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

阿爸,生命之光

【盾铁】钢铁之心(冰与火之歌AU)-大结局

苏某RS:

100. 宝石囚牢,双王摄政和旅人终归

眼前,只有黑色的礁石和冰封的山峦,刺骨的寒冷让衣衫破落的老者不能在风雪中移动一步,天地之间唯一的色彩是他手中的宝石。
空间宝石的银蓝在他左手旋转,心灵宝石的暖金在他右手荡漾,满德林紧紧攥着宝石,在这陌生的荒芜之地蹒跚而行,却只看到无边的海和高耸入云的孤峰绝壁。
他爬上绝壁高台,环望四周,终于确认此处不是他曾游历过的任何一个岛屿,甚至可能不属于他所知的任何一块大陆。
“啊!神明为何不聆听我的祈祷!?空间至宝,你将我带来何处!?”满德林在风中嘶声怒吼,却仍不忍将宝石从手中丢出,只是手上的戒指被重重磕在乌沉沉的岩石上,碎裂成一蔟粉末,散在风里。
空间宝石蓝光乍起,满德林抬起浑浊的眼珠,在崖下的风雪里看到一扇凌空开启的时空之门。
头顶霜之王冠的少年站在门里,冰蓝色的双眸茫然望向远处,他独眼的养父立于对面,手握着奥丁神枪。
“洛基,奥丁,啊,银舌头,你这小骗子,带我走,带我离开这里!我将铁王座许你,我将宝石也许你!”满德林趴在绝壁高台,超虚空的幻影举起一对宝石,他嘶哑的吼声只被狂暴的海风卷走,丝毫也传不到对方的时空。
门中的洛基轻抚冬棺,冷冷开口:“这不是您要的结果吗,父亲,从一开始,您就知晓我的来历和结局,人类与异鬼之王的后裔,半人半鬼的残缺之子,将永远与长夜为伴…….”
奥丁皱眉,独眼中竟有闪闪泪意:“我不能否认,带走异鬼的王子,确有我的私心,如有一日异鬼入侵,以你一人换取七国之安,我亦不会犹豫。”
洛基捧着冬棺的双手微微颤抖,神色却如冰一般沉寂。
奥丁移动僵硬的双腿,在新王面前单膝跪下,颤声道:“可是,洛基吾儿,养育你日久,吾疼爱怜惜你之心,一如索尔,北境稍有异动,我便寝食难安,忧虑惶恐,只盼,不得不舍弃你的这日,越晚来越好,不来才好…….”
洛基垂目瞧着跪在面前的养父,默然无语。
奥丁挤出一丝苦笑:“吾儿,为父过去种种,私心与公心孰轻孰重,自己也不能分辨,只盼着你,来生莫要太过聪慧,为身份所缚。”
洛基疑惑挑眉,奥丁突然眸含杀意,挑起长枪猛地一磕,新王手中冰棺被挑向空中,异鬼齐齐而动,冰剑寒光映照空间之门内外。
奥丁却不躲不闪,抽出一只黑晶匕首,反手刺入自己心口。
洛基只来得及握住父亲的手腕,眼睁睁地看着那只独眼变成同异鬼一般的幽蓝。
那是森林之子的龙晶匕首,能将最忠勇的骑士变成异鬼。
