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

阿爸,生命之光

【盾铁】【冬寡】吸血鬼与海妖的圆桌会谈(16)

怕麻烦有错吗:



Steve在养伤的期间从Fury口中得到了不少关于飘着章鱼旗的船只的信息,那艘船属于一个叫做九头蛇的组织,他们在海上为所欲为,捕捞濒危鱼类,走私古董枪械,寻找海盗的宝藏,只要是非法买卖,没有他们不染指的。九头蛇的船神出鬼没,海警的武器没有他们先进,于是面对他们猖獗的犯罪行为也全无办法。每个国家为了本国商船的安全,起先还派巡逻船跟着商船走,在几次交手之后几乎全军覆没的情况下,不得不转而贿赂他们,以求得自己国家的商船能平安航行于公海之上。近海的渔民由于不常去外海捕鱼,所以与他们几乎没有摩擦,知道的也少,但远洋渔船就苦不堪言了,现在已经发展到只要远远看到章鱼旗,也不管网里的鱼了,掉头就跑,生怕和他们发生冲突。


Steve不相信Bucky会加入这种无恶不作的组织,而且上次交手Bucky就像不认识Steve一样没给他留任何情面,导致Steve不得不在医院足足住满了一个月。他回想起半阴半阳的岛上印象里最后Bucky的样子,他朝冻得快要麻木的自己伸出手来,然后被一枪托砸在头上昏死过去。


“会不会是因为那个时候砸到头了?”Steve坐在Fury的副驾驶座上自言自语。


“你说头怎么了?”


“额。。。当时情况危急,船出事之前他撞到头了。。。”Steve意识到自己说漏了,连忙想圆回来,可是显然Fury已经起疑。


“我可不信你那套渔船出事,你们俩掉下海失散了的鬼话,掉下海不会让你冻成一个冰坨子,也不会让你们都这么好运气漂在海上直到有人来救你们,大海可不会那么好脾气!”Fury嘟囔着,虽然他并不逼迫Steve,但显然他从来都没有相信过Steve的过往。


“对不起,Fury,但我现在还没法跟你说这些。”


“算了,随你,但别把我当傻子!”Fury愤愤地开着车,他其实挺恼火的,他并不想去招惹九头蛇,但九头蛇在附近的海域出现显然不是什么好兆头。


 


Steve出院之后Fury仍然将他禁足了一周确保他完全康复。休渔季的来临让鱼市变得冷清,好在Fury存的钱足够让他们富足地度过这段时间。


“Fury,在哪里可以找到九头蛇?”胳膊上还绑着康复带,Steve就迫不及待地收拾行李准备去找Bucky,“我听说布朗先生的远洋渔船就要出海了,如果我跟着他走说不定能碰到他们的船。”


“布朗先生绝对不希望碰上九头蛇,Steve,你别咒他。”拿着一瓶烈酒,Fury真希望自己能醉死过去逃避眼前这个年轻人的追问,他一点也不想管九头蛇的烂事儿,但放任这孩子一个人去冒险显然也不是Fury的作风。


“总得碰碰运气。”Steve压根就没有和Fury商量的意思,这让Fury非常为难。他喝光了酒瓶里的所有液体,然后像下定了什么必死的决心一样将空瓶猛地砸在地上,“算了,捡到你算我倒了血霉了,我跟你一起去吧。你也别抱太大希望,碰不碰得到还两说呢。”


就这样,Fury扯了个鬼都不信的理由带着Steve上了布朗先生的远洋渔船,他们将在船上度过半年与世隔绝的生活。


 


转眼间四个多月过去了,渔船上的生活风平浪静到让人感到无聊,他们遇到的最大的危险也就是差点撞上了一条浮起来换气的蓝鲸,这让Steve有些沮丧,Fury倒是替布朗先生松了口气。


