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

阿爸,生命之光

【盾铁/霍铁亲情向】If He Comes Back(二)

-I-R-O-N-:

#我好像字数写超了···Emmm真要命···#


#这章简直磨叽又话多,说好的傻白甜呢?!我为啥叫交流感情?!#


#大概···有霍盾友情向的单方面回忆?#


#就,别打我【逃跑】#










(二)


Tony发誓他从来没干过这么蠢的事情。


在自己的实验室抱着一个快比他都要大的盾牌跑来跑去。


“Dad!Stop!”Tony决定放弃了,他停了下来转身把盾立在地上,抬手冲着Howard比了一个停止的手势,“你应该知道这个东西都多重!”


Howard果然下意识停了下来。


“···Okay,小甜心,我不追了,”Howard抬手挠了挠头发,向着Tony弯了弯手指,“你把它给我。”


Tony警惕的把盾牌贴着自己又挪了挪,“你不能把它处理掉。”


“不处理掉留着它干嘛?”Howard气的胡子一抖,双臂环抱起来,“它和你这间无与伦比的实验室简直是格格不入,我不想再看见它了,把它给我!”


Tony眼睛一转,抽了下鼻子,“···不行,你知道的,这里没有东西可以处理这个振金做出来的家伙。”


“Ha···这或许不是我该担心的?”Howard有些想笑,“好了,你应该知道这根本不是问题,交给我,Tony。而且它太重了,我担心它会砸到你。”


“额···”Tony迟疑了一下,眼睛往旁边一扫,用最快的速度拖着盾牌把它塞到了那里的一个被实验台挡住的空隙里。


“好了,看不见了,我们去做些重要的事吧。”Tony眨着他的大眼睛一本正经的看着面前的Howard。


“···”


Howard很想说他现在觉得让那个该死的盾牌彻底消失真的挺重要,不过他更不想在刚刚让Tony和他亲近了一点的时候就和他的小宝贝大吵一架。


Tony悄悄松了口气。


“好吧,小甜心,听你的,”Howard呼出一口气,上前去弯腰又把Tony抱了起来,“我说了,找不到鞋子你就先老老实实待在我怀里。”


“···”Tony很想告诉Howard他真的不会着凉,Friday会很好的调节室内包括地面的温度,他的脚下是暖的。


不过他没有说,首先他觉得Howard并不会因为这个放弃抱他的举动,其次···好吧,是Tony的小私心告诉他,他其实很喜欢Howard抱着他,因为在他之前的记忆里,Howard抱他的次数简直屈指可数。


“你不打算领我好好参观一下这里吗?”Howard刮了一下他的小鼻子。


“哦,是,好的,”Tony有些别扭的动了一下,“Friday,把灯光全部打开,调亮。”


“Yes,Boss。”


偌大的实验室灯光全部亮了起来,Howard先是愣了一下,而后难以抑制的笑了起来。


“Oh god,这简直···”他抱着Tony的手臂不自觉的收紧,Tony偷偷的去看他年轻父亲的侧脸,Howard的目光流转在他实验室的每一个角落,从实验台到实验工具,甚至在看见Dummy的时候都发出了赞叹,他记得很清楚,他当初兴致冲冲的把这个小东西拿给Howard看的时候,他的父亲好像都没有分给他多余的眼神。


他从没有如此近距离的观察过他的父亲,他像每一个孩子一样错过了自己父亲年轻的时候,却也阴差阳错的把握不住年长的时候,而再之后一切都来不及了。


他曾经无数遍问过自己,在西伯利亚的时候他最恨的是什么,后来他想了很久,才发现他所有的愤怒和怨恨在那一刻的来源大部分并不是基于视频中冬日战士的冷酷和残忍,而是来自Steve的隐瞒与承认。


他想,或许Steve并不能理解Howard对于他生命的意义。而那对Tony来讲,远比阿富汗的囚禁更能让他限于绝境,大过他至今活过的所有生命时间里,任何一场能摧垮他的灾难。


他从来没能想过自己在二构里模拟出来的场景有一天会变成现实,更别说是那个灿烂的、骄傲的、最意气风发的、他年轻的父亲。


而此时此刻他正被这样的Howard抱在怀里,看着与他相似的英俊温和的眉眼,看着他由心底里的喜爱自己的作品,看着他因为过分喜悦而明亮闪烁的眼睛,看着他因为自己而自豪的、骄傲的表情。


那是他曾经一直想要的,却连在梦里,都从未拥有的一切。


所以这已经是最好的了,不是吗?


