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

阿爸,生命之光

【盾铁】Fatefulness(命中注定)ABO 36 终章

小叶子:

虽然说是完结章其实也只能算伪完结章,后面还有一个尾声,还有五六篇番外(计划),等到全部都写完后我会大概会写一个全文梳理吧……嗯,如果不偷懒的话……

非常感谢大家的陪伴,从11.22号开始更这篇文到今天已经过去了两个多月,每次看到小天使们给我点赞回复就跟打了鸡血一样,没有困难也要制造困难写下去!

至于这个终章,请相信我这篇文的确是大写加粗的HE!就算没有后面的那个大团圆尾声,他们两个也在这一章里达到了精神上的HE!当然喽,为了防止你们拿机关枪扫射我,我还是决定穿上防弹衣先溜了。

剧情方面,只有一句话,老子要你们俩怎么分手的就怎么和好!

——

如果说Gwen的死亡是一根深埋于男孩心中的导火索,那么当他在会议室里得知真相的瞬间则是被彻底引爆了,三番五次的冲击让这个十七八岁的男孩开始对自己存在的价值产生了质疑,他不明白为什么这痛苦的一切都要他来承受,他的确是超级英雄,的确有着超于常人的能力,但这并不代表他的心是钢铁炼成的,更不代表他可以心平气和的接纳他的Alpha父亲是一个冷酷无情的混蛋,Peter感觉他的世界在这一刻彻底坍塌了,他茫然又麻木的盯着Tony和Steve看了一会,随后突然拉开大门冲了出去。

Steve只愣了半秒就立刻反应了过来,他紧跟着男孩的步伐朝着大厦外跑去,试图拦住Peter避免他儿子再次干出什么玩命的蠢事。Steve知道上一回是有人救了他,否则他们不会接到医院的通知——那个好心的家伙显然帮了他们一个大忙——况且根据战斗报告中提供的研究基地损毁程度的数据,Peter就算有变种人的自愈能力也会被炸得飞灰湮灭,Steve默默的叹了口气,他想男孩这种不顾一切的做派简直和Tony年轻时如出一辙,而那种因为陷入愧疚后不可自拔的执拗又与自己曾经对待Bucky的态度别无二致。

但是Steve最终还是没能成功的带回Peter,不是因为放纵的心理作祟,更不是因为他的四倍血清突然失效从而导致他输掉了这场追逐竞赛,实际上Steve在大厦门口就拦住了他满腔怒火的儿子,他紧紧拽着对方的手臂想要和他好好谈谈刚才发生的一切,他想要告诉Peter他愿意为当年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想要告诉他儿子他们爱他就是他应该活在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理由,可是男孩根本不愿意理会他父亲的焦急与担忧,在几次挣脱失败之后他被彻底激怒了,Peter突然发射出蛛丝直冲着Steve的咽喉扑了过去,速度和力道都如同战斗时一样凶狠,他现在只希望能够赶紧摆脱Steve的纠缠,摆脱那些暗无天日的过往,摆脱这段令自己痛不欲生的故事。

男孩猝不及防的攻击让毫无准备的Steve不由自主的卸下了桎梏的力量,他瞬间倒退了半步,随后眼睁睁的看着那个找到可乘之机的小家伙在几秒钟之内就从大厦前消失得无影无踪,Steve抬起头环顾着四周鳞次栉比的高层建筑,试图用超于普通人四倍的视力寻觅Peter离开的方向——他从来没有像这一刻一样无比的痛恨自己缺乏飞行能力,Steve头疼的捏了捏鼻梁,他想他得尽快联系神盾局的相关部门并要求他们提供帮助,否则以Peter现在日益见长的作战技术和反侦察水平,只凭借几个特工或者简易的追踪系统根本无法把他从美国版图的某个角落里揪出来。

而刚刚追到门口的Tony则显得更加急切,他语无伦次的询问着Steve他儿子的下落,并在得到对方的摇头后露出了一个无措又绝望的表情,他告诉金发男人如果Peter一旦出了什么事他将会彻底发疯,他没办法想象失去他的生活,没办法想象在哪个废墟里发现他儿子冰冷的尸体,他陪伴了他这么多年,见证了他的沮丧和颓唐,也在最艰难最黑暗的日子里给予了他勇气和光明。甚至对于Tony来说,他儿子存在的意义比Steve、比Maria、比他任何一个朋友都要重要无数倍——他爱Peter,超过Peter对他的爱,超过所有人对Peter的爱。

