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

阿爸,生命之光

【冬叉】抉择(双叉梗,丧病,逗逼,狗血,一发完)

孤光残影:

【冬叉】抉择(双叉梗,丧病,逗逼,狗血,一发完)


 


(盾铁提及,不吃的勿戳。试着用小章节的方式写一写,感觉自己萌萌哒【恶~~~】暗搓搓地艾特下爸爸 @施雪 )


 


1.


朗姆洛把自己炸了。


在瓦坎达度假(避难)期间,一次在饭桌上闲聊时史蒂夫偶然提起这件事。紧跟着他就被自己的发小喷了一脸的非洲特产。然而以史蒂夫对巴基那种“你就是杀了一万个人也是个乖宝宝那都不是你干的你是无辜的你被控制了我会为你讨回公道”的态度,别说喷他一脸非洲特产,就是喷他一脸硫酸他都不会生气。


他蛋定地抹了把脸,然后用更蛋定的语气问:“鹿仔,你和他很熟么?”


“不,我和他不熟,没说过几句话。”巴基茫然地看着他,言辞之间是无法质疑的诚恳,“但我的老二和他的屁股是老相识。”


这回轮到史蒂夫喷他发小一脸非洲特产了。


“别伤心。”史蒂夫不知道该怎么劝巴基,他一向不擅长安慰人,要是他擅长的话,也不会让自己的老二和托尼的屁股隔了半个地球——扯远了——但他仍试着努力,“他毁容了,非常、非常严重的毁容。”


用餐巾擦着脸,巴基的声音闷闷地传出:“我干他的时候都是从后面来,不看脸。”


认真的说,史蒂夫完全不想听到这个,一点也不。但他要安慰巴基,所以知道的越多他越能找到切入点,但是脑子里挥之不去的限制级画面干扰了他正常的思维。于是他决定做个恶人,试图回忆和朗姆洛相处的那段时间以来发现的对方身上的缺点,以便说服巴基那人是个混蛋并不值得留恋。


想了半天,可除了朗姆洛是九头蛇这件事,直到他的发小择干净了头发上的食物残渣他都没找出朗姆洛的半点缺点。那人果断勇敢,心思缜密,极其自律,头脑灵活,性格成熟,长得好看人又亲切,说话也幽默,无论是做同事还是做朋友,都是最上乘的人选。


炮友就另当别论了,可看巴基的反应,想必当初朗姆洛也干的很称职。


最后史蒂夫实在没办法,起身走到巴基面前,伸手把对方的脑袋压在自己的腹肌上,叹息道:“哭吧,哭出来就好了。”


巴基没有哭,他垂着脸,脑袋硌在史蒂夫钢板一样的腹肌上。过了一会才闷声说道:“真奇怪,我都想不起来他是什么样的人了,但我心里还是很难受。”


“那就别想了,忘了正好。”拍拍发小的肩膀,史蒂夫抓起一个形状怪异的水果递到他面前,“吃点甜的,心情会好一些。”


巴基接过来咬了一口,酸的眼泪都下来了。


 


2.


感谢九头蛇的黑科技,朗姆洛在洞察计划启动之前参与了一项人造人的实验,留下的DNA混合了冒牌血清,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里就冒出来两个特战队队长级别的半超级士兵带着九头蛇小分队在非洲横行霸道。


应国王陛下的要求,史蒂夫带领前复仇者小队的半数以及编外人员将这两个复制品抓捕归案。看着被关在振金打造的监狱里的朗姆洛们,前九头蛇资产冬兵的表情像是圣诞节和新年凑到一天过那样喜悦。


我们暂且将他们分别称为布洛克和朗姆洛好了,不然掉浴缸里就连他们亲妈都未必能分的出谁是谁。


布洛克比较接近原来的那个特战队队长——至少史蒂夫是这么认为的——冷静而又体面地坐在单人间的床铺上,没有任何过激的行为出现。而那个朗姆洛,大概正好是原特战队队长身上承载了阴暗面的细胞培养出来的,打从关进监狱就开始对着监视器问候复仇者们的所有亲属,连巴顿家的狗都不放过。说出来的每一句话要是放在电视台上播都得被“哔——”掉。


然而令史蒂夫吃惊的是,巴基却说那个朗姆洛最像本体。并且他表示,如果让他试试他们的屁股就能给出更准确的判断。


“求你,别当着我说这个。”史蒂夫就差给他跪下了,“不需要判断他们哪个更接近本体,他们都会被销毁。”


“什么?怎么能这么残忍!?”巴基从监控室的椅子上蹦了起来,新装上的振金拳头捏得吱嘎作响,“他们是活生生的人啊!”


