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

阿爸,生命之光

【盾铁】寄居蟹(二十一)

Mistletoe: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29


史蒂夫整夜都睡不着觉,第二天却丝毫没有精神不济,如同打了兴奋剂一般。他早早地起床洗漱,吃完了早餐,然后忐忑又雀跃地在房子里转悠,时不时就去托尼的卧室门口看两眼,活像一只等待着被主人带去散步的小狗。


 


时间接近十点,屋主顶着一头鸡窝乱发出来了。史蒂夫趁着人还迷糊,揉了揉他柔软的卷发,紧接着给人做了一份热腾腾的早点。坐在桌前时,托尼已将自己收拾得仪容整洁,身上散发着清爽沁润的淡淡香气。他的打扮比昨天还要更加正式,穿着一身精致的西装三件套,尽显成熟魅力。刀叉一放下,对面的男孩不自觉地坐直了身子,像个在等着托尼发号指令的年轻士兵。


 


托尼哑然失笑,“我们出发吧。”话音刚落,男孩一溜烟地杵着拐杖走到了门口,让人不禁怀疑他究竟是不是腿脚不便。


 


 


“我们今天去哪儿?”史蒂夫坐在副驾驶问道。


 


“去城中心随便逛逛吧,我没准备什么特别的行程。”说着他自己也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声音小了几分,“你看行吗?”


 


史蒂夫倒是毫不介意,语调仍然是上扬着的:“行啊。”


 


 


可惜天公不作美,路程开到一半,天空下起了雨,敞篷跑车也成了笑话。托尼就近把车开进了一家大型商场的地下停车场。还好当时雨势不大,两人只有发顶和肩头被雨点浸湿。他们坐在车里相视一笑,彼此都觉得这情形有点蠢。


 


“现在怎么办?”托尼趴在方向盘上,笑吟吟地望着身边人。


 


“我们就去楼上转转,反正和你在一起怎么样都好。”


 


他们的视线短暂地胶着在一起,随后托尼拔出车钥匙,两人下了车。史蒂夫拄着拐杖走得不快,托尼就慢下步子,与他并排。进入电梯到达一楼,没走几步就在拐角处的一间面包店买了几个马卡龙,一人三两个分着吃了。他们在商场里闲逛,史蒂夫这才发现托尼原来是个购物狂。不到一个小时,托尼的手臂上已经挂满了购物袋。他买了两套床上用品,说是史蒂夫现在用的那套有点旧了,要给换成新的。拖鞋、香氛、浴巾、毛毯、睡袍、装饰摆件……一路也都买了不少。他甚至还买了一款新上市的游戏机。史蒂夫撑着拐杖也腾不出手来帮他拿袋子,后来实在是拿不下了,托尼只好自己中途折返回停车场,把东西都放回车上了再回到楼上。史蒂夫在等他的空当里买了两杯鲜榨果汁。托尼一出电梯口,面前就戳来一根吸管,紧接着他被喂了满满一口冰镇西瓜汁。


 


“我想去买本书,书店在四楼,陪我上去看看好吗?”史蒂夫一边问着,一边看了眼托尼性感的唇缝。


 


“走吧。”他接过果汁,跟人上楼。谁知书店门口熙熙攘攘,一列长长的队伍一直从店内排到店外。“这是在搞什么啊?”托尼好奇地走过去瞧两眼,然后看到了一张海报。“布鲁斯·班纳的签书会?”说着走上前仔细看了看。


 


“布鲁斯·班纳是谁?”史蒂夫问道。


 


“这你都不知道?也对,你对物理不是那么感兴趣。他是当今最著名的核物理学家,对伽玛射线的研究水平处于世界领先地位,顺便一提,他和我一样,是个天才。”


 


“呃……你认识他吗?”


 


“不认识,只见过一次,没打过招呼。”他想了想,对史蒂夫说:“你进去买书吧,我在这儿排队。”


 


“啊?”


