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

阿爸,生命之光

【盾铁/霍铁亲情向】If He Comes Back(十)

-I-R-O-N-:

#啊···我越来越墨迹越来越墨迹,就说flag不能立,不过这个部分真的真的已经差不多了!真的!【一巴掌拍死】#


#你们不要嫌弃我呜哇T^T#


#最后悄咪咪问一句:@做一名RDJ的日常吹,要不要来微博找我玩啊~【抱头跑】












(十)


Pepper向外界宣布了有关于Tony Stark的消息,一个长期居于前线并独自为在外复仇者做工作的Stark集团总裁兼超级英雄终于决定罢工不干出国度假休养生息了。


理由很简单,Pepper公开了有关于Tony在内战的时候因为重伤曾在医院里昏迷了一段时间以及他一部分有关于他身体健康状况的事实,并强调了出院之后没有休息的就开始参加各种会议为解除复仇者们的通缉令的Tony实在经不起继续这么折腾,而现在复仇者们回归,Tony终于可以放手不管了,但是如果有任务,钢铁侠依旧会出动,不过自然是由AI Friday直接操控。


但是这种所谓秘密的度假没有具体时间又无法追踪消息,舆论和媒体显然不会轻易放过这样的说法,然而在他们接连不断的逼问下,我们从一开始就带着怒火的Pepper女士最后直接踩着她十厘米的高跟鞋冷着脸说了一句——如果你们还想继续这么逼迫他的话,那么我保证,纽约以后将再也没有钢铁侠。


这句话意料之中的换来了应有的效果,Pepper黑着脸不再回应任何的采访转身去处理Tony度假之后的其他问题,而也没有人再逼问下去。


毕竟人们可以抛弃Tony Stark,但是没有人愿意抛弃钢铁侠。


Pepper看清了这该死的一切。


而显然的Tony并不是怎么在乎这个,他看见这场直播的时候恨不得冲进去抱着Pepper狠狠的亲上两口。


看看吧,他的Girl简直棒呆了。


这让他在实验室里别别扭扭的给Bucky研究机械手臂的时候心情都变得更舒畅了一点。


“嘿,小甜心,我和Bruce还在等你,”Howard不知道什么时候走进了实验室,他看住Tony的肩膀,弯下腰凑近了一点,“你在做什么?”


“噢,Dad,”Tony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抬起了头,“我只是···试试什么的···对不起我忘了告诉你和Bruce···”


“没关系,我和好博士说有一个小可爱可能在他的小装甲里睡着了,”Howard拿鼻尖儿蹭了蹭Tony的脸,“我看看···啊哦,这个好像和你的Mark不太一样吧。”


“我···”Tony站在一个小凳子上小心的侧过身,小手还在桌子上推了推,企图让自己挡住他,但是他现在太小了,这样的动作并没有用处反而可爱的让Howard心里发痒。


他抑制不住的笑了出来,“哦小甜心···你真的是,告诉我,这是一条机械手臂对吗?”


“···额···是的,Dad,”Tony不得不收回了手,他舔了舔嘴唇,“只是大概的外部结构和一些处理器已经仿生···至于再细致些的比如微处理和神经元的联结现在还没办法调试···”


“哇哦,我知道,”Howard弯了弯眼睛,“给Barnes的?”


“···嗯。”Tony垂下眼睛,小声应了一声。


“Oh Darling,你放下了,对吗?”Howard腰弯的更低了点,伸手拖着Tony的脑袋。


“···你都原谅他了,我又为什么不呢···”Tony的声音更低了些,即便是他没有看Howard,男人也依旧发现了他微微颤动的眼角。


“这不一样,Tony,我知道,对于你,和我所感受的并不相同,”Howard的手指抚摸过Tony的脸,“我知道你有多难过,而我不能劝你什么,不管怎么说,在我这个角度,我其实没有资格劝你什么,因为失去的是你,而那些东西远比生命要重要,我不能云淡风轻的告诉你放下吧那没什么。但是Tony,亲爱的,请相信我,无论是现在的我,还是那个连我自己都陌生的将来的我,都只是希望你快乐,而不是背负着所谓的仇恨、后悔和痛苦过一辈子,那永远都不是我想看见的。听着我的宝贝儿,我只希望你能过得好,别被这些烦人的东西绊住你,只要你开心,其他的都不重要。请记住,小甜心,我永远在你这一边,或许我并不能为你做的再多了,但是···我支持你的一切决定,明白吗?”


