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

阿爸,生命之光

【盾铁】牡丹花下(上尉x军火商,ABO,少儿不宜)29

白定城:

下一章就要完结啦!评论里催车的小伙伴们哈哈哈,满足你们!番外再开车!(被打


注:本章少量探鹰/冬叉/贱虫提及


目录:走这里



剩下的日子托尼都在浑浑噩噩中度过。他躺在床上,听着人们在门外走动,低声说话。他不想吃饭,不想跟人交谈,除了彼得,他也不允许其他人进房间。他模模糊糊地感觉到自己好像已经死了,不是死在这里,而是在悬崖边。


托尼无法形容他此刻的心情,他仿佛没有情绪,成了个空壳。他感觉不到悲伤,唯一能够具体察觉的是这件事是可笑的——他们干嘛那么急着在庄园里选定墓地,那么急着赶制黑衣裳?他们真的觉得史蒂夫已经死了么?为什么他们要悄声说话,用那种眼神看着他,仿佛他是什么定时炸弹,突然之间会爆发似的?


“托尼。”


有人在喊他,熟悉的声音,熟悉的蓝色眼睛。


“托尼。”


史蒂夫?


“托尼。”


“爸爸!!!”


托尼猛地清醒过来,他听见了彼得在哭叫。“过来。”他把彼得抱过来,同他一起坐在床上。彼得的哭声多少让他找回了一点真实感——现在只有他才能让他真正冷静下来。


“你不能在继续这样下去了,托尼。”娜塔莎走进房间,试着用她最温柔的口吻劝解:“大家都很担心你。我知道,这件事情很难接受……但是要向前看,托尼。”


“我不知道,娜塔莎。”托尼坐在床上,彼得扳着他的手指,他无力地微笑着。


“彼得也大了。”娜塔莎说:“再过几年,他就会变成一个结实、健康快乐的小伙子,这是很实际的事情,托尼,还有很多很实际的事情。”


“考虑彼得的教育问题什么时候都不会太晚。”托尼淡淡地说,“谢谢你,娜塔莎。”


“嗯,这样总比闷在自己房间里好很多。出去走走吧,”娜塔莎起身,“试着用一些现实填满你那天才的斯塔克脑子。”


她走出房间。托尼叹了口气,把头埋在彼得肩上。


“我们回家吧。”


围在餐桌旁吃饭的人都停下了动作,看着托尼走下楼。


“我不想在呆在这里了,贾维斯说他一参加完葬礼就回去,我们可以跟着他一起走。”托尼做到桌子边上,喝了一口水:“贾维斯说斯塔克庄园的修缮工作非常成功,况且战争已经结束,我们在这里也没有什么生意可做。一星期后启程吧。……有什么问题吗?”


“……啊,没什么。”韦德慌忙说,众人立刻收回目光,盯住自己的勺子:“我们是指……?”


“所有人。包括你,索尔。我知道民兵团已经解散了,你可以跟着我们一起走,然后再慢慢找事做。”托尼撇了一眼欣喜的索尔,“斯塔克庄园有许多房间。战后重建已经开始,如果我们回去得早,还能有机会抢到一两个项目呢。”


“托尼,你……”


“怎么了?”


“你不伤心吗?离开新奥尔良……我是说,既然决定把他埋葬在这里……”克林特小心翼翼地说。


“我要考虑更实际的事情。”托尼干脆利落地打断他:“就这样,收拾行李吧。”


——————————————————————


“欢迎回家,少爷。”贾维斯在门厅等着他们,接过行李:“巴恩斯先生和朗姆洛先生在镇子上采购晚餐的材料,一会儿就回来。”


“好的,贾维斯。”托尼有些疲惫地脱下大衣,走进房子。这里已经大变样了,看来他们三个人真的费了一番心思。可惜他没精力仔细观察,只是匆匆看了看镜子里自己的样子。


“快十年了吧,”托尼想,“上帝,我已经大变样了。”


彼得因为能够再次回来而十分开心,他是在这里出生的,但是对于这里的印象已经十分模糊。此刻他正在楼梯上跑上跑下,兴奋地仰头打量着墙上的壁毯,托尼发现自己正温柔地望着他。


