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

阿爸,生命之光

【盾铁】两封信

铁罐的屁股爱上了队长的咚:

史蒂夫被宇宙魔方洗脑,变成蛇队后成功控制了九头蛇,渗透并毁掉了神盾局,甚至在政府里也安插了一股不可动摇的势力。托尼试图反洗脑但没有机会,为了防止弧形反应堆的核心技术落到九头蛇手里,托尼隐姓埋名逃到新泽西州的莫里斯敦,每天练练咏春跑跑步,过着悠闲的“老年人”生活,但是被史蒂夫发现了......






托尼手忙脚乱地收拾行李,将衬衫裤子一股脑地塞到行李箱里。新泽西州是待不下去了,刚刚他为了救那个差点被卡车撞的孩子,将手表里藏着的,本来打算在紧要关头防身用的钢铁手套释放了出来,而史蒂夫,以他现在的势力,不出半个小时就能查出他的具体位置。


托尼拎着行李箱匆匆忙忙地拦了一辆出租车,上车之后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表,已经过了四十分钟。


在关上出租车门的一瞬间,托尼看到自己住的房子被FBI的人包围了起来。


关上车窗,托尼心里稍稍放松了些。


“去纽约。”托尼压低鸭舌帽沿和声音,尽量将自己藏在阴影中。


“你认识住在这里的人吗?”出租车司机问。


“不。”托尼并不想多说话,他不能被认出来。


“但是你刚才从那个房子里出来。”


司机熟悉的嗓音让托尼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有些急促地想打开车门下车,却听到了车门上锁的声音。


“好久不见啊,托尼。”史蒂夫摘掉了变声器和墨镜,回头冲着托尼笑着说。


史蒂夫一如既往的金色头发和笑容却让托尼不寒而栗,脑子里懊悔着自己的大意并飞速计算着自己能成功脱身的概率。


“大名鼎鼎的美国队长居然屈尊做我的司机。”在心里得到那个小的不能再小的数字后,托尼干脆摘掉帽子,直视史蒂夫的眼睛,“真是荣幸至极。”


史蒂夫启动了车子,“去纽约要九十分钟的车程,你可以利用这九十分钟好好想想,一会该怎么回我的话。”


“我都不知道你要问什么。”托尼打着哈哈。


“如果我没记错,我们是情侣?”史蒂夫没有理会托尼不正经的态度,继续问着问题。


“你搞错了。”托尼悄悄拍了拍自己的手表,“我和史蒂夫是情侣,而且我很确定你和史蒂夫没有一毛钱的关系。”


“很多人这么说。”史蒂夫看着后视镜里托尼的小动作,微不可闻地笑了笑,“你知道那些人都怎么样了吗?”


“死了?”托尼脸上充满着不在乎,“我猜。”


“猜对了一半。”史蒂夫欣赏地说。


之后的路程托尼都闭口不言,这很奇怪,因为通常他才是那个喋喋不休的人。但是史蒂夫身上无形的压迫力让他说不出俏皮话来。




“到了。”


史蒂夫为托尼打开车门。


“真是绅士。”托尼勾了勾嘴角,识趣地下了车。


史蒂夫把他带到了复仇者大厦里。


大厦里弥漫着不正常的安静,摆设却都如同一年前的样子,托尼努力挥去脑子里不断涌上来的回忆,压抑着自己喉头泛起的酸涩感。


史蒂夫抓住了托尼的左手臂,眼睛看着托尼左手腕上的机械表。


“这个世界上比你聪明的恐怕不多。”史蒂夫将托尼的手表摘下,交给了跟在他身旁的一个九头蛇特工,特工接过手表后就退下了,“你该想想怎么用你聪明的大脑解决现在的困境。”


“谢谢夸奖。”被收走手表的托尼揉了揉自己的手臂,虽然他早就想到了这一点,但手表被史蒂夫强硬的夺走他还是有点生气。


“你是不是觉得有人会来救你?”史蒂夫当然注意到了托尼在车上的小动作,只是一直没有戳穿。


“谁会来救我?”托尼矢口否认,“谁敢从大名鼎鼎的史蒂夫罗杰斯手里抢人?”


“你明白这点就好。”史蒂夫从一个抽屉里拿出另一块手表,“你自己戴还是我帮你?”


“我现在不喜欢手表了。”


“手伸过来。”史蒂夫命令道。


托尼深呼吸了几次,史蒂夫的眼神没有商量的余地,在史蒂夫丧失耐心之前,托尼把手伸了过去。


史蒂夫将手表扣在托尼的手腕上,咔嚓一声,就像手铐一样,牢牢地固定在了托尼的手腕上。


“只是追踪器而已,别担心,对你的身体没有害处。”


托尼对于史蒂夫的话表示怀疑,到目前为止,他唯一的自救方法,就是给史蒂夫反洗脑,否则他一个人在失去盔甲的情况下绝对没有可能从九头蛇的重度看守下逃出去。


“你知道我想要什么。”


“你也知道我不会给你。”


“我有耐心。”


“谁不是呢?”




