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

阿爸,生命之光

【盾铁】似是故人来3

takeru的小葡萄:

OOC OOC OOC  破镜重圆


 


托尼身子上青青紫紫,那地方倒是清凉的很。对了,那人一向体贴定是事后温柔。可惜,体贴有余,脑子不够,一不够来遮掩神色,二不够去分别人心。


相恋几年来,托尼想了一个透彻,一个硬要死撑的原则的正人君子反倒是和前男友上了床,怕是心里已经要悔死了。


史蒂夫确实掩饰不住神色,心里乱糟糟想了许多,托尼的身子,一会的善后,还有两人的关系。史蒂夫不敢开口,是否要先道歉?即使是前男友,要不要负责?那人..那人是否是孤身一人?看昨晚的那处,倒像是许久不经人事了。


史蒂夫心中彷徨,回头就看到托尼早已转醒,甚至满脸愠色。想想自己昨晚的禽兽,史蒂夫想不管如何,总该要道个歉的。


“对不..”


“谢谢”


两人同时开口,心情却是迥异。


“昨晚我喝醉了,怕是缠人的很,谢谢你送我回来”托尼避重就轻


“昨晚,你闹胃病了”


史蒂夫被迎面的谢谢闹得有些懵,只能就着话题往下顺。


“哦,原来如此。多谢!”


托尼了然,想到自己以往的病史,猜到史蒂夫定是心下不忍,一路被自己纠缠的。还以为是情不自禁,果然是不忍看到老情人胃病复发,好心送我回来。不过,原来如此。


“你..好些了?”


“好些了”


托尼挣扎要起身,被子滑下去,整个身子都是惨不忍睹好似画板。一夜睡去,托尼未着寸缕,这会儿光着身子就要起来。


“你再睡会儿吧!”


史蒂夫本能的将被子往上提,被托尼阻止。


“睡够了,时间不早了”


托尼声音清明,起身穿衣服。他浑身赤裸,却丝毫不见羞赧,反倒是史蒂夫坐立不安,看着托尼明晃晃的肉体,愧疚又有些冲动。做了三年柳下惠,一朝破功。


“昨晚,我冲动了”


史蒂夫看着托尼动作,诚恳说。


“冲动?”托尼系好裤头,“哪里,不过是一点酒精,一点诱惑,如此而已。我理解”托尼语气平和。


“一点酒精...”史蒂夫喃喃,想那人竟如此轻描淡写。


“是,酒后乱性。”


托尼心中嗤笑,不想让那人为难。


作为男人,他理解。作为前任,他包容。


本来就是人家好心,做成这事儿,自己也脱不了干系,何苦为难。


四个字砸懵了史蒂夫。酒后乱性,确实。那人不过是酒后诱惑,自己反倒是多想了,还以为是旧情复燃,还以为是余情未了。


史蒂夫恍然大悟,心中愧疚变为愤怒,猛然想起昨晚托尼呢喃的“美人”,根本不是自己名字。想来那人原本就想要在酒席上寻芳,没准还是自己坏了好事。清醒后看到是自己,是不是还有些失望?


“哦,那托尼总裁是否尽兴?”


托尼系着衬衫纽扣的手抖了抖,本身身子就不爽,这会而听到史蒂夫的反问,好像是被掴了一掌,以至于手都开始抖了起来,就是系不好纽扣。他万万没有想到史蒂夫会如此问,好像自己被羞辱了一般,心中就恨不得反诘回去。


“当然尽兴!”


托尼努力让自己镇静下来。


“你的功夫一向好的很,以前我就万分欣赏这方面的能力,不然何苦跟了你那么久。不过我这身子怕是对你没有甚么吸引力。从早就知道,您一向是喜欢干净的!”


托尼一个回击,打的史蒂夫慌乱无比。史蒂夫自然是听出来托尼仍旧介意当初自己与其分手时候的“口不择言”。


史蒂夫在这儿被内疚击中,不言不语,反倒让托尼认为是默认了。


“怎么,昨天被上的可是我,您还有什么不满?我看你舒爽的很,谢我也道过了,难到还要我写张支票表达谢意?您不是最是清高,不受嗟来之食,最看不上我的几个臭钱了?”


