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

阿爸,生命之光

【盾铁】牡丹花下(上尉x军火商,ABO,少儿不宜)26

白定城:

史蒂夫的礼物,猜猜看会是什么
本章有那么一点点贱虫提及~SUPER FAMILY大法好!


目录:走这里









临近年终,边界的战事慢慢地休止了,士兵们开始陆续放假回家。托尼和史蒂夫却例外,在营地里忙到很晚,等最后坐上火车的时候,离平安夜只差一天了。


“我真想彼得。”托尼的头靠着车窗,无限温柔地说,“希望他不要再爬树。”


“彼得有攀爬的天赋。”史蒂夫收起报纸:“为什么不好好训练他一下呢?”


“因为我们家门口那棵树的树皮都快被他抓没了,”托尼苦恼地说:“他还喜欢抓着邻居家的葡萄藤荡来荡去。说实在的,这孩子有的时候就像个蜘蛛宝宝。”


史蒂夫笑了。


“你邀请索尔一起来和我们过节吧,他一个人带着怪冷清的。”


“我给他发了封电报,他很高兴。”史蒂夫拿出裁纸刀,把正在看的一本书裁开:“贾维斯呢?”


托尼百无聊赖:“他说他今年有许多庄园事务要料理,不能来了。你那两个小伙伴一点忙都帮不上,贾维斯这么抱怨的。”


“不至于吧,”史蒂夫笑着说:“他们力气很大啊。”


“贾维斯说他们每天所做的不过就是毁坏地毯,以及恩恩爱爱。”托尼想起他的英国管家在信里那种极力不想失去礼貌但又充满着抱怨的话,“还有娜塔莎,我给她拍了电报,可是她没有回。”


火车到站了,他们一起下车,往城北的街道走去:“看来今年的圣诞会很冷清,”史蒂夫叹了口气,“我很想热热闹闹地过个圣诞呢,真可惜。”


托尼撇了他一眼:“是吗?我不知道你居然会抱怨这个。”


“嗯?”


“没什么。”


他们走到斯塔克家的小小房子前,还没来得及进院子,一个小小的身影立刻就朝他们飞奔过来:“爸爸!爸爸!”


“彼得!”史蒂夫弯腰把他抱起来,彼得高兴地把手按在他的脸上:“爸爸胡子!爸爸老啦!”


“你爸爸没刮胡子的时候可年轻啦。”托尼把彼得抱过来,亲了他两下:“爷爷在不在里面等我们?”


“在,爷爷在和叔叔和哥哥们一起!”


“谁?”托尼和史蒂夫跨进门,客厅里立刻爆发出一阵欢呼声。史蒂夫的愿望实现了:这的确会是个热热闹闹的圣诞,因为斯塔克家那小客厅里几乎每一个角落都坐满了人。


霍华德坐在上首的扶手椅上,他的左手边坐着韦德.威尔逊,另一边的沙发上,寇森和克林特并排坐在上面,他们从亚特兰大带来了那只小猫,现在正趴在克林特腿上打呼噜。罗根靠着壁炉喝酒,他是这里唯一一个真正冷静的人,只是简单地跟他们打了个招呼。


“惊不惊喜?”克林特问。


“天哪, ”托尼把彼得放下来,彼得立刻蹦蹦跳跳地跑到韦德跟前坐下,那里摆着一张小椅子。他惊喜地看着他们,他的老朋友们善意地对他微笑着。


“你们什么时候来的?”史蒂夫问。


“就前几天。”寇森说:“韦德说他再也受不了那个鬼地方了,所以娜塔莎给霍华德先生通信,让他把我们接应过来。你放心,我们来之前已经做足了一切准备,销毁了所有资料,现在无论南方还是北方都不能来找我们麻烦啦,我们可是有可靠的担保人的。”


“我还顺手牵羊把他带来过来。”韦德说,指指罗根:“我可不放心把他留在邦联。这家伙只要有仗可打,在哪一边倒是无所谓。”


“南方那边怎么样了?”


“啊,还不是一样。”克林特说:“医院的工作能把人累死。罗斯将军是归我照顾的,他自从被巴恩斯中士打了一枪以后就不行了,整天疯疯癫癫,医生说他的脑子可能被马蹄子踏了几下。别笑,”他恼火地瞪着寇森:“这是认真的!他现在啥也不知道!我估计他伤得挺重,还有很多三K党人也好不到哪儿去,只可惜泽莫还是没有抓住。”


“什么?”史蒂夫和托尼异口同声地问:“泽莫逃跑了?”


“对,那家伙倒是挺顽强的,挨一枪之后可能自己驾着车又逃走了。总之,等我们处理完了之后,就发现他不见了踪影。”克林特有点沮丧,“他在很多地方有自己的秘密老宅,我们找不到他。”


“我们想泽莫现在可能藏在查尔斯顿呢。”韦德说,“娜塔莎在一封信里提到了这个。她一直和我们保持通信,上帝,她好像什么都知道。”


他从怀里掏出一封盖着罗曼诺夫印章的信,递给史蒂夫,:“她叫我转交给你,上面有南方军队一个月内的动向,下周他们很可能会开进离这里不远的一个山谷。”


“谢谢。”史蒂夫接过信,托尼转头看了他一眼,发现他有些心不在焉,甚至有点微微紧张。


“你怎么了?”