温和的海风带着腥咸味飘过,夜晚的海水和天连成一片,无法区分,举目四望,仿佛没有尽头,Steve站在船舷上,海风吹拂过他的金发,四周的黑暗让他思念灯塔岛上的一切,那里的晚上也像这样,目之所及,漆黑一片,Tony能在黑暗中看清一切,但他仍然在房子的角角落落都装了灯,自己很小的时候曾经在昏暗的走廊里跌跌撞撞地寻找Tony,直到看见Tony惨白的脸被烛台映照着朝自己走来才罢休,Tony会把他抱回卧室,带着些许伪装的不耐烦哄他,却总是等他再次睡熟了才离开,他会趁着Tony不注意的时候偷偷跑进棺材里躺着,仿佛自己也是只吸血鬼一样,等着Tony打开棺材盖子找到他的时候,他有时已经累得睡着了。那些童年的记忆随着海风一阵一阵涌入脑海,闲暇被往事填满,一半甜蜜,一半苦涩,Steve放任自己沉溺在回忆中,直到思绪被警报声打断。


“九头蛇!”水手一边在甲板上奔跑,一边大喊,“前面有九头蛇的船!快掉头!”


Steve反应过来之后便四下张望,果然,在前方偏右舷处,海天相接的位置有几艘漆黑的大船,他找了架望远镜仔细观察,果然在船上看见了黑底红图案的骷髅章鱼标志。


“可算找到你了!”Steve翻身跳下船舷,用最快的速度解下一艘小型救生艇,布朗先生的大船正在全速掉头,没有人注意到Steve的小型救生艇落下水的时候发出的响声,Steve和布朗先生的船背道而驰,他没有给自己找退路,尽快找到Bucky,然后一起回到Tony和Nat身边,他只有这一个念头。


“嘿,小子,好歹带点趁手的武器吧。”Fury的声音从背后传来,Steve回头,接住他扔过来的撬棍。“希望你会用。”


“你怎么在这里?”Steve大吃一惊。


“我在救生艇里偷喝布朗老头的酒呢,我还没问你怎么就把救生艇放下来了,害得我回不了船。”Fury不以为然,仿佛他们根本就不是去和九头蛇干仗。


Steve当然不会相信Fury的鬼话,他感激地看了对方一眼,然后加快船速朝九头蛇的船驶去。他不知道的是,Fury并不全然为了Steve,他对九头蛇也好奇,多年的渔民生活并没有磨灭这个中年人与生俱来的冒险精神,九头蛇的存在点燃了他,他倒也乐于和九头蛇好好干一架。


 


Steve谨慎地绕过船队,将救生艇固定在其中一条船的船尾,然后潜入水中,从动力装置潜入大船里。以他们现在的状态,如果和九头蛇的喽啰们来硬的肯定没有胜算,于是他们一边迂回着朝船长室走去,一边认真地听着每个人的对话获取有用信息。


“冬兵那小子最近很不稳定啊,上次把我揍得够呛,头儿也真是的,非让他上船。”走廊里两个喽啰在闲聊,Steve和Fury停下脚步躲在暗处。


“得了吧,谁的水性比他好?他在水里就像个幽灵似的,上次送货他干死了多少潜水员?要知道他连个呼吸机都没带!”


“那倒是,但最近他疯的频率有点高啊,上次要不是头儿拦着,他绝壁会把商船上的人杀光。”


“确实,好像自从上次遇到那条渔船之后就不对劲儿了,也不知道是中了什么邪。”


“什么渔船?”


“你不知道,送AIM那批货的时候,碰上了一个非常嚣张的捕鱼小子,他非要跳下去跟那个小子干仗,不知道那小子死了没,那么嚣张,估计是死了。不过那之后冬兵就不太稳定了,不是被那小子揍的吧?”


“怎么会?谁还能揍他?那小子绝壁死了,得了,上去吧,头儿叫我们了。”


两个人的脚步渐远,Steve却愣在原地。


“冬兵,他们说的冬兵很可能就是Bucky!”他虽然尽量压低了声音,但终归隐藏不了惊喜之情。


“跟着他们上去看看,说不定熊仔就在上面。”Fury不知道从哪里搞到了两套九头蛇的衣服,他们匆忙换上,然后往甲板走去。


甲板上跪着一个人,水手们的注意力都在那个人身上,这让Steve和Fury得以顺利靠近,他们装作看热闹一样围在外圈,注意力却在搜索Bucky的身影。


“你从哪里得到的消息?”黑暗中走出来一个高瘦的人,他的脸埋在阴影里,语气中充满残忍和冷漠。


“我原来是跟着满大人的,一年多前传闻他找到了海妖的海域,不过一去不复返,有传闻说他死了,我们也就散了。但是在满大人手下我们还是听说了不少传言的。”跪着的人战战兢兢地说。


“哦?那你能找到海妖吗?”


