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

阿爸,生命之光

【盾铁】The Visitor From Savanna-荒野来客(AU 中)

小叶子:

狮子Steve✖️野外生物学家Tony!

滚来更这篇,站街梗过几天更

下章将有非常黄暴丧病的车,注意避雷。

附上部的链接🔗:荒野来客(AU 上)

——

“上帝啊,Nat,你把你的头发怎么了,”Tony对着视讯通讯机另一端的女人大声感叹了一句,他夸张的挑起了一边的眉毛,并在对方翻白眼之前把镜头转向了Bruce以及他身旁那头已经在麻醉针的作用下陷入昏睡状态的野兽,“向你的女朋友打个招呼,博士。”

“Tony——”

Bruce无奈的叹了口气,他刚刚经历了一场惊心动魄的搏斗,现在全身上下都是乱糟糟的一团,连头发也在扑过去将针头刺进Steve的脖子时因为对方的不断挣扎被甩成了鸟窝,但当下最令他尴尬的不是自己不怎么得体的形象,更无关乎于他身边瘫着一头尖牙利爪的狮子,而是Tony那句“女朋友”的称谓,他想他们还没到那一步,起码目前为止他们两个中还没人明确提出过这事。

“嗨,Bruce,”Natasha似乎并未受到棕发男人调侃的影响,又或许只是将那些稍纵即逝的情绪完美的掩盖在了外表之下,她冲着手足无措的博士微微笑了笑,接着在Tony把镜头转回原来的方向时不屑一顾的回击了一句,“顺便一提,Stark,这叫染发。”

Tony从嗓子里挤出一声毫无恶意的哼笑,他没有选择把这个“红发与金发”的话题继续下去,那不够尊重而且有些无聊,甚至还略微带了点不知趣的愚蠢。他是个懂得如何与女性相处的家伙,不管对方是作为情人还是朋友,只要Tony愿意,他都有讨她们欢心或者在打嘴炮的同时不真正惹恼她们的办法。

“看,她没否认,”Tony冲着自己的老搭档挤了挤眼睛,“我想你可以不必害羞了,Bruce。”

Natasha听见了这句话,她在这个以揶揄别人为乐的家伙转头撺掇博士的瞬间露出了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那大概代表着“男孩们”或者“别玩这些幼稚把戏”之类的嘲讽。

她喜欢Bruce,她知道Bruce也喜欢她,但这一切到此为止就足够了,如果他们中有任何一方想要戳破这层窗户纸更近一步,那么作为两个心思成熟的成年人,他们会自己讲出来,如果他们不说,那么只能表示他们只想暂时保持并享受这种状态,而不是需要让他们的朋友当什么画蛇添足的牵引绳。

“够了Tony,我们就不能先讨论正事吗——”

Bruce忍不住又叹息了一声,显然他的内心深处也抱着和Natasha相同的看法,他走过去从棕发男人的手中拿走了通讯设备,并无视了对方半真半假的抗议将画面移到了Steve的位置上。他可以再重复一次他不喜欢有人介入自己的感情生活,更不用说当着谁的面直截了当的确认一段关系。

“我们需要你的帮助,Nat。”Bruce如是说道。

这件事情解释起来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复杂然而也并不简单,好在Natasha所在的考察队已经有过一次类似的经历,金发女人告诉Bruce和Tony根据他们记录的这些动物的行踪,Steve似乎不存在一个固定能够维持野兽形态的时间,他的转变是基本随机的,偶尔会受到情绪波动或者环境的影响,但是由于他们手中掌握的样本数据太过稀少,因此参考价值也十分有限。

“你们可以试着和他沟通,我是指,等他变回人类以后,”Natasha耸了耸肩,“不过别抱太大希望,反正我们碰到的那一只是不会说话的品种。”

“Steve可是个聪明的小伙子。”

