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

阿爸,生命之光

【盾铁/霍铁亲情向】If He Comes Back(九)

-I-R-O-N-:

#搞定啦搞定啦终于把这里写出来啦!这章可能对话为主,虽然有些长,可能进展不快,但是我一直觉得关于Bucky的问题还是需要认真解决【泥垢就是你太磨叽】。不过接下来应该就会快一点啦!【感觉是个flag嗷】很多地方我还是表达的不够好,嘤,没办法,一条咸鱼的痛,总之,我希望他们好好的,我希望每一个人都能幸福。#


#感谢各位一直在的小天使,一个大大的么么哒~#












(九)


Howard先Tony一步走出训练室,他靠在一边的墙上,手杵着额头有些粗重的喘息着。


他没有想到他会在这个时候碰见Bucky,或者说,一个为了寻找他的Bucky。


故人依旧拥有那张熟悉的脸,但神色和表情都让Howard异常的陌生。


在现在这个时候,这样的见面意料之中的尴尬,他们原地站着,甚至都称不上是对视,因为Howard别开了眼睛。


“有时间吗?”Bucky打破了这诡异的气氛,声音听不出什么情绪。


“如果我说没时间,你觉得在这里我能去做什么?”Howard挑了下眉毛,用一种很奇怪的表情看着Bucky。


是Stark的惯有风格,Bucky嘴角像是无奈的抿了抿,“···我有些话,想和你说。”


Howard沉默了一会儿,然后他点了点头,“别站在这儿,去我房间吧。”


“好。”


这是个相对奇怪的画面,年轻的Howard和Bucky一前一后的走着,前特工的脸上没什么表情,称得上是麻木冷淡,Howard更是沉着一张脸,如果这个时候有外人撞见这一幕的话,可能会以为即将会出现什么血腥的限制级画面。


而这样的状况一直到Howard关上房间的门之后,也依旧没有变化。


“我说,你说有事找我,不会是为了这么看着我吧?”Howard先他一步放松下来,他又扯开领口一颗扣子,提了一下裤子腿瘫倒了沙发上。


Bucky仍然是站在那里,一半没入较暗的阴影,他的头发很长,悉悉碎碎遮着他的脸,他仅存的一只手垂在腿边,一点点握成拳头。


“对不起,”Bucky这样开口,“我知道,这句话没有意义,但是,我必须和你说,对不起。”


Howard敲着膝盖的手指停了下来,眉头下意识的皱了皱。


“我不能回避这个,无论是对小Stark,还是对你,我应该接受任何的惩罚,这是我必须要承担的。”


Bucky的声音听不出什么起伏,如同他没有波动的脸色,Howard看了他很久,也没能再从他身上,看到当年那个布鲁克林小王子的影子。


他还记得来自Barnes的笑容,好像清晨的太阳和杯口的玫瑰,温暖并且热烈。


“这里安全措施不错,说真的,你能不能过来坐下?不累吗?”Howard朝他笑了笑,指了指自己一边的沙发,“你要不要喝点什么?酒?咖啡?还是别的什么?”


Bucky的拳头攥的更紧了,他犹豫了一阵,称得上是慢吞吞的走了过去坐了下来,他看了看Howard,缓慢的眨了眨眼睛摇了摇头,“···不了。”


Howard耸了耸肩,“Well,好吧,”他的目光不自觉的落在Bucky空荡荡的手臂上,又迅速的移向了别处,“那个···感觉怎么样?”


“···什么?”Bucky愣了一下。


Howard伸手指了指,“你的···胳膊。”


“哦,”Bucky眨了下眼睛,“没什么,习惯了。”


Howard下意识用舌头舔了舔下嘴唇,不太自在的抬起手挠了挠自己的后颈,“好吧,好吧,说真的,你这样我···”


他的话还没说完,Bucky的眼神就动了动,然后他打算站起来。


“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Howard急忙伸手把人按了回去,他有些哭笑不得的哼了一声,“老天···我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和你说话竟然会比和那些死板的老家伙还要别扭。”


“···我···很抱歉。”Bucky的手这回在裤子上抓了抓。


“Oh,可停下来吧,别再让我听见这个了,”Howard揉了揉眉心,这几个字听得他头都大了,“你来找我,就是为了让我惩罚你什么的?”


Bucky没说话,但他收紧的手和垂下的睫毛默认了这个。


“你说我能罚你什么呢?”Howard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真的笑了出来,“说真的,把我换成你,有一天一个来自未来的人和你说,‘嘿伙计,对不起,有人利用我把你杀了,你随便把我怎么办吧,’你说,你能真的把他怎么办呢?”