奥丁将一只小小的牛皮水袋塞进洛基怀中,微笑道:“这是海姆达尔最后的祝福,喝了它吧,我的儿子,回到你母亲身边,代替我,守护她。”
银发染上白霜,皱纹隐入冰凌,奥丁推开幼子,异鬼茫然伫立,不明白方才的人类气息为何突然消失,远古冬棺在半空旋转一周,落入奥丁手中,他丢开长枪,双手捧棺,朗声道:“以吾身,奉冬棺,长夜无尽,异鬼长眠。”
“不!”洛基惊愕喊道,那是海姆达尔曾教授过的魔咒,以一身一命封印异鬼的方法。
冰蓝色的光芒如同霜之火焰,将奥丁凝成一座人型的雕塑,异鬼在火焰中融化成白骨和水汽,隐没在脚下的冰原。
一双手臂从洛基背后伸出,一手捂住他的眼睛,一手将牛皮水袋的塞子拔出,苦涩冰冷的液体被灌入洛基的喉咙,同他的眼泪混在一起。
双目盈然的七国战神展开残破的斗篷,将他瘦弱的兄弟拢在怀里,二人倚靠着坐在雪地,直到那冰蓝色的火焰在洛基的眸子里褪去,重新恢复狡黠的碧绿。
垂头亲吻幼弟的黑发,索尔哽咽道:“活下去,洛基,否则父亲的牺牲就毫无意义,我会在你身边,寸步不离。”
洛基倚着兄长的肩头,泪水落在紧紧相握的手指:“…….即使我将心灵宝石和空间宝石都送给了满德林?”
时空之门内外,满德林一惊,索尔却皱眉苦笑:“将至宝投入敌手,尤其此人还愚弄过你,陷害过你,恐怕你的礼物堪比毒药,虽然我不知你与托尼如何谋划,可我记得小时候,每当你们手牵手站在一起,红堡就要颤上一颤。”
“哦,别把我与那矮子扯在一起。”洛基含泪而笑,唇角含着残酷杀意:“对于贪婪之人,最好的处罚是什么呢,我亲爱的哥哥?”
洛基的一句亲爱,让索尔微微失神,半晌才道:“求而不得?”
“近在咫尺,却像是水中之月,镜中之花,图谋半生,成全了别人……”洛基阴狠低语,绿眸中满是寒意。
“不,不,不不…….”空间门外的满德林十指紧紧攥住宝石,狂怒而呼!
“心灵宝石中早就封存了托尼的召唤灵,若此时有人对宝石进行二次祈愿,便会被视为贪婪,召唤空间宝石之罚。据说,对这种贪婪之徒,宝石会把他锁进空间囚牢,成为宝石的护卫者,不死不灭不能脱,终生只能引导寻宝人,却不能再拥有宝石,直到,下一个妄求者来接替,才能得到死亡的安宁。”
“啊啊啊啊啊!”满德林朝时空之门扑去,撞碎虚无的幻影,洛基的绿眸是他最后望见的色彩。他从高台坠落,重重摔在冰冷潮湿的海滩,胸口碎裂的疼痛也没能让他享受片刻晕厥,手里攥着的宝石已化作一把碎渣,他的伤口深可见骨,却再没有鲜血流出,神最终还是赐予了他不死不灭。
绝望的悲呼在孤绝的荒岛长鸣不绝,却被风撕扯成万千碎片,沉入海中,化成泡影。

