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

阿爸,生命之光

【盾铁/霍铁亲情向】If He Comes Back(一)

-I-R-O-N-:

# 我就是看小虫的时候听见我铁那句“我爸从来没夸过我”的时候心疼的要死所以决定让他被霍爹好好宠一回!而且年轻的霍爹很苏啊!很苏啊!很苏啊!小妮妮一定敲可爱的啊想想那个大眼睛!#


#主盾铁,All铁友情,虫铁友情,我就是想让复联宠妮妮···#


#简直是离奇又没有道理的脑洞,可能···OOC?你们不要打我啊#








(一)


Tony真的是该死的讨厌那帮道貌岸然的家伙。


天知道他有多想用一个斥力炮把Ross的脸轰开花。


谢天谢地吧,钢铁侠虽然随意所欲,但是最起码还不是个疯子。


更何况是在这样的关键时刻,退一万步讲,平复协议造成的风波和取消队长一行人的通缉令,才是最重要的。


他边脱着身上沾满了那些记者香水味的衣服,边在心里一遍遍的翻着白眼。


该死的,如果不是亲爱的美国队长用着他快要沸腾到阿斯加德的义气搞完了事又撂挑子跑了的话,他也根本用不着去收拾这么大的烂摊子。


Tony把自己砸在了新大厦新卧室的全新却依旧柔软的大床上,捏着鼻梁叹了口气。


说真的,总不至于是我上辈子真的欠了他们钱吧?


他用手扯过被子随便往身上一盖就闭上了眼睛,连洗澡的力气都没有了。


天知道他为了这一次的谈判,已经足足有一周没怎么休息过了。


不过唯一值得庆幸的,大概就是谈判的结果总还算是令人满意。


取消超级英雄的通缉令,协议暂缓,重新协商。


嗯,完美。


Tony临睡着前这么想着。


如果他不用必须看见Steve Rogers的话,可能就更完美了。




Howard发誓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他绝对要把宇宙魔方扔回海底并且这一辈子都不想要再看见它。


他的心情实在是不怎么好,那个放在他实验台上的该死的蓝色方块又一次的袭击了他。


因为他那该死的来自天才的未来科学家的好奇心。


好吧,可能这一回不只是袭击。


他揉了揉自己被摔的酸痛的腰和屁股,盯着四周全然陌生的环境,心里很想骂娘。


Howard Stark是什么人?!就算是再让他摔上几回他的脑子也依旧会是全世界最聪明的存在。


所以他扶着周围唯一能抓住的应该算是桌子腿儿的东西慢慢站起来,忽略因为自己而撞的七零八碎的一些摆设,他看着目前为止他所处的异常宽敞又高档的房子,肯定了自己绝对是跑到了另一个空间的事实。


别问他为什么,因为这地方看上去就不可能属于他所处的那个战争年代。


“检测到未知生命体入侵。”


机械女声突然响了起来,Howard吓了一跳,他保证,直到现在他都没有在这座大的出奇的房子里看见什么其他的人。


还有,未知生命体是个什么鬼形容?!


“正在扫描入侵者。”


“What?!”Howard眉毛一跳,“嘿,等一下,我不是……”


“扫描完毕,结果显示……”机械女声出现了一秒钟的迟疑,“你是……Howard Stark?”


Howard愣了一秒,“额……是的,我是说,嘿,等一下,这是哪儿?或者你先告诉我,你是谁?”


“这里是复仇者的新基地,隶属于Stark集团,我是这里的AI管家,您可以叫我Friday。”女声停顿了一秒,Howard觉得她的机械声音似乎比一开始温和了一点,“Welcome home,Mr Stark。”


Howard吸了口气,他拿手指敲了敲额头,“Emm……Okay,我想我明白了你……”哦上帝,能把Howard逼到语无伦次的事情可实在不多,“你刚刚说了什么?复仇者?Stark?我家?好吧……我可能需要整理一下……嘿好姑娘,你可以告诉我,现在是多少年吗?”