“没什么。”正好这个时候女佣过来打铃叫开饭,史蒂夫连忙搪塞了过去。


这是一顿吵闹的晚餐。索尔在上菜时分准时到来,他像是刚刚参加过圣诞舞会,穿得就像辆游行的彩车,吃起饭来如同狂风卷残云:“一群女孩子问我为什么罗杰斯上尉不能来,她们听见了你进城的消息。”他拿饭巾擦擦嘴:“真是可怕。我只好告诉他们你结婚了,结果又花了不少时间才把她们的眼泪哄回去。”


托尼哈哈大笑。史蒂夫没笑,反而更紧张了。


桌子的另一头,彼得执意要爬到韦德膝盖上吃饭。韦德手忙脚乱地接住他,他从来没有对付过小孩子,显得不知所措。


“这孩子很喜欢你。”霍华德说,“真奇怪。不过,你确实是我们中间最年轻的一个,他可能也把你当成了小孩子。”


韦德难得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托尼看着这其乐融融的场景,感觉很开心,自己好像很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


“我们应该让他们都住在这里。”晚餐结束后他们上楼休息,托尼对史蒂夫说:“这里的房间很够,再说,我们本来就睡一间。”


“我们睡一间?”


“废话, ”托尼忽然脸红了:“难道你愿意回那个出租公寓?连索尔都想赖在这里。”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史蒂夫慌乱地说,烛光下托尼的眼睛笑弯弯的。


“爸爸!爸爸!晚安!”


“晚安,彼得。”托尼摸摸他的脑袋:“今天玩得开不开心?好好睡,明天我们就可以开礼物了。”


“什么礼物?”


“这个彼得现在不能知道。”史蒂夫笑着说:“明天早点起来你就能看见了。”


“我们明天也得早点起来。”托尼说,目送着彼得回到房间。


“嗯,那我们今晚节制一点。”


“……”


然而第二天他们依旧是所有人里头起得最晚的一对。当史蒂夫和托尼下楼时,彼得已经快拆完他的礼物了。


“爸爸!爸爸!看!”


他的膝盖上满满地堆着花花绿绿的小玩意。史蒂夫和托尼送了他一套胡桃木制的小士兵,寇森和克林特合送了一盒糖果,罗根给了他一个玩具烟斗,霍华德送给他一顶水手帽,上面镶着蓝色和红色的飘带。索尔给了他一本图画书,韦德给了他一块怀表,黄铜盖子,挂在他的胸口滴滴答答地响着。


接着大家互相交换礼物,一边喝咖啡。托尼给每人都准备了一条腰带,史蒂夫的那条额外用银线绣上名字。罗根给每个人的礼物是一瓶酒。到了最后,托尼发现自己还没有收到史蒂夫的礼物。


他一回头,史蒂夫站在圣诞树下,显得局促不安。


“托尼……”他说,这时所有人都停下了说笑,看着他们俩。


“嗯……我……我在想,既然……彼得也大了,而且我们也没有别的想法……我想,总应该安定下来了……”他不自然地说,“我知道这只是一个形式,但是它很重要……托尼,”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只盒子,打开来,两只钻戒在晨光中闪烁。


“我们结婚吧。”


屋子里有一瞬间绝对的寂静。接着有人欢呼起来,索尔夸张地捂住嘴哭泣,克林特用胳膊肘捅捅呆滞的寇森,让他和他一起鼓掌。


只有史蒂夫没动,他紧张地看着托尼,等待他的反应。


“好吧,”托尼说,耸耸肩:“我也没有别的选择。我爱你。”


他扑上去,史蒂夫搂住他,两人长久地亲吻着。霍华德和寇森看上去更加呆滞了。唯独彼得还不理解发生了什么,看到大家都这么高兴,他也拍着手咯咯笑起来。


“我希望时间永远停留在这一刻。”史蒂夫给托尼带上钻戒的时候,托尼轻声说。


“我也是。”



——————————————————————————


与此同时,新奥尔良另一边。


“信发出去没有?”


“发出去了,先生,邮戳盖的是查尔斯顿。”


“很好,我要确保每一个环节都万无一失。多亏了亲爱的娜塔莎和她的章子,不然我还这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先生,罗曼诺夫小姐已经清醒了。需要我们杀了她吗?”


“别急,她现在已经不是个威胁了。留着,我们说不定可以在她嘴里套出更多信息。”


“好的,先生。”


“鲍勃?”


“什么事,先生?”


“以后请不要用先生称呼我。”泽莫轻轻笑道:“叫我男爵,鲍勃。”



很甜吧!


终于求婚了哈哈哈哈史蒂夫


话说如果下一章史蒂夫刮了胡子,彼得会不会认不出他来啊233333


以及顽强的泽莫,真应该给他颁个奖章

评论

热度(143)

  1. 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白定城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