他们找了他半个月也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无论是神盾局的地毯式扫描设备还是复仇者的人工勘察都一无所获,Peter就好像从地球上蒸发了一般,他们调看了近期所有的监控录像却不曾从任何一个镜头中看到男孩的身影,更不用说在他以前经常出没的公共区域周围依次排除每一位过路的行人。Steve和Tony在难以言喻的恐慌后开始变得惧怕听见Peter的消息,因为只要他尚处于杳无音讯的情况他们就可以安慰自己他仍然还活着,他们宁愿在提心吊胆中苦苦的煎熬,也不愿意亲眼目睹尘埃落定的悲剧。

然而政府的人并不关心蜘蛛侠的安危,更不关心Tony是不是在即将崩溃的边缘徘徊,他们只关心他们当初从男人口中得到的承诺和要求对方行使承诺的权利——Bucky已经被顺利的保释出来了,他恢复了自由并且理所当然的住进了复仇者大厦,这个结果意味着Tony必须遵循交易的条件重新穿回那身盔甲替他们工作,而Ross显然也不打算放过他,他知道Tony是一个比冬日战士更具有利用价值的武器——Bucky由于身份的原因只能替他们干一些不见天日的暗杀和清道任务,但钢铁侠能做的却不仅仅是这些,他可以兼顾政府的光明和黑暗,完美的覆盖所有战斗工作的范围。

所以在Peter消失了整整一个月之后Ross找上了他并通知男人他得帮他儿子收拾他留下来的烂摊子,关于那个被Peter捣毁的研发基地,他告诉Tony神盾局的特工在清理现场的过程中意外发现了深埋于地下且十分巨大的秘密生产车间,里面储备着以吨计量的、足以造成整个城市人口灭亡的生化武器,但政府不愿意因此牺牲自己的队伍或者某一名复仇者代替他销声匿迹的儿子完成这项工作,毕竟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这都极有可能是个有去无回的任务,他们最终决定向那间大厦里的所有成员封锁了这个消息,避免这群责任感爆棚的家伙由于一时头脑发热干出什么违抗命令的蠢事。

当排除了登记在册的超级英雄之后,目前唯一直属当局监管的钢铁侠则水到渠成的变为了最合适的选择,Ross答应Tony如果他顺利解决了这个棘手的麻烦他们就会发动政府的资源帮他寻找Peter的踪迹,讲道理这很阴险,因为他并没有保证他们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可以找到他,而且现在也没有人能确定Peter到底是死是活,Tony清楚他只不过是在利用自己急迫焦虑的心情,利用他的惊慌失措,利用他的忐忑不安——那些虚无缥缈的承诺仅仅是一张空头支票,他明白Ross这么做的理由,他想让他心甘情愿又无所顾忌的为他们卖命,倘若他能够幸运的逃出生天,还要在事后像个白痴一样对他们感恩戴德。

然而洞悉所有真相和圈套的Tony还是答应了Ross的要求,除了因为当初那个换出Bucky的愚蠢的交易条件,更重要的是男人不愿意放弃任何能够找到他儿子的途径,复仇者的确是无所不能的存在,但政府也有政府的优势,他们有更大的权利和涉猎更广泛的追踪系统,能够探查外界地图搜索不到的军事禁区和某些不对外开放信号的秘密场所,虽然Tony并不觉得Peter会藏在这样的地方,但经历过无数次失败的搜索以后,如今男人已经开始秉承“翻遍宇宙中任何一个角落”的原则,Tony承认他快被自己这种惶惶不可终日的状态逼疯了,他每天都会从噩梦中惊醒,接着神志不清的把电话打给同样辗转难眠的Steve——那个家伙总会说很多安慰的那话,他笃定的告诉Tony他们的儿子一定还平安无事的活着,他们会把他找出来的,也许就在下个星期,就在明天,就在不久的将来。

