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

阿爸,生命之光

【盾铁】寄居蟹(二十)

Mistletoe: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28


史蒂夫拄着拐杖走出校门,一辆打眼的跑车停在路边。车主百无聊赖地站在车门外,脸上戴着副大墨镜,身着一套灰色西装,打着酒红色的斜条纹领带,整个人看上去有型有款,经过的学生们频频为他侧目。他瞧见了史蒂夫,自觉地打开车门,扶着人坐进副驾驶,然后收好拐杖。


 


史蒂夫一边系着安全带一边打量着身边的人,问道:“今天穿得这么正式,有什么重要的事吗?”


 


托尼打着方向盘拐入下一个路口,走了一条与平时回家方向相反的道路,“去吃甜品,去吗?”


 


史蒂夫高兴地点点头,“好啊。”随后他又问:“吃甜品为什么要穿成这样?那个甜品店很高级吗?那我穿制服去会不会不行?”


 


托尼被逗笑了,“我穿西装不好看?”


 


史蒂夫猛摇头,“不,好看,特别好看。”


 


托尼的笑容放大,“那不就行了?放心,没有哪间店会拒绝像你这样的年轻人,你往店里一坐,那可是活招牌。”


 


又来了。史蒂夫在心里腹诽。托尼最近总是喜欢有事没事地跟他调情,嘴皮子一动,话说的相当轻巧,却搞得他一颗心上上下下的,实在禁不住想入非非但又不敢想太多。他不知道如何回应,只好换了个话题:“是一间什么样的甜品店?”


 


“呃……我也不知道,总之到了就看到啦。”


 


 


那是一间法式浪漫主义风格的甜品店。今天正巧是开业的第一天,门口摆放着鲜花和气球,还有穿着蛋糕人偶服的店员在派发传单。史蒂夫抬头看了看,招牌上写着“波兹女士的甜品屋”。顿时心下了然,跟着托尼进了屋。店里人不算多,他们挑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佩珀很快就发现了他们,夹着甜品单走了过来。她站在桌边问:“想吃点什么?”


 


“你是老板,你推荐。”托尼对着她一摊手。


 


“不用说了,甜甜圈是肯定要的,苏格兰黄油甜甜圈怎么样?照例给你配一杯焦糖。”


 


“好,听你的。”


 


“至于你……”佩珀看了眼史蒂夫,“来一份舒芙蕾怎么样?松软可口,和你很搭。”说着他与托尼对望着,暗示性地眨眨眼。


 


“好的。”史蒂夫没听出那话里的深意,还礼貌地道了谢。


 


她把笔放下,笑着对托尼说:“我还以为你今天不来了。”


 


“怎么会?难得你新店开张,我当然要来捧场。哈皮呢?”说着他东张西望。


 


“在后厨呢,他现在可比我忙。”


 


“店里的甜品都是他做的?”


 


“对啊,不然你以为他当初是怎么追上我的?”


 


“啧啧啧,一点甜食就把你给制服了啊,没想到啊。”


 


“你不知道甜品是女人最好的朋友吗?哦,你当然不知道,你可是花了两年时间才把我对草莓过敏这件事记住的人。”


 


“拜托,谁能想到还有成年人会对草莓过敏的——”


 


“咳咳,抱歉。”史蒂夫清了清嗓子打岔道:“我能再要两个杯子蛋糕吗?巧克力和香草口味的。”


 


“哦,好的,当然好。”佩珀反应过来,拿笔记下,“好久不见,史蒂夫。你的腿好些了吗?之前听托尼说你伤的很重。”


 


“没什么大问题了,只是还得打着石膏,挺不方便的。”


 


“托尼他不怎么会照顾人,不过他学习能力很强的,你多使唤他几次就好了。好了,我去下单了,你们稍等一下,甜品很快就上。”说完她甩甩马尾转身进了厨房。


 


托尼的手指一下一下轻敲着桌沿,像在弹钢琴一样,他的一双大眼睛似笑非笑地盯着史蒂夫,徐徐说道:“你刚刚是故意的。”


 


“什么?”史蒂夫选择装蒜。


 


“没什么。”托尼弯弯嘴角,怡然自得地喝了一口柠檬水。


 


不多时,一个白衣白帽胖乎乎的甜点师端着甜品走过来。托尼瞧见他就眉开眼笑,一巴掌拍在人的手臂上,“嘿!我没想到你还有这一手,以前你怎么不早说?”