“2017年,Mr.Stark。”Friday平静的回答。


“哇哦……”Howard 一拍脑袋,无奈的笑了出来,嘴唇上漂亮的小胡子都一动一动的。


“这可真是……出人意料。”




Tony挤了挤眉毛慢慢从睡梦中醒来。


有些奇怪,或许是太累了,他这一觉睡得异常的棒,甚至他觉得自己浑身上下好像更新了一样。


天知道他有多久不能好好睡觉了。


他抬手揉了揉眼睛,有些倦怠的从床上坐了起来,习惯性的开头冲Friday打招呼。


“Morning,好姑娘。”


然后他就愣住了。


刚刚他是幻听了吗?还是他没睡醒?!那个奶声奶气的幼年音是什么东西发出来的?!


“Friday??”


Tony不死心的又叫了一声,接着他眨了眨眼睛,伸出两只手,又掀开了自己的被子。


然后他发出了一声哀嚎,虽然听上去更像是小孩子的呜咽。


该死的,那个奶声奶气的小东西是他!


“Friday?!发生了什么?!难道是我睡觉的时候我们阿斯加德的王子带着他的弟弟来拜访我们的新基地了吗?”


“事实上并没有,Boss,”Friday回应着Tony,“您的身上并没有任何魔法的痕迹。”


“所以你要告诉我,我睡了一觉,醒来之后就回到了五岁?”Tony用他现在的两只小手掐上了腰,从床上……好吧,蹦了下来。他应该是有些惊愕和焦躁的,Stark也许是想要发火,但是他现在太小了,五岁的Tony Stark看起来还没有桌子腿高,小奶音的分贝明显不足以弄出发火的气势,反到十分可爱。


“虽然我也不想承认,但是,Boss,目前来看,是这样的。”Friday告诉他,“而且,我想您现在需要立刻去客厅看一下。”


“客厅?怎么了?博士变身回来砸了我新装的冰箱吗?”Tony一边问着一边朝着门口走,他不知道该不该庆幸,把他变小的东西连带着也变小了他的衣服。


不然钢铁侠的家里怎么可能会有五岁孩子的衣服?!


“并不是Dr.Banner,而是……”Friday难得犹豫了几秒,“您还是亲自看一下比较好。”




Tony听着Friday奇怪的话来到了客厅,他光着小脚丫在客厅左右转了转,“Friday ,你让我看什么?”他朝着窗边走了几步,看到了地上一些摆饰的碎片。


“Ouch!你真的确定我睡觉的什么没有什么鬼东西……”


“额,Friday,你能告诉我……”


成熟男性的嗓音完美的打断了Tony没能发完的牢骚,一个看上去三十岁左右的年轻男人从厨房的方向绕了过来,和此时五岁的Tony打了一个完美的照面。


Tony更加觉得,一定有什么不知名的生物入侵了他的大厦。


不然他为什么,会在这里,看见了一个年轻的活生生还冒热气的,他亲爹?!


“……Howard?!”Tony依旧难以置信的叫了一声,一双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面前英俊的小胡子,声音里带着他自己都没察觉到的细微哽咽和颤抖,“Dad……?”


“哦……嘿,”Howard显然被面前的孩子吓了一跳,“小甜心,不要乱叫……”


“事实上,Mr.Stark,”Friday先一步出了声音,“Boss并没有乱叫,您确实是他的父亲。”


“What?!”Howard瞪大眼睛,瞅了瞅面前还在盯着他看的小男孩,“你叫他Boss?!还有,你是说,他真是我儿子?!你确定我会在这个年份才有一个……额,他看上去好像才只有四五岁?”


“实际上,这栋大厦是Boss的私人财产,而您看见的……是个意外,”Friday认真的强调,“大概是您出现在这里之后,Boss突然变成了幼年的样子。”


“What?!!”该死的宇宙魔方,他Howard这辈子都没说过这么多的What,这简直蠢爆了!


