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

阿爸,生命之光

【桃糖】老夫老妻三十题6-10

今天桃糖结婚了吗:

/(因工作安排)而分居两地的设定/
/一点儿也不甜 下次再写甜掉牙的吧/





6 睡前故事

Dodger湿热的呼吸打在Chris脸上,睡不着先生皱着眉头动了动,轻手轻脚地翻了个身。身后的小狗咕噜了两声,挨过来把下巴搁在了Chris的脖子上。

“Dodge?”Chris拍了拍它的鼻子,“你也睡不着吗?”

回应他的只有小狗模糊的哼哼。

“说不定我应该给你讲个睡前故事,就像小时候我给Scott讲过的那些。

“好不好,Dodge?

“我听见你答应了,太好了。让我来给你讲这个吧。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位住在城堡里的失眠王子,他有一只同样睡不着觉的小狗。

“失眠王子躺在床上数了几千头羊和几万颗星星,但他还是睡不着。

“于是失眠王子差使睡不着小狗去找神秘的万能女巫,询问睡着的秘方。万能女巫说,在遥远的欧洲有一位名叫Robert Downey Jr的安眠勇士,只要他的一个吻,失眠王子就能睡着。

“于是英勇的睡不着小狗踏上了征程,启程前往那遥远的欧洲去寻找安眠勇士……

“好了Dodge,故事讲到这里你该启程了。

“嘿……你怎么睡着了?

“好吧。”Chris叹了口气,“看来失眠王子要一个人失眠了。”



7 酩酊大醉

酒精的作用是明显的。Chris没想过自己会醉成这副模样。

沙发边的台灯在摇晃,面前的玻璃杯在摇晃,单人沙发上的Lisa也在摇晃。Chris脱力放任自己的后脑勺砸在了粗糙的靠背上,脑袋里混乱得已经组不成句子的单词们仿佛又被翻动起来,搅得神经生疼。眼前开始模糊,耳边细碎的声响也开始模糊。旁边的Lisa成了一团模糊的色块。

“你从来没有喝过这么多酒。”他模糊地听见Lisa这么说道,“在我面前。”

于是他也模糊地回应:“那是因为往常你会更早收走我的杯子。”同时朝着天花板咧开一个醉汉的微笑。

他听见了Lisa的叹气声,然后是衣服摩擦布料的声音,软底拖鞋踩在木地板上的声音,最后是眼前不甚清晰的卷发,和妈妈熟悉的气味。
她也很久没有这样拥抱我了,Chris在心里自言自语道,久的就像我上一回酩酊大醉那样遥远。

这是一个他所熟知又稍有些生疏的怀抱,带着能笼罩住他的温暖。

和那人的触感完全不同——那人的力道,那人的温度,那人的气息——Chris忽然又不可抑制地开始思念他了,他的一切都是那么让Chris思念到疯狂。

Lisa小声地在Chris的耳边重复那句话,很多人都这么告诉过他,但只有从那人的嘴里说出来,Chris才能感受到力量。

酩酊大醉的男人忽然发现自己变得贪心了。Lisa的拥抱已经无法救赎他了。

Downey,他发红的皮肤感受到湿热的液体划过,Chris在心底轻声呼唤着他。

只有Downey才能将他从泥潭中拽出。



8 冷水澡

日子仿佛又回到了Chris还是单身汉的时候。

他拿起那颗洋葱的时候,超市的玻璃窗外忽然下起了暴雨,的确是天气预报说的那样如期而至,却又让Chris这么措手不及。Downey提醒过他无数遍出门要带伞,但他忘在了车上。

门外堆积着来不及整理的购物车,抱着塑料袋落荒而逃的人们消失在雨幕中,车灯在阴沉的夜色下胡乱晃动。Chris站在队尾,出神地望着窗外。

雨势没有减弱的意思,Chris听见收银台前的女孩小声地咒骂了一声。是啊,谁会记得时刻把伞带在身边呢?除了Downey,除了他,他是不会出这种差错的。

Chris忽然没由来的开始烦躁。

雨棚下站着一对来不及逃跑的父女,“妈妈会来接我们的。”Chris听见那位父亲这么说道。

但没有人会来接他,所以他一头扎进了暴雨中。雨势比他想的更猛烈,雨水从四面八方灌进了他的衣服和鞋子,溅起的雨水浸湿了裤管,Chris知道自己湿透了。

雨还在下。皮质座椅和方向盘上遍布水迹,

Downey习惯性向后退的副驾驶座上现在正堆着他拧得出水的外套。车开得飞快,Chris不在乎自己有没有超速,他只在乎黏在身上的衣服和滴着水的洋葱们。

人们屋前的壁灯在车窗上留下明亮的残影,熟悉的景色从窗外飞驰而过。这条路走了这么多年,Chris就算闭着眼睛也能开回去。熟悉的公路,熟悉的街景,甚至熟悉的信号灯。只缺一个熟悉的人了,Chris在心里补充道。

