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

阿爸,生命之光

【盾铁】寄居蟹(二十二)

Mistletoe: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二十一






30


圣诞节到来前,史蒂夫终于拆掉了腿上的石膏。年轻人的骨头愈合情况很好,但那条伤腿还不能长久地承重,行走时仍然需要拄个单拐。平安夜这天,托尼拜访了罗迪一家,与多年老友互相交换了圣诞小礼物。罗德斯家的各位人人有份,他还给未出生的小捣蛋鬼准备了一些贴身小衣物。史蒂夫往邮筒里投递了一张圣诞贺卡,寄往冰天雪地里的太浩湖。他们没有为彼此准备礼物,因为他们将要一起度过这个一年里最温情的节日,还有什么比得上在这一天彼此相伴呢?对他们来说,礼物都是多余的。


 


史蒂夫从下午开始做准备,烤好了一个小巧精美的圣诞蛋糕。提前腌制牛排,处理新鲜龙虾。天黑之前,所有佳肴已上桌。男孩点燃蜡烛,刚刚陷入黑暗的餐厅又再次亮起来。大门被推开,房子的主人回来了。时间刚刚好。


 


“晚上好。”托尼满面笑容地走近,手上拎着一支红酒,“你都弄好了?”


 


“晚餐刚做好。”他看着托尼把红酒摆上桌,问道:“你去买酒了?你的酒窖难道没酒了吗?”


 


托尼走去厨房洗杯子,边走边说:“我这里的酒都不和你的胃口。”


 


“酒那么多,你怎么知道就都不和我胃口了?”史蒂夫弯腰摆好刀叉。


 


“因为那些酒都是按照我以前的口味买的,多少都有点苦辣酸涩,回甘也淡。我知道你不喜欢这样的,上次跟我一起喝酒的时候,你整张脸都皱巴巴的。”他拿着杯子回来,搁在桌沿,然后开始拔红酒木塞。


 


史蒂夫看着托尼手上的动作,觉得那用力的指节看起来性感极了,“那你又怎么知道我会喜欢喝哪一种?”


 


托尼暂时没回答,“啵”的一声,酒开了。他替两人斟酒,端起一杯递给男孩,说:“试试?”


 


史蒂夫接过来抿了一口,入口醇厚香甜,甜津津的,酒香的辛辣却又不减。抬眼瞥见托尼正紧盯着他的脸,于是笑着点点头说道:“嗯,这种好喝。”


 


“不枉我特意开车去酒庄把它收回来。”托尼的眉梢飞扬,在桌前坐下。


 


史蒂夫心里甜滋滋地冒着泡,不动声色地在托尼对面落座。托尼看着香喷喷的食物,禁不住食指大动,切了一块牛排吞进肚里才想起来说:“圣诞快乐。”他放下刀叉,双手交叠放在桌边,静静直视着对面的人。


 


史蒂夫回望着对方,在那双如茶晶般柔亮光润的眼睛里来回徜徉,仿佛能听见优美的诗篇和赞歌在耳畔奏响。手指轻捏住杯脚,与托尼的酒杯磕碰一下发出清脆的声响,“圣诞快乐,托尼。”


 


有那么一刻,托尼好像忽然就理解了那些老套拖沓的爱情片里所有酸掉牙的对白,以及那些低俗言情小说里的肉麻描写,原来这个世界上的的确确会有这么一个人,配得起所有你能想到的夸赞,让你不自觉地变得矫情敏感,开始像个懵懂无知的小女生一样相信什么命中注定、灵魂伴侣那一套,让你不断地刷新对“幸福”的认知。


 


托尼吃了很多,连摆盘的新鲜蔬果都吃完了,同时也喝了很多酒。史蒂夫只喝了两杯,他原本就不是嗜酒之人,虽觉得这酒口感不错,但也无意多饮。于是剩下的酒全进了托尼的肚子。他一直笑着,心情大好,话很多,说了许多有趣的事儿,不知不觉酒瓶就见了底。史蒂夫看在眼里,知道对方内心高兴,也就没有阻止。他们最后一起把那个小蛋糕一人一半分吃了,草莓裹满奶油从托尼的指尖沾到水红的嘴唇,那画面既情色又纯真。男孩不好意思一直盯着瞧,偷偷瞥几眼又垂下眼。