……..

托尼从梦中惊醒,蜜色的双眸满是惊惧,手里紧紧攥着某人温暖的手指。
距离异鬼围城之战已过半年,他仍时时被失去的噩梦惊扰。
身边的床铺沉沉一颤,青松木和牛奶的气味让他渐渐回神,望向枕畔,那双湖蓝色的深瞳正温柔地凝望他,仿佛他是全部世界。
这让托尼心中涌起暖意,挪了挪,让额头抵着爱人的颈侧,把身体落在他的臂弯里。
柔和的晨光轻轻拂过他肩头的皮肤,勾勒出肩背的曲线,将诱惑的起伏恰到好处地收拢在缠绕腰腹的薄毯里。
临冬城的温泉浸透了石壁,让卧室里的相拥有一种闲适的自在。
“噩梦?”斯蒂夫亲吻着爱人汗湿的额角,手指不经意地拂过他留在托尼肩头颈后的暧昧痕迹。
“记不清了,只是恍惚听到了风雪和海浪的声音。”托尼咕哝着,猫一样地在斯蒂夫侧颈蹭了蹭。
“风雪,或许是,洛基?”斯蒂夫低下头,去亲吻俏皮的小胡子。
“哦,我祈祷恶戏者活着,否则索尔即使坐上铁王座也会像是失魂的尸鬼,只有洛基活着,唉,只有那小骗子答应返回红堡,我们的雷霆之神才肯安心坐上铁王座,或许连虚设的后位也能一并填满。”北境公爵低声坏笑,不安分的手指顺着骑士的腰滑下去。
“腹诽君王,嗯,首相大人?”骑士弯起眼睛微笑,英俊的眉眼比窗外的夏日阳光更加灿烂。
“因为那对扯不清的王族兄弟,我与心爱之人才无法日夜厮守,还不能抱怨几句,嗯?专心些,国王之手的手正在对您表达倾慕呢,摄政王殿下。”公爵抬眼,用那双蜜色魔瞳自下而上地望着他,斯蒂夫心中一抖,愿意将一切所有双手俸与。
当薄毯下的缱绻痴缠即将燃起又一场燎原之火,窗外突然滑过一个巨大的暗影,一只赤红的眸子出现在半掩的窗棱。
“起床啦,老爹,父亲~别再赖床了,看在先民之神的份上,您打算饿死年幼的儿子吗?”
斯蒂夫笑着遮住眉眼,托尼回手丢出一个软垫,扯起金红色的外袍。
穿戴整齐的二位至高权贵出现在临冬城的回廊,人影从四面八方聚了过来。
“我不想当什么伯爵,哦,求您了,斯蒂夫大人,您不能因为我的绰号,就把我送到皮尔斯的老巢,谷地那地方风大,会把我这可怜的小鸟吹飞的!”圆脸的神箭手咬着一只炸面圈,愁眉苦脸地从屋檐上跳下来。
斯蒂夫脚步不停,手里翻叠着托尼的领子,把它们整理成服帖的样子:“熊岛有娜塔莎和巴基坐镇,我不担心,只是谷地易守难攻,位置又险要,我需要一个忠诚机敏,无惧月门的勇士,克林特,除了你,我想不到其他人选。你可以在熊岛铁卫,或者御林铁卫里挑选合意的与你同赴谷地,你已经有人选了是吗?告诉我他的名字。”
面对摄政王大人,传说骑士的一翻明暗夸赞,鹰眼一时想不到托辞,咬牙道:“寇森,菲尔▪寇森,如果您能将他从神盾那里挖出来,我便同意入主鹰巢城。”
斯蒂夫微笑抬眼,一个声音在廊下拐角响起:“寇森是你的人了,只要斯蒂夫大人开口,即使要填平寒冰湾,寇森大人也会欣然前往。”
鹰眼回头,独眼的尼克▪弗瑞缓步而出:“如果处理完了巴顿伯爵的疑惑,二位大人,能否移步演武场,赛维格大人和罗迪将军想演示一下飞行机甲的改良,另外,如果首相大人允许的话,我想跟您讨论一下振金的使用问题。”
托尼微笑挽起袖口,抢过侍卫官哈皮手里的巨大铁桶,把情报大臣尼克朝侧厅一推:“如果你能帮我搞定这个,我想饭后会有一点时间给您。”
佩珀惊慌扶住踉跄的尼克,手里待签的羊皮卷撒了一地,女爵恼怒地跺了跺脚,尖细的鞋跟在地面上敲出一声清脆的响声,惊动了倚在廊柱上的铂金卡奥,那双目下青黑的黑瞳略一晃神,一只涂着黑指甲的纤纤玉手便捏住他的下巴,娜塔莎微笑着将红唇贴上巴基的唇角,铂金卡奥抬起改装后的振金铁臂,揽住爱人细细的腰肢,加深这个久违的亲吻。