命运依旧眷顾,他终究又有了一次机会,弥补他错过的、没能抓住的所有。


 


Howard简直无法形容他现在的心情,那种兴奋的、骄傲的、自豪的、愉悦的感情交杂在一起溢满了他的心仿佛随时都能喷涌而出。


快看看他的小甜心啊,他实在是太棒了,他简直要超过自己了,不是吗?他简直值得拥有这世界上的一切。


他本不应该在一个陌生的、甚至不属于他时代的环境里如此放松和毫无警惕,可当他抱着Tony,他的小宝贝,他的小天使,那种血脉间的涌动是无法克制和不能欺骗的,他不能忽视自己下意识想要亲近和宠爱这个孩子的心情,他想,这或许就是一个父亲的本能。


可他看的出,Tony和那个未来的他的关系似乎并不是太好。他僵硬的、不习惯亲近的举动,和他大眼睛里闪烁的感情多少有些格格不入。他想,或许多年之后的自己错过了、或是没能做到很多事,以至于他最亲爱的小家伙期盼却又不敢太亲近他,可他相信不管怎样,那一定不会是他的本意。


你看,Tony那么棒,他怎么舍得不疼他呢?


他想应该有什么事是横亘在两个人之间的,没有机会、来不及解决的问题,现在的他或许无法知道,可这次无意之中的时空穿越,除了意外,或许也是一次补偿的机会,不是吗?


补偿他欠Tony的亲昵,和Tony也许丢了的、没能得到的父爱,也让他能记得,在回去之后,对未来这个必将到来的小天使,别再遗忘和冷落了。


他深呼吸了一口气,将绕了大半圈的目光落回Tony脸上,却发现小家伙眼睛红红的,好像下一秒就要哭的样子。


“Oh老天···怎么了?”Howard慌乱了起来,抱着Tony的手臂都不稳了,“该死的···我是弄疼你了吗?哦天啊···我没怎么抱过小孩子···”


Tony赶紧摇头,“不,没有,Dad···”他哽咽了一下,深吸了一口气,眨了一下红彤彤水汪汪的大眼睛,“就只是···”


他屏住呼吸,像下了什么决定一般的凑上去,在Howard的侧脸上亲了一下,然后立刻撤开,别着脑袋快速的眨着眼睛。


哦老天,这简直太蠢了,Tony凭借着自己成熟的记忆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而后却又叹了一声。


不过这很棒,不是吗?


Howard则完全愣住了,他喉结动了一下,看着Tony的眼睛缓慢的眨了眨。


Oh God···这小家伙刚才是···亲了他一下吗?!


哦上帝啊!为什么能有这么可爱的小东西存在?!竟然还是他的儿子?!Howard深呼吸了一口,表示他的心脏在刚刚一瞬间,差点就要承受不住了!


“噢小甜心···”Howard又一次抱紧了他,把脑袋在他颈窝里蹭了又蹭,一边在他脖颈侧亲了好几下,一边闷声的笑个不停,“你真是···太可爱了。”


Tony被他的胡子弄的发痒,他还是有些不自在的伸手推着Howard。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年轻的他爹的属性···可能和Peter有的聊?!


好吧,但愿Howard永远不要知道他的这个比较。


Howard在Tony小手的推搡之下终于抬起了头,也就在这时候,他看见了他刚刚一直没留意的、身后的一面墙。


那一排展柜里的、Tony的Mark装甲。


“天···那儿···那里···”Howard的眼睛突然睁的老大,他的嘴都微微的张开了一点,目光中的光芒在那一刻亮的刺目,“···哦我的上帝啊,那是···”


“是Mark,我的装甲,我的一部分。”Tony脖子一仰,后背都挺的更直了,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都更明亮了一点,不自觉翘起的嘴角更告诉了Howard他有多骄傲。


“哦天啊···这真是···”Howard甚至无法用言语表达自己此刻的心情,他只是紧紧的看着Tony,恨不得一双眼睛以后都长在他的身上,“可以让我看看他们吗?”


