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

阿爸,生命之光

【盾铁】【冬寡】吸血鬼与海妖的圆桌会谈(14)

怕麻烦有错吗:

满大人的事情过去半年之后,Tony已经适应了那颗蓝色的心脏,蓝色的心脏意外地让他不再那么依赖人血生存,也能开始进食一些Nat带回来的鱼肉。他终日在Nat给他吹的泡泡里生活,海底的黑暗让他舒适,他不用去区分白天和黑夜。就算是康复了,他仍然不去问Nat为什么他们不能浮出海面,他知道,如果他们能去海面,Nat不会忍受在海底待这么久。


“Tony,我看你好得差不多了。”Nat坐在贝壳旁边看着在贝壳里摆弄各种工具的Tony。


“嗯,”Tony含糊地回答,假装他没有注意到Nat又拖回来的那条庞大的鱼。他们吃不了那么多,但是Nat总是失心疯一样带回来这种大鱼,或者只有这种凶残的大鱼能浪费掉她的精力和时间去捕捉,就像Tony现在总是坐在贝壳里制作一些完全没有用却很复杂的东西打发时间一样,他们都不能闲下来。


“或许和你期待的不太一样,不过你想上去吗?”Nat指了指头顶。


“海面吗?”


“嗯,虽然肯定不是你想的那种海面,但是至少你不用一直生活在泡泡里了,我也不用担心万一晚回来你会不会被憋死。”


“和我想的有什么不同?”


“不是人类的那种海面。。。”


“所以见不到?”


“见不到。。。”


他们甚至不再提起两个孩子的名字,默契地回避,源于一样的苦楚。


 


Nat带Tony去的海面其实和之前女妖的领地没有任何区别,一样的灯塔岛,一样的沉船地,就是天空更矮,更晦暗。灯塔岛上没有Tony建起来的房子,沉船地堆满了远古的木船和水手的尸体。


“这是哪里?”Tony这半年来第一次走出泡泡,站在坚实的陆地上。


“苏拉的海域,她死的时候,这里和她一起死了,我们仍然在海里,现在的天便是海水,这是一个颠倒的世界。”


“所以我们的脚下才是另一边?等等,我有点跟不上节奏。”Tony试图理解这里的一切,毕竟这里和他们居住过的地方那么相似。


“你那个时候可能已经没有意识了,我为了躲避满大人和他手下的攻击而翻转了海面,你现在所见到的一切都在海里。你可以这么理解,整个苏拉的领地包括海底都是另一个空间,我在那个时候把岛上的所有人都拉进了这个空间,把他们在海底淹死,用完了我所有的能力,所以在我恢复之前,我们都只能被困在这里。”


“等等,你说过爱丽可以从皇宫到海底,也可以从皇宫浮上人类的海面,所以我们。。。”Tony没有说完,他意识到如果事情真的这么简单,Nat不会说他们被困在这里。


“那个时候,海底和外海的通道有苏拉的魔力支撑,苏拉死了之后,我并没有去维持那个通道,我觉得没有必要和海皇宫的人打交道。我那时没有苏拉那样强大的魔力,也没有像她一样坚硬的意志,和任何人鱼的接触都会让我烦躁,所以所有的通道我都没有去支撑和维持,而苏拉的沉船地随着苏拉的死亡而死亡,不会有任何通道通向外界。而现在,我没有多余的魔力重新在海底开一个通道了。”


“那我们之前居住的那片海域呢?”