Bucky显然没有想到Howard会这样回应他,年轻的小胡子男人带着他记忆中隐隐约约的熟悉的那个专属于Howard Stark的微笑,看起来并不在意什么的问着他。


“我知道你是什么人,Barnes,我也知道Hydra对你做了什么。”Howard伸出手拍了拍Bucky放在腿上紧紧攥着的手,“我见过那些被洗脑和控制的特工们,也帮着军/方处理过那些杀手,重新唤醒他们,相信我,我见到过他们有多痛苦,而那些人里,没有一个像James Barnes那样有着如此热烈的、想要保护国家的、善良的心。所以,我能想象到,你在经历什么。”


“Stark···我···”Bucky的眼睛瞪得更大了一些,里面涌上了一些有温度的东西。


“Hey,伙计,别奇怪,别觉得我看上去有多伟大和高尚,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可是这些形容可从来不属于Stark,”Howard朝他挤了一下眼睛,试图缓解两个人的情绪,“其实我也觉得我会恨你,或者说,像打那个混小子一样的打你一顿,可是很奇怪,见到你之后,我并没有这种感觉,或许有一点,就是你打了我儿子?好吧,不过好在Rogers分担了很大的一部分,你得谢谢他,他把我的精力都浪费掉了。”


“也有可能是···现在的我还活着?所以其实感觉真的没有那么强烈?”Howard继续说着,“也许吧,其实在那边,就算是现在也天天有人要杀我什么的,我已经习惯了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就有一枪擦着我脑袋过去,而我总不能去把每一个要杀我的人都杀掉,相反的我也不是恨他们,只是想赶紧跑,这才是最重要的,说真的,上帝啊,难道正常人面对杀手不都是应该赶紧跑吗?”


“额······”Bucky有些尴尬,这样的问题其实他确实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就算没有你,那天也会有别人来执行任务,对吗?”Howard的声音平静下来,他认真的看着Bucky,“所以结果是一样的,Hydra怎么样都要杀了我,无论有没有Winter Soldier。”


“···可我杀了你,还有···”Bucky的手握得更紧,他的眼睛抖了一下,“···你的妻子···”


“Well···我知道,”Howard深吸一口气,“如果可以回去,那天我一定不会让她跟我一起出去。额···她叫什么来着?Mar···Mary?还是Ma···额···”


“······Maria。”Bucky忍不住说了出来,好吧,这实在太尴尬了,他在告诉Howard关于自己妻子的名字?!


“哦,对,Maria···God···”Howard尴尬的笑了两声,“这绝对得是秘密,不能让任何人知道,这简直···”他咬了咬嘴巴,继续看着那个神情有些冷然的前特工,倾身上前又一次拍上了他有些冰凉的手,这一次稍稍用力的握住了它,“听着Barnes,我不恨你,你明白了吗?关于这件你杀了我的事实,我原谅你了。所以,就这样,惩罚什么的,别再提了,好吗?等我回去之后一定先把Hydra连窝端了,就不会再发生这些该死的事了,不是吗?”


Bucky僵硬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松动,一双眼睛似乎变得水亮亮的,他看着Howard张了张嘴,像是想了好久他要说什么,“···不,不该是这样···我···”


“那该是什么样呢?”Howard叹了口气,“杀掉你吗?我现在杀了你,然后回去了之后再被你或是别的什么人杀一次?无限循环?没有意义的,Barnes。我没有在安慰你或者是我自己,还是故意忍着什么。Howard Stark没有这个习惯,也没你想象的那么大度。只是我真实的想要告诉你的。或许有一点,也是唯一的一件事,那就是Tony,我相信你明白,因为当时你在场。”


“我···”Bucky因为这个而不自觉的紧了紧眉心,这算是一个难得的表情,“···我欠他的不止一句道歉,Stark···他···”


“或许你更应该和Tony谈谈,我始终是要离开的。”Howard在Bucky冰凉的手上捏了两下,然后慢慢松开了他向后挺了挺背,“而接下来你们相处的时间,远远超过和我的。”


Bucky看着Howard的眼睛,“Steve他···”


“嘿伙计,停下来,”Howard拧着眉毛打断了他,表情似笑非笑,“暂时别跟我提那个臭小子,也别替他说任何的话,就算真的有什么,也应该是他自己来和我说。”


“···Stark,希望你还能相信他,Steve···”