“Of Course!”Tony挑了一下眉毛,“Friday,让Mark47过来。”


“如您所愿,Boss。”Friday的机械音此时听上去似乎都柔和了一些,她的操控指令下达在Mark47身上,那个大家伙眼睛和胸口的莹蓝色光芒同时溢了出来。


Mark47听话的走了过去,贴心的站的离Howard更近一点。


“我得给他重新拼一遍漆了,”Tony小小的手抚摸在Mark的金属手臂上,那种温凉却不寒冷的触感随时随地都能让他的心变得柔软而又滚烫,眼神却因为他身上某些部分的划痕而变得有些波动,“···看他多帅气,不是吗?”


Howard此时的目光只比Tony更灼热一些,他拿手覆上面甲,再到肩膀,手臂,胸膛,最后流连在反应堆莹莹发亮的地方,笑的眼睛都弯了起来,“它很酷,我是说,它们,所有的,简直,不能再酷了。这几乎让我不能想象。”


“Friday,手甲。”Tony看着Howard,眼睛转了转,手指在Mark手臂上敲了敲。


熟悉而又清脆的机械声响了起来,Mark47的右手手甲自动卸下,转了一个小半圈,可以说的上是温柔的包裹在了Howard的右手上。


“哇哦···”Howard发出了一声惊叹,他抬起右手仔细观赏着他儿子的杰作,嘴角翘的越来越高,“上帝···说真的,我从来没说过这么多的上帝,你知道,我简直不敢相信,我究竟错过了些什么?”


“额···”Tony不自然的顿了一下,“其实就算是之后的你,也没有见过他们。因为当我创造出Mark的时候,你已经不在世很久了。”


“···”Howard觉得这真是一个过于奇怪的对话。


“好了,Dad,”Tony总觉得Howard下一秒会问出一些他暂时不想回答甚至不想听到的问题,所以他及时打断了他的思索,“Friday已经把资料准备好了,相信你会在里面知道你好奇的所有事情。”


Howard因为Tony的话不得不断开刚刚想要问的事情,他哼了口气,捏了一下Tony的脸蛋儿,“都听你的,小甜心。”


Tony在他怀里扭了扭,一只手抓住了他的袖子,“唔···你能放我下来吗?我是说,让我坐在实验台上也行。”


Howard一撇嘴,眼睛在Tony和实验台上来回扫了好几圈,最后才下决心把他放在了自己所站位置的对面,并且脱掉了自己的外套盖在了Tony的腿上。


“···”


Tony盯了盯那件现在几乎能把他全都抱住的外套,在心里直咬牙。


到底是什么给了Howard错觉让他觉得自己很冷?


还有,他必须要给他的父亲换一套衣服!哪怕是他自己的!那个时候的衣服简直太丑了!就算是他爹也不行!


 


Tony说的没错,Friday的确拥有着再详细不过的资料了。


Howard自然而然的首先看起了Tony的经历,就算不提他是自己的孩子,光是这个实验室和那些装甲,已经足够吸引他全部的注意力。


而Tony则没办法的坐在他对面,荡着小腿在他面前的全息上划来划去。


他决定给自己重新做一套Mark,毕竟之前的那些对于现在他的来讲实在是太大了。


他开始在屏幕上写写画画,很快就沉浸在自己的氛围里,当他再次停下来的时候,他已经不记得Howard看了多久了。


他拨开屏幕抬头去看Howard,却发现他年轻的父亲脸部崩的死紧,手在身侧也攥成了拳头。或许是全息屏蓝光的原因,他似乎看的见Howard过分明亮的眼睛,明亮到那里面似乎装着什么液体。


这让Tony有一秒的慌乱,他看见了什么?他心里想着,稍稍挪开自己的身子,输入了把此刻屏幕的内容投到自己面前的指令。


然后他就看见了他最担心、抑或是说,他本想要隐瞒的一部分。


是阿富汗的山洞里,如同地狱般的噩梦。


该死的。他狠狠的攥了一下手,像是决定了什么是的再一次抬起头,用手扯了扯Howard的衣角。


“Dad···?”