Tony有些不服气,尽管他还什么都没搞懂,但鉴于他从小到大都被人称作天才,甚至这么多年来一直在和一群天才的朋友共事——Bruce就不用提了,他有两个与动物学相关的博士学位,而Natasha曾在北美的多个名校间辗转着念过几年书,之后因为接受国家研究所的科考计划才返回了俄罗斯,就连他身边的女助手Pepper手里也有三四个鲜少有人涉足领域的高难度课题,在这种情况下,Tony理所当然的就把Steve同样划进了天才的范围之内,在他的认知里它必须是特别的,因为他自己就是独树一帜的那一个。

“那就祝贺你。”Natasha修着指甲心不在焉的回答道,或者她也愿意直白的告诉对方其实她在等着瞧那些即将上演的、与他笃定的口吻背道而驰的精彩戏码。

结果证明这果然都不过是Tony的一厢情愿,事情的发展并不如想象的那么容易。在第二天早晨醒来之后,他至少变换了七种及以上的语言询问了眼前这个已经不再是野兽形态、表情拘束又警惕的金发男人,甚至连他当年去阿富汗勘察时和当地居民学得几句普什图语也用上了,但那家伙却始终没有给出一点回应,像个只会转动蓝眼睛的木偶一样安静的端坐在沙发床的一角。

“我想我现在不得不承认你女朋友是对的,博士,”Tony挫败的在Steve的身边坐了下来,他一手撑着额头,另一只手朝着他的老搭档的方向摆了摆,“我得学着认清现实。”

Bruce拧起了眉毛,他张开嘴似乎打算说点什么,但最终只是满脸无奈的瞥了Tony一眼,他已经懒得去纠正这个称呼了,即便像他这样较真的人也有失去条框和原则的一天。

而Steve则好像感知到了Tony低落的情绪,他犹豫了两分钟,接着小心翼翼的抓住了棕发男人的手腕,略显笨拙的将他的手握成拳状松松的放在了掌心里。Tony因为对方突如其来的安抚行为缩紧了脊背,他本能的想要抽回那只受到桎梏的手,却在下一秒抬头撞上Steve的视线时不由自主的停下了挣扎的动作。

那是一双漂亮的冰蓝色眼睛,Tony想,又或许没有什么贴切的词足以形容它们,他看到对方眸中的审视与探寻逐渐被一些难以名状的柔软情绪所覆盖,像是动物间表示友好的行为,但那张英俊的面孔却又格格不入的彰显着人类的气质。Tony怔忪了一会,接着他试探性的冲Steve勾起一边的唇角微微笑了笑,他希望能就此向对方传递自己和Bruce无害的信息,鉴于这家伙听不懂任何语言,肢体动作成为了最好、也是唯一交流的办法。

“嘿,Steve,你叫Steve对吗,”Tony猛地想起了什么,他从口袋里掏出那根链子并把它吊在食指上,朝着正专心和自己对视的金发男人晃了晃这块泛着金属光泽的狗牌,“放轻松,大家伙,我们会照顾你的。”

他看见Steve在听到这个名字时睁大了双眼,紧接着又对自己伸出了另一只布满薄茧的手掌,似乎想要回应点什么,然而他还没来得及进行下一步动作就被一阵由远及近的脚步声给打断了,Tony的注意力向声源的方位转移了过去,他几乎是在瞬间就猜到来者是他的女助手Pepper以及随之而来的一顿咆哮。

“Tony Stark!”小辣椒即使穿着平底鞋也颇有气势,她愤怒的走到棕发男人的面前,一股脑的将手中拖着的小型编织袋甩在了沙发床的角落,“我们前天不是说好了吗,我去供货商那里拿材料,你第二天上午到拉各斯海边的集市取剩下的玻璃器皿,但Clint一个小时前给我打电话说你根本没有出现——”