“我这种等级的跟班,只能听到一些传言,哪里能知道具体该怎么做。”


“说你知道的。”


“想要找海妖许愿,需要先找到海妖遗失在这个世界的东西,以这些东西作为媒介,就可以打开海妖的领地,海妖能满足任何愿望,只要您能给她她想要的。”


“还要让我给她她想要的,她已经夺走了我的脸!”高瘦的男人从黑暗中走出来,Steve和Fury拼了命才忍住没有尖叫出声,那个人的脸根本已经不是人类的脸了,而是一颗红色的骷髅头。“三十年,我找了她整整三十年!她给我的一切让我痛不欲生!我要找到她!我要杀了那个贱人!”红骷髅神经质地踱来踱去,越说越激动。


“好了,施密特,至少她满足了你的愿望,你现在拥有的一切都始于她的施舍,她这么厉害,我们当然要找到她,但还是别杀她为好,囚禁她,折磨她,让她只能为我们服务,我们现在有这个能力。”红骷髅身边的矮个子眼镜男微笑着劝说道,他虽然态度温和,但说出来的话却比高瘦的男人更加令人不寒而栗。如果不是Fury拦着,Steve大概会上去一拳打在他那张油腻的脸上,然后将他揍得更矮。


 


后面红骷髅和矮个子男人低声商量的话Steve他们听不见,过了一会儿,甲板上发生了一点骚动,Steve看向骚动的源头,一个戴着面罩的壮硕男人站在那里,Steve一眼就看出来那是他苦苦寻找的Bucky。


“Bucky。。。”Steve还没叫出声,Fury就一把拦住他,“别动,我们得先看看情况。”


“哦,冬兵,你来得正好,我们正在审问这个家伙,但我不太确定他是不是把知道的都说出来了,不如你来试试?”矮个子眼镜男示意水手们让开,Bucky沉闷地靠近跪着的男人,毫无防备地朝他肚子上猛锤一拳,跪着的男人霎时间吐出一口鲜血,身体朝一边歪斜倒在地上。


“交给你了,别玩得太猛。”红骷髅和眼镜男转身离开,水手们也默契地散去,甲板上只留下零星几个喽啰看守,Bucky不带任何感情地踢打跪着的那个人,仿佛在他眼里对方都不能称之为人,喽啰们都识趣地装作什么也没看见,背过身去。


Steve终于忍不住了,这不是他从小玩到大的铁哥们儿,他下意识地走过去抓住Bucky高举起来的手臂,金属的寒气透过布料传过来,那只手没有Tony做得那样精致,粗糙的触感让Steve非常不舒服。


“Bucky。。。”Steve直视对方的双眼,等来的却是Bucky挥过来的拳头,拳头重重地砸在Steve的脸上,一瞬间Steve的脸就肿了起来。


水手们嬉笑着,他们估计是觉得Steve是新来的喽啰,还不知道冬兵的厉害,抱着看好戏的心态,他们也没有阻止Steve的行为,反而退得更远了,祈祷着冬兵不会因为新喽啰的傻逼行为而迁怒于自己,也祈祷着新喽啰不会瞬间殒命于冬兵的铁拳之下。


“Bucky,你不记得我了吗?”Steve抓住Bucky又一次挥来的拳头。


“记得,不知死活的捕鱼小子,谁他妈是Bucky!”闪身脱开Steve的钳制,顺势就是一脚踢了过来,Bucky显然对眼前的人一点印象也没有,踢得格外用力,以至于Steve横着飞了出去。


“Natasha,你记得Natasha!你上次就记得!”Steve总算是在Bucky的又一轮进攻前成功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白噪音随着Steve提起的名字而充斥Bucky的脑海,他痛苦地抱着头蹲下去,自从上次和Steve交手之后,他的脑海里就经常闪过这些恼人的白噪音,还有些零零碎碎的片段,有什么人在睡梦中呼唤他的名字,那个人叫的模糊,自己努力想听清楚,但是白噪音掩盖了一切,那个人的身影仿佛被坏掉的电视里的雪花点掩埋,怎么也看不清楚。仿佛指甲刮擦黑板的声音让Bucky什么都感觉不到,记忆的闸门被推挤着,他忘记的那些重要的东西胀满脑袋,他却什么也想不起来。他痛苦地蹲在地上咆哮,引来了周围的水手的注意。


