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

阿爸,生命之光

【虫盾铁】保持距离(铁单箭头盾/虫单箭头铁,修罗场)

白定城:

*虫暗恋铁铁暗恋盾盾深爱着祖国(误)
*会有修罗场,会有车,无3P,雷者慎入
*盾是大学教授+退役士兵,铁是总裁,患有心理疾病,虫是盾的学生,铁的实习生,如此这般的三角故事,雷者慎入


*试写一章,会不会开连载再看你们喜欢不喜欢~名字纠结了好久,最后饼子灵光一闪,你们看是不是很棒啦啦啦啦啦(≧▽≦)





史蒂夫站在讲台上,他的目光透过镜片,扫视着全班同学。


“把课本翻开到第二十五页。”


一阵哗啦啦的翻书声,所有人都埋着头。作为这所大学美术系的讲师,来听史蒂夫的课的人可真够多的。重要的原因不是大家都醉心于艺术,而是史蒂夫本人实在是太有名。


作为从前线突击队退役的士兵,形象连续几年出现在征兵宣传广告上的男人,他早就收获了一片芳心,不论男女。即使现在隐退江湖,只是一所大学的客座教授,史蒂夫在许多人眼里依旧散发着魅力,他即代表“美国标准”。


在坐得满满当当的阶梯教室里,也有那么几个没认真听讲的学生。史蒂夫听着台下嗡嗡的声音,没有太在意。他继续讲着课,可是突然亮起的手机屏幕却打断了他的思路。


“哈喽,我从欧洲回来了。那儿的天气冷得吓人。——TS.”


史蒂夫很快地瞟了一眼手机,没有理会。可是没过一会儿,又一条新消息显示,邮件已经进入他的信箱。


“今晚七点的老地方,有时间?——TS.”


史蒂夫皱了皱眉头,接着把注意力放回讲义上面。托尼可以不在乎时间,可是底下还有百来个人正在听课,他必须保证他全神贯注。


“我想试一试泰国菜,虽然他们总说很辣。——TS.”


“你今晚能穿那件蓝色的衬衫吗,上次那件卡其色简直触目惊心。BTW,我在布鲁塞尔给你买了礼物。——TS.”


“来或是不可以来,给我个消息。算了,不用给我什么,你必须来。”


纵使史蒂夫不断地告诉自己要集中注意力,可是手机的屏幕却总是不依不挠地一次又一次亮起,他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目光,老是忍不住想要看看托尼给他发了什么。


够了。


史蒂夫终于打算采取行动,他顺手扯过一张讲义,覆盖在手机屏幕上面。蓝光继续闪了一会儿,终于悄无声息,就好像对面的人知道他存心忽略他一样。


史蒂夫满意地松了口气,他继续讲了一个多小时,下课铃声响起:“好了,今天就到这里。”


就在同一时间,他的手机嗡嗡地振动起来。史蒂夫无奈地摇摇头,一边整理着讲义,把手机夹在肩膀上:“喂?我不是和你说过,上课的时候不要和我发消息……没问题,我今晚有空……”


有几个女生坐在第一排,满脸期待地看着他。可是史蒂夫并没有注意到她们,径直握着手机走出去:“不,不要泰国菜,还是去上次那家咖啡餐厅吧……”






教室的最后一排,彼得.帕克终于从桌子上抬起头:“结束了?”


“嗯。”小胖子内德在他旁边收拾着书包:“谢谢你来陪我听课。我一直想亲眼看看史蒂夫.罗杰斯倒底啥样子。他还是挺帅的嘛,参军的时候肯定更加帅……”


“你又不是女孩子,内德。咱们好端端地跑到美术学院听课,真惹眼。”


“我只是好奇……多少学生是把见他一面作为自己考上这所大学的目标啊!说实话,其实我一直以为他就是那种嫉世愤俗的老大爷——”


“帕克!”


座位前一排的弗莱士回过头来:“没想到你也在这里!你胳膊底下压的是什么?”


“什么也没——”


可是弗莱士已经抢先把他手里的纸一把抢走:“嚯嚯,托尼.斯塔克!怎么一版纸都是斯塔克的名字?小彼得,我理解你上课无聊,可是这未免也太过头了吧?——看上去好像你迷上他了一样。”


彼得脸红了,把纸拽过来:“我没有!我只是……最近在考虑斯塔克企业的实习资格。”


“哈!实习资格!这小子以后想做个像斯塔克一样的大企业家?你从来没有跟斯塔克处在同一片空间好吗!”


“我不是,我——”


“某人喜欢上斯塔克啦,某人喜欢上斯塔克啦……”


“走吧,彼得。”内德把彼得拉开,他们的小小骚动已经引起了不少围观。“走吧。”


他们离开了弗莱士和他的嘲笑,走出美术学院的大楼。


“你真的希望得到斯塔克企业的实习资格?”


“是啊。”彼得说,看看自己手里的纸:“不过我觉得我的希望应该很渺小。”


“才不是,加油啊!让他们看看你是多么有才华!”


“再看吧,内德。”彼得笑笑,抬头看着他们头顶高耸入云的斯塔克大厦,校园午间广播还在放着当天的新闻:


“昨日,斯塔克企业总裁托尼.斯塔克在新闻发布会上宣布关停斯塔克企业军事制造部门的决定引起了轩然大波,斯塔克企业的股票因此下降四十五个——”


“——四十五个百分点。”波茨小姐手里的报告拍在托尼的办公桌上:“你到底在想什么?能不能麻烦你告诉我一下,好让我对外面等着的那些人有个交代?这不是你第一次越过董事会议擅自做决定……托尼!不要再看手机了!听我说话!”


