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

阿爸,生命之光

【盾铁】A Visitor From Savanna−荒野来客(AU 下)

小叶子:

广告:《Fatefulness》少量通贩上线啦!想入手的小伙伴抓紧时间哦~

地址:《Fatefulness》现货

>>>>>*****


狮子Steve✖️野外动物学家Tony

Summary:我的男朋友不止在床上是野兽,在床下也是。

有NC17部分,其中包含一点兽人车,注意避雷

可能会有番外,也可能没有。

PS:前文请点进主页阅读。

——

在Tony宣布他决定尝试着教Steve说话的那天,实验基地里的另外两个人以及来看热闹的Clint都表示了支持。

“我们的确需要和他多进行一些沟通,”Pepper一边用硬纸板折着音标卡,一边头也不抬的对着坐在自己旁边摆弄仪器零件的Tony感慨了一句,“你难得做了件不那么混蛋的事。”

小辣椒说到这里突然停顿了一下,她朝着天花板翻了翻眼睛,随后漫不经心又略带挖苦的总结道:“大概是从来到这里以后的第三次吧。”

“但这家伙的语言启蒙老师是Tony Stark,”Clint故意怪叫了一声,“我以为除了他本人,没有哪个小孩会在开口的第一天就会说那些刻薄的嘲讽话。”

Tony不屑一顾的斜睨了Clint一眼,他在回击和继续改装机器之间犹豫了几秒,最终还是出于科学精神而选择了后者。

Clint见对方没有像往常一样和自己斗嘴,于是又不死心的用胳膊肘撞了撞身旁那个正小心翼翼的拿着镊子准备把最后一根螺丝拧进电路装置的棕发男人,Tony的手因此不规则的颤了两下,他懊恼的吸了口气,眼睁睁的看着那个小玩意脱离了控制滚到了实验台的夹缝中。

“你妈妈没有教育你不要随便打扰别人的工作吗,”Tony压抑着即将爆发的愤怒不爽的抱怨道,“你刚刚搞砸了我的新设备,Clint,我会因为那颗找不到的螺丝钉推迟所有的实验计划!”

他没有夸大任何一个字,Tony紧皱着眉头,睁着那双琥珀色的眼睛瞪着自己的老朋友,他发誓这不涉及drama queen的表演或者他惯用的无聊把戏,尽管他曾经很喜欢这么做,但绝不是这次,Tony恼怒又无奈的撇了撇嘴,他觉得他在这种情况下忍着没有揍Clint真的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

“抱歉,”Clint也没想到自己的无心之举会造成这么严重的后果,他尴尬的摊了摊手,试图开个温和的玩笑化解当下有点不太融洽的气氛,“我不知道你已经变成工程师了。”

“你不知道的事太多了,”Tony翻了个白眼,“毕竟神盾局没条件给我配一个专门修机器的助手,我总得学着自力更生。”

Clint瞬间闭上了嘴,把喉咙里那些和调侃有关的话统统都咽回了肚子——一方面是为了自己刚才的错误,另一方面则是为了这里不怎么好过的日子。他了解Tony的经历,他也能想象到一个傲慢的、不肯向政府低头的家伙的科研项目要进行下去会有多么艰难。

他很早之前就跟Tony认识,在对方没有离开美国躲到非洲之前,那时候他正和Natasha合作,从奥地利搞一些进口的高级玻璃器皿提供给这个当年还使用着宾州大学实验室的俄罗斯女人,后来她向Tony介绍了自己,不是以供货商而是以朋友的名义,他们相处得很不错,用Natasha的话来说,两个都爱打嘴炮的家伙总能在彼此身上找到点旁人无法理解的乐趣。

“你最好还是别惹他,Barton,”Bruce好心建议道,这是他的前车之鉴,他相信对于Pepper也是,“除非你想挑战一头野兽的牙齿。”

他话音刚落Steve就从浴室里走了出来,这个金发男人裸着上身,下面穿了一条上个礼拜Tony特地从城里给他买的蓝色白条纹短裤,尽管他露的还是有点扎眼,但这和之前相比其实已经算是有进步了——如果不是Tony用肢体语言表达了强烈抗议,Steve洗完澡后都是晃着那根足以让所有男人羞愧的大老二,一丝不挂的呈现着古罗马雕像的状态。