“Okay,Friday,算了。”Tony眨了下眼睛,终于收回了凝固在Howard身上的目光。他的小手在衣摆上攥了攥,像是废了好大力气才逼着自己不做什么动作。他蹲了下去,没什么意义的捡着地上的碎片。


他感觉很奇怪。


是的,在现在这个时间段看见Howard的确很让他激动,但是Stark一向擅长伪装这种感情,可刚刚他的确有一个瞬间想要冲到Howard的怀里死死的抱住他,然后在痛快的哭一场。


那是一种强烈的委屈和难过以及想要的亲昵,奇怪的感觉几乎要击垮他的理智,好像他真的就是一个五岁的小孩儿。


还好,还好他逼着自己忍住了。


不然,啧,看看刚刚他家老头子的那个表情,他可不要那么丢脸。


“……你知道的,他一向不怎么和我亲近……”Tony蹲在地上低低的念了一句,或许他是在同Friday讲话。




Howard的大脑在刚刚确实有那么一瞬间的当机。


任谁凭空多出来一个这么大的儿子都会被震住的!Howard Stark就算是天才也是人!


好吧,他其实只是不敢相信。


不敢相信自己竟然真的在以后会有一个儿子。


而且……这个儿子长得,竟然,这么可爱!


老天啊,你看他白白嫩嫩的,说真的他一定比布丁还要软!半长的头发看着手感好的要命,睫毛长的像是两把小扇子。他的小鼻子精致极了,鼻梁那么挺,他的嘴巴粉嫩的像是棉花糖一样,他竟然还用他的小舌头舔来舔去?!哦上帝啊,你看他的眼睛!!它们怎么能那么大?!焦糖色……就像是蜜罐儿一样好吗?!他怎么能有这么漂亮的一双眼睛?!


现在有人告诉他……这个漂亮又可爱的好像天使一样、让他恨不得一直揉在怀里的小家伙,是他Howard Stark的儿子?!


好吧,他终于反应过来了。


他看着蹲在地上的Tony,他刚刚的反应好像伤到他了?他想起了男孩刚刚的眼神和小声的低语,心里突然像被攥住了一样难受。


他走到了Tony身边蹲下,凑近了他一点,一种全新得感觉正在慢慢包裹他。


“嘿,小家伙……我知道这很奇怪,但是……你叫什么名字?”Howard发誓,他绝对是第一个去问自己儿子叫什么的爹。


Tony的手上还无意义的划啦着地上的碎片,听见Howard的话他也只是眨了一下眼睛,“Anthony Edward Stark,Tony Stark。”


“哇哦……很棒的名字。”Howard由衷的发出了赞叹。


“嗯……”Tony的声音听上去有些闷闷的,“……是你起的。”


“Ah-ha?”Howard笑了出来,他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从他靠近Tony的那一刻,忍不住的疼爱和兴奋还有莫名的快要沸腾的情绪把他完全包裹,他的心一直在跳的飞快,他甚至有些局促和愧疚,因为他刚刚过度的反应。


他抽了一下鼻子,试探的伸出手握住了Tony的,他有些紧张,他似乎是害怕Tony会挣脱他,但是好在小家伙只是僵硬了一下,却没有别的动作,这让他开心极了。


“嘿……我猜你这里一定有人收拾卫生?所以不要捡了,”Howard有些担忧他会被那些碎片划伤手指,“……那个……我想我得和你道歉,但是……你得理解我,毕竟我来的时候,我还是个连稳定女朋友都没有的老光棍,只知道——”


“我知道。”Tony转过来看着Howard,对方蹲在他面前,让他可以平视他,他歪了歪头,眨了一下他那双大眼睛。他从没有见过年轻的Howard,除了那些黑白的照片,这让他感到很不可思议。


“Ah…-ha?”Howard挑了一下眉毛,还想要说什么的时候目光就落在了Tony光着的脚丫上,他皱了皱眉毛,直接伸长了胳膊把男孩儿抱了起来,“你真不应该不穿鞋,小甜心,你不怕着凉吗?”