 


“我有点事想请教他。”


 


史蒂夫的反应稍显迟钝,望了一眼移动缓慢的队伍,说道:“我陪你吧。”


 


“也好。”托尼没有拒绝,从兜里掏出墨镜戴上,又走去书摊前买了一本班纳的新书,接着安然地在队伍末尾站好,开始翻阅那本厚厚的书籍。史蒂夫倒不觉得无聊,托尼看书,他就偷偷看托尼。对方的眼神专注,一道一道地在字里行间扫视着,偶尔睫毛轻颤或者眉头微蹙,像在思考,又间或微微颔首,像是对书中的观点表示颇为认同。脑袋低垂,额前碎发温柔地落在眼角,他看得专心致志,无暇去将发丝拂开。托尼有段时间没理发了,头发比先前长了些,卷曲的发梢绕在耳边,衬得他的脸部轮廓更加柔和了。史蒂夫被那几缕柔亮的棕色发丝撩得心里痒痒的,终是忍不住伸手去把那碎发拨开,别在对方的耳后。托尼只觉得脸庞一热,抬眼望去就与史蒂夫的柔软目光相撞,心里的湖水荡漾一圈。他无声地微笑一下,又继续低头去看书。


 


终于轮到了托尼。他把书往班纳面前一放,直接问道:“嘿,你还记得我吗?”班纳本来在低头签名,闻言抬起头看过来,瞠目结舌了一秒才说:“你是——”“是的是的,是我。”托尼赶紧开口把自己的全名堵回对方嘴里,“之前在交流会上我们匆匆打了个照面,也没来得及和你打声招呼,幸会。”说完他伸出手与班纳一握。


 


“你买了我的书?”班纳似乎也觉得相当惊喜,拿起手里的书左看右看,“你知道吗?几年前你在发表的文章中提到的关于重离子核物理研究的观点我觉得相当新颖,一直想跟你交流一下。”


 


“我正好也有几个想法想跟你探讨探讨,有关天体物理学的。”


 


班纳看了一眼托尼身后逐渐焦躁的队伍,对着人招招手,指了指身边的一个空位,“你到里面来,我们慢慢说。” 


 


托尼想都没想,赶紧绕过长长的桌子走过去在班纳身边坐下。班纳一边应付着书迷,一边压低分贝把脑袋凑过去与托尼一起交头接耳,旁人听不清楚他们在说些什么,只从他们严肃认真的表情和变化的手势里看出了些话题的深奥性。


 


史蒂夫站在一边,不知道该干些什么好。他一开始有点担心托尼会被人认出来,然后又像上次一样被围着要签名。不过观察了一阵,似乎大家的注意力都在班纳身上,又或许是因为托尼脸上的大墨镜挡住了大半张脸,暂时没有人认出他来。他瞧着两人聊得热火朝天,一副谁也插不进话的样子,尴尬地挠挠脑袋,犹豫了片刻,最后默默走开了。


 


直到最后一个书迷心满意足地拿着签名书离开后,托尼才反应过来他们已经聊了很久。他往周边看了一圈,哪里还有史蒂夫的影子,一下子慌了神。“先不聊了,我得走了。”托尼站起身对班纳说。


 


班纳还意犹未尽,许是先前的话题还没有讨论完,他将自己的联络方式也一并写在了托尼的那本书里,说道:“好,有时间欢迎来我的实验室做客。”


 


托尼把书收好,说了句:“好的,下次再见。”之后急急忙忙离开。他在硕大的书店里转了一圈,最终在收银台前看到了那个拄着拐杖的身影,顿时松了一大口气。他忽然又有点生气,大步流星地走过去重重拍了一把史蒂夫的肩膀,把人吓得身子一抖,没好气地说:“你怎么一声不吭就走了?”


 


“你们聊完了啊?”史蒂夫笑嘻嘻地回过身子,眼神无辜地说:“我看你们还得聊挺久,就先自己过来买书了。”


 


托尼踮高脚越过史蒂夫的肩头看了一眼收银台,店员正在将两本书用牛皮纸包好。他对着男孩飞了一记眼刀过去,“下次说一声再走。”


 


“我这么大个人了,你还怕我会走丢啊?”史蒂夫打着哈哈,付了钱拿过书,搂着人往回走。


 


“买的什么书啊?”托尼随口一问。


 


“你想知道?”史蒂夫停下步子,对着托尼举起书。


 


“神神秘秘的,不就是书吗?”托尼的心情仍不见明朗,先前笼罩在心头的不安似乎还未散去,他抱起双肘,语气不善。


 


“好吧,给你看吧。”史蒂夫装作一脸无奈,慢慢撕开了包装,露出了里面的封面。第一个是一本设计类图书,没什么特别的。第二本的封面刚露出一半就让托尼觉得很眼熟,书名展露出来后,托尼·斯塔克的名字也随之出现在书名下。


 


托尼张张嘴,几秒后才说出话:“……你买我的书干嘛?”