“不···Dad···”Tony的声音在嗓子里滚了一圈,他用小手抹了一下眼睛,然后他抬起头来,看着Howard露出了一个漂亮极了的笑,“够了,足够了···”


“Oh God···Come on,”Howard感觉到自己心尖儿上都抖了一下,他伸手将Tony环在怀里抱了起来,脸在小家伙的颈侧蹭了两下,吻在了他柔软的发顶,然后他叹了口气,抬起头转过身,看着台面上的手臂温声说着,“来,我们看看···你需要我帮忙吗?”


Howard让Tony站在实验台上,伸手将那个机械臂拿到了自己面前。


“No,”Tony果断的伸手按住了自己的作品,严肃的看着Howard,“我可以的,Dad!我只是身体变到了五岁!”


“Okay,Okay,”Howard立刻拿开了手以示投降,他勾着嘴角朝着Tony眨眼睛,“好了,我不帮你,你继续,我去干我的,可以吧?”


Tony抽了抽鼻子,“好吧,”然后他小小的个子蹲坐在实验台上,又慢慢的伸出小腿踩在下面的凳子上,再慢慢的转过身拿过桌面上那些个大个子的工具来仔仔细细的鼓捣着面前的机械手臂,插空的时候侧过小脑袋看了一眼Howard,“Dad,你不要去帮Bruce吗?”


一直没放弃看着Tony的Howard耸了下肩膀,“好博士不知道在研究什么暂时不需要我帮忙,而我除了过来找你,正好要找一些东西。”


“Well,好吧,”Tony长长的睫毛扑闪着动了动,又把头别了回去,“祝你成功,Dad。”


Howard笑着叹了口气,“谢谢你,我亲爱的。”


 


Bucky在犹豫了很久之后还是决定按邀赴约。


所以在晚上八点的时候,前特工先生准时准点的站在了Tony实验室的门口。


然而他看了看实验室里闷头忙着研究各自的东西的时候,一时不知道要怎么进去。


“晚上好,Mr.Barnes。”Friday的声音适时响起,让Bucky吓了一跳。


他知道这个,Tony的人工智能管家,叫Friday。


“···晚上好,”Bucky回应着,还好,他不会像Steve一样觉得Friday会在天花板上之类的地方,“Edward他···在忙?”


“是的,Mr.Barnes,”Friday说着,“Boss一直都喜欢待在实验室里。”


“···噢,那我···”Bucky下意识捏捏了拳头,脚上不自觉退了一步。


“Boss交代,如果是您来了的话,请您直接进去。”Friday及时告知了他,并补充了一句,“门是开着的。”


“···噢,哦,好的。”Bucky抿了抿嘴,也许是惊讶于Tony给他留门这件事。他依旧犹豫了一会儿,然后抬手推开了实验室的门。


“Boss,Mr.Barnes到了。”Friday的声音再实验室里又一次响了起来。


“嗷,好的,好的,”Tony闷着头说着,他没有把头转过来,只是快速的朝着Bucky挥了挥手,“你先过来,坐在那边的椅子上,再等我一下。”


他的声音听上去充满了光亮和活力,Bucky感觉得到Tony现在是开心的,这让他的心里也放松了很多,然后他顺着Tony告诉的方向走过去,礼貌的和同样在闷头工作的Howard打了个招呼,“···嗨,Stark。”


“噢,嗨Barnes,”Howard倒是回头看了他一眼,但也只是一眼,“那个···抱歉了伙计,我现在可能没什么时间招呼你,你先去那边坐着吧···”