 


盘子被全部清空,史蒂夫摞起空碗碟端去水池边,拧开水龙头打算洗碗。“别洗了,先放着吧。”托尼半趴在长桌前,对着那背影懒懒地喊着。


 


“很快就弄完了,你去沙发上坐会儿。”男孩回过头,给了一个安抚性的笑容。


 


托尼撑着脑袋寻思了一阵,随后站起身不声不响地走了过去,一张手就从背后把人抱住,男孩高大结实,身上暖烘烘的,衣服上都是洗涤剂的清香。史蒂夫吓了一跳,扭头看了看身后的人,“怎么了?”


 


托尼把头搁在对方的肩头,他的脸滚烫,呼出的热气里夹带着点点酒气。“其实你知不知道我家有洗碗机这样东西?”


 


“我还是比较喜欢手洗,把它们洗干净,再擦干,我喜欢这个过程,怎么说呢?让人觉得很平静,就像可以解压一样。”


 


“你啊,”托尼把脸埋进衣服布料里,闷声笑着说:“总是一套一套的。”他感觉自己头重脚轻,酒精使他的肢体麻痹,脚步踉跄,身子晃了晃。史蒂夫赶紧丢了手上的碗,回过身伸出手臂让托尼扶着。托尼站定后,傻乎乎地咧嘴笑几声,将身子靠在男孩身上。史蒂夫只好脱掉橡胶手套,自己调整重心用一条腿站稳,背靠着流理台,然后把托尼搂进怀里。他说:“你有点儿醉了,托尼。”


 


“嗯……这叫微醺,你知道我的酒量的,那点酒还不至于让我喝醉。”他迎面把男孩抱了个满怀,手臂圈紧脖子,脸贴上脸,闭上眼,悠长地喟叹了一声,轻声问道:“是所有的年轻男人都这么好抱,还是只是你?”


 


手掌抚上托尼的腰背,收紧怀抱,一侧头嘴唇擦过托尼的耳畔,“你还这样抱过其他男人?”


 


托尼咯咯乱笑,干脆伸长脖子,头朝一边斜着,露出脖子让史蒂夫亲,“没有,所以才问你啊。”


 


史蒂夫吮吸着托尼的颈侧,说话声含糊不清:“那你不用去试了,我是最好的。”


 


脖子被拱得痒痒的,托尼笑着躲开,双手捧住史蒂夫的脸,笑眼晶亮,“我看看……嗯,喝了酒有点儿看不清,糟糕。”


 


史蒂夫低下头,脸凑近,笑眯眯地问着:“那你再仔细看看。”


 


那双虹膜不是单一的蓝,是天际,是湖泊,是星河,清透澄澈,光芒闪闪。温柔的目光散发着浅浅热度,包围住托尼,再浸泡他。“你知道我为什么喝这么多酒吗?”托尼低哑着声音问。


 


“为什么?”史蒂夫颔首,将额头轻轻抵上托尼的额头。


 


“我不是想喝醉,我只是想……壮壮胆。”说着他微微扬起下巴,唇与唇停在了将吻未吻的位置。


 


史蒂夫的心尖被人揪住了狠狠掐了一把,不做他想,迅速封住了眼前的薄唇。四片唇瓣相触的那一刻,他浑身一颤。


 


那是他想一直尝的唇,那是他一直想吻的人。


 


那比他想象的更温热,比他想象的更柔滑,他没法形容,但大概是他能想到的最美好的经历了。他全身的毛孔都在逐一打开,头皮发麻,身子失重,浑身轻飘飘的,觉得自己只是一根羽毛。托尼扎人的胡须、柔软的嘴唇、整齐的牙齿、灵活的舌头,都成了上帝的福祉恩泽,在他贫瘠荒凉的身体里撒下火种,火光缭乱,点燃了这片陆地。胸前的衣襟被托尼紧紧攥着,唇瓣分开后,托尼仰起脸凝视着史蒂夫,眼睛因为欲求而变得分外明亮,他的嘴唇翕合一下,没有发出声音,再次张合时,才说道:“去床上吗?”




后面请戳




TBC



评论

热度(212)

  1. 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Mistletoe 转载了此文字
  2. 粉条子Mistleto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