Pepper的话音戛然而止,因为她看到了Steve,那个陌生的、正坐在Tony旁边皱着眉头注视着自己的金发男人。

“抱歉,我不知道这儿有客人,”Pepper在Steve站起来的瞬间不由自主的深吸了口气,他长得十分强壮高大,像一片笼罩在自己发旋的上方阴影,“我是Pepper,”雷厉风行的小辣椒迟疑了两秒后向对方伸出了右手,“你是Tony从美国邀请来的吗,我之前没听科研所的人提起过你。”

Steve没有回答她,只是又向前走了几步。

Bruce率先察觉出了当下气氛的不对劲,他冲着他尚处在状况之外的老搭档打了个手势,接着慌乱又紧张的指了指小幅度挪动着鞋跟不断倒退的Pepper。他强烈预感到Steve可能撑不下去了——这个家伙将在几分钟甚至更短的时间内恢复野兽的形态。Bruce随手握住了实验台边的铁架冲着表情逐渐变得有些失措的小辣椒比了个“保持冷静”的口型,他再次看向了Tony,心中默默祈祷着对方能发现他的女助手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危险。

Tony足足愣了四五秒钟才终于意识到了什么,他几乎没有任何的犹豫就迎着Bruce不赞同的目光走过去从身后抓住了Steve的手臂,丝毫不惧怕这个情绪不稳定的家伙突然把攻击的矛头指向自己,作为Stark科研所的负责人以及Pepper的朋友,他有义务保护他们团队中的每一个成员的安全,而他也愿意这么做,愿意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当那个媒体笔下“不顾一切的疯子”。

“okay,okay,别冲动,甜心,”Tony刻意压低了声线,拿出哄小孩或者宠物的语气开始安抚处在爆发边缘的Steve,“那是我的朋友,不要伤害她,对,就这样,退回来,到我身边来。”

他的话似乎起到了不错的效果,Tony发觉Steve原本紧绷的肌肉在一阵强烈的收缩后慢慢放松了下来,脸上的表情也随即变得柔和了许多,只是他仍然还在警惕的凝视着屏住呼吸的小辣椒,直到棕发男人又用力把他往自己的方向拽了拽才善罢甘休的退回了刚才的位置。

“这他妈到底是——”

Steve应声倒地的巨响打断了金发女人还未完全出口的疑问,她惊叫了起来,随后在Tony和Bruce同时倒吸冷气的动作间与他们一起目睹了这个家伙从人类变成野兽的全部过程。

“如果刚才他再往前迈一步,我就准备用铁架打他的脑袋了,”Bruce擦了擦鼻尖渗出的汗珠,“幸好这家伙的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

“你可是在部队待过的人,博士,你原来都是用枪的。”

Tony也有些惊魂未定,他蹲下轻轻顺了顺Steve柔软的毛发,在确定对方暂时不会醒来以后才把喉咙里憋着的那口气彻底吐了出来。

“没错,我能制服那些士兵,但绝不是一头狮子,”Bruce摊了摊手,“况且我也不能像对待敌人那样在这家伙的身上开一个洞。”

他们两个沉默的望着彼此并在几秒钟后不约而同的冲对方摇着头笑了起来,为了那几句无聊的调侃,也为了成功化解危机的庆幸,只有贴在墙角的Pepper还未能完全平定溢满大脑的惶恐,她愤怒又费解的注视着Tony和Bruce,希望他们中的某一个能给自己一个合理的解释。

“谁他妈能告诉我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小辣椒握着拳头怒气冲冲的走了过来,“我以为我们这里是科研基地而不是什么魔术表演现场。”

“当然,”Tony耸了下肩,“所以这也间接导致了我没有出现在拉各斯海边集市的门口和Clint碰头。”

“得了吧,别来这套,我现在一点都不关心什么集市,”Pepper翻了个白眼,“感谢你救了我,Tony,但这不能成为你决定隐瞒我独自面对这堆麻烦的理由。”

Tony叹了口气,他环视了四周一圈后将表情迷茫的、一直在看着他们吵来吵去的Bruce推到了小辣椒的面前,鉴于这里只有他们三个人,而根据过往的经验,这种时候自己再和Pepper聊下去只会收获他的女助手越来越多的怒火。