托尼的活动被限制在了他以前的卧室里,准确的说是他和史蒂夫的卧室。


屋里的陈设并没有改动,甚至连当初史蒂夫为他画的那副素描还在床头摆着,床单是新的,看得出经常有人来打扫。


托尼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他本以为史蒂夫会马上逼他交出弧形反应堆的技术核心,甚至会严刑逼供,可没想到史蒂夫把他放在这里后就不见了人影。


难道九头蛇知道自己不可能告诉他们,正在准备一个大招?也对自己洗脑吗?可是洗脑之后根本不会记得以前事情,九头蛇又怎么会这么做呢?


托尼承认自己的脑子里正一团浆糊,而且身处此地,他又没有办法不去回想和史蒂夫在一起时的时光。他真的好想念那个唠唠叨叨不让他吃甜甜圈又强迫他锻炼的鸡妈妈史蒂夫。


不不不,托尼使劲甩头,想把那个可笑的想法从脑子里甩掉。说不定史蒂夫把他带到这里就是这个目的,让他触景生情,然后乖乖交出所有?




消失很久的史蒂夫带过来了晚餐,两人份。


“知道伊达吗?”史蒂夫将一份牛排放到了托尼面前,自己坐到了托尼的对面。


“那个内科医生?”


“他昨天投靠了九头蛇。”


“我一点都不意外。”托尼耸耸肩,“他是一个为了达到目的没有底线的人。”


“他现在是众人仰慕的成功人士。”


“So was i.”


史蒂夫肤色柔和,像是上了妆,头发打了发蜡,在卧室略显昏黄的灯光的照耀下,甚至闪着金光。简而言之,史蒂夫今晚看上去十分迷人。


不过显然托尼没有心思欣赏眼前的美景,他在努力揣测史蒂夫的心思。


“伊达现在在做一个手术,需要你的帮助。”


“我什么时候成了一名内科医生了?”托尼切了一块牛排塞到嘴里,口齿不清地说。


“随时都可以。”史蒂夫笑笑,“只要你想。”


“没可能。”


“好歹试过了。”被拒绝是意料之内的结果,史蒂夫也没有生气。


“nice try.”托尼符合道。


晚餐后的史蒂夫并没有要离开的意思,而是坐在落地窗前,画起了夜景。


一瞬间托尼以为自己回到了过去,如果不是左手上闪着红光的追踪器还提醒着他,托尼甚至想像以前一样,从背后揽住史蒂夫的脖子,在他耳边吹气。


“我要睡觉了。”托尼口气硬邦邦地说。


“先睡吧,我想画完这幅画。”


“你什么意思?”


“如果我没记错,这也是我的房间吧?”


托尼被史蒂夫气得哑口无言,站在原地欲言又止了半天,将桌子上剩下的红酒一饮而尽,“没错,这座大厦现在是你的了。”


“我是在保护你。”史蒂夫意味不明地说了一句。


“放心,我不会自杀的。”托尼躺到床上,用被子蒙住头。


“去洗澡。”史蒂夫说。


“嫌我脏?你可以去别的地方睡。”托尼躲在被子里说。


“去洗澡。”史蒂夫压低声音又重复了一遍。


通常托尼是不会和浑身上下充满低气压的超级士兵硬碰硬的,但这次可能真的是气极了,托尼没有理会史蒂夫的话,并将被子用力又朝上拉了拉。


然后托尼感觉自己悬空了,史蒂夫把他连同被子一起扛在了肩上。


托尼感觉自己的胃随着史蒂夫的走动被撞得难受,想挣扎自己的双手却都被束缚在被子里。


“放、放我下来!放我下来......操你的史蒂夫!”


托尼被放在了浴池里,尽管史蒂夫的动作很轻,托尼还是被磕得膝盖有些疼。


“明天尤奈斯要见你。”


“尤奈斯?”


“九头蛇高层之一,我希望你知道明天应该做什么。”史蒂夫的表情有些苦涩,但托尼并没有注意到这点。


史蒂夫低头想吻托尼,却被躲开了。


“你可以出去了。”托尼说。




第二天托尼收到了尤奈斯超乎寻常的礼待。


“能得到您这样的人才,是我们的荣幸。”尤奈斯给托尼递了一杯酒。


托尼疑惑地接过酒,从进入这个房间开始,托尼就感觉到了气氛的不正常。尤奈斯对待他的态度,像是对待一个叛变的敌方高层俘虏一样。


“您和美国队长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您放心,既然您为了他留在九头蛇,我自然不会亏待你们。”尤奈斯笑得有些急不可待。


