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

阿爸,生命之光

阿西吧:

各位太太们懂我的意思吧?跪求!
【疯狂暗示.jpg】

RR賤荷蘭蟲這麼萌整個人都不好了:

Stark-Rogers:

盾铁还能嗑!!!前段时间你糖来上海的采访来了,《专访钢铁侠:我愿意为了美国队长去死》,他不仅说托尼会为了Steve挡子弹,他还强调换成他自己也愿意这么做的。最后!我没想到他又重复了一遍复联二时说的话啊??“盾铁的关系就像他在家和他妻子的关系”?!!
我真的爆哭,就算经历了内战,他还是觉得Tony和Steve是复联的大家长啊啊啊啊啊😭

RR賤荷蘭蟲這麼萌整個人都不好了:

盾鐵為了世界和平,和好吧

Stark-Rogers:

“对于电影中队长和铁人会否和好,CE可是星星点点都不透露给你,但他表示这都是各自故事中很重要的情节之一。在很多时候,两人相互依靠,就如硬币的两面,为了同一件事而奋斗,仅是采取的方式有所不同,缺了任何一面都不是完整的。在一定程度上,我们需要彼此。和解是必要的,但这一条路并不容易。”
硬币的两面!互相依靠!今天我桃也在努力让盾铁女孩开心😭

十六叶:

#桃糖##盾铁#

大概是送完指尖陀螺的后续...?

开个脑洞

第一次拼桃糖...不要揍我


【Lofter链接汇总】


鲸落西海岸:

太太讲这是Empire杂志的新采访内容

Cut了——
桃:“Hey伙计,我走了啊。”
糖:“你想去吃晚饭吗?”
桃:“不啦。”
糖:“那好吧,爱你,爱你Cap!哦不是,我是说,Chris!”

..................

无法冷静理智分析.jpg

【桃糖】贪圆与黄豆馅儿

今天桃糖结婚了吗💍:

☆迟到的小汤圆段子!祝大家元宵节后一天也快乐!



你有没有见过汤圆?我说的是那种包着糖馅儿的、外皮白白软软的、像丸子一样的小东西——当然不是这会儿正塌着躺在Chris Evans的瓷碗里的这些玩意。这些可能更接近波兰饺子,不过Chris不打算说出来。

这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因为这碗小东西的来头不小,所以Chris不能趁没有人注意把它们倒进假盆栽的塑料盆里。吃掉当然也不可能,Chris对食物有一种天生的直觉,他知道这玩意不会很好吃的。

这真让人发愁,想出一个解决方案不比出演美国队长简单。Chris考虑过送人,正如Scarlett送给他一样,即使这可能会影响到Chris和谁的友谊,Chris也更在乎自己的舌头和胃。

可问题是送给谁?穿着紧身衣的女士说它是经过了五个人的转手才被交到他手里的,Hemsworth和Mark一人尝了一颗,然后它就被送人了。“听说是某位大人物亲手包的,全场只有这一碗。”Scarlett朝他耸了耸肩,语气轻快,“好歹尝一个吧,没多坏的。”

当然,说是这么说,Chris接过那个碗的时候她还是飞快地溜走了。你说让她尝一个?没可能的。

于是可怜的Chris小朋友只好端着这碗东西,在自己休息的这一个多小时里出发去找一个解决它的好地方。他把瓷碗装在了牛皮纸袋里——以免途中会有哪个好奇心旺盛的家伙来试一试这些小东西们,然后埋怨他一整个礼拜。



最后,Chris找到了愿意“领养这个孩子”的好人。

说真的,Downey是一位伟大的人物,尤其是对于这一刻的Chris Evans。他答应来尝一颗这个“汤圆”的打算在Chris听来就好比“我愿意在礼拜天给你搭理后院”一样伟大。“为了这个,我愿意在礼拜天给你搭理后院。”Chris握住Downey的肩膀这么承诺道。

“这玩意真的不怎么好吃。”Downey瞥了他一眼,含着一颗口齿不清地说,“那也不至于难吃到你连一颗都不愿意尝吧?”

“我不敢评论。”Chris识相地不敢多说,“我还不知道它是什么来头,我怕乱说一句待会儿我的脑门上会多一个红点。你知道的,狙击手们。”

“不会的,Chris。”Downey咽下了嘴里的黑芝麻馅儿,笑着拍了拍Chris的肩膀,“这个真的不错,至少比你想的要好。来尝一颗吧?”