“这他妈简直——”Clint第一次见到人类形态的Steve,难免有些惊讶,何况对方英俊强壮得像是个广告印刷牌里的模特,“你果然是个走运的混蛋,”他盯着那个湿淋淋的、还冒着水气的金发男人愣了几秒,随后转头向同样也在欣赏Steve肌肉线条的Tony酸溜溜的感叹道,“就连在这种穷乡僻壤都能捡到美人。”

Tony受用的挑了挑眉,脸上露出了Stark家招牌式的讽刺表情。

“没办法,Clint,我可是天选之子。”

他摊了摊手无比欠揍的说道,那种语气就好像谁在嫉妒他刚交往了一个很辣的男友。

旁边的Pepper因为这句话冷哼了一声,她没让Tony得意太久就把手里折好的音标卡冲着对方的脑门甩了过去。

“你的学生来了,Stark教授,”小辣椒不容置喙的提醒道,“希望你表现出点老师的水平,而不是让我们在几个星期后发现Steve真的变成了Clint编排的那样。”

事实证明Steve确实像Tony曾经对Natasha炫耀的那么聪明,或者说至少不是个榆木脑袋的笨蛋,经过Tony不厌其烦的训练和周遭语言环境的影响,他很快就能够略显艰涩的蹦出几个例如“早安”“晚安”之类的简单词汇,但这些都没有一个月后某天傍晚发生的情节让Tony感到意外,那时候他正坐在二楼望着窗外逐渐坠入荒芜草原的橘色神游,Steve突然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口齿僵硬却又十分温柔的叫了自己的名字。

“Tony——”他把中间那个音节拖得很长,好像是在确认什么似的,棕发男人又惊又喜的转过头望向了他,在沉默地对视几秒钟以后,Tony看见Steve微笑了起来,接着他动了动嘴唇,再次重复了一遍这个自己十分熟悉的、从出生开始就已经听过无数次的称呼,“Tony。”

“是的,没错,那就是我,”Tony鼓励道,他向沙发的一边挪了挪,给旁边的金发男人空出了一个落座的位置,“过来吧,Steve,我们聊聊。”

然而Steve却没什么反应,只是站在那里无动于衷的注视着Tony不时翕动的睫毛,夕阳的最后一点余晖投射到他们的身躯上,将两个人每一寸肌肤都映照得如同浴缸里柔软细腻的泡沫。

“怎么了,”Tony先皱了皱眉,接着又了然的笑了一下,“我猜你大概是不明白——”

Tony没能把剩余的半句话讲完就被一个猝不及防的吻给打断了,他难以置信的盯着那张近在咫尺的脸,而这一刻对方的嘴唇甚至还贴在自己的嘴唇上,Tony的手在半空中无措的抓了几下,他有些摇摆,又有些迟疑,但最终依旧堪堪落在了Steve两侧的肩膀。

Steve没有停留太久,他很快起身离开了Tony湿润的唇瓣,脸上仍然挂着笑容望着这个还没完全回过神来的棕发男人,接着他不太熟练的伸出拇指缓慢的擦过Tony一侧眼角的细纹,并一路向上滑到了对方在持续跳动的太阳穴上。

“是谁教你的这个。”Tony愣愣的感受着他温柔的抚摸,其实这和之前那些女人充满挑逗的手法相比根本不算什么,而经历过大风大浪的花花公子还是为此控制不住的脸红了起来。

Steve摇了摇头,他还说不了、也听不懂太多的话,Tony抛来的问题就像一盘打翻的颜料,他只能勉强分别出一两个单词,但却无法理解它们全部拼凑在一起的含义。

Tony没有再追问下去,他想那大概是一种亲近自己喜欢东西的本能,对于人和动物来说都是,它们隐藏在每一个生命体的血液里,总有一天会在某个惊心动魄或者平淡无奇的时刻爆发。