看来Downey已经扎根在他的大脑皮层上了。他烦躁地揉乱了自己的头发,放任发丝上的雨水从眉骨旁滑下。

摔上房门的时候Dodge冲了过来,围着湿漉漉的主人转圈,但它没有迎来惯有的拥抱,Chris只顾扔下沾着雨水的塑料袋快步走进了浴室,甚至丝毫没有理会身边兴奋的小狗。

糟心的事总是堆在一块儿,Chris三下两下扒了衣服,猛的抬起头时忽然感到一阵眩晕。
完了,又着凉了,他自暴自弃地将隐隐作痛的额头撞上瓷砖,思考着这是Downey离开这个家后自己第几次生病了。

如果他在家,Chris心想,或许我就不用在这儿绞尽脑汁去想感冒药放在哪儿了。而问题是他根本就不在。Chris暴躁地挥拳砸在了墙上。

这是他丢失多年的,单身汉的委屈。

可事情总是会更糟。
——在莲蓬头咕隆一声,涌出一股冷水浇到Chris的头上的时候。“Fuck!”他下意识大喊道。当然没有人回应他,Dodge徘徊的身影投在磨砂玻璃门上。他反射性地扭转把手,头顶的冷水却没有一点变化。

这算的上是气急败坏了,Chris一把拍掉把手,光溜溜湿漉漉冷冰冰地站在浴室里不知所措。

好吧,擦干,先擦干,Chris叹了口气。Downey总是连哄带骗地教训他要擦头发,而他总是不听,或是耍赖地躺在那人怀里让他帮自己擦干。
可现在不同了,他成了半个单身汉了。Chris按捺住心头的恼火扯过架子上的毛巾低头擦头发。

他当然知道自己的眼眶里有热乎乎的东西在打转,他清楚得很自己憋了多久了。低下头的时候总是容易忍不住该忍住的东西,Chris用力吸了吸鼻子。

哭什么啊,都答应了他要照顾好自己了,他小声地嘟囔着,可眼里的东西还是憋不住的往外窜。

单身汉的委屈。在这之前的二十几年里,Chris从来没有为了独居而这么委屈过。

“Downey……”他控制不住自己地呜咽道。



9 初见回忆

乱糟糟的头发,架在上面的小圆帽,滑稽的胡子,紧绷的外套扣子,过长的西裤和皮鞋,还有那根细长的小木棍。
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是卓别林。



10 你的手还是这么冷

围在他身边的人是保镖,还是助理?
那个大笑着和他握手拥抱的男人是朋友,还是同事?
还有他身后的那个女人,拖着他的旅行箱,频繁地看表,那是他的新秘书,还是机组人员?

Chris紧抿的嘴唇挨着杯沿,比气温还冷的咖啡堵在嘴边,刺激着他唇上的绒毛。
漆黑的窗帘只透出一指宽的缝隙,一直在犯困的Chris不住地偷看向车子走来的男人。天那么黑,可他还是那么显眼。

车子里的暖气努力地发挥着作用,无名指上的戒指却依旧是冰凉的。Chris用指甲刮弄着表面的刻字。他比谁都清楚这三个字母,正如他比谁都清楚Downey的气息。
不过这是他第一次将这个小东西带出来。公开是不被允许的,这是他们之间不言而喻的秘密。转而用指腹摩挲着这个金属环,Chris在心里暗暗地数着那人走过来的步子。
三,二,一。他即将握上车门把手的右手却被旁人先一步拉住了。Chris猛的皱紧了眉头。
车窗外的他微笑着,双手变换着动作,Chris知道他在委婉地拒绝那人,他总是这么得体。

砰,车门终于开了。Chris下意识地低下头,不敢去看忙着同车外的人告别的Downey。他身上还带着室外的寒气,车里的暖气似乎又失去了效力。但这有什么关系呢,这是Chris所熟悉的属于Downey的气息,他终于回来了,这才是最重要的事。Chris的嘴角勾起浅浅的笑。

砰,又是一声,车门被他用力关上。司机适时地踩下油门,车子拐弯上了公路。车里似乎有些闷热,Chris还没敢抬起头看向Downey。他似乎瘦了,Chris在心里猜想。他还没有胆量一口气跨越两年多的跨度去仔细地看看这人变了多少。改变总是让人不安不是吗?又有谁知道这一切会向着哪个方向改变呢?Chris渴望着Downey,但这会儿他有些退缩了。

“Chris。”Downey忽然开口,被叫到的男人猛的一抖。
他知道Downey在看他。噢,他的声音还是老样子。

Chris还在胡思乱想,他搭在大腿上的左手忽然被另一只温热的手掌覆盖了。他慌乱得险些弹开,那只带着老茧的手掌缓慢地抚摸过他的手背,然后像他熟悉的那样,扣住了他的手。

“你的手还是这么冷。”Downey调笑道。

Chris听见自己的心脏猛的咯噔了一下。
——因为他的无名指感受到了另一只金属环的触感。

“我回来了。”他听见Downey笑着这么对他说。

或许一切还像两年前一样。Chris轻轻地晃动左手,感受着那细微的金属摩擦的触感。
一切都像以前一样。他悬了两年的心,终于落地了。

“欢迎回来。”
Chris用力吻住了终于回到眼前的男人。


评论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