“我一直都相信他。”Howard打断了他的话,他的眼睛动了一下,声音低了才来,“哪怕是在现在。”


 


Tony走出训练室的时候差一点就哭了出来,他甚至遗忘了刚刚递出那面盾牌的时候,他的手有没有在抖。


他想到了很多事,在刚刚对视的时间里,他脑子里回想起了太多太多他以为他不会再记起的东西。


初次见面的互相嘲讽,熟悉之后的小心翼翼,每一次战斗之后Steve埋怨又关心的眼神,每一次站在实验室门口无奈又心疼的劝告,金发的大个子一面说着禁止他的甜甜圈和咖啡,却还是会给他做他最喜欢的口味,只不过总是把咖啡换成牛奶,然后温和的看着他喝掉。


他无数次的把自己从实验室拖出去塞到床上不允许他熬夜,然后坐在床边默默等他睡着。他经常在出任务回来发现不听话的埋在实验室打瞌睡的自己,然后小心又轻柔的把他抱回房间。他会把自己从混乱奢靡的酒会中解救出来,骑着哈雷带他去兜风,然后在他们最喜欢的一家咖啡厅愉悦的分享同一杯焦糖拿铁。


他邀请Steve一起去看了很多次画展,Steve陪着他参观了数不清的科技博览会。还有他总是会睡着的音乐会、嫌弃却还是从头看到尾的每一场电影,他的身边都有那个金发的英俊的男人,总是用一双温柔的蓝眼睛看着他,对他露出最美好的笑容。


太多了,他们的回忆,只属于他们的回忆,太多了。多到Tony自己都想象不到原来Steve已经走到了他心里和记忆里这么深的地方,多到Tony自己都忘了,他们彼此心照不宣的、就快要宣之于口的感情。


可西伯利亚的雪,胸口碎裂的反应堆,丢弃在地上的盾,和那个熟悉却叫不回来的背影,都在一瞬间将所有的美好和温暖揉碎。在他又一次看见那双蔚蓝色眼睛的时候,寒冷和热情碰撞,风雪将暖阳吞没,他眼前让他痛苦或怀念的一切都在那或短暂或漫长的凝视里消失不见,只剩下一片空白。


Tony闭着眼睛倚在训练室的门上微微发抖,似乎用了很久才慢慢的缓和下来。


然后他睁开眼睛抬起头,却突然发现Howard并不在这里。


“Friday?”Tony深吸了一口气,“Dad去哪儿了?”


“二十五分钟之前,Mr.Howard和James Barnes一同回了房间。”Friday将自己的数据告诉给了Tony。


“What?!Barnes?!”Tony的眼睛下意识睁大了一圈,他发现他开始没办法控制的恐慌起来,“God···他们在干什么?”


他一边这么问,一边用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速度朝着Howard的房间小跑。


“事实上,他们只是在谈话,您不用担心,Boss。”Friday安慰着他。


“不不不,我没有在担心···”Tony握了握自己的小拳头,转动的眼球暴露了他的小心思,“我只是···该死的他们在谈什么···”


他小声的嘟囔着,终于跑到了Howard的房间门口,正打算一个冲动下推开房间的门,却在最后一秒犹豫了一下,而恰好的,里面的人在这个时候把门打开了。


“Well,看来Friday很准时。”Howard笑着看了看面前有些尴尬的Tony,眨了一下眼睛,“怎么了小甜心,这么快就想我了吗?”


Tony觉得他迟早要把Friday捐出去!


“唔···”他的大眼睛快速的往两边看了看,然后抬起没带装甲的手抓了抓头发,“我就是···”


“Oh 小家伙···”Howard低低的笑了两声,俯下身在他的脸侧亲了亲,又抱了抱他,“好了,里面有人在等你,不要进去吗?”


Tony的眼神变了变,他自然知道Howard说的是谁,他沉默了几秒,然后抿了抿嘴,点了下头。


Howard揉了揉他的头发,“Okay,我先去找Bruce,要是找我,记得直接来实验室,好吗?”