他试探性的叫了一声,看见Howard抖了一下,而后看向他的,是一双汹涌着的眼睛。


“Uh···”Tony其实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种状况,就如同他当年不知道怎么面对Pepper。


他的大脑迅速的转了转,最后决定像刚才那样,他朝着Howard伸出了双臂,“···抱抱。”


他看见Howard恍惚了一下,眉头有些抖动,然后他弯下了腰,将Tony抱了起来,轻的、温柔的、却又是安稳的、有力的把他搂紧了怀里,不同于刚刚,Howard一只手托在Tony的后脑上,将他埋进了自己的肩颈之间。


那是一个拥有而又疼爱的姿势,让Tony一个瞬间里不知道做什么反应。


然后他听见了年轻的父亲在自己耳边有些颤抖的叹息着叫他的名字,“Tony···”


这让Tony无措了起来,他似乎感觉到一些湿热的触感,他急忙挣掉Howard扶在他后脑勺上的手,从他肩膀上抬起头来,“···Dad?嘿,你看,”他伸出自己的手指按上Howard的眉心,让Howard侧过脸来看他,然后他冲着自己年轻的父亲微笑,“我没事了呀,我好好的,没事了。”


Howard眼眶红着,他同样浓密的睫毛的抖了抖,就那样沉默的看着Tony,最后将小家伙的头轻轻的按下来,和他的额头贴在了一起。


“告诉我,Tony···”他的声音带着哽咽的低哑,“疼不疼?”


Tony的眼睛迅速的红了起来,心脏如同被人狠狠的攥在了手里。


在一个瞬间,他感觉到了窒息。


这是一句再普通不过的问话,可没人知道的是,无论是在山洞里面对Yinsen,还是回来之后的Pepper和Rhodey,都没有人问过他这样的问题。


原来从没有人问过他一句——Tony,疼不疼。


当后来那莹蓝色的、甚至让人觉得炫酷的、钳在他身体的那个圆形的帮助他维持生命的小东西成为了他身体的一部分,那些所谓的源头和经历早已渐渐变得不重要甚至被人遗忘,慢慢的连他自己都快忘记了在阿富汗的山洞里,意识模糊间被掏空的胸口,和血腥与灰尘的味道。


可直到现在他才发现,原来一直以来,所有人都只记得后来的光鲜靓丽,而忘记了在最开始的时候,当炸弹的碎片一点点钻进他的心脏,当刀和电流同时连接上他的身体,在那些血肉模糊的关头,他忍受着多少的痛苦,他到底疼还是不疼。


他拼命的呼吸了好几下,然后小手抓住Howard肩膀上的衣服,使劲儿的摇着头。


“···不。”


而Tony只能回答出这一个字,他感觉自己无法控制了,哪怕再多说一点。


Howard对着他笑了,尽管这个笑让Tony莫名的难过,他将Tony再一次按回了自己的颈窝,用手抚摸着他柔软的头发。


“Oh my darling···小家伙···”他的声音温柔又难过,“···你是我的骄傲。”


如同烟花在耳边的轰然乍响,Tony紧紧抿住嘴巴,拼命的眨着眼睛。


“···谢谢,Dad,”Tony环住了Howard的脖子小声的说着,“···您也一样。”


 


Tony用了好半天才终于把Howard哄好。


不过Howard总算不再像刚刚那样伤感又难过了,而且他终于肯把Tony放在了自己旁边的椅子上。


讲道理,坐在实验台上真的是太蠢了。


他依旧安静的坐在旁边进行他的新装甲制作计划,Howard似乎已经看过了不少资料,包括他和Peggy创立的神盾局,虽然期间有关于他行动的部分还是让Howard的情绪波动不小,不过好在Tony还是把他的父亲哄了回来。


好吧,这个形容其实真的有点奇怪?


