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

阿爸,生命之光

【盾铁】【冬寡】吸血鬼与海妖的圆桌会谈(17)

怕麻烦有错吗:

满大人的手下被Bucky揍得不轻,以至于在坎培的医院里呆了一个星期才清醒,他刚一清醒就正面迎上揍他的人,如果不是浑身插着管子,手还被绑在床上,他一定跳起来赶紧逃走。


“醒了,”并没有恢复全部记忆的Bucky仍然显得非常木讷,为了方便照顾,Fury让医生把Bucky和满大人的手下放在相邻的病房里,Bucky听Steve说这个家伙知道Nat的消息之后就寸步不离地守在他病床边上,眼巴巴地期待着他醒来。他还未完全记起关于Nat的一切,但迫切地想要找到她的心情并没有因为记忆的缺失而有半分消减。


“Steve,他醒了,”Bucky仍然没有离开病床的意思,眼睛瞪着床上的重伤病患,向后挥了挥手,招呼Steve过来。他仍然不记得Steve和Tony,不过没来由的信任感让他和Steve的关系变得不再危机四伏。


Steve叫来了医生,医生过来的空档他不得不想尽办法让Bucky离开病患,病床上的可怜人早就被Bucky吓傻了,心率仪上的数字都快要爆表了,无奈他伤得太重,说不出半句话来。


“你会吓到他的,”Steve无奈地把懵懵的Bucky领出病房,“交给医生吧,你就算是想知道Nat的消息也要等他康复,现在问他,他连话都说不清楚。”


“哦,”Bucky木讷地点点头,比起在沉船地的时候,现在的Bucky就像是个战斗力爆表却失了智的孩子,长时间跟着九头蛇航行在海上,他几乎忘记了陆地上的生活是什么样子,畸形的训练模式摧残了他的心智,他有时候会忽然失控,Steve和Fury不得不毁掉他的机械臂,免得他伤人。有时候他又格外沉默,Steve不知道Bucky在九头蛇的队伍里究竟经历了什么,比起Bucky,自己究竟要幸运得多,他庆幸自己是被Fury捡到,而不是被什么奇怪的犯罪组织当做武器。


在等待满大人手下康复的日子里,Steve会经常陪着寡言的Bucky在医院的草坪上一坐就是一天,他给他讲一些年少的事情,关于Nat和Tony的过往,还有他们一起在海里捕鱼的记忆,Bucky渐渐地开始想起一些事情,失控的时间也在逐渐变少,但十几二十年的时间里发生的所有,并不是Steve可以完整叙述的,Bucky忘记了太多重要的事情,他有时候会非常沮丧,那些属于他和Nat两个人之间的记忆Steve并不知道,想起来的一切又像被剪裁的录影带一样无法连接在一起,他内心知道Nat对自己非常重要,记得的东西却连十分之一都不到,那些他迫切想记起来的东西仍然被牢牢封存在脑海深处,仿佛在惩罚他一样,求而不得。


一个月过去之后,满大人的手下总算是恢复到了能开口说话的程度,Steve试图耐下性子和他交流,所以并没有急着问他有关海妖的事情,而是礼貌地坐在旁边,虽然他迫切地想要知道,但仍然用相对和缓的语气做了自我介绍,试图安抚看起来被Bucky揍怕了的伤患病人。但对方并不打算对Steve投之以桃报之以李,相反他始终什么都没说。这样的僵持只持续了不到半小时,确切的说,持续到Bucky阴沉地站在Steve身后为止,病床上的人看见如背后灵一般的冬兵,生怕又被不分青红皂白地揍一顿,大叫着表示自己什么都说。


“我绝不隐瞒,你叫Steve是吧,只要你不让他动手,我把我知道的全都告诉你们!海妖只是个传说,这么多年了也没人见过,我也没见过,只听说找到了海妖遗落在这个世界的东西就能去海妖的海域,找她许愿,但是只能许愿也必须许愿,许了愿就会被传送回来,准备好海妖要的东西,愿望达成的时候能再去一次,给她她想要的,交易完成,通道关闭。”病床上的人语速快得几乎要咬着自己的舌头,生怕说慢一点就会招来冬兵的不满。


“还有呢?”没等Steve开口,身后的Bucky便阴沉地逼问,语气中带着威胁和不满,其实他并不知道对方是不是真的隐瞒了什么,但逼问一句总要心安一点,没想到满大人的手下真的被他吓住了,连忙摆手表示自己并不是有意隐瞒。


“我不是不想说,只是这个传言听起来太扯了,我怕说出来了你们以为我唬你们玩呢。你们听说过小美人鱼的故事吗?”