“他们是九头蛇的试验品,脑子里装着芯片。”史蒂夫指着一个显示屏上的透视照片,“就像你之前告诉我的那五个超级士兵一样,当初我们去西伯利亚不就是要销毁他们么?”


“我脑子里也有芯片,要销毁你先销毁我!”巴基张开手护住监视屏,好像这样就能阻止布洛克和朗姆洛被销毁一样。 


“那不一样,巴基,你是被九头蛇洗脑了!他是自愿加入九头蛇的!”


“我会说服他们和九头蛇划清界限。”


“这件事事关重大,我得和国王陛下商讨一下。”史蒂夫抬手示意他不要着急,“你可以趁这个时间和他们谈谈,如果真的能说服他们,当然是件好事。”


“我会的。”巴基笃定地说道,“说不服就干到服为之。”


史蒂夫只当这是自己的发小还没彻底从冬兵状态下恢复过来。


 


3.


巴基决定先从朗姆洛开始,因为隔壁那个冷静的布洛克他真没什么印象。虽然他对本体的记忆只局限于在九头蛇基地里有关于啪啪啪的印象,但那些叫骂的词汇听起来格外亲切。


“嘿,是我。”他站在铁栏杆外面,冲骂了半个多小时不带重样的朗姆洛挥挥手,“还记得我么?”


“兔崽子!快他妈把老子放出去!”朗姆洛冲过来猛地一脚踹在振金栏杆上——要不是有半吊子的超级血清腿就断了——他抱着小腿骂得更欢,“你个长不大的童子军,怂包,狗娘养的玩意,居然给复仇者卖命,简直丢光了老子的脸。”


啊,这是我的管理员。巴基欣慰地笑着。铁手穿过栏杆伸向近在咫尺的朗姆洛,他想要摸摸那张依旧帅气没被毁容的脸。朗姆洛倒是没傻到咬他一口,也没试图掰断那几根铁手指,而是往后退了半步,一脸嫌弃:“死娘娘腔,滚!”


“我很想你。”温热的液体自眼角滑落,不,巴基才不会承认自己哭了,“别给九头蛇卖命了,加入复仇者,你会有一个全新的人生。”


朗姆洛看到他的眼泪愣了一下,但立刻又摆出那副桀骜不逊的态度:“老子从他妈懂事起就是九头蛇,一天是,一辈子都是,轮不着你这个兔崽子对我指手画脚!”


“你不接受招降,会被销毁!”


“老子是怕死的人么!?”


“我怕!我想和你在一起,一直在一起,从我还在九头蛇里时就这样打算了!”


“啐,死娘娘腔。”朗姆洛背过身,“滚开!兔崽子,老子没把你培养成这种怂包样。”


“……”


抓着牢房外面的铁栏杆,巴基长长地叹了口气。


 


4.


布洛克看到巴基站到牢房外面后,起身走到栏杆边上,语气平静地说道:“好久不见,冬兵。”


“你还……记得我?”巴基的惆怅被对方温和的态度冲淡些许。


“当然,我记得所有的一切。”布洛克轻轻勾起嘴角,“在九头蛇基地的时候,我们相互照应,你教我格斗技,我负责保养你这把‘武器’……还记得在训练场上那次么?哦……你忘了,你隔天就被拖去洗脑了。”


“我记得!”巴基握住布洛克抓在栏杆上的手,用人类的神经末梢和铁手上的传感终端一同感受熟悉的温度,“我们相处时的每一个点滴。”


“很好,士兵。”布洛克和他隔着铁栏杆额头相抵,“你刚刚和那个复制体说的话我都听到了,我现在就给你答案,我加入你们。”


“真的?!太好了!”巴基欣喜地亲吻着对方的鼻尖。他试着去吻布洛克的嘴唇,但栅栏的密度和厚度阻碍了他的动作。


“别着急,我们以后有的是时间。”布洛克的手指擦过他的嘴唇,尔后放在自己的嘴唇上印下一吻,还冲他挤了下眼睛,“等他们放我出去,我要参观的第一站就是你的起居室。”


巴基本来被那个诱惑的动作勾住了眼睛,但听到布洛克的话之后,他的眼神骤然凝固起来。


不,这不是我的管理员。


“好。”他点着头,顺势将头低下去再没直视对方的眼睛,“你等着,我这就去和史蒂夫说。”


 


5.