他用小手抓了抓自己的头发,舌头下意识舔了舔嘴唇,他仅仅用余光瞄着旁边翻看资料的Howard,全息屏幕上那个熟悉的名字和照片依旧尽数落在了他的视线里。


曾被他嘲笑过的红蓝制服,还有那面标志性的盾牌,以及那个就算他怎么努力回避也仍然忘不掉的名字和样子。


Steve Rogers,AKA,Captain America。


Steve Rogers,Steve,Steve···


Tony深吸了一口气又迅速的呼了出去,拼命将疯狂涌上来的情绪压了回去,不知道为什么,好像变小之后,他的所有情绪都变得越来越难控制了。


好在Howard似乎专注在资料上,并有注意他几秒钟的快速转换。


可他似乎也没有什么办法再安心做自己的事情了,Howard就站在他的旁边看着Steve的资料,这让他心底里一直以来有些抱怨的、放不下的那件事变得难耐。这件事总是困扰着他,在他出生之后,Howard还活着的时候,他没有什么机会问出这件事,也得不到什么答案,而在之后Howard的意外离去,也让他这个问题再也没有机会问出口。


他埋怨过,伤心过,没有一个孩子会能坦然的无所谓这样的事,可抛除这些,剩下更多的还是疑惑。现在时光无意间给了他一次重来的机会,让他在这样的时机下,又一次看见了自己的父亲,让他有机会将那件埋藏了几十年都没有问出口的、无法的得到答案的、带着委屈和埋怨的事说出来,他想,或许他可以知道了那一直困扰着他的、无法更多的接近Howard的真正原因。


“Dad···?”Tony的小手抓了抓椅子,他深呼吸了一下。


“嗯?”Howard目光依旧落在全息屏幕给他展示的资料上,但是头已经因为Tony的呼唤而稍稍偏过去了一些,“怎么了,小甜心?”


“···我可以问你一件事吗?”Tony眨了一下他的大眼睛。


“哦亲爱的···”Howard无奈的笑了出来,他侧过身子靠在实验台上,眼睛已经离开了屏幕落在了Tony身上,眼中的宠爱毫无隐藏,“你可以问我你想要知道的一切,Tony,我觉得我没办法隐瞒你。”


Tony抿了下嘴,那个他想要问的问题让他不自觉有些难过的垂下了眼睛,“我一直很想知道···为什么···你为什么这么执着的一直要找到Cap?”


Howard被他问的愣了一下,他眨了下眼睛,歪了一下头,“···什么?”


“你或许不知道,在这之后,到你离开的很多年来,你从没有放弃寻找过他,”甚至因为寻找他,而几乎从来没有关心过我,Tony没有把这半句话说出口,他认真的看着Howard,“所以,能告诉我究竟是什么原因,能让你坚持这么久?”久到贯穿了自坠机之后的所有人生。


“Ah-ha?”Howard愣了一秒之后有些苦涩的笑了出来,“Shit···这个臭小子,我竟然找了他这么长时间?真是难以相信···”


他抬起手揉了揉眉心,身子向后靠了靠,企图让自己再放松一些,“原因吗?其实···我自己也没想过,”他这么说着,“如果你不问,或许我也想不到,我能坚持那么久。”


“你们是好朋友,对吗?”Tony的手抓着Howard披在自己身上的外套,眼睛似乎又亮了一些。


他想过Howard和Steve或许应该是很好的朋友,最起码也要比他和Steve好得多。


尽管Steve向他隐瞒了那件事,尽管Steve似乎并未怎么提起过这个名字。


“Ha···你知道我第一次看见他的时候,他是什么样子吗?”Howard哼笑了一声,没有正面回答Tony的这个问题。他举起手在自己的肩膀处比了比,眼神和笑容里带上了独属于回忆的温和,“他大概也就这么高,又瘦又小,心悸、哮喘、心脏病、高血压、猩红热···哦老天,我简直不能想象他还有什么病没得过。当时Barnes带着他一起去了世博会,我记得在台下,那两个漂亮的姑娘都围在Barnes旁边,那个小王子根本就是左拥右抱,在Barnes的笑容面前,我相信没有哪个女孩子会在当时多看Steve一眼。更何况,上帝啊,他那时连和女孩子搭讪都不会。”