但是Tony现在已经没心思继续耗下去了,他知道这不是选择等待的好时机,更不是什么靠向上帝祈祷就能得到眷顾的圣经故事,因为根据从古至今的救援经验,战线拉得越长遇难者活着的几率就越小,而他儿子又十分可能因为主动找死被埋在瓦砾和石块中处于奄奄一息的状态。尽管Ross没有那么真心实意,可这个承诺对于他来说的确极具诱惑,男人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的就点头答应了,他向所有人隐瞒了消息,并连夜驾驶私人飞机从纽约抵达了他留在马里布的豪宅——Tony在离开联盟时把他的所有装备都封尘在了此处,甚至就连他最为信任的Pepper和Natasha都对这件事一无所知,他告诉小辣椒他把它们全部销毁了,他说自己已经厌倦了钢铁侠的身份、厌倦了救世、厌倦了战斗,他再也不是举世瞩目的Tony Stark,再也不是那个恣意妄为的花花公子。

虽然小辣椒已经看出他的洒脱不过是在掩盖不内心深处的失望与痛苦,但她没有选择戳穿对方的谎言,她知道这个喜欢寻求刺激的男人永远不会真正放下他的盔甲,永远不会真正放下那些作为超级英雄的过往,他这么做只是因为被Steve伤怕了——夹在政府和队友之间的两难境地不足以让Tony畏惧退缩,民众的指责与嘲讽也不足以让他心灰意冷,然而美国队长的冷酷绝情却一击致命,或许事实就是这样的残忍,旁人的口诛笔伐、刁难胁迫仅仅流于表面,可最爱的人却往往是有恃无恐的将他们推向万劫不复的那一个。

Tony启动地下室大门的瞬间被扑面而来的尘垢呛出了眼泪,他从未想过会在十八年后的某一天再次穿回这套钢铁侠的制服,实际上他在放弃复仇者身份的时候就已经打算和它彻底告别了,如同他当年因为奥创的意外和Jarvis告别了一样,但计划总是没有变化快,这一次他定义的永远却并非是真正的永远,Tony怀念又苦涩的摇了摇头,他站在黑暗中神情空白的注视着不远处那个巨大的机械柜,接着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缓慢的抬起了正在因为焦虑症发作而颤抖的手臂。

整个宇宙都仿佛凝固了一秒,接着那套钢甲上的所有部件接踵而至的飞了过来并精准无误的覆盖在了男人的身上,Tony很快就在熟悉的内部环境中清楚的看到了不断弹出的操作界面,这一刻他感觉自己的血液在翻滚沸腾,感觉自己的神经在叫嚣嘶喊,他不得不承认他仍然爱着它们,仍然爱着勇往直前的战斗,仍然爱着那种不顾一切的疯狂。

但是现在不是什么欢呼兴奋的时候,鉴于他儿子目前踪迹不明而他还要以完成任务换取Ross提供的帮助,Tony深吸了一口气,他在适应了曾经那种操控机械的感觉后立刻撞开玻璃飞向了外面的沙滩,这种久违的体验让男人那颗天才的大脑稍稍有些恍然,他停在半空中环顾了一圈脚下影影绰绰的树丛和风平浪静的海水,又抬起头望了望夜幕低垂的天空,他想即便过往的痛苦改变了他的心态,但只要穿上这身盔甲他就能立刻变回Tony Stark,变回原来那个不可一世的钢铁侠,男人微弱的笑了笑,接着他加大了推进器的能量源,以最快的速度朝着早已被Peter炸成断壁残垣的研究基地继续前行。

他赶到那里的时候天色已经亮了起来,Tony顺着神盾局开拓的入口进入了那个巨大的地下生产车间,他在潮湿阴暗的通道中走了几十米后发现其中全是纵横交错的排水管和密集复杂的电线,它们穿插在排列整齐的绿色储液罐之间,犹如盘踞在树根周围吐信的毒蛇一样瘆人可怖。Tony神色冷静的透过面甲观察着眼前的每一个细节,他默默计算着他需要多少弹药才能将整个建筑彻底摧毁,而与此同时自己成功脱险的概率又能达到多少。

他花了十分钟设计了几套方案又全部否定了它们,最后Tony得出了他儿子的思路是完全正确的结论,因为就目前的情况来看他根本不可能把这些东西拿出去销毁,数量太多只是一个方面,牵一发而动全身的链接方式才是问题的核心,Tony在几次试探后意识到无论他带走其中的哪一个都可能造成有强烈腐蚀性的毒气大量泄露。