“额···没关系···我···”


“Dummy,去给我们的Mr.Plum倒一杯咖啡。”Tony闷头又说了一句,直接打断了Bucky的话。


What?Mr.···Plum?Bucky被Tony突如其来的诡异称呼砸的有些发懵,他不明所以的坐在了椅子上,直到一个机械的小爪子端着杯子递到了他的面前。


“Okay,Dummy,低一点,我是要你递到他的手上而不是灌进他的鼻子里,”Tony的声音伴随着金属拼接特有的响动,带着Stark独有的调侃,“要是弄洒了我就把你捐给希望小学。”


Dummy手臂旋转的声音都变得低落,小心翼翼的把杯子拿得低了点,直接挨在了Bucky手边。


“···哦,谢谢。”Bucky眨了下眼睛将杯子接过来,还轻轻用手指抹了一下Dummy的小爪子,也许是动作很轻,让Dummy很开心的转了一下,然后愉悦的跑开了。


好吧,虽然它不会说话,但是没有什么瞒得过Tony Stark,当然,他更愿意评价Dummy刚刚的开心是羞涩的兴奋。


这让Tony很想冲它翻个白眼。


咖啡被装在奶白色的瓷杯里,上面打着一层温柔细腻的奶泡,散发着温热醇厚的香气,让Bucky觉得非常温暖,他把杯子拿到嘴边,慢慢的喝了一口,嘴边留下了一小圈的奶胡子。


“Well,我不知道你喜欢喝什么,但是大部分人都不喜欢我对咖啡的口味,那太苦了。”Tony这么说着,他已经转过身从那个他站着的小凳子上蹦了下来,然后翘起脚尖举起小手将桌面上刚刚完成的机械手臂托了下来抱在了怀里。


“它可真沉···”Tony小声的嘟囔了一句,然后抱着它走到了Bucky旁边,“Okay,我们可以开始了。”


“···这是··?”Bucky再来之前并不清楚Tony找他的真正用意,直到小家伙真的给他做出了一个全新的机械手臂,这让Bucky惊愕之于感受了一种久违的情绪——喜悦。


“你的新伙伴。”Tony眨了下眼睛,呼叫了Dummy一起帮他完成初步的对接,没办法,他现在太小了,小小的手有时候够不到太远的地方,然后他认认真真的仔细小心的将手臂和Bucky的断臂处对接,他的动作很轻,或许是小孩子本身的力气就不会太大,他浓密而卷翘的睫毛随着呼吸轻微的颤着,时不时的缓慢的扇动,Bucky近距离的侧头看他,甚至可以数着他睫毛的根数。


“现在需要进行一些细节的调试,感应器和处理器与神经元的联结会有疼痛,实在难受的话告诉我,”Tony缓慢而又温和的说着,他的声音里奶声奶气在这一刻听上去好像温热的滚着泡泡的牛奶,温柔的、可爱的、又让人心软,他一边开始他小心翼翼的调试着每一处,一边不断地抬头观察Bucky的表情,“试试动一下手指。”


Bucky听话的按照Tony的要求尝试着做出动作,意料之内的疼痛让他下意识皱了一下眉毛,这让Tony马上停了下来,然后他下意识皱起小眉毛,“还好吗?”


“···我没事的。”Bucky这一天仿佛都在用自己陌生了许久的温和语气说话,他甚至会下意识的弯起嘴角对着Tony微笑。


好吧,Tony承认,Howard说过这个当年的布鲁克林小王子的笑有多辣,即便是呆头呆脑的现在,Bucky的笑容也依旧是温暖而又好看的。


“你不用忍着,我可以尝试让你不用那么疼。”Tony拿起工具继续在机械臂上修理着,“我知道这种感觉,就像我以前胸口那个家伙,那滋味并不好受,但是你知道,连着心脏上的小家伙,我拿它没什么太好的办法,但我相信你这个没有它那么麻烦。”


