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

阿爸,生命之光

【盾铁】Mobius band(莫比乌斯环)ABO 01

小叶子:

• 蛇队和美队争夺妮妮的、以PWP(划掉)为主的连载短篇故事。

• 简介:Tony在战斗中被击落后弃甲躲进九头蛇的基地想寻找与外界联络的办法却意外碰见了被从平行世界传送过来执行任务的蛇队……

• STEVE代指蛇队,Steve代指美队

• 预警:ABO,后续会出现两队一妮的3P情节,不适误入。

• PS:全是胡说八道,切勿深究。

——

Tony艰难地从已经停止运作的钢甲中爬了出来,他躲在戈壁滩高处的一块巨石旁边,一边努力平复着频率紊乱的心跳一边通过狭小的缝隙悄悄观察着正在四处搜寻的九头蛇队伍。他看见为首的那个家伙用武器击碎了他破损的反应堆,又在发觉其中无人以后像是缴获战利品一般拿走了它赖以生存的能源装置。

Tony皱了皱眉,他嘀咕着诅咒了一句什么,拳头在暗中捏得咯咯作响。他知道他当下已经无法凭借一己之力回到复仇者大厦了,这里除了稀疏的植被和漫天的沙尘以外没有任何可以利用的资源,更不用提他刚刚在被击落的瞬间还摔裂了两根指骨。Tony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他再度向右侧移了两步,把自己不算高大的身躯完全藏进了石堆附近的阴影中。

他听见那群九头蛇的脚步声正快速的朝着他的方向不断靠近,Tony屏住呼吸,他下意识地握住了战斗开始前Steve强行塞在他腰间的手枪,默默地计算着自己有几分生还的可能——如果他足够幸运,那么弹夹里的九发子弹刚好能让他干掉这支九头蛇的小部队,但Tony对于自己使用这类武器的技术并不像对自己的大脑那样自信。他的喉结来回滚动了几次,最后视死如归的拉下了紧靠着击针的保险栓。

但是他们没发现他,而是堪堪擦着遮蔽着Tony的岩石绕了过去,继续朝着大概一公里之外的水源进发,试图寻找那个在二十分钟前被他们的追踪导弹击落的复仇者。Tony如释重负的叹息了一声,他小心翼翼的探出半只眼睛观察着他们,直到确定那些家伙彻底走远后才缓慢的爬向了和这片石堆相邻的山洞入口。

或许Steve的指挥并非如他认为的那样毫无用处,Tony想,起码依照目前的情况来看,他严肃的告诫自己不要一意孤行的飞到这片区域的上空是一条完全正确的建议——Steve在通讯频道里不停的阻止他去追赶那架载满军火的运输战机,但他最终还是没有听他男朋友到底说了些、或者是命令了些什么。Tony皱了皱鼻子,任性这一点是从他出生以来就有的毛病,并且即便过去了四十多年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改观。

这他妈真是糟透了,Tony回想起他在那时对Steve说得话,他不耐烦的告诉对方他们只是在交往阶段,甚至没有稳定的标记,所以他没权利像个颐指气使的Alpha丈夫那样要求他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况且就算日后他们真的成了合法的一对他也不会听他口中的任何一个字。Tony抓了抓乱蓬蓬的棕发,他凝视着山洞外即将吞没夕阳余晖的地平线,接着懊恼又无奈地轻轻摇了摇头。

他在夜幕彻底降临的时候离开了原先的藏身之处,尽管这里相对安全,但Tony知道在没有水源和食物的情况下自己根本坚持不了多久,他必须主动出击,而不是被动的等待救援。过往的战斗经验让他很快恢复了理智,Tony裹上外套逆着风沙走了四十分钟左右,最后趁着黑暗跟随来来往往运输物资的车辆潜进了九头蛇的分部基地。

他需要尽快找到一个能够破解的通讯信号,把自己的位置发送给联盟中的队友或者是神盾局的特工,虽然Tony一贯喜欢自力更生,尤其是在涉及到战斗的问题上,但他相信当下绝不是一个逞强的好时机。Tony决定按部就班的走一回正常人会走的流程,比如向外界寻求帮助之类的,毕竟这种时候选择单干基本等同于找死。

然而事情并没有他预期中的那么顺利,Tony转了几圈之后完全迷失了方向,他藏在一堆集装箱的侧面,一边诅咒着九头蛇内部建筑的设计师一边强迫自己保持冷静的心态。Tony捏起拳头用力捶了捶刺痛的太阳穴,他如今只能暗暗祈祷自己没有南辕北辙,而是已经在漫无目的的寻找中朝着中央控制室不断靠拢。

他在神思游离间听见若有若无的交谈声在距离自己不远的前方徘徊着,Tony咬了咬干裂皱皮的嘴唇,他再度下意识地抓紧了腰间的手枪,蹲低膝盖极为缓慢的向后挪动着步伐。棕发男人那颗聪明的大脑飞速运转起来,他计划着一旦自己的位置暴露,就撞倒附近的集装箱,借着混乱的噪音解决掉这几个尚且没有防备的九头蛇。