捧着筐药材路过的好博士布鲁斯恰看到此景,脸颊瞬间红了一红,只得低了头朝学士塔楼走去,却迎面撞上了人,他惊慌伸手,扶住对方的手臂,仿佛握住七国至宝,“高庭玫瑰”贝蒂▪提利尔女爵浅笑着握住他的手,掏出一只手帕擦拭班纳额上的热汗,二人牵手并肩,对穿过花园的托尼和斯蒂夫遥遥行礼。
“哦可爱的布鲁斯,我还记得他在长城脚下恢复神智,瞧见冒雪赶来的贝蒂,泣不成声的模样~”托尼微笑回礼,对身边的斯蒂夫眨眼:“瞧他羞涩的笑容,生怕别人瞧不出他马上要当新郎了?”
斯蒂夫接过他手里沉甸甸的大桶,笑道:“我以为你还在为送他什么贺礼而烦恼?”
“因身份差异而分离的爱人,还有什么比一个爵位更合称的礼物呢,你觉得河湾地之王如何?连弗丽嘉王太后都对他拯救学城的英勇义举赞不绝口呢。”托尼眨眨眼睛,推开通往残塔的大门。
“说起爵位,梅伊夫人觉得彼特年纪尚幼,不足以支撑铁群岛,或许我们该,也派个可靠的人去辅助梅伊夫人?那孩子很喜欢你,知道要回派克城,就抱着你的脖颈哭了许久……”斯蒂夫在托尼身后扬眉轻问。
托尼一脚跨过门槛,低头皱眉:“我也舍不得小彼特……”
斯蒂夫垂目而笑:“所以我同梅伊夫人商量,让彼特每半年来临冬城修习一次,我教他剑术,你教他筑甲,梅伊夫人同意了,首相大人觉得怎样?”
托尼跳起脚来,奉上一个表达欢喜的亲吻。
残塔之下,霜色的冰原狼欢呼狂吠,将一只铁足在地面跺得山响,嘴里还叼着一只颤动不止的机械龙尾。
“你耍赖,啊!你这呆狗,傻狼,竟趁我肚腹饥饿的时候偷袭,啊,我的尾巴要断了,哎呀~”犹自演得开心的小龙奥创摇头摆尾地在塔下的空地搅起一团尘沙。
“咳,咳咳,别闹了,你们两个小子,要呛死老爹吗?开饭了开饭!”托尼咳嗽着扇动浮尘,从腰上解下一大壶牛乳,倒在两只深碗里。
小呆欢叫着吐出龙尾,摇晃着大尾巴扑到托尼身边,公爵笑着抚摸浪儿子的背脊,从桶里捞出一只肥嫩的羊腿喂给小呆,骑士放下巨大的木桶,用铁夹捏起大块的腌肉,一次次抛向空中。
奥创一次接住七八块,开心大嚼,金属铁翼反射着阳光,刺痛了托尼的眼睛,他朝半空伸开双臂,小龙缓缓降落,温顺地将右边龙翼放在老爹的掌心。
被尸鬼撕扯破损的半身,用龙晶和振金熔铸重新填补,经过无数次不眠的锤炼和尝试,他与小龙最终熬过了失去的痛苦,在绝望里看到了希望,当奥创重新飞上天空,托尼突然明白了父亲的心情,即使奥创从此一去不返,亦无怨无悔。
予吾儿以羽翼,不拢膝下,冀翱翔于天,父心方安。
然而奥创只是长啸良久,盘旋半晌,直到托尼仰着的头颈发酸,才又滑翔而归,用头撞了撞父亲们紧握的手,嚷着肚饿。
托尼从回忆里回神,疼爱地摸摸奥创的金属侧颈,半机械的小龙眨着一双赤瞳,开口问道:“是今天吗?是今天吧?”
“什么?”斯蒂夫和托尼齐齐问道。
小呆翻腾着爬上奥创搭在地上的龙翼,然后熟练地蹲在龙脊背上,尾巴摇晃得像风车。
“双胞胎,到了接皮特罗和旺达回来的日子啦。”奥创眯起眼睛,怀疑父亲们把留在寒冰湾监造新长城的一双儿女忘了。
托尼掩去目中的恍然,认真点头道:“是的,没错,我正要跟你说这事儿呢,既然吃饱了,我们出发吧。”
斯蒂夫揽住公爵的腰,轻松跃起,将他放上龙背,低声道:“可是尼克大人……”
托尼露出惯常的慵懒笑意:“哦,他们会耐心等着的,毕竟,你不能期待一个败家子儿永远勤勉,不是吗?”
银龙展翼,胸口的振金圆球飞速转动,机械龙翼振翅双展,御风而起,直奔北境之北。