“···好,Dad。”Tony低声应了一句,然后慢慢的走进了房间。


Howard哼出一口气,他朝着房间里看了看,转手轻轻的给他们关上了门。


 


Tony其实很讨厌过分的安静,尤其像现在这样。


他站在离门口不远的地方,缓慢的朝着屋内走,身体下意识的警惕起来,他讨厌五岁的本能,面对这个杀害了他父母的、又在西伯利亚和他打了一架的人,他几乎是条件反射一般的带着怨怼和恐慌,特别是在他越发靠近Bucky的时候。


他试想过这一天,在他拼命为那些不回家的复仇者们奔走协议、为这个同样是二战时候的老冰棍争取解除罪名的时候,他的确想过当重逢的一天到来,他们还会再有正面的碰撞。


但他可想不到是这种正面的碰撞,由一个全部身体机能和神经反应只有五岁的自己来完成。


而对面的Bucky显然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他不知道这个时候他是不是要开口,面对一个只有五岁的小宝宝,Tony之前哭的样子还在他的脑海里,这让他更加局促了,他看着他一步步的朝自己走,下意识的抬腿向前动了一下,结果Tony立刻绷紧了自己朝后退了一步。


Bucky不敢再动了,他迅速停了下来,一只手抓了抓裤子,“···我不动了,你过来,我就在这儿。”


前特工的声音听上去一如既往的没什么情绪,但是声调却柔和了很多。


Tony喘了一口气,继续朝Bucky走过来,一直到停在了他的面前。


“你找我干什么?”Tony眯了眯眼睛,依旧是绷着神经看着他。


“···道歉。”Bucky垂下了眼睛。


“···你该道歉的人是Howard,我的父亲,而看起来你们已经谈过了,所以,我们没什么好说的。”Tony侧过目光眨了一下眼睛,声音淡淡的说完,转身就要离开。


“Edward!”Bucky脱口叫住了他,声音都高了一些。


“···你叫我什么?”Tony愣了一下,因为这样的称呼转过了身,他很奇怪Bucky会这么叫他,事实上,并没有人这么叫过他。


“···抱歉,我只是···不知道叫你什么···”Bucky的声音又一次不自觉的微弱下来,他不停的攥着手暴露了他的紧张和局促,“···你说的对,我的确和Howard谈了很多,但是···那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Tony仰起头,挑了挑眉毛,稚嫩的过分的脸强扯出一个嘲讽和尖锐的样子,“你杀的是他,又不是我。”


“···可我夺去了你的家庭···”Bucky咬了咬牙,他的眉头狠狠的拧了一下,那双冷淡呆滞的眼睛里碎开了一条缝隙,被汹涌而上的愧疚和悔恨淹没,“···我欠你的不只是一句道歉···Edward···”


“够了!”Tony吼了一声,他的眼睛在一瞬间被泪水充满而变得通红,他的拳头紧紧的捏着,手甲上甚至传来清晰的碰撞声,“够了Barnes,我不想听了!我承认这件事不能完全怪你,你只是被洗脑了,你只是个工具,所以该死的不要再说了!”


“···我知道···我知道我毁掉的是什么···”Bucky闭了闭眼睛,指节被攥的发白,“如果不是我···你会拥有一个完整的家庭,他们就还会回来,陪你过那年的圣诞节,不管怎么样,你都不会是自己一个人···而这和Howard本身不一样,Edward···是我毁了这一切···我···”


“Stop! James Buchan Barnes!停下来吧!我听够了!”Tony一直绷着的声音终于破裂,眼眶的泪水溢了出来,“所以你要干什么?!让我重温一遍吗?!重温一遍当时的遗憾和痛苦,我后悔的一切?!还是重温一遍我劝自己冷静的他妈的对你的恨?!好,那我说清楚!我他妈不是圣人,我没有那么宽容大度,我做不到看见我父母被杀的视频之后还能无动于衷的有脑子去想到底该死的是不是你的错!我一边知道杀了你什么也挽回不了可是我就是想那么做,一边他妈的理智告诉我我不能真的要了你的命!所以我能怎么办?!你想让我怎么办?!面对着一个杀了我父母的却不是自己意愿的、一个清醒之后可能比我还要痛苦的、一个我不能报仇的同样也是受害者的凶手,我又能做什么?!所以在我从西伯利亚该死的冷静了之后我告诉自己就这样吧!就这样吧!就别再面对面的、去回忆这些!就算有一天大家都回来了,大不了不去碰面!我以为,我以为这样很好,这样可以,我甚至做好了一旦你和我重新见面的心理准备,但是那该死的现在都没用了!我没想过会有意外,我更没想过我还能再见到Howard!但是这一切发生了,我幸运也感谢,我放下了很多,所以为什么就不能装装样子,就让这一切他妈的先这么过去?!你获得了Howard的谅解,我父亲都已经不在乎了,你为什么还要和我说···说···说这些···你要什么···要我说什么···Barnes你告诉我啊···”