“……实际上不会的,Friday会调节室内的温度……”Tony正从被Howard抱起来的事实中回不过神来,然后他对上了Howard的眼睛,这让他声音都变小了一些,“……好吧,我没有这么小的鞋子……”


噢老天,他简直是……太可爱了!Howard这么想着,忍不住用鼻子蹭了蹭他的脸,上帝啊,他身上就像是被泡在蜂蜜牛奶罐子里一样,又甜又香。


不过Tony看样子实在不太适应Howard这么亲昵的举动,这让他根本不知道怎么动了。


“好了Tony,介于你现在没有鞋子,你还是先在我怀里呆着比较好,”年轻的Howard嘴里第一次叫出了这个名字,听上去异常的柔软,他像是揉玩具一样揉了揉他的头,“然后,告诉我,你刚刚说你知道什么?”


Tony扭了扭被自己年轻的父亲抱在怀里不太自在的身体,抿了抿嘴,“……我说我知道你现在是一个连女朋友都没有的老光棍。”


“呃……”


“因为你一定每天都在实验室里研究你的发明,”Tony看着他,突然变得有些咬牙切齿,“然后一门心思去找那个、该死的、掉在不知道哪个冰窟窿里的、美国队长。”


“呃……”Howard的脑子又一次有点卡壳,他不得不承认这个小家伙说的一点都没错,但是,那个“该死的”是怎么回事?“好吧,小甜心,你说的一点没错。不过我不至于一直都——”


“嗷,是的,你一定还会用你帅气的脸和从来不缺的钱去和各种美丽的姑娘来一次约会接着打一炮什么的,然后转身就会忘掉他们的名字——”


“嘿!Stop!”Howard瞪大了眼睛抬手捂住了他未来儿子的嘴巴,“你在说什么?!”好吧,他得承认他说一点都没错,只是这些话从一个五岁的孩子嘴巴里说出来实在是太不像话了,而且——该死的这些事情他儿子为什么会知道?!


Tony趁着他愣神的时候皱着眉毛打开了他的手,瞪着大眼睛拔高了嗓子,“我说的明明没错!”


“……好吧,对,你说的没错,只是……”Howard捏了捏他的鼻子,“Tony,你需要告诉我,你怎么会知道这些事?”


“因为我也姓Stark,我也记不住她们的名字。”Tony耸了一下肩膀,奶声奶气又一本正经的说着,他看起来只是在陈述一个最普通不过的事实,但是对于一个目前只有五岁模样的他来讲,这种冲击对Howard来说实在是太大了。


“Oh no……你…… god……”Howard生无可恋的闭上了眼睛,天知道他现在多想有个洞能让他把脑袋塞进去,他简直无法在面对这样一个可爱的小天使的时候把他刚刚的话和他联系到一起!


“嘿,你不用这么惊讶,”Tony骄傲的撅起了嘴巴,“这是因为Stark家的男人都该死的有魅力,不是吗?”


Howard张大了嘴巴动了动,然后无奈又愉快的笑了起来,他把Tony又往怀里搂了搂,蹭了蹭他的颈窝和脸,“……好吧好吧,真是没办法……可爱的小东西,你可真是个鬼灵精。”


Tony被他年轻父亲的小胡子扎的有些痒,他不住的缩着脖子躲,手臂下意识的搂在Howard的脖子上,被他弄的笑了出来。


然后Howard呆住了。


他已经不知道这是第多少遍在心里叫了上帝。


上帝啊,他终于看见这个小家伙笑了起来,就好像全世界的花都开了一样。


老天,他到底是怎么才能做到在之后不去亲近他?!他的这个小宝贝儿?!他记得Tony刚刚这么说的?


他相信如果现在Tony朝他要一个卫星他想他都会研究个什么飞船或者仪器给它从太空中薅出来送给他当玩具!他简直恨不得把全宇宙都给他!