Chris闻到了浓郁的芝麻糊的味道,他看着眼前这个男人真诚的眼神,在心里默念了一句:无论你说的是不是真的,你看起来都会是在说真的。
“好吧,就一颗。”他瘪了瘪嘴,还是拿起了那个勺子。

他勺了一颗汤圆,忐忑地放进嘴里。皮是滑腻的,留有少许黏在了Chris的上颚和牙根,他小心翼翼地咬了一口,然后尝到了一股甜香的暖流在他的舌面上流动……“唔,好甜。”Chris没有发觉自己皱起了眉头,也没有察觉到Downey有些紧张的眼神,他的注意力被甜得发腻的糖馅儿捉走了。这甜有些戳喉咙,但芝麻的香味还是出色地蹦了出来。

“真的,蛮好吃的。”Chris颇为艰难地一口吞下了那个饺子大小的汤圆,清了清喉咙评价道,“这位大人物其实很擅长料理吧,换了我恐怕做不出这种东西。”

“你可以试一试的。”Downey满意地拿过他的勺子,又勺了一颗放进嘴里,“像我一样。”

“你总是很擅长……等一下。”Chris的“赞美形容词机关枪”还没来得及开始连发,他突然意识到了问题,“等一下,你说这个是你做了?”

Downey嚼着那颗小东西点了点头,腮帮子鼓胀成了Chris最后悔的形状。

“噢天啊……Downey我,我很抱歉。”Chris开始手忙脚乱地道歉,他的双手又开始在空中画圈圈了,“我不是说你的这个‘贪圆’不好吃,我是说……我很抱歉,我不应该还没有尝试就去评价它的……”

他在这头乱七八糟地道歉,那头的Downey看起来却像是一点都没有不悦。“嘿,这没什么。”他真的像极了教父,“我不责怪你说它们看起来不好吃,而且你自己也说了,它们其实不错,不是吗?”

“是的,它们真的不错。”Chris颇为不知所措地摊手道,然后Downey放下那个瓷碗,走上前抱住了他。“谢谢你的评价,Chris,元宵节快乐。”这个稍微有些用力地拍着他后背的男人闷闷地笑道,Chris尝到了自己心口有汤圆馅儿漏出来了。

“呃,这个什么节快乐。”Chris于是低下头,把自己埋进这个暖烘烘的怀抱里。Downey总是这么棒,他在心里喃喃道,不管是他的汤圆还是他本身。

“是元宵节,还有,是汤圆。”

“贪圆?”

“汤圆。”


☆关于为什么Hemsworth和Mark都选择了转让?

“我想这是因为……”Downey撩了撩碗里的汤圆,“他俩吃的是那两个黄豆馅儿的。”

“黄豆馅儿的?”Chris皱起眉头,“我以为只有芝麻馅儿的。”

“本来应该是花生的,可是我没来得及去买花生,”Downey叹了口气,走上了拖车的楼梯,“所以用了黄豆——因为他们长得挺像的。”

“……那你的煮锅里还有黄豆馅儿的吗?”Chris突然一阵恶寒。

“看你运气了。”Downey笑着拉开了车门。


奶酪君-我是寒衣的heartmate:

MCU队长(其实是CE视角)眼中的Tony Stark(RDJ)


看前警报:


请不要纠结到底是桃糖还是盾铁


前方高能警报:


全部!都是!CE原话! 


很多话根本塞不下……


痴汉力想必各位都有所了解……


po主的内心已经没有呐喊了……


CE算你狠诶……


盾铁大法好!桃糖使我快乐!


明日打卡预告:乐高漫威复仇者联盟队长眼中的Tony


 希望各位食用愉快XD



【桃糖】战后综合征

今天桃糖结婚了吗💍:


这一切忽然就结束了。
他模糊的大脑还塞满了些过去的事,记不清今天是周几了,也记不清半个小时前自己订的外卖究竟是芝士火腿披萨还是墨西哥薄饼——他琢磨了半天还是想不起来。
屋外的阴雨打在玻璃窗上发出熟悉的声音,这几天以来他都是伴着这种声音入睡的。气温这么低,半夜的时候可能会下雪吧,他这么想到。
在走进浴室前他一直在上网(他当然遵守了和某人的约定没有再去搜索自己的名字),他打开了Youtube,看了一部记录片和五六个烹饪教程视频,安分得像外面的每一个单身男人。他在电脑前熬过了一整个下午,然后终于忍到了极限,走进浴室打开了洗手盆的冷水阀。