 


哈皮把碟子摆好,摇头晃脑地说:“你又没问过,而且我以前是你的司机,又不是你的厨子。”


 


“这真的都是你做的?”


 


“是啊,都趁热吃,特别是舒芙蕾,一会儿就塌了。”


 


“其实你长得就像很擅长烹饪啊,我当初怎么没想到呢?”托尼搓着下巴。


 


“因为你那会儿每天都在沉迷曼哈顿的街头餐车小吃。”


 


“好像是这么一回事。”


 


“不说了,我还得回厨房,不好吃也得跟佩珀说好吃,不然——”他悄悄抬手在脖子上比了个砍头的动作。


 


托尼心领神会,憋笑着点点头,“我懂,你进去吧。”


 


史蒂夫这头默默地把棕色的焦糖浇在甜甜圈上,推到了托尼的手边,问着:“你喜欢吃甜甜圈?”


 


托尼搓搓手掌,舔舔嘴唇,“甜食里面最爱吃这个,怎么?你要问我有没有糖尿病了吗?”


 


史蒂夫失笑,“不是,就随便问问。不过有糖尿病的话——”


 


“放心,我健康着呢,什么病都没有。”他赶紧说道,拿起甜甜圈满足地咬了一大口,鼓着腮帮子说:“你的舒芙蕾在缩水,还不快吃?”


 


史蒂夫这才动起了勺子。奶香浓郁,入口即化。“你朋友的手艺真不错。”他连连称赞。


 


“看来这间店以后一定生意兴隆了,哈皮的手艺和佩珀的管理能力搭配在一起,简直是天下无敌了。”托尼美滋滋地说道。


 


 


吃完舒芙蕾,史蒂夫就找了个借口离座,声称好奇甜品是怎么做出来的,想去后厨参观一下。托尼那会儿还在尽情享用杯子蛋糕,随便哼哼两声算作应答。男孩先是走到收银台处,与佩珀搭话:“嗯……波兹女士。”


 


“你和托尼一样叫我佩珀就好。”


 


“好的,佩珀,是这样的,托尼他很喜欢吃甜甜圈。”


 


“嗯,我知道,放心,以后他随时都可以来吃,给他免单。”佩珀笑着说。


 


“不是……我的意思是——可以让霍根先生教我吗?我想学学怎么做。”


 


佩珀疑惑地看着他,“为什么?直接来吃就好了啊,或者我们给他送过去,店里有外卖服务的。”


 


“不,”史蒂夫的眼里流露出一丝倔强,眼睛灼灼闪亮,一瞬间散发出一股强烈的荷尔蒙气息,语气也有点儿霸道,这表现与他的年纪很不相符,“我想让他吃我做的,他喜欢吃,我就给他做。”


 


佩珀被说的一愣,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哦哦,那我让哈皮教你。你跟我来。”她领着人进了后厨,来到哈皮旁边,“你这会儿忙吗?”


 


哈皮看了一眼跟在后头进来的史蒂夫,狐疑地说:“刚忙完,怎么了?”


 


“他想学怎么做甜甜圈,托尼喜欢吃的那种,你教教他。”她还特意强调了一遍:“好好教知道吗?”


 


哈皮明显是个妻管严,立马乖乖点头,“好的好的,你放心。”


 


佩珀满意点点头出去了。史蒂夫撸起袖子走过去,问道:“霍根先生,你好,请问我应该怎么做?”


 


哈皮看了看男孩的双拐,问道:“你这样没问题吗?”