 


史蒂夫敲敲硬壳书的封面,闷闷响两声,“我只是想碰碰运气,没想到真的能找到你的书。”


 


托尼拽拽领带,“我这么出名,这里有我的书不奇怪。”


 


史蒂夫弯着笑眼,从兜里拿出一只笔,合着书一并递到托尼面前,“那可以麻烦你给我签个名吗?斯塔克先生?”


 


这一声称呼让托尼陷入了回忆当中,他想起了与史蒂夫初初见面时,对方也是这么叫他的,礼貌温和,讨人喜欢。谁能想到当天那个青涩英隽的大男孩会和他结下这么深的羁绊呢?这人既是生活中浓墨重彩的一笔鲜活惊喜,又是绵软被窝里让人觉得暖意四溢的安定。托尼的眉峰柔和下来,接过了书本和笔。他问:“你想让我写些什么?”


 


“不知道,或许有你的名字就已经足够好了。”史蒂夫浅浅笑着。


 


他想说的话有很多,一纸空白扉页的确装载不了,于是落笔签下了他的名字,用了平日里不常写的花体。他将书递过去,笑笑问着:“还满意吗?”


 


“嗯。”史蒂夫喜笑颜开,对着那名字看了又看。


 


“刚刚……是我不对。”托尼突然道歉,“明明是出来和你约会的,我却只顾着自己和人聊天。”


 


史蒂夫的眉毛立刻皱了起来,“不,没关系,我一点也不介意,真的。反正也没人规定约会就一定要干什么。”他蠢兮兮地笑了一下,又说:“能和你约会这件事本身就已经让我高兴得睡不着觉了,现在想起来都觉得好像在做梦一样。”


 


托尼的一颗心在身体里胡冲乱撞,他鼓起勇气望着史蒂夫的眼睛,问:“你是真的喜欢我对吗?可我一直搞不懂你究竟喜欢我什么?”


 


“我喜欢啊。”史蒂夫明快而率真地回答,加重了那个字眼,像是认为这本就不该是一个问题。


 


托尼的喉结滚动,大大的眼睛水润明亮,眼波微微一晃,漾起万千柔情。他眨眨眼,盯着史蒂夫再眨眨眼,嘴巴抿了起来,嘴角忍不住地上翘,小声说道:“你个白痴。”


 


“啊?”史蒂夫没听清,低头靠近。


 


“没什么,我说我饿了,我们去吃饭吧。”


 


“哦,我刚刚搜过了,这附近有一间泰国餐厅评价不错,离这里大约五分钟的车程,正好雨停了,我们去吃吧。”


 


“嗯,走吧。”


 


 


车子在路边停稳。史蒂夫这回下车时特意只带了一边拐杖,暗搓搓地将一只手腾空出来。从停车位到泰国餐厅大约有一分半钟的步行距离。地面湿润,散发着清新的泥土味,路边的行道树上挂满雨滴,风一吹,点点雨水在两人头顶落下,洒着细碎水晶。餐厅的招牌在视野里一点一点放大,他们走的很慢,托尼的臂膀擦着他的臂膀,他们已经挨得足够近了,他能感受到托尼衣服布料上透着的暖暖体温,风能捎来托尼颈间的香水味。史蒂夫的内心在天人交战。


 


最后只剩下不到十步的距离。托尼的手背在不经意间轻擦过史蒂夫的手背,下一秒史蒂夫摊开掌心反手一勾,将身旁的那只手稳稳握住。这一刻他才发觉——原来那个人的手心也是火热潮湿,和他的一样。


 


史蒂夫吭哧一笑,将那只手握得更紧了些。




TBC

评论

热度(184)

  1. 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Mistleto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