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

阿爸,生命之光

【原创】反高潮 57 (锤基+盾铁 ABO)

淹死的鸥鹭:

食用说明:


接复联3剧情之后,会OOC轻喷(这里纯电影党,对漫画了解不深)。


希望有小心心和评论,谢谢大家!


*《反高潮》收藏本已经开售开售,具体信息请戳我:本宣链接 请大家多多支持哈!也感谢已经入手的小伙伴!!


前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索尔是第一时间赶到监狱的复仇者,现场散发出浓重的血腥味,关押洛基的房间里到处都是尸体的残肢,他走进血泊中,从地上捡起了被鲜血浸湿的实验报告。


 


红骷髅最终只摸到了洛基浅绿色的幻影,没人知道洛基是什么时候离开的,或许是在用餐巾抹嘴的时候,又或许是在和九头蛇守卫搭话的时候。


 


洛基的真身出现在了最近的一处餐厅里,年轻漂亮的服务员被这位穿着高定西装的绅士吸引住了,她殷勤地凑上去递过菜单,洛基只看了眼封面便微笑着推开。


 


“给我一个包间,你们这里所有的食物,每样都来十份,谢谢。”


“请问您是要打包吗?”


“一次性全部送进来就行。”


 


洛基吃得很优雅,三分熟的牛排被银白色的刀叉切割成了精致的小块,但他的速度也相当惊人,十份牛排几乎在眨眼间就被消灭了,剩下的沙拉和甜品也都被席卷一空,洛基平时不爱吃蔬菜,现在他连西蓝花都愿意吃了,他实在太饿了。


 


索尔进来的时候穿着便装,他没有惊动任何人,包间门被推开的时候,洛基正咽下嘴里难吃的土豆。


 


他们之间隔着一整桌的杯盘狼藉,索尔将手里的黑色雨伞轻轻搁在餐桌边,洛基知道那是什么,他也没抬眼看,只是低头咬了一口双层芝士的汉堡。


 


索尔拉开洛基对面的椅子坐下,到目前为止他们两人都还很平静,洛基安静地吃着手边能拿到的食物,就在他伸手去拿第二个汉堡的时候被索尔抓住了手腕。


 


“你再这样会吃坏的。”


“你是在关心我吗?”


 


洛基虽然衣着体面,但总体来看其实显得很狼狈,深色的酱汁沾在他的嘴边,他用力挣脱索尔后用餐巾擦了擦唇角:“我吃点中庭的食物,这你都心疼了?”


 


“我去接你的时候,你不愿意和我走,现在是除了我谁都行,是吗?”


“对啊。”


 


洛基将手里的餐巾随意扔到一边,他冷冷地勾起笑:“你不愿意做的事,我自己做,省的脏了你的手。”


 


“你在监狱杀了67个人,全球都在找你,一旦你被人类政府抓到,就地处决。”索尔海蓝色的眼睛盯着洛基:“你没什么想和我说的吗?”


 


“我想杀了他们,所以我动手了。”洛基忍着笑,他红着眼睛看向雷神:“我不像你。”


 


索尔的双手交叠,他斟酌着该如何平心静气地和洛基交谈:“我知道你在他们手下吃了什么苦,我是你的Alpha,你在受刑的时候,你觉得我只是毫无感觉地在外面等着吗?”


 


“所以呢?”洛基终于笑出了声,红着的眼睛始终没落下泪来:“我说过的,要他们生不如死,我一定说到做到。”


 


“索尔,如果时间宝石可以让我选择一次。”


洛基垂下眼睛看向自己平坦的腹部:“我一定不会选择你成为我的Alpha。”


 


索尔沉默了,洛基等了很久,久到他以为对方已经无话可说的时候,Alpha突然开了口:“他还打你吗?”


 


“什么?”


“你吃饱了,所以他还在打你吗?”索尔暗示性地看向洛基的肚子:“我们的孩子。”


 


洛基终于忍不住流下了泪,他的身上又出现了淡蓝色的色块:“你怎么敢……”


“你怎么敢在我面前提他!”


 


洛基一脚踹翻了隔在他们之间的长桌,他的手上出现了两把长匕首,其中一把直接刺入了索尔的肋骨,刀尖直接从索尔的后背刺出。


 


“我不会原谅你的!因为他我也绝对不会原谅你的!”


洛基的皮肤变回了正常的肤色,他恶狠狠地转着匕首,甚至要将刀柄也扎进去。


 


“洛……洛基……”索尔没有躲,他从来没有躲过洛基的刀,他只是抓住了Omega的手腕:“不要再伤害中庭了,到此为止……可以吗?”


 


“我对中庭没有恶意,他们不过是阿斯加德的臣民和奴隶罢了。”


洛基将匕首抽出,下一刀他本想挖出索尔海蓝色的眼睛,可最终他还是迟疑了,粘稠的血滴在了Alpha的脸上。


 


“我曾经真心希望你成为阿斯加德无上的王。”洛基的眼泪滴在索尔的胸口,化开深色的水渍:“你保护着阿斯加德,保护着九界,保护着所有人,可为什么在我身边的时候,你却总是没有保护好我?”


 


“作为你的Omega,我不够好吗?”


“洛基,只有你是不一样的。”


“这太可笑了。”


 


不远处传来警笛声,洛基在索尔脸上留下了一道露骨的伤口。


 


“只有神才可以伤神,也只有神可以弑神。”


“索尔·奥丁。”


 


洛基从Alpha的身上起来,他用另外一把匕首将对方钉死在了洁白的大理石瓷砖上。


“无论带我出来的是谁,如果他的最终目的是毁掉你,帮他做事,我心甘情愿。”


 


索尔挣扎着想从瓷砖上爬起来,洛基踢开他试图抓住自己脚踝的手,外面的人已经跑光了,警察们都守在餐厅外围不敢进来。


 


“帮我转告托尼·斯达克。”


洛基叹了口气,虽说不情愿,但他还是说出了口:“唯有对他,我不是故意的。”


 


索尔的身上有数处割伤,等他拔出匕首站起来,洛基早就离开了餐厅,谁都不知道他去了哪儿。


 


面对房间里一片狼藉的食物和餐具,索尔沮丧地看向滑倒在地上的黑色雨伞。


从始至终,他没有用它。

评论

热度(4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