Chris鞠了一捧冷水泼在自己脸上,脑袋里嗡嗡作响的声音和严重得能让他出汗的发热还是没能停下,他撑着大理石台面的手臂上肌肉隆起,那是属于美国队长的,还停留在他身上没来得及消去。美国队长,他又念了一遍,用的是他在录制音频版访谈时的语气。啊,那次可真让人难忘,他还记得下一句是Chris Hemsworth的,接着是Mark......最后是那句他怎么也听不厌的“I'm Iron Man.” Chris盯着自己家的洗手台回忆那次访谈,回忆两个Chris抢着回答问题的场景和那时Scarlett停不下来的笑声,还有他仗着没有摄像机在面前而一个劲儿地偷瞟前排的Downey的后脑勺时的得意。
他的回忆就像毛衣袖口的一个线头,一扯就能带出长长的一串。不能扯,他又一次警告自己,却还是盖不住心头疯长的思念。

他思念整个剧组,思念老朋友们,思念这么多年后他依旧没能得到的那个人。

这一切忽然就结束了,像电影没处理好的结尾,播到滚动的职员表时你仍然觉得还有更好的结束方法,却只能接受手里的电影票已经失去价值的事实,像估计错误的午饭,剩下一大勺子吃不下又舍不得扔,为不清楚自己饭量而产生浪费而闷得难受。
当他收拾好东西走出片场,最后回头看一眼这个大家一起工作一起打闹的地方时像现在一样难受,本来应该有更多的,更多的相处时间更多的话题去畅谈,但这一切忽然就结束了。

Hemsworth说他从不会联系Evans,他在骗人,他们上周才通过电话,不过Chris婉拒了他的邀请。Jeremy也约过他去喝酒,他用同样的理由回绝了对方:“我好像发烧了。”
他的确发烧了,从十七个小时之前开始,他的前额烫的像亚特兰大正午的地面,他尝试过冰袋也尝试过冷水澡,最后却只能放任发热将脑袋里的回忆们炖成了一锅冬日菜肴,就像他下午看过的那些烹饪视频一样,热腾腾的,适合在降温的日子里享用。


再睡一觉吧。Chris这么想着,然后撑着最后一点力气踉跄地踱回了卧室,嘭的一声倒头就睡。他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只记得睡着前他的脑袋依旧痛得,他想要把它摘下来。



Chris靠在床脚重新醒来的时候,手机铃声正响得能惹来邻居的连环投诉。也许今天又是那个暴脾气的Miller大叔负责他这个区的外卖吧,他这么想着,不耐烦地接起电话,“放在门口就行。”他低吼道,这时才发现自己的声音难听得像只老鸭子。
不过管他呢?Miller又不会为此取笑他。


“Evans?”


Shit.——Chris的第一反应。电话那头的男人显然压根不是Miller大叔,而是他睡着前在他脑袋里驻足的最后一个人。Chris猛的坐直,动作之大晃得他的浆糊脑袋发疼。
这一刻可能是这几天以来他最清醒的时候,上百条理由唰唰的从脑海里飞过,从新的片约到浇舒芙蕾的糖浆牌子,可他找不出一条能让对方在这么个不合适干任何事的下午打电话给他——他这个没有理由似乎就不会联系的家伙。


“嘿,Downey。”Chris尝试着听起来不错,至少听不出他在发着烧。


“你感冒了?”
好吧,失败了。


“吹了点风而已,没事的。”Chris清了清喉咙回答他,打算蒙混过关。这估计也是Downey的魔法吧,Chris能感觉到自己总算精神一些了。


“记得按时吃药,Evans小朋友。”Downey笑道。不过他似乎不打算在这个话题打转,赶在Chris想出带过话题的玩笑之前话锋一转,“你最近有上网吗?”