托尼一句一句,他最擅长口是心非的话,刀刀见血。


史蒂夫想来,自己明明昨晚伤了他身子,这会显然还伤了心。那估计托尼的心结,又被自己提了起来。


“我并没有那意思”


“那么多谢”


托尼见史蒂夫有意冷静,便收起来锋芒,准备走人。


“你现在身上不爽,倒不如吃了饭再走?”


史蒂夫赶忙跑过去接住那人的身子,颤巍巍打颤。


“不用了,我通知贾维斯来接我”


托尼想要赶紧离开这地。一阵慌乱的穿上西装,走出房门。


一夜而已,托尼安慰自己,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以这种方式与史蒂夫重逢。想到曾经情谊绵绵到后来矛盾重重。霍华德一直很是欣赏史蒂夫,所以当自己第一次见到史蒂夫的时候很是不屑,虽然看不过史蒂夫老爷子的做派,倒是骗不了自己对那副面孔很是欣赏。哪知道一次次冲突之后,一场大醉滚了床单。那时候风流花心的自己鬼使神差的说了一句“不如我们在一起?”


打那之后,两人便走到了一起。后来呢?托尼想,总走不过那几道关。相爱容易相守难,几次争吵,甚至两人还动过手。最厉害的那次,史蒂夫没有掌握好力度,生生把自己拍到了墙上。那次是为了什么?哦,想起来了,自己貌似是为了某个订单和对方暧昧了几句。


那次之后,两人都冷静了些却都不认为自己有错。两人自在一起之后,霍华德对史蒂夫的态度倒是大变,可笑竟然还是认为史蒂夫如此正直的人是受了自己的拐骗,倒是更让托尼对这个父亲态度冷了几分,一下子说了自己正是打的这个主意。没想到话刚刚好就那么被史蒂夫听去了。


托尼想自己不过是心冷这个父亲,到了这田地竟还是怀疑自己的风流儿子不求上进,拐带了他的刚正挚友,心里仍旧是坚定自己和对方是两情相悦。以至于,自己过于坚定,也不曾解释。没成想,这话倒是默默在史蒂夫心里生了根,竟然以为自己故意勾引他,不过是为了和父亲的争执。托尼更不知道,史蒂夫竟然默默调查了自己的情史,一下子把多少的陈年旧账都抖落了出来。


好嘛!托尼心想自己打14岁就和别人上了床,这情史可是多了去了。可是史蒂夫,这难道不是你与我在一起以前就该打听好的?!更何况,两人在一起之后,托尼可谓是守身如玉了。


霍华德在两人在一起后就收回了经济权利,托尼和史蒂夫艰难创业,自然就免不了会有应酬,既然应酬就免不了会肢体接触,一次次下来,史蒂夫怕是积怨已久。


昨夜可尽兴?自然是尽兴的!哪怕喝的再醉,身体却还是认出了那人。可惜,这个重逢的开端实在太巧。三年的相思,都被史蒂夫那诘问给打的七零八落。


明明想要追回那人,现在却又没有勇气了。


另一面史蒂夫悔恨的要死,那句话就好像刀子刮过,托尼显然被伤。多年之后,自己依旧混蛋。知道哪出最柔软,次次要往那里插刀子。


托尼的魅力自己一向清楚,不管男女,若是托尼抛个媚眼,一半男女会惊喜尖叫,软了身子。另一半都是故作姿态,想要引起那人注意而已。


偏偏这么个妖孽,竟然喜欢上了自己。


史蒂夫记得和托尼第一次见面,两人都是默默一怔。就那一眼,史蒂夫便被托尼抓牢。别说是替霍华德看管托尼,怕就是托尼要了自己命,自己都会巴巴送过去,还怕那人会受了累。


史蒂夫沉沦之快自己都难以置信,仿佛多年的禁欲都是为了等待那人。后来,自己果然搭了半条命在托尼身上,不过,是在床上。


史蒂夫永远记得那身段和销魂的一夜,宁愿把命给他!史蒂夫那夜反反复复的索要,那人热烈的回应。那时候的史蒂夫发疯一样迷恋托尼,以至于托尼问出那句要不要在一起,史蒂夫就迅速沉沦了下去。


那么炽热的感情,来的迅猛,所以错过了缓冲期,以至于后来被打碎的措手不及。


 



评论

热度(58)

  1. 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takeru的小葡萄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