“我想我已经给你找到合适的人选了,”Tony并起五指放在右侧的太阳穴旁边,接着漫不经心的将它挥向半空形成了一个了假模假样的军礼,“Banner上校。”

Bruce无奈的了皱了皱眉,但最后也没说出任何拒绝的话,他承认他从认识Tony以来就对这家伙的幼稚行为无计可施。

“他大概是想维护你,Tony,”Bruce向小辣椒讲述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后转头对着仍旧蹲在Steve身边的棕发男人说出了自己的猜测,“他以为Pepper要伤害你,所以才会去恐吓她。”

“是吗,”Tony转了转两颗焦糖色的眼珠,他的手终于离开了Steve的鬃毛移到了对方柔软的肚子上,“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已经和他达到这么亲密的关系了。”

“或许因为你是他醒来后看到的第一个向他示好的人类,”Bruce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又或许只是因为他喜欢你。”

“那很好,我也挺喜欢他的。”

Tony快速的接下了这句话,他甚至没有仔细思考他老搭档口中的“喜欢”除了人与自然间的友善之外还具有更深一层的含义,更想不到在未来的某一天里他会和一头野兽上床。

Steve再次醒来的时候太阳已经落下了地平线,他站起来甩着尾巴走向了正坐在一堆试管前忙碌的棕发男人,用那颗体积不小的头颅蹭着对方的裤脚,喉咙间还发出了一阵呼噜呼噜的响声。Tony拍了拍他的脖子,在得到更为频繁的摩挲后又把手伸过去像逗猫一样搔了搔Steve的下巴。

“你饿了吗,”Tony靠在椅背上伸了个懒腰,接着他站起来走到了实验室外间的餐厅,把早已备好的两份食物端到了一直紧紧尾随着他的Steve面前,“试试压缩肉,如果你实在不喜欢的话我明天可以去找瓦坎达的人买些野兔之类的。”

Steve把头伸进盘子里嗅了嗅那几块干巴巴的东西,又抬头看了看满脸写着期待的Tony,尽管十分不情愿,但为了不让这个长着一双焦糖色大眼睛的人类失望,他最后还是硬着头皮、认命的叼着压缩肉咀嚼了起来。

“好男孩,”Tony奖励般的摸了摸他毛绒绒的脸颊,“只要你愿意的话就可以一直待在这儿,我会给你提供食物,帮你洗澡,我是说,当你是现在这种样子的时候。”

Steve含混的哼了两声,虽然他搞不懂对方到底说了些什么,但凭借野兽敏锐的观察能力,他大概能感觉出Tony刚刚的表现是在向他示好。

“但不许去伤害Pepper和Bruce,”Tony故意对他抛出了一个凶巴巴的眼神,“否则我会揍你的。”

他没有用“驱逐”或者“赶走”之类的威胁来恐吓Steve,因为Tony知道自己不会这么做,让他这样一个搞野生动物研究的科学家把一头狮子、或者说一头能变成人类形态的狮子扫地出门简直是对他十几年职业生涯的侮辱,况且这可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Tony想,他还指望能够和远在俄罗斯的Natasha一起从这些神奇的家伙身上弄出点新发现。

但绝不是要通知政府那帮混蛋的新发现,Tony想到这里烦躁的皱了皱鼻子,他很清楚Steve暴露的下场——被处决或者解剖,最好的结局也是被作为武器囚禁起来,总之,无论如何他们都不可能就这样轻易放过他。

“看起来你们相处的还不错。”

Bruce的突然出现打破了之前和谐安详的气氛,而这似乎引起了Steve的不满,他张开嘴巴对着博士露出了一口恐怖的尖牙,最后还是Tony把他的头重新摁回了盘子里。

“别忘了刚才我们谈了什么,”Tony警告道,“五分钟前我还夸过你是个好孩子。”



TBC

评论

热度(258)

  1. 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小叶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