他不自觉的小声念叨起了这些曾经带着伤痕的过往,五岁的孩子藏不住什么心事,但Tony的云淡风轻显然也不是很在意这个。他也许是习惯了说点什么,或者是分散着Bucky的注意力,而所说的内容却让Bucky身体一僵,心口微微发滞。


他胸口的···是反应堆吗?他想起了西伯利亚的画面,他抓着的试图毁坏的那个部分、Steve砸碎的那个位置,从来都不仅仅是Mark的动力源。


那里曾经是Tony Stark的心脏。


Bucky觉得鼻腔里微微的刺痛,这让他下意识深吸了一口气,寂静的眼睛里翻涌起来,他看着埋头修理着的Tony,低声说了一句,“对不起···Edward···”


“嗯?什么?哦那个···你说过很多次了,”醉心工作的小家伙根本没注意到Bucky的情感变化,他深呼吸了一下,抬起了头,“你再试试呢?还疼吗?”


Bucky照旧的一点点动作着,那让他皱眉的刺痛感轻了很多。


前特工摇了摇头,“···好多了。”


“那就好,”Tony呼出一口气,“好了,你再坚持坚持,就快了。”


 


其实这样的疼痛对Bucky来说已经习惯了。


他的手臂在几十年的战斗中出现过各种各样的问题,而Hydra可不会这么小心又仔细的对待他。那种电极和金属带给神经和肉体的冰冷和刺痛是让人抓狂的,但是漫长的时光里,他已经慢慢的习惯了这些,因为每一次记忆的清楚带给他的痛苦足可以盖过一切,他逐渐变得冰冷、麻木,Hydra训练他、折磨他,直到他变成一个他们想要的冷酷残忍的杀手,没有情感,不会痛苦,只有命令和杀戮。


而当他的记忆重回大脑,当过往残存的碎片交叉着传递给他,他曾认为自己永远不可能也不应该被宽恕。他的手上沾了太多人的血,无辜的、陌生的、脆弱的、他曾一心一意想要保护的人们的血,那些灵魂从不曾离他远去,只要他闭上眼睛,他从来都能看见他们,满身鲜血,浑身利刃。


他想过死亡,在一切结束之后,在他还可以为自己的罪做一些弥补之后,他知道他不可以被原谅,他甚至走不出自己这一关,他明白Winter Soldier和James Barnes一直都是一个人,而现在James Barnes却想杀掉他另一个自己。


他想到过一切,但是他想不到的是面前这个小家伙,那个曾经在西伯利亚和他打到昏天黑地要找他报仇的人,而一直到白天Tony哭着举起他的手甲,又扑在他怀里的时候,他才意识到,或许从最一开始,这个人就没想过要真的杀了他。


这样的认知让Bucky久违的有想要落泪的冲动,他眨了两下眼睛,看着身侧的小男孩儿,他曾经杀掉他的父母,毁了他的家庭,夺走了当时他的一切,让他遗憾了几十年,而现在,他却站在自己旁边,小心的修理着他给他的新的手臂,关切着他的感受,美好的大眼睛朝着他眨动,带着独特的柔软和温暖,还有藏在心里的、被他包裹起来的善良。


他自在的和他交谈着,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而Bucky知道,Tony并没有原谅他,或许永远也没办法原谅他,他只是选择了不再去恨,他让这一切过去,释怀了自己并且告诉他,算了吧,不要再提起了。


Bucky就这样一个人陷入了复杂的情绪里,一直到Tony在拍了拍他。


“好了,铁胳膊,”小家伙的声音比刚刚埋着头的时候高了一些,他一只手叉着腰看着Bucky,“来试试。”


Bucky深吸了一口气,将自己从情绪中抽离出来,对于Tony突然又给自己起的一个新名字有一些无奈,他慢慢的攥了攥手,发现灵活度已经和真实的手臂十分契合,甚至于几乎没有疼痛了。


“别光攥拳头,试试做一些别的。”Tony朝他挑了挑眉。


Bucky应声坐直了一些,然后他简单的活动了一下肩膀和肘部,又尝试了做一些经常会做的动作,最后他慢慢放下了手臂看着面前的小家伙,“这很棒,Edward。”


“那你试试这个呢?”Tony的眼睛亮了起来,他把手放进了Bucky的手心里,又贴了贴他的小臂,“什么感觉?”