Tony知道缺乏维护的钢甲过滤系统必定会出现一定程度上的退化,所以如果他真的这么做了,那么他根本来不及从这里离开就会因为神经麻痹或者器官衰竭死亡,事实证明他除了安装定时炸弹把生产车间炸毁以外没有别的办法能够做到两全其美的完成工作,但这对于这一片的地基以及周围的环境会造成难以想象的影响——尽管Peter上次选择的手段和Tony现在的想法大同小异,可是表层的建筑大多为实验室,里面储藏的生化武器并没有多少,而当下的情况却与先前截然不同,男人犹豫了几秒,最后还是决定使用定点爆破这种风险系数较高但波及范围小的销毁模式。

他很快就在计算好的几个位置上安装完了倒计时为四十分钟的微型炸药,这个时间足够他把整个地下空间排查一遍并从其中安全撤离,或许是因为寻求刺激的念头作祟,曾经Tony总是喜欢有意无意的卡在危险爆发的瞬间推开死神的镰刀,但这一次他并没有这么做——Tony选择给自己留了五分钟的空余,他承认他想要活下来,如果不是因为定时器的最大限度只有四十分钟,他甚至都妄图把它调到三天以后来确保自己能够万无一失的从这里逃出去。

但是事情全然不像他预期中的那样顺利,当Tony检查到最后一个阀门出口时突然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他先是抬起手臂用力敲了敲那块几人高的圆形铁板,接着又拜托Friday使用液体感应设备探测帮自己探测一下隔壁的情况,Tony在他的好姑娘开口前的几秒钟内一直默默祈祷他脑海中的猜测都是杞人忧天、都是无稽之谈,他想他刚才的确疏忽了这个重要且足以致命的问题,而这极有可能引发一场毁灭性的灾难,Tony下意识的捏起了拳头,无比紧张的等待Friday宣布审判的结果。

然而Tony最害怕也是最担心的情况还是发生了——他眼前的是一个通向外部水源的阀门,这意味着一旦这一小块区域被摧毁将会有大量剧毒液体混进其中流入附近的城镇,Tony知道并非所有人都有美国队长的四倍血清或者Peter遗传获得的抵御侵染的能力,为了防止周围的居民性命不保他必须立刻摘除这个阀门旁边的全部炸药,可是剩余的时间并不允许他这么做,实际上按照Tony在之前安排好的计划他现在应该已经准备离开这里了,男人抬起头失落却坦然的看了看顶端近在咫尺的出口,接着毅然决然用身体的顶住了那个巨大的圆形阀门。

他清楚这样坚持不了多久,爆炸的威力足够在一分钟之内就把他和整个阀门挤成碎片,更不用说泄露的腐蚀性气体和携带病菌的毒液对他身体的伤害,但是Tony仍然不愿意离开,他决定对自己的错误和疏忽负责,只要他还剩一丝呼吸就不会选择抛下即将遭受生化武器侵袭的无辜居民独自逃走,Tony轻轻的叹了口气,接着像当初从虫洞里坠落时一般慢慢闭上了眼睛,其实比起现在这种放不下孩子的愧疚与担忧,他更羡慕曾经那个了无牵挂的钢铁侠——Tony至今还记得他试着把最后一通电话打给他的前女友小辣椒,因为他的确没有什么可以临终托付的人,直到那场战争结束后他和Steve逐渐在莫名其妙的争吵中爱上了彼此。

他开始不由自主的被感情桎梏,不由自主的退让妥协,他学会了服从指挥,学会了认可其他人的想法,尽管他仍然会暴露出肆无忌惮的任性态度,尽管他大部分时间还是喜欢像一个疯子一样冲在最前面战斗,但Tony知道他已经为Steve改变了太多太多,他在他的面前失去了与生俱来的傲慢,失去了目空一切的资本。

Tony在神思游离间突然听到有个熟悉的声音不停的叫着自己的姓氏,他迟疑的转过头,结果意外发现Bucky就站在他的旁边并正用金属臂大力敲打着钢甲的表层,男人察觉到那个家伙脸上的表情执着又焦虑,像是在试探他能否回应自己的攻击,又像是在拼命想要将他唤醒。Tony难以置信的愣了几秒,他本以为这只是濒死前产生的幻觉,只是由于他仍记挂着父母的仇恨和西伯利亚的悲剧才会在最后的时刻看见冬日战士的身影,这两件事大概是他一生中最大的梦魇,Tony皱了皱眉,他想否则他也不会在这种千钧一发的时刻再次和当事人发生一场潜意识里的重逢。