“Steve,你把熊仔怎么了?九头蛇的喽啰们过来了,想点办法!”Fury暗暗握紧裤袋里的枪,他觉得他们快要暴露了。Steve却无暇顾及,他还在尽力唤醒Bucky的记忆:“Bucky,你还记得Natasha对吗?红头发黑尾巴的人鱼,漂亮的海妖,她把你养大,她教你游泳和捕鱼,你爱她爱得发狂,你记得她对吧!你怎么能忘了她?”


雪花点散去,记忆里那一抹亮红变得明晰,什么人清浅地在呼唤他的名字,伴随着海浪的声音,他记得那诱人的声音,蛊惑着他,让他血液奔涌,让他为之疯狂,他记得殷红的鲜血从他的脸颊流下,他记得他俯下身吻她,他记得她绿色的眸子里总也挥之不去的疏离感,他记得他们肌肤相亲时她黑色的鱼尾会泛出彩虹的光泽,她是他的光,他怎么会忘记呢?


“Bucky,红骷髅要去找Natasha,他们要折磨她!你怎么能和这样的人在一起!”Steve用力摇晃着Bucky,试图让他清醒。


回应他的是Bucky充满怒气的双眸,他猛地站起身来,挥拳打倒靠近的水手,抢下他的武器,对着甲板上的其他人就是一通扫射,Steve和Fury也行动起来,很快解决了甲板上所有的九头蛇喽啰。


“快走!”架起被Bucky揍得奄奄一息的跪着的那个人,Steve拉着Bucky就往船尾救生艇的方向跑去。但Bucky根本不听他的,挣脱了他的手就往船舱里跑。


“Bucky!”Steve还想拉住他,却被Fury拖着往船尾跑,“小子,熊仔估计是去找骷髅头的麻烦了,我们先去救生艇上把这个累赘安顿好,然后你再去找熊仔。熊仔看起来不弱,能撑一会儿。这个累赘是你们找到海妖的关键,骷髅头说得对,他刚才没有把他知道的全都说出来!”


 


安顿好满大人的手下,Steve立即爬上大船寻找Bucky,他顺着歪七竖八的九头蛇喽啰的踪迹一路找到了驾驶室,Bucky此时正在和一个衣服上画着交叉骨的人扭打在一起,而红骷髅则在一旁玩味地看着,仿佛在欣赏一场斗兽表演。Steve从暗处冲了出来,用撬棍击碎了驾驶室的玻璃,对Bucky喊道:“下海里打!”然后抱着红骷髅跳出驾驶室,连滚带爬地拖着他硬是掉到了海里。Bucky此时虽然尚未完全恢复记忆,但对Steve的话是了然的,他瞅了个空档也拉着交叉骨从破碎的玻璃处冲出驾驶室,硬扛了几拳之后总算是将对方一并拖入了海里。


如果说在驾驶室里没有受过训练的Steve和受训不久的Bucky可能还没有什么优势的话,那么掉下水之后显然没有人能打得过他们俩,毕竟是跟着Natasha揍过鲨鱼的人,水性好又知道怎么利用浮力,就算是拖着对手下潜憋气也能把对方憋死过去。终于,在几番缠斗之后,红骷髅和交叉骨已经几乎没有意识了,被拖上大船五花大绑。至于矮个子眼镜男,在大船上东躲西藏了一番之后也被Steve搜了出来一并绑起来。


太阳升起来的时候,海警的港口外飘过来几艘九头蛇的船,弄得他们非常紧张,过了好久之后发现并没有被攻击,这才敢登船,结果发现自己一直束手无策的九头蛇领袖极其左膀右臂被揍得没有意识,死死绑在驾驶室里。驾驶室里的金发男子向他们举手致意了一下就跳下海游了个无影无踪。






碎碎念:


九头蛇也解决了,Bucky也找到了,下一章就能去找Nat和Tony了~好开心~



评论

热度(82)

  1. 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怕麻烦有错吗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