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

阿爸,生命之光

【盾铁】我该如何原谅你(一发完)

怕麻烦有错吗:

吸血鬼和人鱼先放一放,先更个脑洞。






“你要如何才能原谅Steve?”


第一次,是Natasha在临走前这么问的,那个时候Tony的脸上还带着淤青,手上还打着绷带,面对背叛过自己信任的女特工,他非常不耐烦地挥了挥手,他怕多说一句他就要恶言相向,即便是Natasha将自己从西伯利亚接回来的。


“抱歉,Tony,如果我知道结局会是这样,我不会那样伤害你。”Natasha只留下这一句便去找Steve了。


 


“你要如何才能原谅我?”


第二次,是Steve在寄来手机的那封信里问的。那个时候Tony还在帮Rhodey复健,面对还在因为信封上写着stank而努力憋笑的Rhodey,Tony气不打一处来,他把自己所知的所有脏话过了一遍之后默默在心中赌咒:


“别想我能原谅你Steve,这辈子永远不可能!你死了这条心吧!”


 


“你要如何才能原谅我?”


第三次,手机上闪过这样一条信息。距离他们分道扬镳已经半年了,Steve不停发来信息问他的近况,问他的身体,尽管他一条都没有回,对方还是一有时间就发信息。他看着老旧手机上闪烁的蓝色字体,刺得眼睛疼。


“除非你能让我爸妈活过来好吗!”


 


“你要如何才能原谅我?”


第四次,Friday将手机的信息投射到盔甲的虚拟屏上。彼时Tony正准备教训小蜘蛛,接到的信息让他更生气了。他精疲力竭地从战甲中走出来,收回了面前半大孩子身上的高科技战衣,厉声对他说:“如果你没了战甲就什么都不是,那你就不配拥有它!”他觉得自己的语气像极了当年找自己茬的老冰棍,他还记得那个时候对方瞪着他说的那句:没了战甲你还算什么?


“让我用斥力炮轰死你。”


 


“你要如何才能原谅我?”


第五次,在酒会里喝的烂醉如泥的Tony刚倒在床上就被老式手机狠狠硌到了脊椎骨,他咒骂着在黑暗里摸索了好一阵,抓着手机想把它甩飞出去。但他终究没有这么干,这种手机看起来就不结实,鬼知道摔一下之后是不是就变砖了。Tony将手机扔回床头,酒精搅得他脑仁疼,他在空无一人的卧室里咆哮:


“见鬼的你要是把冬兵揍得比我在西伯利亚伤得重我就原谅你!”


 


“你要如何才能原谅Steve?”


第六次,Natasha偷偷潜进新的复仇者基地的时候问Tony,幻视从他们面前穿墙而过,稍微停顿了一下,然后识趣地又默默飘走了。Tony知道这孩子和Wanda在秘密约会,他通晓一切,却完全不知道该如何隐藏自己对Wanda的爱意。Tony觉得自己正相反,他如此聪慧,却根本不知道如何去表达自己的爱意。


“Nat,如果他现在还没和他发小滚上床的话我就考虑考虑原谅他。”


“Tony我发誓你多虑了好吗?”


 


“你要如何才能原谅我?”


第七次,Tony被一个奇怪的光圈带到了法师的圣殿,在Banner的注视下他迫不得已准备给Steve打电话,犹豫地打开翻盖手机,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这条信息,蓝色的亮字在屏幕上滚动着,于是在Tony眼里这句话也在不停重复,他拨号的动作迟疑了。然后巨大的圆环从天而降,作战中他丢失了他的手机。在攀附上那个巨大圆环的时候他忽然想起Steve曾经阻止他吃太多的甜甜圈,怕是自己背着Steve吃了太多所以现在甜甜圈来报仇了吧。


“如果你和冬兵能当着我的面真诚地道歉,我就原谅你。”


 


“你要如何才能原谅我?”


第八次,Tony坐在空旷的泰坦星上,身上流着血,骨头像散架了一样疼,心里还压着小蜘蛛离开的时候那句“对不起”。手机明明不在身边,Friday也连不上,他却在恍惚间看到了那排闪烁的蓝字。


“我这TM是出现幻觉了吧,老冰棍儿,这样吧,如果我还能回去而你还没化灰,我就原谅你。”


 


“你要如何才能原谅Steve?”


第九次,Tony返回地球决定和Steve并肩作战的时候,Natasha问他。Natasha发觉他们两个只有在战场上拼命的时候才有从前的默契,其他的时候都显出一种格格不入的尴尬。作战会议上,Tony再也不像原来那样热衷于口若悬河地攻击队长,反而是沉默着不断回避Steve投来的充满期待的视线。Tony不知道自己该怎么面对Steve,他迫切地想和他谈些什么,但又决绝地回避和他谈任何东西,他矛盾着,像是患上了重度拖延症,希望拖着拖着问题就能自然而然地解决了。


“或者如果你还爱我,我就能原谅你。。。”


 


“你要如何才能原谅我?”


第十次,Tony在微凉的雨夜从复仇者基地飞出来,解决灭霸之后的生活让他无所适从,他知道自己的灵魂缺少了最重要的那部分。


“只要你活着,我就原谅你。”


墓前的花束带着清晨的露水,市中心的纪念馆埋藏着这个人的辉煌,而僻静的乡野间,无名的坟墓里才躺着这个人真正的身躯,Tony还记得他最后对自己说的那句话:


“对不起,Tony,我爱你。”


 


“你要如何才能原谅我?”


最后一次,当Tony的心脏再也负荷不了他的生命的时候,他嘟囔着:


“如果来接我的是你,Steve,我就原谅你。。。”






碎碎念:


在日本的工作实在是太糟心了啊啊啊!!!低气压的状态下只能产出虐文啊啊啊!!!


脑洞来源于听同事抱怨她老公,一开始还嘴硬说要离婚,绝对不原谅他了。才过了几天就变成了:只要他¥%……&*++*&我就原谅他。昨天更是变成了:他给我煮粥了哦,好好喝哦~我老公对我真好~


嗯,好,作为单身狗我觉得你和你老公很好,任何不以分手为目的的吵架都是在秀恩爱,作为受虐对象我只有祝你们百年好合!

评论

热度(101)

  1. 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怕麻烦有错吗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