但随着Bucky越来越重的力道男人感觉自己整个身体都开始因为他的动作轻微的摇晃起来,Tony终于发现眼前的一切都是真实存在的,然而当下他已经来不及思考对方出现在这个地下车间的原因,更来不及思考他是如何得知的消息,Tony挡了几拳后下意识启动掌心炮百分之三十的能量朝着Bucky的机械臂轰了过去,他不知道这个家伙想要干什么,他也不关心,可是现在距离爆炸大概仅仅剩下三四分钟的时间,Tony极度烦躁的诅咒了一句脏话,他希望他能够赶紧滚蛋而不是留在这里像找死一样的和自己纠缠。

“见鬼,Stark,”Bucky爬起来后冲着他如释重负的叹了口气,“我刚才还以为你在钢甲里失去意识了。”

“你最好马上滚蛋,我现在没空和你扯这些无关紧要的废话。”

“好吧,那我们出去再说,”Bucky试图将Tony从那个巨大的圆形阀门前拉开,“我先联络Steve告诉他我找到你了。”

Steve昨天半夜收到了关于Peter踪迹的消息,不算太好但也并不是不很坏,Natasha在昼夜不眠的打探后通知Steve有人看见他儿子三天前和一个雇佣兵一起出入过一间酒吧,女特工说她之所以能确定他的身份是由于他们那种拿钱卖命的家伙都喜欢在那里找点活干,然而可惜的是她没能查出对方的名字和住址,Natasha告诉Steve她只知道这个身材高大的男人总是穿着一件黑色的帽衫,并且他的行动速度极快,他们筛查了许久也没有在任何镜头中看到他的相貌,所以人脸识别这类的操作目前还无从谈起,她现在要做的是确定Peter没有遭遇绑架或者威胁,并等待一个能够拦截他的时机出现。

不过这起码说明Peter还安然无恙的活在这个世界上,Steve关掉联络设备后欣喜若狂的想要通知Tony,虽然他知道对方仍然不可能放下悬在喉咙中的心脏,但这也总比之前生死不明的情况要好太多,Steve庆幸的叹息了一声,他准备明天就向神盾局申请索要所有在美国逗留的雇佣兵的名单,他打算一一调查他们,直到揪出带走Peter的那个家伙。

结果奇怪的是Tony的手机却始终处在无人接听的状态,Steve隐隐担心起来,他在第十次拨出号码的瞬间突然感觉自己的太阳穴和脊柱同时产生了一阵冰冷的刺痛,像是几根尖锐的钉子慢慢钻进皮肤之下,顺着肌肉的纹路一点点深入骨髓,Steve控制不住的颤抖了几秒,他发现即使有四倍血清的支撑也无法让他在面对Tony安危的问题时保持冷静,金发男人没有任何犹豫,他当机立断的冲到了对方康涅狄格州的别墅,却发现那里早已人去楼空。

那一刻Steve的大脑中只有一片无边无垠的空白,他先联系了Pepper,在得到毫不知情的答案和焦急的询问后金发男人再度把电话打给了Natasha,事实证明美国队长的求助对象完全正确——女特工的洞察能力和手段的确十分惊人,她很快搞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接着又调出了Tony当年留下的所有房产并在十分钟之内就查清了马里布的那间有最近出入过的迹象。

然而正当他准备向神盾局申请直升机的使用权的时候Natasha突然告诉Steve他没有必要这么做了——她在半分钟之前破解了别墅里的监控数据并目睹了Tony穿走钢甲的全部过程,女特工说根据他离开的方向她可以确定Tony的目的地就是纽约附近的这片区域,她在短暂的思索后先安抚了几乎失控的Steve两句,接着立刻启动了当初他们针对Tony设计的、目前仍然还保留在复仇者大厦中的钢甲追踪系统。

几个小时之后Bucky和Steve一起抵达了Tony所处的那个早先被他儿子炸毁的实验基地,Steve没有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他也没有阻拦他的好友,实际上自从Bucky被保释以后他就再不曾干涉过这个男人的任何选择和决定,Steve终于放下了所有的过往和愧疚,终于明白他的朋友是一个有独立意识的成年人——他不需要自己告诉他事情的对错与否,不需要自己抛撇性命的维护,Bucky的大脑已经具备了判断能力,而这代表他现在唯一该有的态度就是尊重对方的言行举止。