“我的海域吗?在我翻转海面的时候就支离破碎了,现在,那里是一片海面,没有沉船地,没有灯塔岛,没有永夜,那里不再存在了。而我,已经没有办法再翻转一次海面了。。。”Nat垂下眼帘,她不敢看Tony,诚然她救了他,杀死了满大人的众多手下,但这样的结局绝对算不上什么happy ending,她知道他失去了什么,她也失去了一样的东西。


“所以没有人能进来,也没有人能出去?”Tony的语气里带着他从未有过的绝望。


“只有找海妖许愿的生物能进来,愿望也能成真,那些来自于远古的铁律留下的魔力仍然可以维持这个世界以相似的方式运行。但以我现在的恢复状况,估计要等百年之后我们才有机会出去,但是那个时候。。。”


“那个时候出去已经没有意义了吧。。。”


“Tony,我很抱歉,但我无法看着你死去。。。”


“你应该放任我死去,那时你一个人终归能逃出去,追上Steve和Bucky,带着他们躲过满大人的手下,总比现在这样好。。。”


“Tony。。。”


“而现在我们都不能确定他们是不是还活着!”


“他们那么强壮,一定能够活下去,Tony,你知道,我们四个,谁都不能放任谁死去。。。”


“不值得。。。”


“你还活着,就值得。”


 


Steve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沙滩上,一群人像是看稀奇一样看着他,在他昏迷的时候,船被浪打碎,感谢满大人用冰覆盖了他,使他能一直浮在海面上直到漂上岸。沙滩上的高温融化了坚冰,他奇迹般地活了下来。


“嘿,让开!我认识这个孩子,他在这里卖过鱼!”一个粗犷的声音,来自一个皮肤黝黑,戴着眼罩的中年人。Steve认识他,岛上的人叫他Fury,他是个古怪的捕鱼者,他的鱼大都凶残难捕,所以价钱奇高。Steve想说话,但长时间的昏迷和暴晒让他虚弱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你们都让让!扶他到阴凉的地方,再给他一碗水!”Fury俨然是一个可靠的指挥官,让Steve在一系列糟糕的事情之后得到了一丝可靠的支撑,在一片嘈杂的帮忙声里他又陷入了昏迷。当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了医院里,空无一人的病房安静得可怕,午后热辣的阳光从窗帘缝隙照射进来,让人心烦。警报铃忽然想起,刺耳的声音唤来了医生和护士,Steve想说些什么,仍然什么也说不出来。


半梦半醒间,Steve觉得自己还在半阴半阳的岛上,满大人和他的手下仍然环绕在自己周围,Nat的鱼尾全是血,Bucky的手臂不知道被丢到了哪里,Tony就在眼前,苍白得像纸一样,他伸手想要安慰他,却被人击倒,冰冷的触感充斥他的身体,然后又是灼热,他分不清自己是不是已经死了,他挣扎着,然后掉到了地上。


“我的个老天!”Steve还晕头转向的时候,门口忽然传来Fury极具个人风格的夹杂了脏话的感叹句,那让Steve快速回忆起了他是谁以及发生了什么。


“Steve,你醒的比我想的早。”Fury帮助医生和护士把体型健硕的Steve抬上病床。


“谢谢,Fury,我这是在哪里?”Steve想要表示礼貌,但他的身体显然还不适合做出任何大幅度动作。


“你就躺着别动吧,小子,小了说这里是医院,往大了说这里是坎培城,你在这里卖过鱼你还记得吧?”


Steve当然记得,眼前的这个大个子曾经帮他们摆脱过别的鱼贩的纠缠,但为了避免争端,他和Bucky也没有继续再在这里卖鱼。


“所以你这是怎么了?”Fury坐在床边的凳子上,凳子太小,显得他的坐姿有些别扭。


“我。。。”Steve犹豫着终归无法说出实情,吸血鬼和海妖的事情绝对不能透露给人类,他思考了一下,好在刚刚醒来的他显得懵懵的,也没有让Fury对他现编谎话的行为起疑,“我在海上捕鱼,船翻了,我就。。。”


“哦,常有的事,合格的渔夫最终总会死于海上,不过你这个年纪还太早。那只熊仔呢?”Fury撑在桌子上,他带着海边男人特有的粗犷,所以比起礼貌的Steve,他对话不多甚至有点凶巴巴的Bucky更感兴趣。