小男孩儿的情绪最终彻底的爆发了出来,他软濡的声音带着悲恸的撕裂,甚至听上去有些语无伦次,而一直说到最后,Tony的声音趋近哽咽,变成了一片浑浊的抽泣。


“···对不起,Edward···我对你的道歉并不等同于Howard的死亡···而是我对你的伤害···而我知道,我挽回不了这个,即便我承担再多的痛苦和责罚,我也弥补不了这些,他们、还有那些被我杀掉的每一个人,都是我的债,我还不起的,我有罪,而这些也许到我死后,或是下辈子,我都不能逃避责任···”Bucky的声音和手指随着Tony的呜咽和眼泪颤抖起来,前特工的眼睛在变得颤抖和湿润,他单腿蹲了下来,和Tony在同一水平线上的看着他,“···而我从没想过获得你或者任何人的原谅···Edward,所以,如果你依旧恨我,做你想做的一切,我该承担的一切。”


“该死的,Barnes!你真的以为我下不去手杀了你吗!”Tony尖厉的叫了出来,他猛地抬起那只套着装甲的手对准了Bucky的脑袋,牙齿死死的咬着,甚至可以在那张白皙圆润的小脸蛋上看见突出的骨骼。


而Bucky只是嘴角动了动,然后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几秒之后,他感觉到脸侧传来一阵并不强烈的疼痛,甚至没能让他皱皱眉头,他纳闷儿的睁开眼睛,却发现小家伙放下了手死死的抓住了他肩膀上的衣服,别过了脑袋压抑着哭声的疯狂落泪。


Bucky的心口仿佛被人狠狠的捏了一下,他反应过来刚刚痛感,来自于小Tony的拳头。


“Edward···”


“闭嘴吧,Barnes···”Tony从压抑的哭声中找回了一声自己的声音,“就这样···我还是想要狠狠的揍你一顿···”


他说完就咬着嘴巴仰起脸,挺着一张早就哭花了的脸抬起手还要揍上去,可或许是他哭的太狠了,Tony没站稳的晃了一下,整个人毫不意外的倒向了Bucky,而后者急忙去伸手接他,但是重心不稳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这是一个诡异到带着些小温暖的画面,一个小团子一样的男孩子趴在高个子的男人身上哭着,


而男人僵硬的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安慰他,却一动也不敢动的让他趴着,担心他摔在地上。


 


Tony在拼命的忍耐着,他告诉自己不能哭,不能在这个人面前,就像在客厅里他一遍遍努力告诉自己的一样,可是仍然没有什么效果。


这份压抑许久的痛苦和悲伤在这一刻彻底爆发了出来,加上刚刚在训练室里他忍下来的一切,让他甚至连从面前这个人身上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他的脑袋有些昏昏沉沉,他想或许是因为情绪的堆积和爆发以及这一天下来的眼泪的原因。


该死的他真的恨死这个了,变小之后的这一问题简直让要面子又嘴硬的Tony Stark抓狂。


而当面前的男人抬起手僵硬的抱住他的时候,他脑子里的弦甚至都要断了。


Bucky被Tony哭的有些慌乱和不知所措,他可以平静的面对一个愤怒的仇恨的Tony Stark,但是他没办法平静的面对一个哭的如此伤心的可爱的宝宝,老天,他该做些什么?上帝啊,就是在他现在所有的记忆里,James Buchan Barnes也从来没面对过一个五岁的小孩子,更何况他还在哭。他拼命搜索能用的上的印象和画面,他想起来他见过的,那些父母哄那些哭泣的孩子的时候,都会去抱住他,然后温柔的拍拍他的背。


Bucky抿了抿嘴,他不太自然的伸出手去抱住了Tony哭的发抖的身子,让男孩软绵绵的身体稳稳的待在自己的怀里,意料中的他感受到了Tony瞬间僵住的背,然后他生硬的、却轻缓的拍了拍Tony的背,又一下一下、有些笨拙的抚摸着他。


“···打我吧,或者做你想做的别的,”然后Bucky在他的耳边用自己都察觉不到的温和的声线哄着他,“别再哭了。”


Tony捏在他肩膀的手狠狠的用了下力,“···你以为我不想打你嘛!”小家伙闷在他肩膀上哭哭啼啼的咬牙切齿,小手掐着Bucky的衣服。


然后Bucky意料之外的获得了一个在他怀里挣扎着乱动的、哭泣的往他的身上砸小拳头的小娃娃。


这真是···好吧,他知道小Tony是用了力的,但是,一个小孩子有多大力气呢?再加上他大大的眼睛水汪汪的样子,老天啊,他太可爱了。Bucky这么想着,他清楚这个时候或许不该笑的,可是他很久没有过这种感觉了,然后他忍不住的,下意识的弯起了嘴角。