“不管怎么,我到家了,这里就是我的家。”他低声说,走过去给彼得指点壁画。


他们没有休息多久,第二天就闹哄哄地行动起来。索尔出去找工作,不久后便接替了巴恩斯伐木的工作。托尼、克林特和寇森忙着更订账簿,管理产业,他们俩现在成为了他的助理。霍华德在他们旁边转来转去,不时地给出一些指导性的意见。韦德还太年轻,做不了什么工作。他已经决定申请县里的大学,九月就能出发。眼下,他主要负责照顾彼得,陪他在花园里玩。巴恩斯和朗姆洛对这一带已经非常熟悉了,他们驾着车带着托尼到处奔波,签订合同,谈判,盖章,再谈判。


在这一切发生的同时,旷日持久的战争终于结束,士兵们,无论是南方人,还是北方人,都开始陆续归乡。时不时的就能在大路上看见扛着步枪灰头土脸的士兵,迈着疲惫地步伐向斯塔克庄园的人讨一口水,或是打听哪条旧路还能走。贾维斯和朗姆洛接待他们,忙得不亦乐乎,巴恩斯则替他们打听家乡和亲人们的消息。不断的有家庭重逢。


时间一天一天地过去,很快地就流过去了。彼得好像又长高了不少,他的家庭教师也已经由一个增加到了三个,他完美地遗传了爸爸和爷爷的基因,普通的教育水平显然满足不了他的需求;霍华德和贾维斯却有点显老了。寇森和克林特正式结婚,在大宅旁边建了一坐小小的房子。巴恩斯和朗姆洛每天依旧恩恩爱爱,两个人懒得举行典礼,只是名正言顺地住在同一间房间而已。娜塔莎依旧行踪不定,只是复活节时她回来了,和他们一起吃了顿饭,给彼得带一点异国他乡的小礼物。


托尼每天说说笑笑,显得毫不在意。可是,只有他自己才知道,夜晚他一个人睡在那张大床上时,他才会感觉多么孤独。


“年龄还是大了呀。”他翻了个身,回想着自己青春年代。彼得在隔壁房间里睡的很熟,他能听见他轻柔的呼吸:“其实也不过几个月而已,总觉得好像过了很多年……彼得看上去大了不少了,其实他连生日还没过呢……新的一代取代旧的一代,这就是生命。”


他的变化非常大,周围的人都能发现。托尼好像一夜之间成熟了一样,他不再经常嘻笑怒骂,也收起了风流轻佻的态度,他的话和笑容明显少多了,冷静也取代了莽撞。更多的时候,他只和彼得呆在一起,一大一小坐在门廊上,看着花园里盛开的牡丹。


四月的最后一天下午,托尼坐在门廊上,抱着薄子察看前一天的账务,彼得刚刚结束他的家庭课程,在他旁边的草地上捉小猫玩。


“爸爸!”


“哎。”托尼漫不经心地回答,继续翻过一页。


“爸爸!”彼得不依不挠。


“哎,——不要叫。什么事?”


“爸爸!!!!!”彼得更加着急了,过来扯托尼的衣服。


“我在这里啊?”


“不是!爸爸!!!”彼得突然松开他的手,沿着大路跑过去。托尼抬起头,看见一个浑身尘土,衣衫破旧的士兵正朝他们走来,一把把彼得举起来。


“爸爸!”


托尼猛地站起来,账簿从他膝盖上滑落。克林特从小屋里跑出来查看情况,当他看清楚发生了什么的时候,不由得尖叫一声,惊动了正在宅子里休息的其他人。


“发生什么了?!”


一瞬间,所有人都从宅子里跑出来,然后同时被定格在门廊上。那个士兵抱着彼得,朝他们挥手微笑着。


“我回来了。”史蒂夫说。


罗根看了一眼托尼。他脸色发白,紧紧地咬住下嘴唇,连声音都在颤抖:“你还敢回来?!”


史蒂夫笑了:“对不起。”


他放下彼得,朝他张开双臂。托尼跌跌撞撞地从楼梯上跑下去,扑进他的怀里。


“我爱你,托尼。”史蒂夫抬起他的脸吻他。托尼闭着眼睛,手指紧紧地抓住他的衣服。


“我是专程回来同你结婚的。”















——————————————————————


看把你们给急得,我像是会写BE的人嘛😄
从来没有写过好嘛😄














评论

热度(136)

  1. 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白定城 转载了此文字