Tony也有些发蒙,事实上这种感觉依旧让他想要大哭一场,然后就这么好好黏在Howard的身上,要知道,他几乎没有感受过这个。


但是他记忆中来自成年Tony的理智压住了他,他不自在的咳嗽了两声,环在Howard脖子上的手臂慢慢的送开,最后变成了两只小手捏住了他肩膀的衣服。


“那个……好了,Dad,我承认我看见你很开心,”Tony眼睛眨了眨,两篇浓密卷翘的睫毛好像直接扫在了Howard的心里,“但是我同样觉得,我们或许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嗯?什么事?”Howard随口回了他一声,他还沉浸在要怎么才能把Tony拴在自己身边好能随时随地的亲亲他的小天使,因为这个小家伙看上去并不是很喜欢……额,自己太亲近他?


“我想我们需要知道你是怎么过来的,还有我是怎么变小的。”Tony认真的说着。


“Ha,Tony,你的想法很棒,但是……”Howard勾起一边的嘴角,“小甜心,你确定你现在可以吗?”


“嘿!我觉得目前为止我只是身体变小了其他的并没有什么问题!”Tony似乎有些恼的拿小拳头锤了一下Howard的肩膀,“不过我们可能需要一些人的帮忙。”


Tony说着,并没有理会Howard的反应,“Friday,你可以帮我联系到Bruce吗?告诉他我现在迫切的需要他的帮助。”


“如您所愿,Boss。”


“然后……”Tony犹豫了一下,“我想我需要告诉Pepper,对吗?不然她一定会杀了我的,即便我现在是个小孩子。”


“按照以往的数据分析,这种可能性在百分之九十左右。”


“哦老天,我害怕她的高跟鞋,”Tony揉了揉鼻子,“告诉她让她和Rhodey一起过来。”


“Yes,boss。”


“暂时对外保密,我指其余的,所有人。”


“明白,boss。”


“好了……应该……”


“容我打断你一下,boss,”Friday不得不提醒他,“现在是周六早晨7点17分,如果不出意外,Mr.Parker将在1小时13分后来来到这里。”


“Oh shit……”Tony忍不住想要翻一个白眼,而一直插不上嘴的Howard终于找到机会开口。


“Parker是谁?”他这么问着,丝毫没有感觉到自己看着Tony的目光有多么的明亮。


“额……是一个话痨的高中生,一个粘人的小男孩儿,一个……好吧,让人不知道怎么办的小家伙。”Tony实在想不出什么词来形容Peter,而且Howard的眼神儿让他有一些不自在,他是想要夸他吗?他也不知道,毕竟Howard从没有夸过他。


他肩膀一塌,应该是要无奈的叹气,不过现在的样子让Howard很想摸着他的头发安抚他。


“……就,计划不变,让他来,我会想到办法的。”他得先搞定这个Spidey的问题。尽管Tony并没有说过,但是他确实很信任他的睡衣宝宝,而且,他实在是拿Peter没辙,况且他不可能一直瞒着他的睡衣宝宝,不是吗?


“Yes,boss。”


“好了,”Tony吐出一口气,看着Howard,“现在,要去我的实验室参观吗?”


实验室三个字几乎是条件反射一样的让Howard的眼睛亮了起来,他还从刚刚Tony一系列快速的安排这让他开口的声音都变得雀跃,“Oh god,你的实验室?!我的天……我是说,当然可以!这简直太棒了……我竟然没有想到我的儿子也有一个实验室!”


“你没想到的事多了……”Tony小声嘟囔了一句,朝他撇了撇嘴,抬手捏了捏Howard的手臂,“能放我下来吗,Dad?我不会着凉的。”


Howard看了看他的小脚丫,又看了看地板,然后认真的回答了他。


“No.”


“……”真是说不通的老头子!长得年轻也没用!Tony翻了个白眼,哼哼着,“……我说,你走。”


Howard满意的笑了出来。


然后Tony就开始在自己家里给他第一次见面的年轻版的父亲指起了路,他发誓他这辈子都没做过这么蠢的事情!