“···你笑什么!我明明在揍你!”Tony空闲之余抬头看见了称得上是温柔的笑着看他的Bucky,用一只手臂在后面拖着他,他愣了一会儿,然后气鼓鼓的叫着。


“···我错了,不笑了。”Bucky眨了下眼睛,赶紧把嘴角忍了回去,可他还是小心的把手臂稍微抬了抬,不自觉的用手轻轻的摸着Tony的后脑勺。


没有小孩子不喜欢这个,Tony被Bucky的动作弄得缩了缩脖子,手上的力道都变的轻了,然后他瞪着大眼睛盯了盯Bucky,最后恶狠狠的偏过头一口咬上了Bucky的胳膊。


“···”Bucky轻轻抽了一口气,一直到Tony松开嘴继续噘嘴瞪着他,他才好奇的看着小家伙,犹豫了一会,问了句,“···你饿了?”


“···”我看起来像是会没断奶吗?!


Tony强忍着没有直接翻个白眼,他撇了撇嘴。这家伙难不成是被冻得次数太多了把脑子冻坏了?还是上个世纪来的老冰棍想的和正常人都不太一样?!


一边的Bucky显然没有意识到Tony在想什么,他只是暂时的收回了手,伸进兜里掏出了一个东西递给了Tony。


“···吃吗?”Bucky的大眼睛朝着他认真的眨了眨。


“···”Tony的眉毛皱了起来,不知道什么时候眼泪也渐渐停住了,他有些复杂的看着Bucky递给他的东西,这是个···李子?


“···甜的。”Bucky又认真的强调了一遍。


好吧,好吧好吧,Tony闭眼睛叹了口气,伸手把李子接了过来,输了输了。


他扭着脸看了那个黑漆漆的东西一会儿,犹豫着咬了一口,紧接着他的大眼睛亮了一下,然后快速的把它吃完了。


他甩手把核儿扔进垃圾桶里,鼓着脸蛋嚼着嘴里的果肉,然后他看着Bucky,亮着眼睛朝他伸了伸手。


“···怎么了?”Bucky愣了一下,不明白的眨了下眼睛。


Tony噤了噤鼻子,好不容易把嘴里的咽了下去,“···还要。”


“···没了。”Bucky抿了抿嘴,眼睛晃了一下。


“···不,”Tony把手伸的又离他近了一点,小眉头皱在了一起,“你有。”


Bucky嘴角一噤,然后不情愿的伸手又拿出来了一个,“···最后一个。”


Tony没有理他的接过李子吃了个干净,然后又重复着刚刚的动作。


“···真没了。”Bucky后背一凉,他突然觉得刚刚自己拿李子哄这个小家伙是个严重的错误。


Tony的眉毛皱的更厉害了,然后Bucky看见他鼻子抽了抽,眼眶慢慢的红了起来。


苍天啊!Bucky迅速掏出了最后一个递了过去,他放弃般的说着,声音似乎无力极了,“···真的没了。”


Tony挑了挑眉毛,伸手抢了过来,然后他刚要张嘴去咬,就听见Bucky小声说了句,“···别吃太多,会不舒服的。”


Tony眨了眨刚要张开的嘴闭了回去,他看了那个李子两眼,把它送到了Bucky的嘴边。


“你···”


“张嘴!”Tony冷冰冰的喊道。


Bucky哼出一口气,偏过头张嘴咬住了它。


然后Tony像是完成任务的拍了拍手,又从Bucky怀里站了起来,他看了Bucky几眼,揉了下鼻子别扭的开口,“···你的房间在楼下,门上有名字,自己去找。”


他说完转身要走,却被Bucky突然叫住了。


“Edward···你···”Bucky一时语塞,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问下去。


Tony小拳头捏了捏,然后他转过身来,目光在Bucky空荡的左臂上扫了扫,又转过头去闷声的说了一句,“···晚上到我实验室来一下。”没等话音落下,人就消失在了房间里。


Bucky的目光盯着门口看了好一阵才慢慢的收了回来,他看了看手上的李子,将它塞到了嘴里。


其实是真的挺甜的,Bucky这么想着,心里好像很久没有这么放松过。


一直没有发出声音的Friday则悄悄的将这一切保存了下来,这真的是太可爱了,好姑娘这么想着。



评论

热度(3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