“上了,我学会了几道菜。”Chris皱起眉头,他猜不到对方想听到什么答案。


“我不是在说这个。”那头的人又笑了起来,“我是说网上的那些,粉丝们忙着@你的内容。”


“没有,当然没有。”Chris用力地将肺泡里的每一颗空气挤出来,然后再吸进一大口,这个房间里他已经循环了一日一夜的空气。


他搞不明白Downey想说些什么,“是你不让我去看的。”他不喜欢自己这个耍赖似的语气,但他更不喜欢一头雾水的感觉。


“是的,但你实在应该看看这个。”对方似乎对他不稳定的情绪熟视无睹,自顾自地发了一个视频过来——作为他们这么久以来的第一条消息交流,在电话没有挂断的情况下发来的谈资。


“我看过这个。”Chris赶在对方再说下一句之前开口道,他怕Downey挂断电话,他不想就这么浪费他们的第一次重新联系。而且他的确看过,这是前些日子那一期点击量几乎翻倍的Avengers Assemble,他知道是什么导致了粉丝们在评论区的数不清的惊叹号,但他不知道为什么这人要发给他。


“如果你想,我也可以这么抱起你,再转上几个圈。”Chris按着太阳穴的拇指都泛白了,他的脑袋疼得几乎像是要炸开来了。这个回答也许有些敷衍,可管他呢?说得好像Downey用这个来找他不是个幼稚的选择一样。


他们本可以一直不联系,Chris不想Downey为了迎合他拖延的步伐而设置这样的怀旧项目,就像战后心理治疗一样,帮助这位老兵走出战争带来的阴霾。可Chris早已不害怕战争了,他的病根在于战争的结束,像John Watson一样,他也为不愿离开战场而跛脚,行动越发蹒跚了。


Downey曾经是他腰间的一把手枪,支撑着他在战场上幸存下来,可现在战争结束了,枪也总会留给下一代新兵,在他们的手上磨出相似的茧子。


“转圈,也许我的腰会抽筋。”那人笑了两声,是Chris久违的轻快。是啊,他远在洛杉矶,又怎么会知道Chris的心思,“不过我喜欢你的拥抱,那么约好了,在我们重逢的时候?”


Chris舔了舔干燥的下唇,将手机贴近耳朵,“也许吧。”他模糊地答应道,不愿迎接接下来的道别环节。不会有下一次了,他告诉自己,你要告诉他你不需要他再继续像这样照顾你了,剧组已经散伙,你的合约早已到期,战旗已经降下很久了。


“Downey,我想我需要告诉你——”“等一下,Dorito。”那人却忽然打断他道,“我快到了。”


Chris有些艰难地撑起身重新靠上床脚,他知道自己的眉毛在打结了,“你快到了?到哪?等一下,你别告诉我……”


“是的。”Downey还是那么轻快的语气,“再等我十分钟,哦不,我从这边绕过去的话应该只用七分钟,用不着下楼,我去登记就行了。”


“不,Downey,你为什么要过来?”Chris的声音在电话里听起来有点不对劲,Downey摸不准究竟是他的声音还是车窗外的风雨在颤抖,或许都有吧。


“我不能过来吗?”他调高了耳机音量,开始在波士顿的街巷中摆头拐弯,“Hemsworth说你从一个月前就开始以发烧为由拒绝和他回澳大利亚学习冲浪,我猜你可能又要开始服用安定剂了,所以我打算来看望你,顺便带了不少退烧药,你这种人是不会下楼买药的,我清楚得很。”


“Downey。”Chris抿紧了嘴唇,他听得出那边的杂音来源于拥挤的街道,“你没必要做这个。”


“这不是必不必要的问题,Chris,这只是我想不想的问题。你才是没必要阻止我的那个人。”男人在那头教训他道,语气一如既往,音量盖过了车水马龙的噪声。
“我希望我们的以后还能有对方参与,好吗?”他这么问道,声音平缓却压得Chris透不过气来,“我得先监督你把烧退了,然后我想尝尝你的焗三文鱼,还有Jeremy的邀约,你必须陪我去……”


Chris靠在床位,歪着脑袋望着手机,他开了外放,Downey的声音像空气一样填满了这个房间。Chris闭上眼睛,他看见了抽屉里的那把手枪被他取出,重新别在腰带上,磨得发亮的枪柄光滑无痕,上面镌刻了一个花体的签名,和他每晚想念的是同一个人。


“你不回答我当作是默认了?”那头的背景音逐渐安静下来,在Chris反应过来之前响起了倒车入库的提示音,“准备好你的拥抱吧。”


今天Chris Evans依旧没能逃出自己的怀旧陷阱,他依旧受伤依旧痛苦,唯一不同的是今天他多了一把手枪,一把自愿的、他一直深爱的手枪。


“好,我等你吃晚餐。”这时Chris才总算回想起来自己的订餐内容,是芝士火腿披萨,是Downey的最爱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