Bucky这一回是真的有些愣住了,他的眼睛微微瞪大的看着Tony,又看了看他的手臂,直到小家伙又捏了他几下,他才眨了一下眼睛,语气里透露着不可思议,“···温度?你的?”


“Yeah!我成功了!”Tony不可抑制的开心的笑了起来,他的大眼睛里闪烁着骄傲的光芒,“我就知道可以!我给他加了仿生的皮肤感应,看来效果不错!你真的能感觉到我,对吗?!”


“是的,我确定。”Bucky因为他的开心而不可抑制的露出了笑容,他看了看自己全新的手臂,银灰色的外壳和大臂上的红色现在夹了金闪的星星,以及更为流畅的甚至有些性感的肌肉线条,他的新伙计酷炫而又帅气,充满了Tony Stark式的风格,而Bucky由衷的喜欢这个。“它很酷,我喜欢这个。”Bucky这么说着,然后他看见小家伙蹦蹦跳跳的给自己鼓了下掌,然后自豪的挺起了脖子。


“Tony Stark做的东西一向是最酷的!”他的声音里充满了诱人的得意,“这很好,以后你的另一条手臂就不用在孤零零的了,天知道它没有同伴该多难过。”


“也只有你这个小家伙会这么有想象力,”Howard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关注这边的情况,这一刻他已经面带笑容的走到了Tony和Bucky的身边,他自然的抬手抚摸着Tony的后颈,“难道你想让他的两只手自己做游戏吗?”


“额···如果你需要的话。”Tony眼睛一转。


“···额,不用了,这样很好。”Bucky试着脑补了一下那样的画面,哦苍天,那简直太奇怪了。


Howard脸上的笑意更明显了,他俯下身在Tony的小脸上亲了一口,这让Tony有些不自在的缩了缩脖子。


他的心里涨涨的,他总觉得他年轻的爹是个亲吻狂魔,天知道他每天要亲自己多少回。


接下来Tony又向Bucky说了一些关于机械手臂的事,并且告诉他如果有什么问题及时来工作室找他,Friday会随时为他打开这里的门。


而Bucky在离开实验前认真的看了Tony好一阵,然后他的弯下腰,用属于自己身体的那只手轻轻的在小家伙的鼻梁上刮了一下,看见他没什么反应才轻轻的把手落在了他的肩膀上,“···谢谢你,Edward。”


Tony有些别扭的紧了紧鼻子,然后他四处撇了撇眼睛,抬起手慢慢的在Bucky的小臂上拍了两下,“不用客气,Mr.Plum。”


然后他们两个互相看着,接着一同笑了起来。


这样真好,Howard看着他们,在心里默默的说着。


 


再一次被Howard勒令去睡觉的Tony赶到有一丝绝望,他本以为送走Bucky之后他还可以有时间把自己的头部装甲再加工一下,但是Howard直接抢走了他手里的电钻。


然后他气鼓鼓的看着Howard的时候,后者也气鼓鼓的看着他。


“嘿,Tony!我们说好的!”他年轻的爹眨着那双一样大的恼人的眼睛盯着他,神情还有一些···委屈?!


老天啊,这真的是他的爹不是什么地方跑过来的中二期没过的臭小子?!我的上帝他是在撒娇吗?!