结果在他意料之外的是,真正的威胁并非来自于前方,Tony突然感觉自己在倒退中顶到了一堵结实却又散发着人类温度的墙面,他怔忪了半秒,却在想要回头查看情况的时候被那个家伙死死捂住了口鼻。

“别动。”

他听见有个熟悉的声音在自己的耳边低沉地说道。

Tony惊异地瞪大了那双焦糖色的眼眸,他唔唔地哼了几个意味不明的音节,拼劲全力想要掰开那五根骨节分明的手指。这一刻向来无所畏惧的Tony Stark骤然惶恐了起来,他害怕下一秒出现在自己视线中的那张脸印证了他荒诞滑稽的猜想——他的现男友、已经向他求婚的美国队长竟然是一个九头蛇,这个象征着道德标杆和高尚精神的家伙其实早已埋伏在了这里,今天、甚至从他们第一次见面开始的一切都是他设计好的圈套。

拜托,别。Tony在心中不停地呐喊着,他向上帝祷告此刻在他身后的只不过是一个和Steve声线相似的陌生人,如果这个愿望可以实现,即使他现在立刻掏出枪把子弹射向自己的胸口也无所谓。

“Tony。”

然而事情还是朝着最坏的方向发展了,棕发男人绝望地抖了抖肩膀,这个家伙用那种他在往日听过无数遍的语调轻轻地叫了他的名字,像是一首诱哄婴儿入睡的摇篮曲一般温柔,但Tony却无法如同曾经一样报以微笑和亲吻,实际上除了由内而外渗透的冰冷以外,他当下已经丧失了所有的感官能力。

“别‘Tony’我,Cap,”他在对方稍稍松开的掌心中闷声挖苦着这种可笑的亲昵,“我想你还是称呼我为‘Stark先生’比较合适。”

身后穿着九头蛇制服的金发男人微微翘起了唇角,他把捂住Tony嘴巴的那只手滑落回了裤缝旁边,接着凭借四倍血清的力量强行掰过Tony的肩膀让他面对着自己。他显然意识到了Tony把他当成了这个世界的Steve,但他不打算向对方解释什么,鉴于他最终一定会被揭穿,而且这个身份似乎能够帮助他更快的了解那些他未曾得知的往事。

“是吗,”九头蛇队长不动声色地观察着Tony的表情变化,“我记得我们两个这么生疏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当然,”Tony拧着眉毛倒退了半米,他上下打量着这个在几年前开始和他上床的金发男人,试图从对方波澜不惊的神色中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不过我想我们现在应该连那种关系也回不去了。”

STEVE挑起眉毛注视着Tony染满失落和愤怒的焦糖色眼眸,他已经通过这几句简单的对白大概猜出了他们在这个平行世界中是一对情侣。

然而正当Tony准备继续嘲讽点什么的时候,刚才在远处交谈的那几个九头蛇士兵突然朝着他们的方位走了过来,STEVE四倍血清带来的超常耳力让他立刻捕捉到了这个危险的信号,他警惕地扫视了一圈四周鳞次栉比的防爆门,接着再度伸手捂住了Tony的嘴巴,并将他快速的推进了旁边只有半人宽的集装箱缝隙里。

Tony因为对方突如其来的动作愣了几秒,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STEVE已经站到了刺眼的灯光下,将自己投在过道中的影子遮挡得完全看不出丝毫的破绽。Tony张了张嘴,他想问他为什么要救自己,但是还没来得及开口,这个金发男人就转身把食指压在了他干涩饱满的唇珠之上。

——安静。

他看见STEVE无声的比了个口型。

“你刚才是在跟什么人说话吗,Cap。”那几个家伙在两分钟之后走到他们的旁边询问着STEVE,距离之近甚至能清楚地察觉彼此呼吸的间隔。Tony紧张得手心冒汗,他一动不动地缩在拥挤的夹角,转着一对因为焦虑而盈满水汽的眼珠死死地盯着金发男人宽阔的肩膀。

“没错,不过我们好像聊得不怎么愉快。”

他听见STEVE给出了肯定的答案,甚至还隐约在暗示对方有不速之客入侵了这片区域。Tony的心一下子凉了半截,他开始怀疑这个城府颇深的金发男人并非是要帮助自己,而是想把他当作向组织邀功的资本,或者和这帮混蛋一起折磨他并以此为乐。Tony蹑手蹑脚地向左侧挪了一点,让枪口正好能够对准STEVE后心的位置——坐以待毙从来不是钢铁侠的风格,他决定在他们再度进入交流的瞬间跳起来袭击他们,尽管这种做法根本没有多少可以保命的概率。

“只是个没怎么见过的新人,”STEVE在对方追问之前补充道,“他大概不认识我。”