“船出事之后,我和Bucky就失散了,我也不知道他在哪里。您能帮我找到他吗?”Steve有些急切地探起身来。


“我倒是有船可以借给你,不过你得帮我一些小忙”Fury饶有兴趣地看着Steve,他在海边生活多年,深知Steve和Bucky每次带来的鱼都是珍贵的深海鱼,没有远洋捕捞的工具几乎不可能捞到,而如果他们真有那种大船,他们的贩卖数量就显得太少了。他对那些鱼没什么兴趣,他想知道的只是Steve和Bucky身后被隐藏的秘密。


“什么忙?”Steve想着只要能回到那座半阴半阳的岛,他便有办法找到所有人,急切的心情溢于言表。


“你得把我带过去,”Fury用仅有的眼睛扫了Steve一眼,眼中褪去了中年男人的浑浊,精明得就像鹰隼一般。


Steve沉默了,经过满大人的事情之后,他不知道随便把人带去那片半阴半阳的岛屿会有什么可怕的后果,虽然Fury看起来并不是个坏人,但是坏人又不会把良心贴在自己的脸上。


Fury倒不是很急,他隐晦地笑了一下,拍了拍Steve的胳膊就站了起来:“好好休息,等好了再回答我也不迟。你现在这个身体状况,怕是想也想不清楚。”


 


此后的两个月里,Fury隔几天就来看Steve一次,带些食物和换洗衣服。他什么也不再多问,只和Steve聊些家常,扯些鱼市里发生的破事儿,但Steve知道,他绝对不会放弃探听自己和Bucky的秘密,他想不通Fury想要干什么,普通的人类应该不知道太多吸血鬼和海妖的事情,顶多当做吓小孩的传说,在科技高度发展的现如今,人们不会再去纠结那些古老的传言,而且由于人类科技的过于强大,吸血鬼和人鱼之类远古的神秘种族都尽量掩盖身份来保全自己,这就使得近几十年来人类会觉得这世界上不存在这些东西,以往的种种怪力乱神不过是些以讹传讹,科技水平低下的自己吓自己罢了。所以这样一个环境下成长起来的Fury是不可能相信那些古老传闻的,那么他想知道什么呢?


在Steve出院的那一天,Fury开车过来接他,这是Steve第一次坐车,他克制住了自己的好奇心,规规矩矩地坐在副驾驶座位上。


“安全带,孩子。”Fury目不斜视地盯着前路。Steve学着Fury的样子系上安全带,感谢Tony发明的那些不靠谱的技术型童年玩具,使得Steve不至于对完全陌生的安全带无法下手,他貌似熟练地系上安全带,然后故作平静地问Fury:“我们这是去哪儿?”


“一个惊喜。”Fury并不急着回答他。


车停在码头,Steve跟着Fury走过一排排渔船,停在了一艘年代久远但不知为何一看就十分可靠的船前,那船的感觉就像Fury一样。


“进来看看吧,小子,你觉得满不满意?”Fury带着Steve踏入船舱。


“这真是一艘好船!”Steve不禁赞叹。


“你考虑了两个月了,看看这个老家伙,还是那句话,你可以用这艘船去找熊仔,但你得带上我,反正你一个人也开不了这么大的船。”Fury笑着敲敲船柱。


“好,我带你去。”Steve没有再犹豫,他知道如果他不答应,以他的能力,纯靠体力攒钱买到一艘像样的船需要上十年的时间,而且他自信水性绝对比Fury好,到时候只让船停在半阴半阳的岛周围的海域,岛的四周指南针是失效的,自己一个猛子扎进海里,匿了踪迹游到岛上,Fury也拿他没有办法。


 


事实上,Steve也这么做了,他带着Fury按照航海图来到他记忆中那片半阴半阳的岛附近,和他想的一样,罗盘失效,Fury一着急,就顾不上Steve,他便扎入水中,头也不回地游向岛屿。但他没有想到,在他记忆中岛的位置上,早就没有了岛屿的踪影,只有一堆小小的礁石林立在海水中,他在周围游了好久,直到体力不支了才爬上礁石。