而就在他们即将到达目的地的时候,Tony像是突然想起来了什么事情,他在Howard怀里转过头,企图面对他直视他的眼睛,然后他抿了抿嘴,神情十分严肃的开口,“我要告诉你一件事。”


Howard不由得停了下来和他的儿子对视,“怎么了,Tony?”


“……你不用担心你的美国队长了。”Tony提起这个名字的时候,声音又一次黯了下来。


“啥?”Howard愣住了,不光是为了Tony的话,还有……什么叫他的美国队长?!难道他之后的那些年里做了什么奇怪的事情吗?!


“他被找到了。”


“什么……?你是说……Steve,Steve Rogers?!”


“嗷是的,就是他,难道,我是说,除了他还会有别人是亲爱的美国队长吗?!”Tony的声音变得高了一些,而且Howard发誓,“亲爱的美国队长”几个字从Tony嘴巴里出来分明一点都不“亲爱”。


“哦上帝,他真的还活着?”Howard激动的手臂有些抖,这让Tony提起了警惕,以防自己面前这个资深的美国队长迷弟因为亢奋而把他摔在地上。


“是的是的,他还活着,而且活的不能再好了。”Tony说的咬牙切齿,即便他还是个孩子,Howard也从他大大的眼睛里看出来了愤怒和隐藏起来的哀伤。


“他现在在瓦坎达和他的好伙伴们在一起,”Tony翻了个白眼,“而且他很快,用不了几天,也许这周,他就会回来,到时候你就能和你心心念念的老朋友见面了。”


“额····嘿,Tony,别这样,我承认我确实一直在找他,那只是因为我有些愧疚并且他是我的朋友···”即便Howard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但从Tony的态度上他已经知道,自己这个宝贝儿子貌似和他的老朋友闹得···不太愉快?


“哦是啊,我知道,你把他当朋友,而且一直在找他···”Tony低声重复了一句,慢慢别过了头。


Howard发誓有一个瞬间他看见了Tony眼睛里有水光在闪。


“放心吧,他简直好得很,活蹦乱跳的简直能随时随地砸了纽约的大楼。”Tony回过神之后又说了一句,语气像是要嚼碎他。


“Come on 小甜心,相信我,Steve不会这么做的。”Howard抬手敲了一下他的脑袋。


“嗷,是,他的确不会砸了纽约的大楼,”他只会用你给他的盾牌砸碎你儿子胸口的反应堆,Tony没有把后半句话说出来,他只是垂下了眼睛抽了一下鼻子,又把头抬了起来,“好了,我们进去吧。”


“呃···好的。”Howard再一次肯定,Tony和Steve恐怕不只是闹得不太愉快的问题,他再一次发誓,他看见了,他感觉到Tony刚刚像是要哭了出来。


那个布鲁克林的臭小子欺负他了?Howard想着,拧了拧眉毛,该死的,最好别是真的,谁也不能欺负Howard Stark的儿子,Captain  America也不行!


“···他是怎么被找到的?”Tony打开实验室门的时候,Howard突然问了一句。


“具体的经过Friday有存档,你错过了很多东西,一会儿你可以慢慢的了解它们。”Tony说着,又一次把头转了过来。


“还有什么吩咐?”Howard笑着看他。


Tony撇了撇嘴,企图让自己的表情看上去稍微正常。


“嗷,也没什么大事,就是突然想起来,”Tony停顿了一下,可爱的小眉毛挑了一挑,“我们亲爱的美国甜心扔掉了你给他做的盾牌。”


“噢···没关系,他扔···”Howard保持良好的笑容在突然反应过来Tony说了什么时候瞬间僵住,他惊愕的瞪着眼睛,“···Ah-ha?!!”


Tony耸了耸肩膀,趁着Howard发蒙的时候从他怀里怔了出来,手指指了指实验台上那个标志性的红蓝搭配,“就那儿,他不要了。”


Howard眨了一下眼睛,用以确定Tony刚刚并没有在开玩笑并且自己并没有年纪轻轻就眼花。


然后他就拔高了嗓子,直接震响了复仇者新基地的安全警报。


“What ! The ! Fuck !”







评论

热度(5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