很快托尼就知道了原因,尤奈斯解开自己的衬衫,托尼看到了和自己当年一样钯中毒的胸膛。


“哇哦,这真是....”托尼找不到合适的形容词。


“伊达把手术安排在了明天,你这边没有问题吧?”尤奈斯问。


“没有。”托尼回答。




他要找到史蒂夫。


托尼从尤奈斯的办公室里走出来满脑子的念头都是这个。他要知道史蒂夫是不是已经恢复了记忆,他要知道史蒂夫到底在计划什么,还有在杀死尤奈斯后,他们要怎么脱身。


托尼在路上尽量使自己表现的正常,但微微发颤的嘴唇还是出卖了他,幸运的是没有人注意到这一点。


托尼用力推开卧室门,史蒂夫并没有在里面。


“史蒂夫——”托尼惊慌失措地喊。


诺大的卧室里只有他的回声。


在昨晚他们吃饭的桌子上,托尼发现了两封信,两封都是史蒂夫写的,一封是一年前的,自己看过后放到了床头柜里,另一封显然是刚写的,墨迹还没干。






“托尼,我知道你已经猜到了,半年前我在抽屉里发现了这封信,然后我就什么都想起来了。很抱歉,托尼,这次还是我对不起你,你知道明天应该怎么做,你会安全脱身。至于我,我必须毁掉尤奈斯部署了一年的计划,他不能活过明天。


                       ——史蒂夫”




托尼感觉自己全身的血液正在倒流,他知道史蒂夫在自己走进大厦的时候就躲在某个地方,他一定是等自己看到了这两封信的时候才离开.....




“我是在保护你。”


“我希望你知道明天应该做什么。”




史蒂夫的话再次回响在托尼耳边,抛开偏见,托尼终于明白史蒂夫真正想表达的是什么。


明天在手术时做手脚,杀了尤奈斯,不要管史蒂夫的死活。


妈的,史蒂夫怎么能这么对自己!托尼近乎绝望地想。


托尼想起了昨晚自己拒绝史蒂夫的那个吻,史蒂夫苦涩但模糊的脸开始变的清晰。


托尼开始灌自己酒。




椅子变成了蛇头,从地面生长出来;地毯变成了手指,抓搔着他的双腿;青花瓷变成了尤奈斯,弓背大笑,眼眸猩红。


托尼沿着唯一光亮的地方跑,路上他看到了浑身是血的史蒂夫,突然间他的鞋子被绊住,双手无处可抓,面朝下扑跌下去。他扑倒在地时,闻到了死亡的气味,抬头,史蒂夫已经不在原地。




托尼醒来时,周围一片黑暗,看了看表,早上四点钟。


托尼从地毯上爬起来,揉了揉太阳穴,但头疼并没有缓解多少。


他有多久没宿醉了?


手术安排在下午四点,他只要在两点之前把弧形反应堆的技术核心整理完成送过去就好了。


可是史蒂夫在哪?


托尼不知道自己怎么离开这里,九头蛇并没有给他全部的人身自由,但是史蒂夫说他会安全脱身。难道史蒂夫会回来救自己?想到这里,托尼心里的石头稍稍放下了一些。




当托尼被强行闯入的九头蛇特工包围的时候,他知道史蒂夫的计划已经成功了一半了。


托尼甚至不想反抗,正想举手投降,却意外发现自己左手上被史蒂夫强行带上的手表表盘中心飞快的闪着红光,朝窗外望去,mark47正朝他飞来。




“Friday,给我史蒂夫的坐标。”


“罗杰斯先生的坐标为(12.456,56.232)。”




托尼到达的时候,现场已经是一片废墟。


“正在扫描罗杰斯先生的生命体征,boss您先不要慌张,请深吸一口气。”


托尼深吸了一口气,尽管mark47里温度适宜,但托尼还是感觉到寒毛直竖,冷得直发抖。


“生命体征符合。”


托尼从废墟下把史蒂夫拉出来,微弱的呼吸让托尼紧绷一路的神经终于放松了下来。


“操你的史蒂夫,操你的!”


托尼一边骂一边以最快的速度为史蒂夫进行急救。


史蒂夫在病房里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了。趴在自己床边的那颗毛茸茸有些脏乱的脑袋,让史蒂夫冰冻了半年的心一点一点地融化开来。


史蒂夫就这么看着托尼,直到托尼醒来。


浑身脏兮兮的男人揉了揉眼睛,确认自己没有看错之后,“噌”地一声站起来,出门大喊医生。


“床上有紧急按钮。”史蒂夫虚弱的说。


“闭嘴!”托尼回头大喊。


“九头蛇这次受挫很大,很长一段时间不能活动了。”


“你特妈也好长时间不能活动了!”


“language.”


“……”


“托尼......别哭,我回来了。”


“谁特妈哭了,你爱去哪去哪,我管你回不回来!”


“我爱你,我再也不会离开你。”


“你最好说到做到!操!”







评论

热度(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