“卧槽不是吧,你拿这个故事说给两个成年人听?”没等Steve和Bucky回答,门边就传来了Fury的嘲笑声,他也不想一进病房就听见伤病员在给两个成年人讲小美人鱼的故事。但让他没想到的是,Steve和Bucky居然都摇头表示没有听过这个故事。


“不是吧你们两个,真没听过?熊仔脑子不正常就算了,Steve你居然也没听过,估计海妖不怎么讲童话故事吧,亏她还是故事里的大反派呢!”Fury调侃着,全然不顾要不是Steve拦着,Bucky估计能冲上来揍他。他语气里带着不屑却仍然将小美人鱼的故事原原本本地讲给两个人听,居然没有自由发挥随意篡改,故事本身透着悲剧的气氛,在听到美人鱼化成泡沫的时候Steve低着头沉默着,他不太想接受这个结局。


“这个胡编乱造骗眼泪的故事和你要说的事情有什么关系吗?”Fury懒得等Steve平复被故事弄得过于伤感的情绪,转而望向病床上的人。


“我也就是觉得这个传说太过于扯淡了,童话故事里最后小美人鱼没有用姐姐们给她的宝剑杀死王子,而是将那把剑丢入了海中,那把剑是她的姐姐们用头发和海妖交换而来,所以算是海妖遗落在这个世界的宝物之一,海妖的魔法附在剑上,只要找到那把剑,就能见到海妖。你们说这是不是很扯?现在哪会有人相信这种童话里瞎编乱造的情节。”


“你不是在开玩笑吧?”Fury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且不说这传说到底是不是真的,就算是真的,大海这么大,鬼才知道人鱼公主是在哪片海域丢下的那柄剑,找这玩意儿真就是确确实实的大海捞针啊!”


“还有呢?”不等Steve表态,Bucky又阴沉地威胁了一句。


“真的没了,我知道的就这么多。”床上的病患缩瑟地躲避Bucky的目光。


Bucky一把揪住伤病员的衣领将他提到半空中,Steve拼命拉扯也没办法将伤患救下来,眼看着满大人的手下快要被掐的口吐白沫了,Bucky却一点将他放下来的意思都没有,最终在Steve和Fury的共同努力下,伤病员才好不容易从Bucky的手下脱身,他坐在床上喘着粗气,说不出一句话来。


“你要知道,这两个人晚上就会回去,到时候我才是住在你隔壁房的那一个。”Bucky被Steve强行按在凳子上,他不大想伤害Steve,于是转而言语威胁伤患。


他的威胁十分有效,满大人的手下终于耷拉着脑袋道出了所有实情:“我偷听过一些话,就好像猜字谜一样,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大致上好像是说再老练的水手也会迷失,在海底死亡如影随形,所有的方向都会反过来,然后你会听见天籁。”


“说完了?”Bucky狠狠剜了伤患一眼,确认他再没有任何隐瞒,满大人的手下沮丧的表情让三个人相信他已经说出了他所知道的一切。


 


“你们不是真的相信那个扯淡的小美人鱼传说吧?”医院前的草坪上,三个人开始商量对策。Fury仍然对满大人手下的说法十分怀疑,他是听着安徒生童话长大的,他可不觉得安徒生真的见过人鱼公主或者海妖。


“Fury,除了相信我们别无他法,我们没有其他任何的线索。”Steve撑着脑袋思索,在听到如同谜语的话之后,有些想法模模糊糊地混在他的脑海里,他不知道该从哪里考虑起。


“我信,”Bucky则简单明了多了,“我去找。”


“熊仔,首先,你要有一艘船。。。”Fury叹了口气,他现在对Bucky的智商产生了深深的担忧,只得寄期望于Steve搞懂那个说了等于没说的谜语。


“或者我们应该从一开始的海域找起,毕竟那是唯一一个我们确定和Nat有关的地方,那座消失的半阴半阳的岛屿。”Steve觉得他在多次的搜寻中一定漏掉了什么。


“明天去!”Bucky瞪视Fury,让他觉得如果自己明天不把船借给他们的话Bucky当下立即就会翻脸揍他。他只能无奈地耸耸肩:“好吧,熊仔,明天去,但我得在船上,我和我的船同生共死!”


 


次日清晨,Bucky的敲门声几乎逼疯了Fury。“熊仔,现在还不到五点,你能让我在送死之前睡个好觉吗?”Fury一边抱怨着一边开门,看见隔壁房的Steve顶着乌青的眼圈出来,估计这两个昨天都是一宿没睡。


船在海上航行的时候周围还是一片寂静,Steve调整航向,Bucky则一言不发地席地而坐,Fury闷得快要死了,只得靠坐着补眠打发时间。当船里的一切仪表都不再正常工作的时候,Steve拍醒了Fury,表示他们已经到了。


和前几次来的时候一样,他们只看到了几个嶙峋的礁石,Bucky一言不发地跳下水,围着礁石游了几圈,没有任何发现。


“至少这里也能称得上是再老练的水手也会迷失的地方,你看看我的船,没有一个仪表在该在的示数上,”Fury在船舷上喝酒,Steve则拿上两个巨大的潜水灯。


“至少这次我们知道要找什么,”Steve跳下水,追上Bucky,“潜到海底,我们要找到那柄美人鱼的宝剑!”