“嗯?”


托尼躺在办公椅上,发出最后一条消息:“别这么急着杀了我,佩珀。我才从欧洲回来,让我歇一会儿。”


“回答我的问题!”


“好好。”托尼举起双手:“我越过董事会是因为我知道这件事情肯定不会通过,那些家伙的想法从来不和我一致,我讨厌把话说得这么俗套——但是他们眼里只有利益。”


“你知道你给自己惹来了多大麻烦吗?现在外面至少有一百个记者等着要把你生吞活剥。哈皮和我都知道你才从那件事中恢复没多久,心理医生说你现在的状况依旧很危险,你却这么不注意——”


“佩珀,别说了。”坐在一旁的哈皮出声阻止他。


托尼端坐在椅子上,看上去依旧是一副玩世不恭的神态。可是只有靠近他的人才会发现,他此刻的脸色苍白,手握不住手机,只好放在桌子上。


佩珀抿了抿嘴:“托尼,我们都知道你很难受。这件事情本可以慢慢来……吃点药吧,到时间了。”


她递给托尼一个小小的瓶子,然后转向哈皮.霍根。


“等会儿出去的时候,一定要保护好他。带着他从他们中间快速走过去,别让他们有机会逮住他问他问题。尽量别让任何人察觉出异常,我们的麻烦已经够多了。”


“好的。”哈皮点点头。


“我留在这里,看能不能想办法联系几家大媒体召开一个发布会什么的,要是有什么事情就联系我或者星期五。”佩珀说着,走出门去。


“你确定你的晚餐真的有安排吗,托尼?如果你能在董事会召开之前,和一两个董事单独吃一顿饭……”


可是托尼摇摇头,向她举起手机。


“噢,和他一起,当然。”佩珀几乎不可闻地叹息了一声,仿佛早就料到会有这样的结果似的。







“只有那么几十秒。”


站在门口的时候,哈皮给他打气,“等到了车里,一切就安全了。”


“谢谢你,哈皮。”托尼说,他对着镜子整了整领带,尽量平复呼吸。


“要不要帮你预约明天的心理治疗?”


“可以。”托尼看了一眼表,深吸一口气:“走吧。”


哈皮带着一副决绝的神情打开了门。


一瞬间好像大爆炸一样,各种声音如同潮水一般从四面八方涌来,银白色的光照亮了他们头顶的天空。托尼只觉得头晕目眩,刚刚在门内调整好的心态差点崩塌。


“快快快走!”


哈皮护着他穿过记者们,托尼跟着他的步伐有些跌跌撞撞地往前,一边记得脸上带好微笑,手放在口袋里,别让他们看见,打招呼的样子一定要看上去很轻松,要像个天生的演员,假装很享受这一切。


他好像瞥见那辆加长的黑色轿车就停在前面不远的地方,可是他突然从哈皮手里脱出,人潮立刻包围了他,哈皮绝望地被挤到外围,离他越来越远。


“斯塔克先生,请问您对今年斯塔克企业股票走势如何看……”


“斯塔克先生,能跟我们讲讲你关停军事制造部门的决定吗?……”


“斯塔克先生,您和国防部的合作项目……”


托尼尽管微笑着,可是他的呼吸都快要丢失了。他回答不了这些问题中的任何一个问题,尽管放在平时他可以尽情发挥,可是现在他只想逃离。心中的石头愈压愈重,托尼感觉眼前的一切都模糊不清,他的心跳加速,随时都有可能失态。


“斯塔克先生,我还有一个问题……”


拜托你们,停一停………


“斯塔克先生……”


放过我吧……


“这里是前方记者给您带来的报道,斯塔克企业总裁托尼斯塔克正被各大媒体包围,要求对昨天的事件进行解释……”


拜托你们——够了——我忍不了——我就快要——


突然传来一阵汽车发动机的轰鸣声,接着记者们惊慌跳开,一辆毫不起眼的车子闯进斯塔克企业门口的车道,冲散了包围圈。


“对不起!”


车门打开,青年跳下来:“我没有伤到谁吧?我才刚刚拿到驾照,还不太熟练……打扰你们的采访真是抱歉……”


他一步跳到托尼面前,不动声色地帮他挡住记者和摄像机,一只手暗暗握住托尼的手帮助他站稳。


“真是对不起……我在皇后区学车,还不太适应曼哈顿的交通。”


那是一双年轻人的手,手指修长,稳定,奇异的带着一股振奋人心的力量。在他的帮助下,托尼的呼吸逐渐平稳。趁着记者们的注意力暂时被分散,哈皮赶快跑过来,拉着托尼钻进轿车。


车门关上的一瞬间记者们终于反应过来,神情恼怒。托尼从汽车后窗望出去,男孩依旧站在那里不停地道歉,可是脸上却带着淡淡的胜利的微笑。


“他是谁?”气喘匀了以后他问哈皮:“你认识他?”


“不不不,当然不认识。”哈皮摇摇手,“我很感谢这位无名英雄,可是斯塔克企业的门口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的人。”


“叫星期五调取监控记录。”托尼说。


“我想知道他是谁。”













评论

热度(2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