Tony简直想要翻白眼,事实上他也这么做了,然后他双手掐上腰挺了挺脖子,企图继续据理力争的时候,Howard的小胡子一翘,然后一把将Tony扛在了肩膀上大步走出了实验室。


“嘿,Dad!你放我下来!我用不了多久就会完成的!然后我就去睡觉!”Tony倒着在他的肩上张牙舞爪,小手挥动着砸着Howard的背,心里琢磨着迟早他要偷摸把那他年轻的爹那两撇碍事儿的胡子刮了。


“不行,明天再说!”Howard沉着嗓子命令他,末了还在他的小屁股上拍了一巴掌。


Tony鬼里鬼气的叫了一声,Howard是故意的!就是故意的!他愤愤的想着,在回到房间的路上一直没有放弃活跃他的手臂和喉咙。


一直到他在自己的房间门口看见了Wanda。


女孩儿不知道在那里站了多久,她的脸上带着局促和紧张,尽管她在隐藏,但是Tony一样看出来了。


他立刻收了声,然后轻轻的用手指捅了捅Howard的后颈,小声道,“Dad,Dad,你先放下我。”


Howard自然也看见了Wanda,他的神色不由自主的变了变,眼睛里的情绪也沉了下来,他看了看Tony,然后慢慢的将他放了下来。


“···Mr.Howard···”Wanda抿了抿嘴,她礼貌的点了下头叫了Howard一声,然后向前走了两步。


“嗯哼,”Howard偏了偏头算是回应她,然后他面无表情的开口,“怎么,想来看看我的脑子里在想什么?哦小姑娘,最好别这么做。”


Wanda的眼睛微微瞪大,她立刻停了下来,嘴唇有些颤抖,“不我不是···”


“Okay,Dad···你吓到她了。”Tony抬起手拽了拽Howard的袖子,“你先进去好不好?”


Howard皱着眉毛低头看了看Tony,最后放弃般的叹了口气,伸手揉了一下他的头,“···早点回来睡觉。”


Tony点了点头,把Howard劝回了屋里,关上了门之后这才转过身看着后面的Wanda。


“别太在意,我父亲他···”Tony不知道要和她说什么,随便开了个头,说真的,他并不是很能想得到这个小姑娘来找自己到底要做什么,在他的印象里,他们的关系可实在算不上美好。


“这没什么,Mr.Stark···”Wanda小声的说着,她灰绿色的瞳孔有些哀伤的看着小Tony。


“Well,好吧,所以···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这是你回来的第一天,是房间不舒服?还是Vision让你不开心了?额···相信我,他绝对不是有意的,他只是有些事不太明白···”Tony被她的眼神弄得不太自在,而这让他不得不多说些什么。


“并没有,Mr.Stark,这里很好,我只是···”Wanda的眉毛皱了皱,她双手慢慢握紧,牙齿咬了咬下嘴唇,“···我只是···只是想跟您道个歉···”


“Okay,Well,额···道歉?哦不用,你不用跟我道歉,你没做错什么,毕竟···立场问题,而我当时的确让你感到了···危险?事实上我应该和你说声对不起,为我当时的确不怎么样的方式,要知道,如果是我小时候被Howard关起来的话,我可能会炸掉我家的房顶。”Tony急忙打断了她,老天,Wanda在他眼里就是一个小女孩儿,她甚至都没有成年,他为什么要和一个未成年生气?更何况他记得没错的话,这个小丫头貌似还挺恨他什么的?好吧,他可一点也不奇怪她的选择,唯一的就是替Vision宝宝稍稍难过了一下。


“别这样,Mr.Stark···我知道这一切都不是您的错,是我太任性了···”Wanda垂下了眼睛,声音里带着明显的难过,“对不起,您···您能接受我的道歉吗?就为了之前的一切···Mr.Stark?”


“Oh God···”Tony挠了挠头发,他向前走了两步,靠近了Wanda,“听着Girl,我没有在敷衍你,我的确不怪你也不生你的气,所以不存在接受还是不接受,你明白吗?”