…….

北境的城墙,永远寒冷坚硬,即使在漫长的夏季,拂过北境大陆的风也让人不由地缩缩脖子。
风尘仆仆的旅人终于翻过北境最寒冷的山坳,绝境长城崭新的轮廓近在眼前,巨大的铁柱在日光下闪烁着金属的光芒,大大小小的金属空洞隐匿其中,守夜人和铁匠来往其中,手里拿着工具和羊皮图纸反复查验。
不待旅人细看,一道银色的光影便滑过他眼前,男孩的模样已经褪去稚气的轮廓,多了一丝少年的英气潇洒,那副倨傲的神气却像极了史塔克公爵年少时的模样:“之前就因为该死的腿伤,错过了异鬼攻城这种大战,现在我的腿好了,姐你别拦着,我要去霜雪之牙那头,瞧瞧异鬼是个什么模样!”
一抹红影从残破的城头滑行而来,少女的红发在风中飞舞,如烈焰般灼目耀眼,她焦急地追着双胞兄弟,那丝银光直直冲到旅人面前,又狡猾地绕了过去,却把未及躲闪的红发女巫绊在旅人袍角。
“小心,旺达小姐。”
旅人伸手扶住了身形不稳的少女,脱口唤出她的名字,那声音低沉而温柔,熟悉得让旺达不由抬眼打量。
面前的男人穿着一身再朴素不过的棕色长袍,兜帽里露出亚麻色的短发,一双金色的双眸含着一点笑意,目光温柔得像是临冬城的月光。
旺达静静地望着这陌生的男人,忘了松开扯住他袖口的手指。
“为何我对你的声音,如此熟悉,你是谁?”旺达疑惑开口,他顽劣的兄弟皮特罗也晃回姐姐身后,疑惑地打量着英俊的旅人。
“我从长梦里醒来,只恍惚记起了名字,以及我要回去的地方。”那旅人轻声回答,这次,连皮特罗也惊愕地挑起了眉毛。
“你的名字,是……”旺达紧紧攥住他的袖口,想起雨夜的山洞,盛夏厅的荒城,这个声音无数次安抚姐弟俩幼小而惊慌的神魂。
“埃德温▪贾维斯。”那金眸的男人浅笑说道:“我想这是我的名字,你也曾呼唤过我,是吗,旺达小姐?”
“贾维斯,哦,贾维斯!”旺达双眸盈然,皮特罗原地跳脚,转身就要跑去报讯,却看到遥遥的龙影从云端探出端倪,便高举了双手欢喜大叫。
旺达牵起贾维斯略显冰冷的手指,微笑道:“哦,父亲大人见到你会多么开心啊, 贾维斯,快告诉我们,你是如何死而复生的?或许,你也同斯蒂夫叔叔一样不死不灭?”
金眸的学士轻柔地抬手,拭去少女眼角的泪花,浅浅微笑,目光望着龙背上的金红身影,喃喃道:“那或许,是另一个漫长的故事…….”
北境的风吹起史塔克
公爵金红的斗篷,拂过斯蒂夫亲王金色的发丝,他们交握的手上,沉寂许久的金属腕环再次亮起,发着幽蓝的淡淡光芒。

即使只是一点微光,也能照亮漫漫长夜。
血脉或许会消亡,可誓言永不磨灭。
权力与阴谋,冒险和争斗,或许终将变成历史,变成传说,可若你在维斯特洛大陆驻足北望,依然能看见新长城在风雪中戍卫,而北境,永不遗忘…….

(全文完)

PS:百章完结,这场冒险终于结束,而传说永不落幕。
谢谢喜爱支持这个故事的你们,我将感谢与爱融成文字,铸就此篇钢铁之心。
北境永不遗忘,而有些人,终会重逢。
下一个故事,再见吧。

评论

热度(90)

  1. 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苏某RS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