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

阿爸,生命之光

【盾铁】Mobius band(莫比乌斯环)ABO 03

小叶子:

来不及解释了快上车!!

我发现已经在写小黄文的路上一去不复返了╮( ̄▽ ̄"")╭

前文请点击下方Mobius band的tag(说白了就是懒得做链接了)

预警:蛇队✖️铁罐

——

请系好安全带


他再次醒来时床头的挂钟已经指向了六点,Tony昏昏沉沉的爬了起来,他嗅到了自己身上散发的Alpha信息素夹杂着柠檬沐浴露的气味,昨夜被染脏的被单也被撤下换成了新的。Tony为对方贴心的举动不由自主的挑了挑眉,他半坐在床铺中央环视着白色的墙壁,并跟随游移的目光发现了几米之外的茶几上摆着一杯冒着热气的牛奶。

Tony知道STEVE的临时标记会让自己这个发情期变得没那么难捱,虽然在接下来的三天里他仍然会因为被情欲困扰而控制不住的渴求对方的亲吻或者进入。棕发男人深吸了一口气,他摇了摇头,决定暂时不去想那些他背着Steve和STEVE搞上的复杂感情故事。

这听起来像是一出无比荒诞的戏剧,Tony强忍着恶心喝完了那杯没加一勺糖的牛奶后开始坐在沙发里无意识的咬着拇指旁边干裂起皱的皮肤。他无法想象他因为天杀的Omega发情期和他男朋友以外的人睡了,而这个人是来自另外一个平行宇宙的他的男朋友。Tony感觉他那从来都是满格的智商头一次出现了归零的情况,他不清楚该不该把自己的行为定义为出轨或者其他什么有关情感背叛的词句,他只清楚他一定陷入了一个棘手的麻烦——STEVE说要带走他绝不是什么信口开河的玩笑,而他现在根本却没有任何反抗甚至逃跑的机会。

他暗暗祈祷美国队长能够在一切来不及改变之前找到这里,尽管STEVE曾说过他会帮助他离开并保证他的安全,但Tony始终无法百分之百给予一个九头蛇信任,这和他们上没上床关系不大,他不可能因为和立场相悖的敌人打了一炮就彻底改变他对这个恐怖组织的看法,更不可能就此倒戈到对方的阵营。Tony在思忖了几分钟后开始四处翻找STEVE房间的抽屉和书柜,他需要找到一点可以利用的、制备通讯工具的材料,或者最好能发现一部现成的手机之类的,鉴于把希望寄托于一个试图占有自己的九头蛇身上实在不算什么太好的主意。

然而不幸的是直到STEVE在傍晚返回房间时他也没有任何收获,Tony坐在客厅里轻扣着右手无名指旁的绷带和夹板,他盯着空旷的墙壁思考得太过入神,甚至没有听见那个金发男人走向自己的脚步声。

“我已经向那些复仇者发送了你的位置,”穿着九头蛇制服的男人说道,“不出意外的话,他们最迟明天晚上之前就能找到这里。”

Tony愣了一阵,他迟疑的看向STEVE,试图从他的表情中确认他说得是真话而绝非愚弄自己的花招。讲道理这有点匪夷所思,就在昨天深夜这个控制欲发作的家伙还说要标记他、让他怀上他的孩子并跟随他回到另外一个世界,但是现在他好像已经完全忘记了那些疯狂的言论,忘记了十几个小时之前他们滚到床上的荒诞情节。Tony动了动嘴唇,他盯着对方坦然的蓝眼睛看了四五秒钟,最后深深地倒吸了一口气。

他发现除了选择信任他以外自己根本没有任何其他的选择,Tony想,即使这是个设计好的圈套,他也只能义无反顾的跳下去。

接下来的两天他一直在循环往复的进行着和STEVE上床解决发情期的困扰以及等待队友的救援这两件事,Tony承认他并不讨厌这个和他的男朋友长着同一张脸的家伙,虽然那也谈不上喜欢,但他清楚自己的内心其实不排斥和他发生身体方面的交流,他允许STEVE亲吻他,而这一点已经远远超过了他曾经对待炮友的态度。

他把跟STEVE做爱当作了一件封锁在这个空间中的秘密,Tony故作轻松的想,所以当他离开这个地方之后,这些复杂混乱的过往也会被一起遗留在这儿,像是兔子洞里的地下王国,没人知道是真是假,只要不再触碰,它们将会被毫无疑问的抛撇甚至忘怀。

但是事情显然比他想象的糟糕许多,或者说这根本就是STEVE的预谋——他们某天晚上在客厅里衣衫不整的乱来时突然被大门撞开的声音中断了动作,Tony下意识地把目光投向了近在咫尺的悬关,接着他睁大了那双焦糖色的眼睛,不知所措的望着握着盾牌、浑身沾满硝烟味道的美国队长。

操,Tony骂了一句脏话,他终于意识到了自己一直被这个看似对他温柔的九头蛇牵着鼻子在走,STEVE从来没想要放过他,他只是想当着他男朋友的面搞砸这段关系。

“要加入我们吗?”

他听见STEVE挑衅般的对着目光沉郁的Steve说道。


TBC

评论

热度(274)

  1. 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小叶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