“我觉得你们应该需要潜水服,”Fury对着两个人的背影大喊,但他们毫不理会,“好吧,或许你们长了腮之类的,”他摇摇头,只得下锚固定好船,自己艰难地穿上潜水服,然后笨拙地追随两个人的身影。


海底在探照灯的照射下显出嶙峋的怪影,三个人分配好区域之后就开始一点一点的搜索,泥沙掩埋了很多东西,他们不得不贴着海底拨开那些遮挡物,这非常费时且仿佛徒劳一般,时不时游来的鱼群擦着他们的身体游过,仿佛在嘲笑这几个人类的自不量力。


黄昏时分,早已精疲力竭在船上喝酒吃东西的Fury载着沮丧的两个人驶离这片海域,人力搜寻十分缓慢,但他们又不能声张,只得回去好好休整,等待第二天重复这样艰难且希望渺茫的行为。


“至少要搜完这片没有信号的海域吧,”面对Fury的不可置信,Steve倒是非常坚持,“毕竟能清楚地确定是海妖的海域的地方只有这里,搜完这一片我们再去海盗们传言的地方,一直搜下去,就算找不到那把剑,也能找到Nat留下的别的东西。”


 


搜索的进度十分缓慢,尽管Fury弄来了可以在水下探测的小型仪器,但探测到的东西显然都不是他们想要的。清晨出海,深潜,拨开海底的浮土,一片一片仔细寻找,失望而归,这样的日子不断重复,Steve和Bucky不知疲倦地找寻那把传说中的宝剑,Fury觉得幸亏开船的是自己,还能在黄昏的时候勒令他们回去休息,不然按照他们这样,估计没日没夜的找能把自己熬垮。


一个月过去了,当Fury已经持放弃态度拿着探照灯和铲子漫不经心地在海底犁地式搜寻的时候,忽然一块黑色的物体吸引了他的注意,他来回拨弄了一下,发现那貌似是一把生锈的刀,上面覆盖了各种鱼类的排泄物和珊瑚虫的尸体。他本来打算丢掉,但转念一想觉得有哪里不对,便急着将Steve和Bucky唤上船。


“我觉得,安徒生是不是写错了,划开王子的胸膛如果用剑的话有点不好操作,大概率是用刀吧?”Fury一边用铲子铲下刀上的附着物,一边嘟囔着抱怨,“那个老贼肯定是为了不让别人发现,所以故意写错了,也就是我才能发现。”


Steve也觉得Fury说的有道理,等到那把刀从附着物中重见天日之后,上面繁复的花纹让他们更加笃定了这大概就是海妖留下的东西。


“然后呢?大喊我们想要许愿吗?”Fury疑惑地举起那把刀,学着电影里的样子大喊,“带我们去见海妖!”结果当然是什么都没变,这把刀仿佛失去了魔力一般静静躺在他的手上。


“在海底死亡如影随形!”Steve盯着Bucky,“所有的方向都会反过来!Bucky,如果我的理解没错的话。。。”


“我们要去死。”Bucky仿佛在说什么日常用语一样语气平静。


“是的,我们要去海底,那样海底就是天,所有的方向就都反了!”Steve的语气里带着兴奋。


“嘿!我可不跟你们一起疯!”Fury睁大了眼睛看着两个年轻人,“你们这是在赌命!”


“就赌这一次!”在身上系上重物,Steve和Bucky握着刀子跳下海。


“我等你们到日落,没有浮上来我就去海底收尸!”Fury对着渐渐沉默的两人大喊,真是两个被海妖迷惑的疯子,他心想,却没来由地觉得他们真的能成功。“好在至少我知道你们两个小子沉在哪里了,混小子别让我看到尸体!”


 


窒息的感觉烧灼着两个人的大脑,海底的压强将他们挤压得快要爆裂,旁的人可能十分钟就失去意识了,而擅长潜水捕鱼的他们,平白无故承受了更久的濒死感,死亡在他们周围盘旋,他们却仍然能感觉到一切,那种深海的恐惧和窒息感一起将他们层层裹住,他们的感官在冰冷的海水里用了很长时间才真正麻木,待到一切寂静,有一刻,他们认为他们可能真的死了,尸体随海水飘摇,等着鱼儿们蚕食。


忽然歌声飘来,那美妙的歌声如同绵密的织物一样覆盖在他们身上,诱惑一般夺取他们的理智,那歌声犹如圣歌,宛若天籁。


然后你会听见天籁,一切如满大人的手下所说,一字不差。难怪那些关于海妖的传说都由经历过濒死的大浪的水手留下,因为濒临死亡的感受才是海妖的邀请券,历经死亡的恐惧才是见到海妖的门槛。


海妖的歌声魅惑着两个年轻人,死亡之后的过于舒适让两个人都倍感不真实,直到那歌声戛然而止,随之而来的是年轻海妖的尖叫:“Tony!他们!是他们!”






碎碎念:


Fury的戏份完结了,苦难也完结了~大家都见面了~幸福的生活在后面~(别信)

评论

热度(85)

  1. 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怕麻烦有错吗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