他们进入地下车间后在第一个岔路口分开了,参加过战争的两个人都知道这样能够更快的找到目标,毕竟同时选错方向折返回来要花费更长的时间,他们商量好无论谁先发现Tony都要尽快把他从这个危险的地方带出去——Steve相信Bucky也发现了那些液压罐附近的微型炸药,他在转身之前没有说什么鼓励或者告别的话,只是用力拍了拍对方安装着金属臂的那只肩膀,Bucky望着他的蓝眼睛摇着头微微笑了起来,这一幕好像把他拉回了那年他们前往西伯利亚的战机上,又好像让他看见了曾经喧嚣热闹的布鲁克林。

结果证明Bucky是更幸运的那一个,他走向了左边并在最后一个阀门的出口找到了身穿钢甲顶着巨大圆形铁板的Tony,Bucky先是叫了四五遍对方的姓氏,再没有得到回应后他开始敲击男人的钢甲确定他是否还保持着清醒,然而Tony似乎并不怎么配合,他在反应过来的瞬间用掌心炮把他轰了出去,接着又毫不犹豫的拒绝了自己一起离开的请求。

“你是有什么毛病吗Barnes,”Tony发现这个家伙正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盯着自己,似乎完全没有准备起身走人的架势,“如果你刚才没听清的话我可以再告诉你一遍这里马上就要爆炸了。”

“我听清了。”

Bucky沉默了几秒后走到Tony的身边并用那只机械臂和他一起顶住了阀门,他在这一刻突然下定决心要和对方一起死在个荒无人烟的实验基地中。

他刚才用联络设备通知了Steve自己已经在左侧通道的尽头找到了Tony,但是Bucky没说这个男人决定留在这里等死,而是告诉Steve立刻返回战机等他们过去,他不想把他的朋友也拉进这场灾难,因为他清楚一旦Steve知道了这件事必然会冲动的跑来救他们,那么在劝服Tony离开无果后只有大家同归于尽这一种可能,这是Bucky最不愿意看到的结局——Tony所有的痛苦和绝望仅仅与他一个人有关,尽管他并非刻意为之,但伤害的事实却有目共睹,无论是十八年前还是十八年后,无论是Howard夫妇的死亡还是Tony用自由换取了他的保释,自己都是于心有愧的那一个,都是应该用命偿还对方的那一个。

“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Barnes,”Tony强忍着怒火在面甲下翻了个白眼,“但这没有用,你这么做并不能换回我父母的命,也不能改变我赔上一切把你保释出来的事实。”

“我真搞不懂你和Steve,他终于从那些毫无用处的内疚中走出来了,然后你他妈又犯了和他之前一样的病症!”

Tony正冲着Bucky大吼的时候被耳边突如其来的巨响震了一下,他不自觉的望向远处结果却发现Steve的身影出现在了路口,而美国队长的那面盾牌在和圆形的阀门剧烈撞击后也因为重力的作用砸到了地上,Tony发誓他从来没有像如今这样讨厌、甚至是害怕看到Steve,他知道这里一旦爆炸他们三个人谁都活不下去——或许四倍血清能够抵挡毒体和病毒的侵染,但飞速运转的气流却足够把任何物体挤压成碎片,Tony紧紧的皱着眉头开始向跑过来的金发男人不断的发射能量巨大的斥力炮,他希望对方能够读懂自己的暗示然后立刻滚蛋,他们决不能一起死在这个鬼地方,鉴于Peter至今还踪迹不明,Maria又太小还需要一个可靠的监护人照顾才能长大。

“很好,Rogers,”Tony最终还是没能阻止顽固的美国队长,他眼睁睁的看着对方迎着自己的攻击跑到了阀门的旁边,又眼睁睁的看着他因为Bucky没有说实话而愤怒的揍了他一拳,“你可以带着你的朋友出去解决你们之间的矛盾。”

Tony本以为他要和Steve争执一番并搬出两个孩子说明问题的严重性才能成功的把对方轰走,然而事情却进展得无比的顺利,甚至是他们从相处以来决定得最顺利的一件事,Steve没有反驳任何一个字,他拽住了Bucky的机械臂,强行拖着他尚且没有反抗能力的好友顺着旁边的梯子爬了出去,Tony望着他们逐渐消失的背影如释重负的叹息了一声,他第一次觉得Steve是这样的通情达理、是这样的善解人意,他们终于心平气和的解决了某些麻烦,终于不用通过吵架化解迫在眉睫的危机。这一刻Tony并没有为他的选择感到失望或者痛苦,即使他又一次像十八年前一般目送着他们两个转身离开,即使这一回Steve仍然没有拿起落在他脚边的盾牌。