“···他现在也不会。”Tony没忍住的撇了撇嘴吐槽了一下Steve。


“噢,可是他后来居然得到了Peg的心,”Howard的语气似乎有些怨念,他撇了撇嘴,缓慢的呼吸了一下,“所以后来Erskine选中他的时候,我真的觉得那老头子一定是疯了,他那种身体状况,甚至都很难承受血清的力量。”


“但是···他成功了。”


“是的,他成功了,”Howard像是松了一口气,“他有着无人可比的毅力、耐力、以及坚韧,他正直、勇敢、善良,不怕牺牲,敢于冒险,同样的,倔的像头牛。血清将他身体的一切强化成了普通的人的四倍,这让他变成了一个超级士兵,一个象征,一个···一个完美的化身,我们的Captain America。”


“没有人不把他当成英雄,Tony,”Howard看向面前他的小家伙,“我也一样。”


“我甚至可以想象到后来的人们怎么评价我的?Howard Stark?,军火贩子,发战争财,”


死亡商人,毫无信誉···没错吧?”


“Dad···”Tony的手攥紧些,他不太想听到这些。


“Come on Baby,这没什么,我甚至被成为了‘卖国贼’,所以相信我,这些算是最温柔的评价了。”Howard上前,伸手揉了揉Tony的头发,“我知道你难过,不想听到这些,就跟我在刚刚那些资料上看到的你一样,你不知道,你和我有多像,但是你比我要优秀,优秀的多。”


“总有人要承担着什么,Tony,你得到的东西越多,你就要承担的越多,也会失去的越多,”Howard在他的小家伙面前慢慢的蹲了下来,“我曾经创造出过一种气体,它叫夜灯。军/方的要求,它原本应该仅仅只是可以让士兵不眠不休的东西,但是我失误了。它变成了,一种毒气。”


Howard叹了口气,“它产生了类似剥夺睡眠的症状,易怒、幻觉、精神错乱···我知道这种东西绝对不能被用在战场上,可是McGinnis派人抄了我的实验室,它被抢走了,然后被投放,就是那场菲诺战役。战役已经无所谓输赢了,你知道吗,当我事后飞到那里,遍地都是人们自相残杀之后血肉模糊的尸体。”


“Peg说错不在我,可是,”Howard的笑更让人难过了,“这就是我的错,不是吗?是我创造了他,所以承担、救赎、甚至是死亡,我都有责任去面对。因为如果我不去创造它,这件事或许就不会发生。”


“我造出了太多太多我无法控制威力的东西,或许我不会使用它们,或许我最初的目的不是那个,但是结果摆在那里,”Howard伸出手,将Tony的小手包在自己的掌心里,“Tony,你知道,我这辈子几乎都在搞破坏。可是重生计划,那瓶血清,Steve···”


Howard闭了下眼睛,声音似乎哽咽了一下,“Steve他是我唯一,唯一给这个世界带来的福祉。他美好坚韧,勇敢善良,他可能是唯一的、出自我手里的,不会害到别人的家伙了。是的,我必须承认,我爱他,在乎他,Peg也一样,大家都一样。”


“他当时离我那么近,他掉下去的地方就在那里,我可以救他的,我明明可以救下他,再早一点,只要再快一步,我甚至可以拦住他找到别的办法,可是都没机会了,就差那么一点。”Howard的声线出现了明显的颤抖,Tony看见了父亲眼眶里几乎下一秒就会落下的东西,他的睫毛已经湿了。


“我不相信,没人相信他就那么死了,因为他是Steve Rogers,他不是普通人,他是Super Solider,他是Captain,就算是最差的情况,总要找到他的尸体。他从没有放弃过任何事情,那么我也不能。他背负了太多人的希望了,Tony。”Howard抬手遮住了自己的眼睛,“我知道我可以找到他的,我一定能找到他,只是每一次都差了一点。只是每一次···”


他突然说不下去了,深呼吸了好几次才放下自己的手,他看着面前皱着眉头红着眼睛看着他的Tony,温柔的笑了起来。


“可是Dad,这些事并不是你的错···”Tony尽量平复自己的语调,让自己看上去平静一些,“更不是任何人的错,而坠机是不可避免的一件事,那是Steve自己的选择。”