老实说,他也挺喜欢他的,甚至不只是挺喜欢那么简单,Steve是Tony在这将近四十年中遇见的第二个不是想从他这里得到什么、也不是怀抱着某些虚荣的目的向他示好的人,上一个是Pepper,不过他们已经分道扬镳了。Tony想,尽管和一头野兽当情侣听起来有些惊世骇俗,但那又怎么样呢,他从不在意外界的看法。

“好吧,大个子,”Tony握住了他仍旧在自己鬓角附近逗留的那只手,“我知道你爱我了,如果你可以接受我之前混乱的私生活和糟糕的坏脾气,我想我们两个可以试着交往看看。”

他说完才想起Steve根本没有办法搞懂他到底讲了些什么,即使刚才的话姑且算是一段和自己骄傲的性格极为不负的表白。意识到这一点的Tony无奈的摇着头笑了笑,他盯着那个表情疑惑的金发男人看了几秒,接着突然伸手扣住对方的后脑勺再次让两个人嘴唇的距离缩短至零。

“上帝啊,这他妈是什么,”Clint的惊叫声从他们身后响了起来,“现实版的美女与野兽吗。”

Tony被吓了一跳,他下意识的推开了Steve,在转头发现对面那个破坏气氛的讨厌鬼是自己正夸张的捂着眼睛的老朋友时恼火的翻了个白眼。

“是啊,”他没好气的回答道,“如果我不在最后一片玫瑰花瓣落下之前吻他那他就得当一辈子野兽了。”

Clint大笑了起来,他略带揶揄的耸了耸肩膀,似乎在说“没人会相信你的鬼话”,不过他很快又改变了这个念头,因为Bruce或许就会相信这些,Clint甚至都能想象到如果博士当下在现场的表情,他会失措的推着鼻梁上的眼镜,并一脸认真的确认一句“所以你已经找到了让Steve保持人类形态的办法了吗?”

被晾在一边的Steve好像很不满意他刚上任的男友(虽然他并不知道男友是什么,也不知道Tony在五分钟以前已经宣布他们变成了一对)因为和另外某个人过长时间的交谈而忽略自己,他眯起眼睛十分不友好的注视着还在兀自发笑的Clint,随后伸出一只强壮结实的手臂从身后揽住了Tony。

“嘿,别担心,”接收到Steve目光中强烈逐客意味的Clint摆了摆手,并后退了几步表示自己很快就会离开——挖苦Tony可能是件很有意思的事,但惹恼一头狮子却绝对不是,“我对他没兴趣。”

这一回轮到Tony笑了,他握住Steve放在自己腰间的手掌,接着不无得意的冲着一脸挫败的Clint挑了挑眉。

仅仅过去了五分钟,实验基地里的另外两个人也知道了这条匪夷所思的新闻,Bruce差点惊掉下巴,而Pepper却是一副意料之中的表情,她告诉博士她早在半个月之前就察觉出了一点无法言喻的端倪。

“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小辣椒淡定的注视着烧杯的刻度线,甚至没去看气喘吁吁的Clint和吓到脸色变绿的Bruce,“我本来以为这家伙会先把Steve拐上床再去谈那些和感情有关的事。”

实际上Tony第一次和Steve上床的时候这个金发男人已经可以比较流利的说出一些完整的句子了,顺带一提,在他们成为情侣之后的两个月中,Steve的语言水平有了突飞猛进的增长,这大概也侧面证明了没有任何理论能胜过日复一日的练习,Tony总会不分时间地点的把话题抛给对方或者主动引导着他开口,即使他搞不清楚自己在讲什么,即使他开始只能慢慢的蹦出几个莫名其妙的单词,但Tony从未放弃过,直到他的男友基本学会了人类的交流方法。

那一回是Tony迄今为止的无数性经历中硬件设备最差的一次,但也绝对是最刺激的一次,他趁着Steve去洗澡的间隙脱光衣服爬到了那张吱嘎作响的铁床上,一边在内心抱怨着周围化学药剂的气味一边又无法控制的期待着对方掀开被子发现自己时的反应。



来不及解释了快上车



Fin

评论

热度(235)

  1. 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小叶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