“···您依旧疏远我,我知道···我之前的所作所为,对您造成的伤害···老天啊我当时并没有想过,我···”Wanda说不下去,她的眼睛里涌上了盈盈的水光,漂亮的脸上写满了内疚和自责。


Tony有些想要抓狂了。现在的小孩子怎么回事?怎么都这么倔呢?疏远···我们从来都不熟好吗?好吧,Tony赶紧打消了自己差点脱口而出的念头,否则后果绝对不会太好,而且这小丫头好像真的要哭了?上帝···他一向拿小孩子没什么太好的办法,看看Peter吧,更不说Wanda还是个小女孩儿。


“好了,好了,Wanda,”Tony实在不知道怎么办了,他伸手握住了Wanda纤细的指尖,“我知道,我得承认,我并不是对你的做法毫不在意,曾经的一切也的确让我陷入了一些不太好的状况,而我也确实畏惧过你的能力,但是,Girl,那些都过去了。现在你们重新回到了这里,一切都恢复了,Vision也很开心你能回来,就···和从前一样,也许会比从前更好,所以,就这样,让那些过去,好吗?”


“那···那您能原谅我吗?”Wanda的眼睛忧郁的眨了一下。


“···”这无所谓原谅或是不原谅的问题。Tony在心里想,他和Wanda并不会涉及到这个层面上,没有谁会太在意一个本身和自己的关系就不是那么太好的人站在你的对立面和你吵一架什么的,因为这不足以让他多想些什么或是多费什么情感,但他总不能把这些话说出来给面前的小姑娘听吧?


他看了看面前的女孩子,轻轻叹了口气,“好了,我原谅你了,小丫头。”


Wanda的眼睛终于亮了起来,她灵动的眼神落在Tony的身上,看上去终于变得放松和开心起来,这也让Tony松了一口气。


“···那我能抱抱您吗?”


女孩子充满希冀的语气差点让Tony刚松下来的那口气直接憋在嗓子眼里。而且他自己竟然真的点了头!


然后他就看见了面前的Wanda明显变得愉悦的表情和唇边荡起来的笑意,紧接着他就被抱进了一个瘦弱却温暖的怀抱里。


哦天啊,他这么小···Wanda在心里感慨,她半蹲在地上,手上都不敢用太大的力道,Mr.Stark小的时候就像是个娃娃一样好看,整个人软软的,身上带着小孩子特有的甜甜的奶香,让她恨不得就这么能一直抱着他,搂着他睡觉什么的。


但是她可不敢,她壮着胆子在Tony的小脸上蹭了一下,然后慢慢松开了他,手箍住肩膀和Tony对视,“···您真可爱。”她没忍住这么说了一句。


然后她就看见Tony极力克制的惊恐又扭曲的表情。


更可爱了,Wanda忍着笑在心里想,她也想象不到有一天她会用这样的词语来形容Tony Stark。


“谢谢您,Mr.Stark。”Wanda极力克制住自己没有抬手去揉Tony的头发。


“···这没什么,”Tony依旧不太自在的抿了抿嘴,噤了噤小鼻子,“好了小丫头,该去睡觉了。”


“好,”Wanda微笑着眨了眨眼睛站起来,“您可以随时找我,如果我能帮上您什么忙的话。”


Tony叹了一声,为了女孩儿细腻心思的不安,他决定还是想一个办法,“这样吧,你帮我教会Vision做饭,别再让他热衷于他的黑暗料理了。”


“···啊?”Wanda显然因为Tony的要求愣了几秒,回过神儿的时候Tony跑进了房间趴在门缝上,大眼睛对着她眨了眨,“好了,快去睡吧,女孩子不要熬夜,会长痘痘的。”


“···额,好的Mr.Stark。”Wanda点了下头,还是有些发蒙的看着Tony关上了门,然后她眨了眨眼睛,抬手捏了捏自己的后颈,开始认真的思索起了关于Vision食品教学的相关计划。


躺在房间里的Vision突然觉得自己的头部感应器出现了一些奇怪的乱码,然后他默默的分析了一下,最终结论为这很像人类的一种生理反应——打喷嚏。






PS:Mr.Plum是什么呢?         李子先生喽~【摊手】

评论

热度(3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