“是的,可是这样我就应该真的原谅自己吗?”Howard深深的望向他,“就像你从阿富汗回来停止了军火生产,就像你穿上盔甲决定去拯救世界的时候,就像你头也不回的炸掉那些Stark制造的武器的时候···Tony,其实那些并不是你的过错,可你却在承担大部分的责任,因为我们都不能原谅我们自己。”


“尤其···当你发现你没能抓住的,是你最美好的东西。”Howard又一次闭上了眼睛,他们陷入了良久的沉默,剩下的只有并不平稳的呼吸声,而当他再次睁开眼睛看向Tony的时候,那双眼睛里的悲伤已经被大部分的温柔和疼爱淹没。


他将Tony拉的离自己近了一点,慢慢的笑了起来,“不过现在好了,那小子被找到了不是吗?虽然我觉得他似乎变得欠揍了。”他用另一只手捏了捏Tony的小鼻子,声音变得更加柔软,“而且,我已经拥有了一个更美好的存在,那就是你呀。”


Tony因为这句话而彻底的愣住了,然后他看见他的父亲冲他伸出了手臂,而他也又一次伸出了手环住他,感受着Howard一点点将自己扣进怀里。


“Thanks,Tony,让我能在这个时候遇见你,”Howard的呼吸鲜活而有力,“My Angel。”


Tony吸了口气,将手臂收紧了一点再一点,把脑袋深深埋进了父亲的颈侧。


他想,他已经知道了他想要知道的东西了。


他就这么和他年轻的父亲拥抱着,安静了一阵之后,他才小心的抬起头,悄悄的在自己面前拽过了一个全息屏幕,一双漂亮的大眼睛里翻涌上的情绪明明灭灭,最后慢慢的归于平静。然后他无声的、偷偷的给Friday敲下了一个指令。


——升级加密等级:


文件:西伯利亚


指令:禁止查阅


权限:Tony Stark


 


Howard也不知道抱了Tony多久才放开,他狠狠的在小家伙的脸上又亲了几下才把他安稳的放回椅子上,自己又走回全息屏的资料前。


他看起来更放松了,他一边拿手翻着页面,一边轻快的说着,“说真的,我突然不是很讨厌那个东西了。”


“啊?”Tony揉着被Howard亲的那半边脸,他总觉得他亲爱的爹想要把他直接吃掉。


“把我带到这里来的小东西,说真的,它实在是太不乖了。”Howard犯愁的啧了一下。


“小东西?那是什么?”


“一个蓝色的小方块。”Howard耸了一下肩膀,给了它一个十分形象的形容。


“宇宙魔方?!”Tony眼睛突然睁大,声音都变得高了。


“噢是的,”Howard有些惊喜的看着他,“小甜心,你知道那个小东西?”


“额是的,当然,一种宇宙能量,很强大,可以随意开启时空门,就像虫洞。”Tony快速的说着,他的眼睛变得更亮了,“相信我,Dad,后来的你通过它做出了弧反应堆,而那后来变成了我胸口的那个小东西,它救了我的命。”


“Ah-ha?”Howard显然一时没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他只看见那个小家伙开心的从椅子上跳了下来。


好吧,他又没有穿鞋。


“我就知道,Bruce会帮上大忙的。”Tony眨了一下眼睛,仰起头看着Howard,“会有办法的。”


“你想说什么?”Howard宠溺的看着他。


“我是说,会有办法让一切回到正轨。”Tony笑了起来,浓密的睫毛随着眨动的眼睛扇动。


“我知道,”Howard伸手揉了揉Tony的头发,“你最棒了,不是吗?”


Tony噤了一下鼻子,小舌头俏皮的吐了两下。


真是个要命的小家伙。Howard在心里扶额感叹,简直可爱的犯规啊。


而正在父子俩在这越来越温馨的气氛下交流的时候,Friday的声音并不算适时的响了起来。


“Boss,Mr.Parker到了。”






PS:Howard所说的相关内容,均来自美队1以及《特工卡特》

评论

热度(307)

  1. 君埋泉下-I-R-O-N-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