Tony因为这句话在最后一刻放开了扣在板机上的手指,他的嘴唇颤了颤,接着如同被针尖刺中的气球一般瞬间松懈了紧绷的脊背。

那些九头蛇的士兵又和STEVE说了几句不重要的话,随后很快便走远了,金发男人始终保持着淡漠冷静的神色,直到他们的身影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才离开了原本的位置。他微微弯下腰,试图把被塞进集装箱间隙里的Tony拉出来,结果对方似乎不怎么领情,他抬腿狠狠踹了STEVE一脚,却在准备转身逃跑的时候被这个力大无穷的家伙牢牢抓住了手臂。

Tony试着挣扎了两下,但以他现在的身份——一个失去钢甲的普通人——完全拗不过有四倍血清加成的美国队长,他被困在STEVE的胸口和集装箱之间,逼仄的空气让焦虑症发作的Tony逐渐被一种窒息感密不透风的包裹,但是即便如此他也并没有选择妥协,而是无比愤怒的抬起头,自上而下的瞪视着对方逐渐转为深蓝的眼睛。

“听着,Tony,”STEVE郑重其事地警告着眼前这个还在反抗的小胡子男人,这副不容置喙的神色完美的证明了他无论在哪个宇宙里都是一个控制欲极强的家伙,“我会把你送出这个地方,但是现在你必须跟我呆在一起,否则只有死路一条。”

他发誓他绝不会伤害这个男人,STEVE紧皱着眉头,作出一副诚恳的表情迎上了对方充满不信任和疏离抗拒的目光,他试探着松开了按在Tony肩膀附近的两只手,以此表示自己绝不会强迫他做什么,更不会使用武力威胁他的生命安全。

然而Tony似乎并没有被Steve的话打动,他用力推开了那个胸口画着九头蛇图腾的、近在咫尺的金发男人,接着失望又痛苦的摇了摇头。Tony的眼角附近还挂着清晰可见的血痕和淤青,线条匀称的手臂上也有一片密密麻麻的细小伤口,再加上此刻失魂落魄的表情,这些因素无一例外的都让Tony看起来如同一只被抛弃的小动物一般可怜。Steve的心颤抖了一阵,鉴于发生在自己宇宙中的那些悲惨的故事,他只想保护这个棕发男人,即使那违背了九头蛇的原则,即使Tony是一个站在他对立面的复仇者。

“别妄图蛊惑我,Cap。”

Tony学着刚才那个士兵的语气不无嘲讽的驳回了这个金发男人的好意,他在五分钟之前的确帮助自己躲过了危险,的确从几个九头蛇的手中救下了他,但那并不能说明什么,甚至不能说明再遇到同样的情况时他还会这么做。即使Tony是个天才也无法猜透对方的想法或者目的,在这种进退两难的情况下,他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孤军作战,而不是把希望寄托在一个为恐怖组织效力的美国队长身上。

“我绝不需要一个九头蛇的同情,更何况这么多年我一直像个蠢货一样被你耍得团团转。”

Tony直到如今也仍然没有识破对方的身份,但这不能指责他以恶意揣测自己的男朋友,更不能代表他突然丧失了他们Stark家引以为傲的智商,毕竟不会有人轻易相信同一时空中可以存在两个一模一样的人,像是仅仅被一个曲面连接而成的莫比乌斯环一般匪夷所思。Tony咬着口腔内壁的一侧腮肉,他看见STEVE因为他的拒绝露出了一个十分沮丧的表情,甚至连那对英挺的眉毛都在瞬间垮了下来。

“我的确骗了你。”

STEVE在一阵沉默后先是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接着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看向了Tony失去光彩的双眸,他决定亲口告诉对方他并非是他认识的那个美国队长,虽然这么做对于他完成任务来说没有任何好处——他主动暴露了自己来自其他宇宙的事实,还是在具有极大威胁的敌人面前,“但那与曾经的事情无关,Tony,那仅仅发生在当下,以及从我们见面开始到现在的二十分钟之间。”

Tony狐疑地盯着他看了一会,似乎在努力琢磨这个金发男人想表达什么,他运行速度飞快的大脑花了半分钟的时间拆解了这句话中的每一个单词,最后像是玩拼图游戏一般把所有分析出来并且具备价值的信息组装到了一起。

Tony突然明白了STEVE的意思,他不知所措地呆愣了几秒,紧接着又换上一副难以置信的目光审视着这个金发男人英俊漂亮的面孔。他试图从其中找到一点细微的差别,以此说服自己他们只是一对容貌相似的双胞胎,而绝非什么是两个并行不悖的Steve Rogers。

虽然对面那个金发男人挑起的一边眉毛已经昭然若揭地说明了一切。

“操,老天,这可真是见鬼。”

Tony最终还是接受了眼前荒唐的真相,他忍不住骂了句脏话,与此同时他察觉到这个STEVE还是和身为他男朋友的Steve有些不一样的地方——他没有把Language挂在嘴边,而是默许了自己因为过于震惊而爆出了几个被禁止的措辞。




TBC

评论

热度(328)

  1. 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小叶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