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

阿爸,生命之光

[盾铁] 偷窥 一发完结

是小号也是潘潘:

第一人称😏😏  我铁内心的碎碎念
人物属于漫威,OOC属于我
欢迎留言哦









我发现自己最近还挺不正常的,虽然一直以为就没怎么正常过。你们都知道的,作为一个史塔克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可以金钱数字化的,可我居然把那么宝贵的时候都用来看一个男人,对你没听错,就是他妈的一个男人。


我当然知道每天病态一般默默关注的男人是谁,史蒂夫   罗杰斯  AKA  美国队长,那可是我的童年偶像,霍华德对于全人类最大的馈赠。上帝……要是他老爸知道估计能从坟墓里跳出来,然后再活活的气死回去。


不得不说老冰棍是个相当无趣的男人,真心的那种无趣,每天五点半起床然后是雷打不动的晨跑运动,新复仇基本的占地面积很大,那人绕着跑上十圈倒也是轻松平常。


画面是绝对赏心悦目的,永远小了那么一号的白色紧身体恤,勾勒凸显的身材再好不过,大卫雕塑一般的体型。奔跑时的汗水浸润纯棉白色布料,一点点的透着粉色六块腹肌基本可以看的清清楚楚,WOW……一大早的就好刺激。


六点半大兵会回到基地然后是清洁工作,七点准时吃早餐,牛奶  生鸡蛋  蔬菜沙拉还有全麦面包,真不敢相信还有美国人天天早上吃这个的,天天  真的是天天,他也不嫌腻味?


九点的时候人们会陆陆续续的进入基地办公,那时候我一般会去监控室继续我的偷窥行为,好吧——我承认我的行为确实有那么点变态?


十一点三十分那人又一次准时出现在了厨房,三十分钟的制作时间二十分钟的用餐时间。吃饭的时候不会看报纸更不会看手机,一心一意专心致志的吃着,最后还会把餐具清洗干净再擦干放回原来的位置。


新基地的私人区域似乎并没有什么人,大部分的工作人员都只会在工作区。娜塔莎来过几次,和大兵不知道在嘀嘀咕咕些什么,昨天死肥鸟也来了,来去匆匆的不知道再想些什么。


我和史蒂夫一人在一块区域活动,西伯利亚以后我们的关系就一直有点不尴不尬的,虽然一起打倒了灭霸拯救的地球,可——就像两个幼稚的小学生一个,一个说着我要和你绝交,一个也嘴硬的回复着绝交就绝交,大兵怎么想的我是不清楚,可最起码我是挺舍不得绝交的。


都说是美利坚甜心了,对着这么一张脸生气还真的挺难的,反正我做不到就是了,没办法,我想我是爱他的,所以——认栽吧。


下午一点到四点半都是那人的办公时间,看来大兵也不想和我绝交,至少他的办公桌上还放着我两曾经的合照。也许要不了多久我们就能和好,再过段日子,毕竟时间是最好的良药,再来个台阶什么的。钢铁侠和美国队长经常吵架,但最后还会把自己的后背交付给彼此不是嘛?


六点是晚餐时间,七点半大个子会去健身房锤沙包,九点会到处瞎溜达十点准时上床睡觉。毕竟我也关注了史蒂夫有段日子,现在就算我不看着也知道那个老头子在干嘛,他的生活就是这么的无趣。


CAP似乎偶尔会失眠,那时候时候他就会画画,床头柜上一叠厚厚的素描本,我偷偷看过几次,不是我本人就是我的铠甲们,不得不说这在很大程度上面愉悦了我。


又是新的一天又是一个阳光灿烂的清晨,今天的大兵似乎有点不一样,虽然还是五点半起床却没有去晨跑,他在卫生间待了那么断时间,出来的时候我惊讶的WOW……了一声,嘴唇微微开启喉咙不自觉的吞咽着空气。


这才是我所熟悉的史蒂夫  罗杰斯,没有邋邋遢遢的大胡子,也没有那难看的全部向后梳的发型。一套蓝色的高级定制西服,嗯哼……我认识这套,还是我选的料子我请的裁缝。


七点零五分,史蒂夫在基地的花园里采了一束玫瑰,我透过监控看的很清楚,每一朵都是精心挑选开放的程度也刚刚好,花瓣上还带着新鲜的露珠。细心的刮去花枝上的尖刺,修剪叶片不好的花瓣也一一拨去,暗金色的纸张包裹艳红色的绸带束缚。


“看来都准备好了,大个子,你今天看起来非常的不错。”娜塔莎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钻了出来,身上那套难看的套装让我忍不住啧了嘴。


“嗯……要去见托尼,就收拾了一下。”


WOW……我怎么不知道大兵今天要见我?我决定不再待在监控室里,万一他去我的楼层见不到我怎么办?别扭闹了这么久,是该和好的时候了。


一路飞奔,我在想我有多久没回房间了,这断日子我一直不是在工作室就是在监控室里,我觉得我该洗个澡再换一套衣服,老冰棍都打扮的那么的帅气了,我可不能被比下去。


路过餐厅,我发现史蒂夫和娜塔莎并没有朝着我的房间走去,他们去的方向,是基地的后花园。难道是错过了老家伙的信息?并没有啊。好奇心让我直接跟了过去,室外的阳光挺大的,可照在身上却没有一丝暖融融的感觉。


一路跟随我并没有试图掩盖我在跟踪的痕迹,娜塔莎居然没有半点的反应?我这么一个大活人跟着居然没有发现?


这并不是幻觉,越往里走越觉得晕眩,我似乎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东西,见鬼的我快喘不过气来了。


一颗苍天的大树,一地开的正盛的绣球花,一块没有触摸也知道是冰冷透骨的墓碑,碑上的铭文清清楚楚的写着——安东尼    爱德华    史塔克


一刹那天旋地转,双脚犹如深陷澡泽一般,是啊——我怎么就忘了其实我已经死了,灭霸的致命一击   最后的一场战役    还有老冰棍撕心裂肺的叫喊,我的肉体的湮灭也记得最后的同归于尽。那现在的我又什么?好吧——只是灵魂罢了。


史蒂夫将一束玫瑰放在碑前又附身亲吻那冰冷的碑石,他席地而坐念念叨叨着什么,身后的那群老战友在鞠躬之后一个接着一个的离去。我想去拍一拍那人的肩膀,告诉他,这没什么好难过的,可以指尖穿过激不出半点反应。


我转身走去那颗大树下,依树而坐就那么看着,原来是忘记了那么重要的东西。
我想我还是不会离开的吧,起码这样还可以天天看见,我和老冰棍是相爱的啊,发生了那么多,我们依旧是相爱的。


抬头看去,史蒂夫就这么斜靠着墓碑坐着,嘴唇翁动不知在说着什么,我很努力的去听却始终什么都听不见。大兵的背似乎点佝偻,那头黄金一般的发似乎也开始染上了白霜。


时间啊,你可以慢点,我很有耐心,可以慢慢的等他。
经年之后,我将在这颗树下于你携手再行一程。


END

评论

热度(66)

  1. 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是小号也是潘潘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