炙烤的太阳下,Steve心乱如麻,他忽然意识到,每次从Tony的灯塔岛到半阴半阳的岛上都是Natasha带着他们来回,他和Bucky从来都不知道如何从半阴半阳的岛上回家,Natasha曾经说过,海妖的海域是不存在在航海图上的,外面的世界里从来就没有永夜,军舰来的时候Tony说不可能。。。


半阴半阳的岛没有了,晦暗的平面也没有了,整片海域被金灿灿的阳光照得发烫,哪里还有什么阴沉的海域,哪里还有通向沉船地和灯塔岛的路。


所以我回不去了。。。Steve终于得出这个结论的时候,太阳开始西沉,远处的海面上出现了Fury的船影。


 


Steve被Fury拉上船的时候,白皙的皮肤已经被晒得通红。


“你接下来会脱皮脱到怀疑人生的。”Fury一边开船往坎培走,一边嘀咕着,Steve却一句话都不想说。


“嘿,喝点水吧,你才刚好,”Fury递过来一瓶水,“真得谢谢你今天带我来了这么个鬼地方,倒是让我收获颇丰,这里的鱼又大又多,也不枉我帮你付了两个月的医药费。”


“你在找什么地方?”Fury盯着Steve像个失了灵魂的偶人一样将水往嘴里灌。


“你这个样子,就像是被海妖惑去了心智一样。”Fury无奈地笑了一下,坐在他身边。


“你相信海妖吗?”Steve忽然下意识地问。


“哦,终于愿意说话了?你也是在找那个邪性的女人吧?坐在礁石上,唱着歌就把男人哄了去,连灵魂都交给她。我到现在还记得她在海浪里唱歌的背影,黑黢黢的,充满血腥味儿,但没有比那更诱惑人心的东西了。。。”Fury意味深长地点了一根烟,烟味在船舱里久久无法散去。


“你见过?”


“见过,小时候,我被我大伯逼着出海,虽然他是个喝酒揍人的混蛋,死不足惜,但到底赔了我一只眼睛,我活着爬回来了,或者说那个女人把我放了,不然我也没法相信瘦弱的自己能在一块浮木上漂那么久,直到漂到坎培。我这辈子都在找她,年轻的时候因为恨她,想杀了她,现在却也不想杀她了,甚至连她长什么样子都记得不太清楚了,但就是想找到她,那么神奇的东西,捕捉她比捕捉任何鱼都有挑战性。”


“你混蛋!”Steve腾地站起身来,怒目而视。


“怎么,你不是想找她报仇?难道是被她魅惑了?着迷了?”


“我不是!”Steve没有再说下去,他不想因为愤怒而透露更多的消息给Fury。


“你和Bucky,你们水性那么好,你们不会。。。等等,你们难道是被海妖养大的孩子?”Fury洞察人心的本领堪称一绝。


“我。。。”Steve不知道该怎么瞒下去,他只能闭口不谈Tony的事情,但是关于Natasha的事情,显然Fury已经得出了正确的答案。


“海妖居然没有吃掉你们而是把你们养大了?这不对,那个女人没有那么好心!你们不会是她圈养的食物把?都被圈养出斯德哥尔摩综合征了,”Fury语气不善,他不相信残杀了自己大伯的海妖会做出什么善事来,传说里的海妖才不会这么好心。


“在她放走你的那个时候,你就应该知道她的心肠有多好了!”Steve气势汹汹地为海妖辩驳,他知道Nat是个怎样的人,他不允许别人诬蔑她。


“那你在找什么?你还想回去不成?”Fury被他的气势吓了一跳。


“是的,我想回去,”Steve没有做过多的辩驳,他今天太累了,Bucky的失联,岛的消失,一日的灼烧,Fury对Natasha的误解,还有可能永远也无法再见到的Tony,他靠在船舱边喃喃地说,“但是我找不到回去的路了,我找不到家了,我,找不到他了。。。”






-------------后妈分割线------------------------


请大家对我有信心,我不会让他们分隔太久的~

评论

热度(78)

  1. 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怕麻烦有错吗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