆来了。”


是他们的临时房东。


托尼勉强放下紧张,他活动了下手腕,正准备掀被子从床上下来,但是史蒂夫阻止了他。


“别乱动。”他的男朋友还是冷着一张脸,却干着让他的心暖得发烫的事,“到时候感冒了有你好受的。”


托尼于是只能点头,看着史蒂夫套上那件灰色的外套走过去开门。他偷偷摸摸地从被子里伸出半只脚来,却被回头的史蒂夫看到了。


“托尼——”拖长了尾音的称呼,托尼讨好地笑了笑,然后把脚收了回来。


“我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帮你的。”托尼说。


史蒂夫只能摇头,他关上门,把火盆端到了桌子前面,和托尼在的床隔了一段距离。托尼可以感受到来自那抹橘黄的热量,房间里的温度在升高,有什么东西也围绕在两人身边,不断升温。


从木材里散发出的木香随着火焰的灼烧开始浓郁起来,托尼不太能分清是那个种类,但他很喜欢这种气息,和史蒂夫身上的差不多。不会勾人心魄,但足够让他安眠。


“我小时候就是这样的。”史蒂夫坐在了他的旁边,他伸出手感受着火焰的温度,垂着眼,睫毛撒下的阴影给他添上了几分神秘,“那时候没有空调什么的,我们会上山去捡一些树枝来烧。”


“嗯。”托尼无意义地哼了声,他靠在了史蒂夫的身上,伸出手去覆盖住那双厚实的手掌。


史蒂夫这次倒没阻止他,也许是看着房间暖和起来了,他任由托尼把玩着自己的手,继续道:“那时候可以把火堆摆在外面,一群人围在一起,吃东西,聊天,还有孩子在玩游戏。”


“听起来像过节。”托尼说,他开始亲吻史蒂夫的指尖,那里有着因未曾间断过的训练而磨出的硬茧,与唇相碰的感觉其实有些怪异,托尼却开始为此兴奋起来。


史蒂夫完全没觉察到托尼的变化,他轻声道:“但我其实是没什么印象的。你知道,我不可能和那些孩子们玩在一起,他们也不会和我玩。”


我需要安慰他。托尼漫不经心地想,他已经含住了那节指尖,开始用舌头舔舐指缝。


“别……”史蒂夫一惊,他试图抽回手,但是托尼制止了他。


“继续。”他含着手指含糊不清地说,“我在安慰你呢,大兵。”


“……”史蒂夫沉默了一会儿,直到托尼已经含进了第三根手指他才再度开口。


“不过还有我的母亲,她会陪伴着我。”史蒂夫一边说,一边反客为主,他用手指夹住了托尼的舌头,然后在托尼的口腔里搅拌着,他细细地抚摸过口腔里的每一寸,直到托尼再也合不上嘴,积攒的唾液从嘴角落下,在被子里浸出铜钱大小的痕迹。


他任由史蒂夫动作,甚至还靠近了些许,尽量跟上史蒂夫的节奏。
————看评论链接————

评论

热度(78)

  1. 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梦中雨婷荷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