“销毁他。”


回到监控室,巴恩斯的手按在史蒂夫的座椅靠背上,而后者正在看他分别和两个复制品沟通的视频。他刚才和国王陛下商讨过了,如果复制品能接受招降,那么就观察一段时间后释放,如果不接受,则必须销毁。


“那个脾气火爆的无法说服吧?”回头看了发小一眼,史蒂夫点点头,“其实我也不想销毁他,毕竟是个活生生的人,但——”


“是布洛克,安静的那个。”巴基伸手指向屏幕,表情不舍但语气决绝,“不能留下他,他会毁了我们。”


“你确定?”史蒂夫惊讶地张了张嘴,好一会才继续说道:“可他不是决定接受招降了么?”


“假的,他是在演戏,说的都是我想听的。”巴基长长地叹了口气,“他不是我认识的那个布洛克·朗姆洛,他是潜伏在神盾的特战队队长。”


“恩,听起来像是我认识的那个。”无奈地摇摇头,史蒂夫苦笑着看向另一个屏幕,“那这个怎么办?他不接受招降,你再怎么保他也会被销毁。”


“他会的,再给我点时间,我保证。”巴基使劲按了按史蒂夫的肩膀,“你能信任我么?”


抬手拍了拍放在肩膀上的铁手,史蒂夫用力点了下头。


“我永远信任你。”


 


6.


“兔崽子!你他妈放老子下来!”


半吊子的血清打不过振金铁手,朗姆洛像头待宰的羊羔一样被巴基从牢房里揪出来抓住手脚扛到肩上,一路挣扎着扛到了对方的起居室里。被摔倒那张KINGSIZE的大床上时差点把他的胃酸摔出来。


“接受招降,不然就干到你点头为止。”巴基也不和他多废话,拿过振金手铐把他拷在床头——床栏杆也是振金做的,挣都挣不断——回手撕了他的裤子,同时威胁道:“你知道我的持久力。”


“你他妈就是一枪崩了老子,老子也他妈——操!”


“我看你能嘴硬到什么时候!”


“滚出去!兔崽子!老子——呃——”


“你不是说想要带我离开九头蛇么?恩?”


“那他妈老子也没说要带你去找复仇——啊——者!”


“复仇者有什么不好!?你就非他妈东躲西藏的活得像个下水道的老鼠才高兴!?”


“去你妈的老鼠!老子是九——啊——头蛇!干的是征服世界的大买卖!我操!你慢点!”


“九头蛇都快破产了,还征服世界!?嘿!别他妈夹我!复仇者有世界首富和美国首富做后台,你自己选!”


“操操操!别他妈捅那!”朗姆洛嚎了一嗓子,“轻点!老子是他妈——第一次!”


巴基突然反应过来自己干的是个复制体,和之前被他彻底干开了的那个本体多少还是有区别。于是他放缓了速度,语重心长(威逼利诱)地说道:“听话,我们一起守护世界,好好过日子,你之前不是说要带我去西西里岛看日出?背着通缉令你连非洲都出不去。”


朗姆洛哼哼唧唧的声音戛然而止,瞪着眼睛瓮声瓮气地吼道:“妈的老子让你慢没让你停啊!”


“哦哦。”埋头苦干了一阵,巴基掐着对方的下巴用舌头扫遍那张死鸭子一样硬的嘴里的每一个角落,然后抬起头凝望着那双被泪水泡模糊的眼睛,“我已经同意把另外一个复制体销毁了,你要是还不接受招降,我就只能陪你一起死。”


“跟老子死在一起是他妈你的荣幸!”朗姆洛抽抽鼻子,侧头在胳膊上蹭掉滑落的泪水,“不过你得活着,兔崽子,你还年轻,死了怪可惜的。”


“我都九十多了……”


“九十多还他妈能硬的起来!?”


“对着你,再硬一百年也没问题。”


“吹牛逼!”


“你试试?”


到了第二天吃晚餐的时候,巴基带着一身沐浴液的味道,头发上还滴着水坐到餐桌边,向史蒂夫保证朗姆洛已经接受了招降,还把桌上的东西打包了至少一半带回自己的起居室。


 


7.


看着发小被滋润得胡茬都闪着亮光的样子,史蒂夫默默地拿出手机往寄给托尼的手机上发了条短信过去——


【你吃晚饭了么?】


只过了几秒,那边就回了条短信过来——


【吃早饭呢!有时差!白痴!】


【抱歉,打扰了,你继续。】


【嘿,你现在起飞还赶得上晚餐,我突然想起来今天晚上没约会。】


【老地方见?】


【嗯哼,你记得订位子。】


订完餐厅的位子,史蒂夫想了想,又顺便订了常去的那家酒店的房间。


万一呢?是吧?


 


END


 


没让冬冬左拥右抱是我的锅……


反正就是傻白甜无脑丧病的段子,看个乐呵得了……


我越来越丧病了…… 



评论

热度(126)

  1. 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孤光残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