 


史蒂夫笑笑,“没事的,”他把拐杖放在一边,身子靠在流理台的边沿,将重心放在完好的那只脚上,对着人举了举双手,“我没问题。”


 


哈皮一招手,“那好,来吧,戴上手套,我先跟你说一下需要准备的原料都有哪些……”


 


 


佩珀走出后厨时,托尼已经把碟子里的甜品全都消灭干净了,正懒在椅背上惬意地回味。佩珀摇摇头走了过去,一屁股坐在他对面的位置,不说话干瞪着他。


 


“干嘛?”托尼不明所以地问。


 


“你知道你的甜心男孩刚刚来找我干什么了吗?”佩珀坐的直直的,像个面试官一样,搞得托尼也紧张起来,在椅子上坐好。


 


“不是说去参观后厨吗?”


 


“他是这么跟你说的?”


 


“怎么了?”


 


“他跟我说想学一下甜甜圈是怎么做的。”


 


“哈?”


 


“因为你喜欢吃。然后我就说让托尼来我店里吃就行,你猜他怎么说?”


 


“怎么说?”


 


“他说要你吃他做的。”


 


托尼眨巴眼,“……哦。”


 


佩珀仔细观察着托尼的表情,笑容浮上脸,“看来你以后不用来我店里吃甜甜圈了,小男友的占有欲这么强,你吃得消吗?”


 


托尼的视线落向桌面,小声嘀咕:“谁说他是我男朋友了?”


 


佩珀的眼睛睁大,声音尖锐起来:“你别告诉我你们到现在都还没确定关系?托尼·斯塔克!”


 


托尼扬起下巴回起嘴来:“你吼我干什么?有什么问题吗?”


 


佩珀扶额,“我还以为上次你带他来参加我婚礼的时候你们就已经搞在一起了。”她又摆摆手,“算了,我管不了你,你自己看着办吧。”


 


托尼吞吞吐吐地,“老实说,呃,你觉得他怎么样?”


 


佩珀受不了地拍拍桌面,“问你自己!你自己的感情问别人有用吗?你觉得他好不就好了?”


 


“哦。”托尼像个挨骂的小学生一样点了点下巴。佩珀忍住想翻白眼的冲动起身走了,托尼想到了什么,对着那背影喊道:“别让他在里面弄太久,腿还没好呢!”佩珀的白眼最终还是没能忍住不翻。


 


 


甜品吃得足够裹腹,两人没再另外觅食。回到海边别墅,史蒂夫径直走向书房,打算去完成学校的作业。托尼默不作声地跟在身后,在门边看着史蒂夫从背包里掏出书本。


 


“有事吗?”史蒂夫对上门口投来的视线,微笑着问。


 


“那个……”托尼犹犹豫豫起来。


 


“嗯?”史蒂夫停下手里的动作,静静地看着对方,笑容沁甜。


 


“明天周末,你不用上课吧?”


 


“当然不用。”


 


“那我们出去逛逛?”


 


“好啊。”史蒂夫想都没想就应下来。


 


托尼露出个笑脸,点点头走了。


 


史蒂夫继续拿出书本,然后在桌前坐下,书本翻开后,他后知后觉地突然念头一动,抄起拐杖就追了出去,在走廊上叫住了托尼,“嘿!”


 


“什么?”托尼回过头。


 


“你刚刚是说明天要一起和我出去逛逛是吗?”


 


托尼有点儿纳闷地答道:“是啊。”


 


“那是个约会邀请吗?”他屏息着等待对方的回答。


 


托尼一怔,随后笑开了,“是的,你可以这么认为。”


 


“哦,哦,好的。”史蒂夫傻乎乎地点头,慢吞吞往回走。直到走进书房,他才缓过神来,两手握拳兴奋狂热地压低声音喊道:“Yes!Yes——!”




TBC

评论(1)

热度(177)

  1. 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Mistletoe 转载了此文字
  2. 粉条子Mistleto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