然而Tony还没来得及放松紧绷的肩膀就被突然从空中跳下来的金发男人打断了思路,他难以置信的望着对方,那双焦糖色的眼睛里充满了愤怒和不解,Tony清楚的看到他钢甲内的操作界面显示的爆炸倒计时只剩下了最后三十秒,他绝望的闭了闭眼睛,接着抱着在最后一刻把他推出去的幻想开始气急败坏的质问Steve回来的理由。

“因为我绝不可能像从前那样丢下你,”金发男人用那双蓝色的眼眸冷静而认真的注视着他,“因为我绝不可能允许自己再一次失去你。”

“因为我爱你,Tony。”

Tony感觉喉咙间泛起了一阵酸痛的滞涩,他庆幸自己穿着钢甲而没有让Steve看到自己像个小姑娘一样被一句莫名其妙的告白感动的流泪。

“我没原谅你,Steve,”他努力抑制着声音中的颤抖不停的重复着同一句话,“我没原谅你。”

“我知道,但这并不能阻止我爱你。”

这是Tony在这个世界上听见Steve对自己说的最后一句话,因为下一秒轰然倒塌的建筑终结了所有的一切,他在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刻仍然保持着顶住阀门的姿势,直到钢甲的系统彻底进入了休眠的状态,直到他模糊的视线中再也没有了Steve的身影。

两个月后Peter带着Maria来到了一座临近纽约的公墓,那天他穿了一件和自己的身材极其不符的黑色风衣,整个人从背后看去憔悴得如同一片瑟瑟发抖的树叶,男孩站在门口神情空白的凝视了一会远方的山峦,接着他抱起了他的小妹妹,步伐迟缓的穿过排列整齐的石碑走向了被郁金香和针叶草簇拥的小径。

“这是Daddy,”他抱着Maria指了指左边的石碑,接着又转向了紧挨着它的右侧,“这是Papa。”

Peter说完后放下了两束白色的马蹄莲,他没有告诉Maria他们的身份,也没有讲述Tony和Steve之间纠缠不清的过往,他知道她现在还搞不懂这些,搞不懂复仇者的意义,搞不懂成年人复杂的感情世界,Peter不由自主的捏紧了拳头,他想他和Maria比起来大概是幸运的,或者说他和任何人比起来都是幸运的,因为他是Tony Stark亲手带大的孩子,因为他一直都拥有一个世界上最好的父亲。

男孩没有选择在此处过久的逗留,他承认眼前的一草一木都让自己感到崩溃,那种绝望袭来的瞬间甚至比在寒冬中坠入河面的冰窟更令人窒息,他神色凝重的注视了他们几秒,接着又低下头吻了吻Maria柔软的金发,这一刻Peter突然产生了一种恍惚的错觉——他以为他们一家人并没有分开,或许当他转身时就能看见Tony和Steve站在不远处的树荫下,像曾经一样正为了一些不足挂齿的小事喋喋不休的争执。

他们兄妹两个很快就离开了这片公墓,Peter缄默不语的抱着他的小妹妹走了很远,而Maria似乎也感知到了对方低落的情绪,她始终没有哭闹,只是眨着一双蓝色的眼眸安静的缩在男孩的怀里玩着自己的手指,目睹了这一切的Peter颤抖的动了动嘴唇,伴随其后的是咽喉间骤然爆发的疼痛,他实在不敢去想Maria竟然在刚刚过完一岁生日没有多久就失去生命中最重要的至亲,实在不敢去想他们已经只剩下了彼此。

十分钟以后Peter终于在墓园深处的另一块石碑前停下了步伐,然而与先前大相径庭的是,这一次他并没有流露出悲痛的神色,也没有放下任何的花束,男孩只是望着它微弱的牵起了嘴角,接着缓慢的伸出手掌轻轻触碰了一下那串雕刻精致却又无比冰冷的英文。

“Gwen Stacy。”

他温柔的对着Maria读了一遍这个美好又伤感的名字。

“她是我一生中最爱的女孩。”




END

评论

热度(485)

  1. 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小叶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